第一六一零章 RM——命运的一对(10)

作品:《娱乐韩娱

    铛!

    铛!

    铛!

    “包括本人的3人以上聚在一起的话,其中一个人得死!”

    沙哑的女声在教学楼内响起,而在其中的一间房间内,得到了自己两人并不在这个限制条件内的刘在石和裴秀智均是松了一口气。

    “我们是不是可以用这样的能力去杀掉其它人?”裴秀智兴奋的说道,她现在最想‘杀’的人,想到和林安然一起把自己丢下的baby,她心里有了一个目标,反正是节目里,怎么玩都不为过,不是吗?

    ……

    咝!

    baby打了个冷颤,有些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林安然关切的问道。

    baby摇摇头,道:“没有。”

    林安然听了也没多想,他的思绪完全投入了游戏中,突然想起之前曹晓镇对baby的身份的模糊理解,不由得问道:“你在你的房间里得到了什么提示没有,比如你转学来rm高中之前在中国的身份?”

    “身份?不就是转学来的高中生吗?还能有什么身份?”baby眨眨眼,一脸的呆萌。

    林安然一窒,无奈的摇摇头,他现在也不打算把自己的设定告诉baby,不是不信任,只是觉得这样一来游戏更好玩,也更符合游戏的设定——年轻一代最强之人,在只有十个人的游戏中,不是应该以英雄的姿态碾压这个游戏吗?

    baby奇怪的看了林安然几眼,突然眼角的余光瞄到一样物品,惊喜的说道:“oppa,那里有面好的镜子。”

    “还是baby你的运气好呀。”林安然苦笑不已,他找到了好几面镜子,却都是破碎的不能用的,而baby一下子就找到了一面镜子,再联想到刚才在楼道里响起的那个沙哑女声,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节目组故意折腾自己了,“走吧,我们去问一问。”

    “可是,会不会又引起惩罚?”baby有些担忧的说道。

    刚才那个关于三个人在一起就会有一个人死去的‘诅咒’,联想到节目组给出的镜子的设定,只要不是真正的笨蛋,就能猜到这个诅咒是由镜子引发的,baby当然不是笨蛋,所以现在会担心也是理所应当。

    “别担心,有我在。”林安然自信的说道,他在这个游戏里可是‘年轻一代最强的除魔人’,虽然设定中没有具体说明,但很显然这些所谓的诅咒有七层把握是对他效的,能够‘杀’掉他的应该就只有隐藏在众人中的‘灵’,而在不怕‘诅咒’的情况下想要维护一个baby,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到底是否会被诅咒这件事还需要验证。

    baby眼神中闪过一丝迷离,清醒过来时也放下了之前的担忧,放心的跟着林安然走到了镜子前。

    “镜子啊,镜子,我们是命运的一对吗?”

    林安然和baby站在镜子前念出了‘咒语’,然后期待的望着镜子,只不过一个是想要知道关于灵或者宝物的线索,而另外一个则是真心的期待着关于‘一对’的设定,然后一个大大的红x便出现在镜子上。

    “啊!”

    baby懊恼的跺了跺脚,撇除游戏外的纷扰,她现在可是真的很失望,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

    镜面上的红x很快便消散下去,然后一串红得特别鲜艳、犹如血字的话出现在镜面:被封印的能力需要用鲜血去开启。

    哈?

    林安然看了看手中可以伸缩的桃木剑,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拿这把木剑在曹晓镇身上戳几个窟窿沾点血好开启被封印的能力,不是他心性暴虐,而是这设定也太离谱了吧,这个明显是给他这个除魔人的提示中居然写着这样邪恶的开启条件,明显就不是正派之人的手段,不拿剑戳曹晓镇还戳谁?

    当然,罪魁祸首应该是节目组的作家们,但谁让那些作家大部分都是些女生,还有一小部分是měi nu呢,只能让曹晓镇来背锅了。

    胡思乱想的林安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baby满脸错愕与思索之后恍然的表情,而当他回头看向baby的时候,baby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眼神有些闪躲。

    这样一面镜子对林安然的帮助几近于无,他便想着去找另外一面镜子,不过baby却说要去房间里换一件物品,所以先行离开了,林安然无奈,只能一个人找起了镜子,然后又找到了一面破损的镜子,脸上的黑线不断的往下掉,就听到又是几道钟声响起,之前那沙哑的女声再现:

    “有个人回头就会死!”

    有个人?

    林安然诧异的抬起头,心里对这个诅咒大概也有了些猜测,看来这些诅咒应该是单人的,无论是之前的那一个‘三个人在一起时有一个人会死’,还是现在的‘有个人回头就会死’,都是针对其中一个人的,只是条件不足,不知道到底是谁是这两份诅咒的受用人,直到又一阵沙哑女声响起:

    “有个人变丑就会死!”

    噗嗤!

    教学大楼内,无论是处于哪个位置的成员或者嘉宾,均是笑出了声,就连第一次来到rm的baby也是很快反应了过来,想到之前在了解这档节目时看到的关于刘在石取下眼镜后那‘奇丑无比’的面容,也是笑得非常的开心。

    “哈哈!这是在石哥吧?”林安然好笑看向镜头,顺便也看到了自己的清秀měi nuvj同样忍俊不襟的表情。

    某间教室内,引出这份诅咒的池石镇和李光洙相视而笑,只是这份笑容在充满默契的时候也有些危险。

    而在三楼的楼梯口,刘在石则是一脸的无语,指着shè xiàng机镜头很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化成无语泪千行,很显然,他也知道这个诅咒的条件指的是谁了,而在他的身后,裴秀智却是眼神闪烁,小手跃跃欲试,见刘在石的注意力都放在shè xiàng机上面,很快就下定了决心,慢慢靠上前去,小手前伸,准备去摘刘在石的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