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九章 故意占便宜

作品:《娱乐韩娱

    兵法中讲究围三缺一,而林安然这里,却是收一放三。

    虽然有着绝对的实力,但林安然也不会笨到完全把sbs得罪了,反而是因为只收下了《星你》在中国的市场而得到了sbs高层的感激,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会笑得岔过气的,不过他不知道,所以不用伤害身体了。

    共赢是当前社会的主流,林安然认可这份主流,所以才没有把钱全部往怀里揽,反而只是将《星你》的利益当成了李孝利的社长生涯中的一份好看的答卷,不过这些大好的消息却没能让他太过高兴起来,倒不是又和全智贤闹别扭了,而是……

    “cut!全智贤,你在干什么呢?让人照顾都敏俊,不是让你趁他发烧的时候占他便宜!”张太侑气得差点把剧本给砸到全智贤脸上,这个女人已经ng十几次了,而且他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女人其实就是故意的,要不是知道这个女人是影后,他就真的把剧本砸过去了,哪里会只是像现在这样,只是直呼全智贤的名字?

    听着导演的怒吼声,工作人员们却都是撇过头忍笑。

    最近剧组里的气压一直很高,因为成绩太好了,在带来了荣誉的同时也带来了过份的压力,而现在,同样看出来全智贤在故意吃林安然豆腐的他们却对全智贤报以了感激,因为这样一来,剧组的气氛就轻松了不少,当然,那些对林安然有迷妹属性的女工作人员们例外,还有刘仁娜也是例外。

    在全智贤被张太侑叫到一旁‘训斥’后,刘仁娜抢走了崔昌灿的工作,拿着一条毛巾小跑着来到林安然身边:“安然,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不过是被摸几下脸而已。”林安然说得很随意,但脸却很黑,他之前只是觉得全智贤的性格改变了一些而已,但现在看来却是改变得太大了,当年那个和自己说一句话就红脸半天的‘姐姐’现在居然敢在几十个工作人员以及好几位演员同行的面前吃自己的豆腐,还是一来就是十几次。

    喂喂!

    朴海镇你那一脸羡慕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真的没事吗?可是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介意呀?”刘仁娜暗暗松了口气,其实她心底也是相当埋怨全智贤,至于是不是羡慕这个光明正大的摸林安然脸的机会不是自己的,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林安然没好气的瞪了刘仁娜一眼,将刚刚擦过脸的毛巾放到一旁,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剧情安排不太合理。不过不是接吻而已,作为一个拥有超能力的外星人居然会因为一个吻而发高烧,甚至烧到一点防备意识都没有,这太对不起数百年的寿命和可以静止一切的超能力了,完全是扯蛋。又或者这其实是一个隐藏属性,说明外星人和地球人因为特种不同,所以地球人的吻就是外星人致命的毒药?也不知道我这四百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很简单呀,因为这四百年里你都在为我守身如玉而已。”全智贤笑嘻嘻的回答道。

    林安然看了一眼不远处脸更黑了的张太侑,心里为这位导演抱屈,看来只要全智贤不放弃,这位‘大’导演也拿她没有什么办法。

    若是主角没有自己,林安然倒是很乐意当一下观众看一场乐子,但现在,还是免了吧:“这只能说明不同特种不能谈恋爱而已。好了,既然你还没有做好拍这场戏的准备,就把这场戏放到后面再拍吧。”

    林安然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张太侑的双手赞同,而全智贤却是一脸的遗憾,让林安然恶寒不已:这个女人不会觉醒了什么特殊属性了吧?算了,还是先去洗下脸好了。

    在没了可以‘占便宜’的机会之后,全智贤也恢复了影后的演技,九层九的一条过属性让张太侑又喜又恼,倒是林安然没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当剩下的镜头拍得差不多的时候,时间也已经不早了,之前那场没有拍完的‘占便宜’……呸!

    是千颂伊照顾发烧的都教授的镜头,也只有等到明天再拍摄了。

    回到家,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林安然也没有在意,毕竟现在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以前家里的女人们就经常在深夜还等他回家才休息,后来被他‘教训’了好几次之后,这些女人便学乖了,没有再做这些在林安然看来伤身又没什么必要的事情,倒是有些习惯保留了下来。

    将外套丢到一旁,林安然来到厨房里,习惯性的将保着温的宵夜端了出来,尝了下味道,嗯,应该是韩佳人一个人做的,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味道,想来是李孝利、金泰熙她们最近太忙,所以没时间在这方面捉弄自己了。

    宵夜吃得还算舒服,只是当最后一口汤下肚之后,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林安然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便接了起来,略带训斥的说道:“秀智,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我记得你们最近没有什么行程需要跑到这么晚吧?”

    这完全是废话,除了missa刚出道的那两个月,ll就没有给missa安排过深夜的行程,当初只有missa一个女团,那资源可是完全不要钱的砸下去的,现在就算有了t-ara、有了aoa、有了hellovenus,这种习惯也没变,只是这个习惯不仅仅是对missa的优待,而是对ll旗下所有艺人们的习惯。

    “米阿内,oppa。”

    粉色系的小床上,裴秀智委屈的掐了一把怀里林安然的卡通人偶,似乎这样就是‘报复’了林安然对自己的严厉一样,哪怕知道林安然这是在为自己好,可心里就是很委屈。

    “那就早点睡觉,别明天一早起来发现脸上有痘痘就又吵个不停。”林安然笑着调侃了一句,便准备挂diàn huà,不是他对裴秀智感到了反感,现在实在是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