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三章 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作品:《娱乐韩娱

    在朴初珑问题上显得睿智无比的裴秀智并没有保持这个状态太长的时间,在看到突然响起的手机来电显示上的‘oppa’专属名字时,瞬间从情感专业变成了懵懂小女孩,开心的接起diàn huà后就用甜得腻人的声音叫道:“oppa,你今天拍摄结束了吗?”

    “嗯,已经结束好一会儿了。天籁『小说.『2”林安然笑着答道。

    “啊?oppa,你不是下结束就给我打diàn huà吗?”

    裴秀智有些失望,她本以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林安然会多想着自己一点的,怎么说她也是被林安然以及他的女人们所认可的‘女人’呀,平时她可没少听那些‘姐姐’们说林安然给她们过生日时的浪漫和甜蜜,所以一早就期待着今天这个日子,结果呢,没有像其它‘姐姐’们一样用一整天来陪自己也就算了,毕竟她现在还不算完全是林安然的女人,而且《星你》正处于最重要的阶段。

    可是,明明已经结束了工作,居然不是立刻给自己打diàn huà,难道是跟别的女孩在一起,难道他并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想到这里,裴秀智委屈得都快要哭出来了,完全就是一个没有得到糖果的小女孩,声音有些哽咽:“oppa,你身边有其它姐姐们在吗?”

    “没有,就我一个人,怎么这么问?”林安然回头看了一眼花了大功夫准备、又刚花了一小段时间来调整其中细节的房间,拿起车钥匙,转身关上了房门,这是给裴秀智准备用来庆祝生日的场所,也算是一个惊喜吧,现在他需要做的,是把今晚的主人公接过来。

    这应该没有什么难度,要知道裴秀智的队友中,霏和佳还在中国跑行程没有回来,唯独剩下一个李玟瑛,待会过去带些好吃的过去,应该能安抚好这个女孩的,最多不过被刁难一阵,已经将裴秀智当作自己女人的他理所当然的把李玟瑛当作了裴秀智的娘家人,被自己女人的娘家人刁难一下也不算什么,完全可以接受。

    他这是不知道李玟瑛已经被裴秀智‘气’跑了,否则肯定会笑出来的。

    “真的吗?太好了!”裴秀智顿时开心了起来,只要不是林安然为了别的女人而忽视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那么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说不定是林安然太忙了、太累了,一时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呢?

    虽然有些失望,但裴秀智觉得自己应该做好林安然的‘贤内助’,而不是喜欢无理取闹的花瓶,《星你》的情况她也知道,现在《星你》可是在冲击国民级电视剧的最紧要关头,林安然因为《星你》的拍摄太累了而忘记一些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尽管有些失落,但……他不记得,自己可以提醒呀?!

    昨晚裴秀智就不放心,还特地打了个diàn huà给林安然,只是被林安然以‘睡得太晚伤身体’教训了一顿,完全没有说出打diàn huà过来的原因,大不了现在再邀请林安然过来陪自己好了,至于生日……先把人叫过来再说吧。

    如此想着,裴秀智的声音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oppa,你晚上有时间吗?”

    “时间?”林安然把崔昌灿打走,自己坐到驾驶坐上,戴上蓝牙耳机,动了车子,“今晚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啊?很重要的事情吗?”裴秀智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了。

    林安然笑道:“是呀,我现在正在赶过去做这件事,相当重要的事情,不能拖延的。对了,秀智,你打diàn huà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只是想跟oppa说多注意身体,不要因为拍戏太忙就不注意身体了,要是伤到了身体,我……姐姐们都会伤心的。”裴秀智声音已经低不可闻,挂断diàn huà后,看着一床乱七八糟的衣服,心情也变得跟同样的乱七八糟,对着衣服一阵泄之后,便没有生气一般的趴在床上。

    ‘什么嘛,再重要的事情,比我的生日还重要吗?我可是你的女朋友呀!……尽管只是其中之一。’

    ‘难道他只是陪我玩玩的,像对初珑欧尼那样?不对!不对!上次在李敏镐那件事上,他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对我绝对不像是对初珑欧尼那样随意,他的心里是有我的,所以,他今晚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对!不是故意忘记今天是我的生日的!没错,就是这样!肯定没错的!’

    ‘可是,还是好伤心呀。’

    裴秀智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该想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直到门铃声响个不停,才将她这种失落的状态中勉强唤醒过来。

    “是玟瑛欧尼吗?她怎么不自己开门,难道是之前被我气跑,所以没来得急带钥匙?”裴秀智嘀咕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也不在意有些红肿的眼眶和满房间散落的衣服,起身就准备去开门,毕竟她对林安然的感情在队伍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而李玟瑛也是队伍里最支持她的姐姐,所以她也有不着隐瞒什么。

    或许,还能有一个倾述的对象。

    咔嚓!

    “欧尼,你跑得太快,都不带……”裴秀智的话没有说下去,她已经完全愣住了。

    林安然也愣住了,看着面前这个眼眶红肿、穿着睡衣还有一条肩带滑落下来的裴秀智,他的脑袋也有了那么一刹那的宕机。

    “啊!”

    一声惊叫,裴秀智风一般的消失在林安然的眼前,砰的一声,躲进了卧室里:“oppa,你不是去做很重要的事情了吗,怎么突然过来了?”

    林安然咧了咧嘴,把大门推开,刚才裴秀智可是很用力的关这扇门的,完全不比她关卧室门的力气小,要不是他眼急手快的伸出了脚,可能还会被关在门外边,但也因此让脚被狠狠的夹了一下……他可不是练习硬气功的,脚踢人的杀伤力很大,但被门夹了也同样会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