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四章 裹着床单出门

作品:《娱乐韩娱

    好在只是脚被门夹了一下,而且不是脑袋。

    林安然在沙上坐着,面前还放着自己给自己倒的水,对面的电视也放着刘在石主持的m他参加的那一期早就过去了,也不知道最近的m收视率在那一期之后有没有下滑太多,毕竟后面的嘉宾可没有比林安然有名的、节目剧本也很传统,效果可能也不会太好卧室里就像是在装修一般,叮叮当当的,林安然虽然很感兴趣,但想到之前裴秀智的样子,也就绝了进去看一看的心思。

    说起来,这件事也怪林安然自己。

    早知道,刚才就不该逗她了。

    苦笑着摇摇头,林安然继续安静的等待着,而在卧室里,裴秀智已经急得上火了。

    散落在床上和地板上的衣服全部被她塞进了衣橱里,但很快她又傻眼了,因为她现在还穿着睡衣,完全没有想好换什么衣服,现在也不用换了,那些衣服被她胡乱一塞,就算不脏也会变得皱巴巴的,要是穿出去不要说漂亮了,不丢人就是好的,更何况她不想在自己生日的时候给林安然留下邋遢的印象。

    至于之前还埋怨林安然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有这件事吗?

    纠结了好半晌,裴秀智最终还是打开了卧室门,小步子几乎是没有往前动过,“oppa,你不是说有重要的重要的事情要做吗,怎么突然过来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林安然笑着说道,上下打量起裴秀智,相当好笑的问道:“把床单裹在身上,是最近新流行的时尚装束吗?”

    裴秀智听到林安然口中的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生日,心中的委屈瞬间不翼而飞,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林安然问起自己的妆扮,小脸顿时变得绯红无比,说不出一句话来,脑袋下意识的就要低下去,却被林安然给捧住了,看着近在咫尺的帅气男子,裴秀智突然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他,是要吻我吗?

    没有是该迎合还是欲拒还迎的纠结,此时的裴秀智的大脑再次宕机了。

    林安然却没有吻下去,而是心疼的用手指擦拭着女孩的眼角,声音中带着自责的关切道:“刚才哭过了吗?都是我不好,不该捉弄你的,要是早就说明是准备来为你过生日的,就不会让你这么伤心了,是我不好。”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裴秀智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来、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的眼泪再一次涌出来,看着慌乱的帮自己擦眼泪的林安然,裴秀智却是相当幸福的说道:“没有,不是oppa的错,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完全相信oppa,否则的话,应该早就猜到oppa是过来给我过生日的,不是oppa的错。”

    “行行行,你说是谁的错就是谁的错,别哭了好不好?”林安然苦笑道,他最见不得自己的女人流泪了,虽然裴秀智目前还不完全算是他的女人,但这也是早晚事情,不差这么一点时间。

    “内,我不哭了,oppa不想看我哭,那我就不哭了。”裴秀智话音刚落,原本林安然无论如何也止不住的眼泪却像是被关上了阀一般瞬间停了下来。

    林安然诧异的看着裴秀智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有些好奇女孩的泪腺构造,这种说流泪就流泪、说停下就停下的本领,仅凭这一项,完全就可以去当特型演员了呀,更何况裴秀智的本职还是歌手,还是老话说得好呀:女人就是天生的演员!

    裴秀智被林安然看得羞涩不已,想要低头,可小脸还被林安然捧着呢,虽然有些害羞,可她又不想让林安然放手,要知道这还是她和林安然认识以来最亲密的接触,没有之一,她舍不得放手,但总要用一些话题来转移一xià zhu意力才行,否则她怕自己被林安然这样看着会直接失去意识,那今晚的时间就完全浪费了:“oppa,你不是说今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给我过生日吗,可是你就空手过来了?礼物先不提,生日蛋糕总要有吧?”

    “生日蛋糕有,生日礼物也有,不过这些都在准备好的地方,所以我是来接你过去的。”林安然笑着说道。

    “真的吗?那……”裴秀智突然怔住了,她突然想起来,为了不随便穿一件皱巴巴的衣服,也不想让林安然看到自己穿着一件同样皱巴巴的睡衣,她可是直接将床单拉过来裹在身上呢,本来想让林安然先离开、然后去李玟瑛那里找一件衣服先凑合一下的,但现在……

    “走吧。”林安然似乎没有看到裴秀智的尴尬,直接便拉着她像外走去。

    裴秀智张了张嘴,最终也只能跟着林安然走出宿舍,好在临走时还记得关门……五分钟后,看着裴秀智一身古怪装束的跟着林安然上车离开的李玟瑛这才放心的回宿舍准备休息,然而,看着紧锁的房门,她却傻了眼:完蛋了,刚才出来得太急,没有带钥匙出来!秀智呀,你要去约会,先回来帮我开下门好不好?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裴秀智可没有听到李玟瑛那诚心的呼唤,而是相当的烦恼:“oppa,我这样过去,合适吗?”

    林安然的车放得很慢,因为他需要和身边的女孩聊天,不是他对自己的车技没有自信,而是现在的他不允许给自己的女人带去任何一丝的危险,哪怕这个可能性很低,也需要压制得更低,否则真因为开车时分神而出了车祸让女人受到什么伤害,那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当然不合适,不过我们先去买礼服,算是额外的礼物吧。”

    “礼服?oppa,要穿礼服过去,你不会是准备了什么盛大的庆祝会吧?”裴秀智瞪大了眼睛,脑海里开始幻想在盛大的舞会现场,自己和林安然则是舞会绝对的中心,那个场景,应该就是偶像剧的情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