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八章 戒指的含义

作品:《娱乐韩娱

    “oppa,谢谢你!”裴秀智扑到林安然的怀里,在这片‘星空’中,一对相拥在无垠星空中的恋人,这样的画面,绝对是神奇而震撼的。天籁小说ww『w.2

    林安然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背,心中感慨:这回倒是值了。

    为了准备这一切,林安然可是花了很多心思的,还通过林子涛找vivian‘借’来了她们家族刚刚有所突破的一项黑科技,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当然,这项黑科技现在也有一部分是属于他林安然的了,算是‘意外之喜’吧,也是林安然准备的ne和vivian的家族准备合作的一个项目,当然,这里的虚拟生成技术还是太高端了,不适合推出民用,到时候推出的就需要用特定的设置,比如配套的虚拟实境眼镜之类的。

    现在嘛,一是为裴秀智准备生日惊喜,二也是做一下临场实验。

    效果很不错,裴秀智感动得不行,而这片‘星空’运行了这么久,也没有任何崩溃的趋势。

    林安然伸手在虚空中点了一下,然后拍拍裴秀智的肩膀,轻声道:“秀智,就这么感动了吗?接下来还有呢。”

    “才没有呢,人家才没那容易感动!”裴秀智抽了抽鼻子,不满的用头顶了林安然一下,这样好的气氛就被这个大坏蛋给破坏了,要是接下来的惊喜不能比之前更惊艳,那她就……就三分钟不搭理他了。

    然后……

    星空中最璀璨的光芒是什么?

    恒星大爆炸的光芒!

    裴秀智瞪大了双眼,看着身体周围一颗颗的‘恒星’绽放出最璀璨的光芒,然后一副副画面在‘星空’中浮现,有她家中父母珍藏的相册中她自己的婴儿照,有她第一次蹒跚着自己走路的zhào piàn,有她上小学时的zhào piàn,有她中学毕业时的zhào piàn,有她在公司辛苦练习的情景,有她第一次登台表演的兴奋,有她第一站在领奖台的惊喜,还有她和林安然所经历的点点滴滴,有欢乐、有心酸,有痛苦、有失落,有开心、有惊喜,一幕幕画面,就像只能绽放一瞬间光芒的恒星一般,只停留了几秒钟,便消失在星空中。

    一副副画面在恒星的光芒中出现,又在光芒的消散中逝去,就好像是在讲述名为裴秀智的女孩到现在为止的一生。

    直到最后,一个穿着婚纱的‘裴秀智’出现在‘星空’里,久久没有有散去,然后‘林安然’出现在‘裴秀智’的身边,一身礼服,两‘人’相视一笑,手挽着手,走进了一栋突然出现的教堂,周围人头涌动,满满的是祝福,而‘星空’中也响起了女人一生追求的婚礼进行曲。

    看着这样的画面,裴秀智再也忍不住,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奔涌而下。

    林安然暗暗叹了口气,他欠这个女孩实在太多了。

    和朴初珑不同,裴秀智与他认识的时间比他现在身边许多女人的时间都要长,而且他也知道这个女孩一直喜欢着自己,但因为种种原因,两人却一直没能真正走到一起,他知道这几年来裴秀智肯定被自己伤透了心,但现在的她却依然能够忘记曾经受过的那些伤而一心扑到自己的怀里,他没有理由再将这个女孩推出去。

    但,林安然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能够给裴秀智一场万众瞩目的婚礼,也不确定他到底能给他的哪个女人一个婚礼,更不确定有没有可能给他的所有女人都来一场盛大的婚礼,所以,在现在就提前给她一场梦幻吧!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林安然取出一枚戒指,戴在了裴秀智的右手中指上。

    裴秀智怔怔的望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完全没有像普通女孩那般去在意这枚戒指是多么的华丽、有一颗多么大的钻石,她在意是为自己戴上这枚戒指的人以及这枚戒指所戴的位置,在林安然诧异的目光下,裴秀智没有收回已经戴好了戒指的右手,而是固执的伸到林安然的面前,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轻声道:“oppa,我想你把它戴在我的左手小指上。”

    “你知道戒指戴在左手小指上的含义吗?”林安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裴秀智嫣然一笑,眼角还带着泪痕,声音却清澈无比:“知道呀,oppa把戒指戴在我的右手中指上是想告诉别人我已经名花有主了,但这样很容易引起麻烦呢,如果有记者问到我的男朋友是谁,我怕我会忍不住把oppa暴露出去,那样的话,姐姐们会杀掉我的。所以呀,就戴在左手小指上好了,等到oppa能够带着穿婚纱的我走进教堂的时候,我希望那一天oppa你能亲手帮我再把这枚戒指取下来,戴在它该戴的地方。如果没有那么一天,那就让这枚戒指永远戴在小指上,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左手小指,代表着不婚族。

    “好!”林安然没有说什么感动的话,也没有劝慰什么,似乎就这样被裴秀智轻易说服了一般,取下这枚戒指重新戴在了裴秀智的左手小指上。

    如果有外人在,肯定会认为林安然这是在逃避责任,但裴秀智却知道,这其实是林安然给自己的一个承诺。

    男人真正的承诺不是嘴上说得多么深明大义,裴秀智能够感觉到林安然的心,知道自己已经几乎要放弃的婚姻似乎已经被林安然放在了心里,再看着这枚戴在代表‘不婚族’的左手小指上的戒指,笑容越的甜蜜,然后眨着大眼睛看着林安然:“oppa,还有别的惊喜吗?”

    “还有一个大蛋糕,不过不在这里了。”林安然抬手把女孩眼角的泪水拭去。

    裴秀智安静的等着林安然帮自己擦拭掉泪水,然后环住林安然的脖子,送上了粉嬾的红唇。

    吻,只有在情最深的时刻才最甜蜜,否则就只是性而不是爱,在享受了最甜美的吻之后,裴秀智和林安然也来到了林安然早就准备好的房间里,吃起了同样甜蜜的大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