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九章 全宝蓝的转变

作品:《娱乐韩娱

    sbs郁闷的不是别的,还是因为《星你》。

    在韩国,《星你》收视率突破50%让他们收获了更多的广告费,但从中国传来的消息让他们完全不知道该不该恨林安然,因为在中国的网络上,《星你》的风暴远比在韩国sbs电视台放送的《星你》要大,而吸收到的广告费用也是超过了近三层,近百亿的利益,对sbs而言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再加上这些利益还是曾经他们并不怎么在意、半卖半送的交给林安然和ll的,一想起这件事,sbs的高层们就相当的憋屈。

    要是林安然没什么背景,现在sbs有许多的手段可以做,但现在,除了让当初和ll签约的混蛋‘引咎ci zhi’之外,也只能不再去搭理这方面的消息,免得生更多的气——尽管大家都知道这个可怜的家伙只是个顶锅的倒霉蛋。

    崔昌灿是一个很合格的助理,很快就将这些情报送到了林安然手上,但林安然只看了几眼便没有再在意了,只是交待崔昌灿给那个倒霉蛋ti gong一份符合对方能力的工作,毕竟是这个倒霉蛋为ll带来了利益,给出一点回报也算是应该的,至于sbs会不会有额外的想法……与其关注这些没意思的东西,还不如看一些赏些悦目的舞蹈呢,比如t-ara的《number9》。

    《number9》描述的是ài rén离去时非常痛苦的心境,整首歌都充满着非常‘燃’的气息,林安然本是对韩国所谓的舞曲并没有特殊的偏好的,但在看着t-ara的女孩们演绎这首歌曲时,也会有一些额外的冲动,当然,这可不是因为这里边有三个是他的女人,也不是因为女孩们穿着相当的清凉。

    林安然的目光自然的扫过六个女孩,最后停留在全宝蓝的身上,流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t-ara出道至今,也算是历经波折了,而在这堪称坎坷的艺人生涯里,t-ara也赢得了许多的称呼,比如歌谣界的变色龙、神曲制造者等等,神曲制造者就不用说了,t-ara现有的歌曲里,有许多都是传唱一时的歌曲,或许不如曾经wg的《nobody》和少女时代的《gee》那般影响力深达欧美,但在亚洲也是拥有相当的传唱度的,而歌谣界的变色龙指的当然是她们的风格。

    和许多女团一出道就将风格定型不同,t-ara可算得上是可爱风、萝莉风、xing gǎn风,每一种风格都可以驾驭,或许不如单一女团的风格那般熟稔,却也能够满足粉丝们的要求。

    而在这些女孩们中间,无论是朴智妍、含恩静也好,还是李居丽、朴素妍、朴孝敏也罢,她们都能很好的达到各种风格的要求,唯有全宝蓝,其它的风格都能够展露出更好的魅力,却在xing gǎn风上变得不再那么耀眼,不是因为她的能力不足,更不是因为在先天上这个女孩就有着不足,而是因为心态和选择。

    童颜,再加上身高……身材其它还算不错,因为有林安然在,和林安然在一起这么久,全宝蓝的身材可没有像她那张长不大的童颜和不再生长的身高一样,而是变得前突凸后翘的,也可以称得上是童颜巨那啥了,有着这样身材的她在粉丝们中间也是得到了相当高的支持率,但从去年刘花英事件开始,全宝蓝对队伍的积极性就变得相当的低,虽然在团队行程、团队舞蹈中依然会很尽职尽责,但却不再像以前那般额外的表现自己,也渐渐的成为了粉丝们眼中的‘边缘人’,这一点,就算是现在t-ara已经重新迈向巅峰也没有改变。

    对全宝蓝的这种态度转变,许多queens们相当不解的同时也化身分析帝,分析全宝蓝如此的原因。

    有的说是全宝蓝对于t-ara离开带她们出道的ccm而心情抑郁,甚至对ll都有着怨念;

    有的说是全宝蓝因为刘花英事件而心灰意冷,要不是为了组合可能早就隐退了;

    有的说是全宝蓝私下里已经恋爱,而她的恋人不喜欢她在镜头前太过耀眼,所以全宝蓝为了爱情而妥协;

    有的说是全宝蓝……

    各种猜测甚嚣尘上,对这些猜测,已经担负起t-ara经纪业务的ll也在做着正确的引导,在不伤及t-ara形象的同时为t-ara的重新回归做着宣传,而林安然却明白,在这些多种多样的猜测里,有一种猜测是最接触真实情况的,但却也有着差异。

    全宝蓝的确是因为恋爱、因为和他在一起才选择在队伍里当起了边缘人,但却绝对不是因为林安然主动要求的原因。

    事实上,林安然除了要求她们不能和别的男人有任何亲密的合作之外就再没有过多的限制,全宝蓝如此做,完全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这也算是一种牺牲吧,林安然是一直看在眼底的。

    全宝蓝对林安然的目光一向很敏感,瞬间就察觉到了林安然那意味不明的目光,要不是现在正在和队友们进行着合练,她现在肯定直接就跑过去问林安然为什么要用这种目光看着她了,好在《number9》的音乐很快就结束了,在最后认真的摆完结束poss之后,全宝蓝正要过去向林安然问个明白,一道身影就提前冲了过去,让她硬生生的止住了步子。

    “oppa,我的表现好吗?oppa喜欢吗?我唱得好听吗?”朴智妍毫无顾忌的扑进了林安然的怀里,眨着明亮的在眼睛,一脸期待的连续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林安然从身旁取过早就准备好的毛巾,温柔的帮朴智妍擦拭起额外细密的汗珠,轻笑道:“wuli智妍当然是最棒的了。”

    在韩国这么久,林安然也习惯用上了‘wuli’这个词,只是这种称赞在让朴智妍开心的同时,也是收获了几声不满的轻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