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一章 是在可怜她

作品:《娱乐韩娱

    “我的确更喜欢《iknowthefeeling》这首歌。”林安然点头。

    在《again》这张专辑中有两首主打歌,一首是《number9》,另一首就是《iknowthefeeling》,只不过前者是充满了反转魅力的舞曲,而后者,却是一首中速情歌,在这张专辑里,全宝蓝最在意的同样也是这首歌,甚至因为这首歌有些迷茫,她不知道林安然写这首歌到底是想要说什么、更不明白他到底是为谁而写的。

    和全宝蓝的复杂心思不同,朴智妍则是完全不去想这些事情,听到林安然说喜欢《iknowthefeeling》,连忙举起小手道:“oppa,我现在唱这首歌给oppa听吧。咳咳,你是我心中的罗……哎呀,欧尼,你干嘛打人?!”

    “你还是好好当你的忙内和门面好了,想唱歌给他听,回家后有的是时间。现在,这首歌……”全宝蓝淡定的收回手,看了一眼对面带着平静微笑的含恩静,扭头向旁边不远处的李居丽说道:“居丽,你最近经常练习这首歌,要不就由你来唱给安然听吧,免得他说我们把这首歌糟蹋了。”

    额!

    林安然摸了摸鼻子,听着全宝蓝的这句话总感觉相当的别扭呀。

    朴智妍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委屈的扑在林安然怀里寻求安慰,也算是认可了李居丽来唱这首歌,而一旁的含恩静抿着唇看了全宝蓝一眼后,依然安静的笑着,只是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我来唱?”李居丽同样是奇怪的看了一眼全宝蓝,又看了一眼含恩静,轻声道:“可以吗?”

    含恩静知道这个问题是问自己的,虽然心里有些不乐意,但想到李居丽在练习这首歌时那让人心疼的表情,最后还是点点头,“欧尼,你是我们当中唱这首唱得最好的,就由你做代表唱给oppa听吧。”

    “那好吧。”

    李居丽面色平静的点点头,让人看不出她有什么想法,或许她此时心里想的东西很多,但做为一个专业的idol,尤其是涉及心境的歌曲上,一开口,她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同一个组合的队友,也包括在安慰朴智妍的林安然:

    “你是我心中的罗密欧,要让我心神不宁到什么时候,我的内心在燃烧,请告诉我爱!爱!爱!”

    ……

    “穿着喜欢的衣服出门,想要更好认,连长直发也剪了,这些你都知道吗?”

    ……

    “你也爱我吗?是我一样的感觉吗?知道陷入爱情的时候那种感觉吗?那种悸动的感觉!”

    ……

    “因为害怕,我连话都说不出来。”

    ……

    “把我弄混乱了的那种样子,那种像地狱一样的漩涡,赶紧对我说吧,不要告诉我为什么。”

    ……

    “我在害怕,眼泪也很多,为什么不懂这样的我呢,不要动摇了,不要让我更痛苦,赶紧对我说吧。”

    ……

    “明白我的心的话,就先说出来吧。”

    ……

    林安然离开时只有全宝蓝和含恩静送出来,不是别的女孩对他有了怨念,而是因为李居丽唱这首歌唱得太入戏,以至于自己都唱哭了,还哭得稀里哗啦的,这样的结果就是原本想要在t-ara的练习室里待上一上午的林安然直接被全宝蓝和含恩静给拖了出来,强制性的让他‘告别’,而朴智妍则是和朴孝敏、朴素妍一起在练习室里安慰李居丽。

    “安然,秀智最近也在和missa一起准备家族演唱会,你今天有空就别一直待在我们这里了,快过去看看她吧。免得秀智觉得我们一过来就把你抢走了,我可不想因为某人的小心思而被mèi mèi惦记上。”全宝蓝面色不善的说道,似乎是在为裴秀智的事情吃醋一般。

    林安然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全宝蓝这只是拿裴秀智的事情做掩护而已,却并没有揭穿,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李居丽的这种情况,“那好吧,我就先去秀智那边了。”

    当林安然转身离开的时候,全宝蓝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咬牙说道:“安然,居丽她……今年27岁了。”

    “嗯,知道了。”林安然顿了顿,然后快步离开。

    全宝蓝吐了口气,扭头看向安静的含恩静,略带歉意的说道:“恩静,你不会怪我吧?”

    “怪?欧尼是说把这首歌让给居丽欧尼,还是因为欧尼又给他介绍别的女人?”含恩静俏皮的眨了眨眼,让气氛轻松了不少。

    练习室内因为唱歌而动情的哭声已经停止了,全宝蓝叹息一声,道:“都有吧。”

    “欧尼,你这样让人羡慕的童颜做这样的表情实在有些违合,很让人想笑呢。”含恩静抿嘴笑了笑,“其实欧尼不用想那多,我也不会想太多的。这首歌里虽然提到了短发,但我们都清楚,这首歌并不是写给我的,或者说并不是写给我一个人的。这里边的‘故事’,我、欧尼你,还有智妍,我们三个人的故事都能包含在里边,所以就算这次欧尼你把机会让给居丽欧尼我也不会介意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在写这首歌的时候有没有想着和居丽欧尼之间发生的事情,毕竟我并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尤其是在出道之前的那段时间,如果可以,欧尼可以抽时间和我说说吗?”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你想听的话,等有空我们再好好谈谈吧。还有……我也不喜欢他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但是……”全宝蓝咬着下唇,面色纠结。

    “我明白,欧尼。”含恩静静静的看着全宝蓝,这句话并不是她在安慰全宝蓝,而是真的明白。

    就算不知道当初李居丽和林安然之间发生过什么,可含恩静却知道全宝蓝和李居丽之间的感情,也知道全宝蓝这次是在……可怜李居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