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七章 惩罚也是奖励

作品:《娱乐韩娱

    然后,崔家人的愿意就落空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崔家一大家子本以为崔秀英会为崔家的利益考虑,但当初他们实在伤了崔秀英的心,现在崔秀英能为他们做联系人就已经算是仁之义尽了,要让她用林安然的资本来满足崔家的利益那是想也别想的事情,更何况这个家还是林安然送给她的礼物,虽然只有其中一部分是,却也很让她上心。

    就算不懂建筑,可崔秀英还有一大堆好姐妹呀!

    众人拾柴火焰高,很快的,大家就给崔秀英出好了主意,那就是不插手建设的细节,只看成果,还特意从林承权那里借了几个人过来在最重要的细节把关,当然,她也是很念旧情的,就算心里还有些恼怒当初崔家对她的抛弃,但也没有故意损害崔家的利益,而是努力做到公平,让林安然和崔家都能得到最大的好处。

    在这样的环境下,崔家人也算是看明白了崔秀英的态度,虽然有些不满,但有林安然在身后撑腰,他们还真不敢拿崔秀英怎么办,现在的崔秀英可不是当初可以被他们拿来当利益交换品的道具了,而是真正能够和他们平等对话,在某些方面决定崔家成败的人物,甚至只要崔秀英愿意,她还能让林安然对崔家动手……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于是,现在的局面也被崔家人无奈的接受。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林安然也是知道的,当初也准备帮助一下崔秀英,后来却发现他有些小看崔秀英了,也小看了他的女人们。

    合纵、借势!

    仅仅是两个手段,就让崔家人服了软,林安然在满意自己女人们的能力的同时也就没有再特意去关注这件事,同时也忽略掉了在京畿道安山市的那个家,到现在为止,这个家已经如同崔秀英之前所说的那样,成为了一座‘宫殿’,气魄和恢宏比不上林家在国内南山的那片园林,但也有了‘皇宫’的样子。

    听着崔秀英的介绍,林安然差点以为这真的成了‘皇宫’了。

    从这副图纸上看,怎么越看越有国内那座已经成为了一国象征的大型建筑了呢,除了面积不够、规模小上一些、更是额外多了一些如同网球场和游泳池等等设施之外,还真有那么几丝影子在里边,当然,国内那座标志性的大型历史建筑也不会有一栋纯私人的购物中心的。

    “……依山傍水,无论是哪个季节都有很好的休闲方式……虽然离首尔比较远,但如果当做一个‘渡假村’却还是相当不错的选择……这家购物中心里边的商品都是ne集团ti gong的,这件事我们之前就和承权叔商量过了,他也同意了……”

    崔秀英还在侃侃而谈。

    最初时林安然不关注这里的事情,崔秀英还觉得那是林安然对自己的信任,但时间越久,她的心里就越是别扭,也更需要一种认同感,现在好不容易碰到林安然对这个家感兴趣,当然就开启了话唠解说模式,而随着她的解说,不但林安然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同样来自中国的菲和佳也面色古怪起来,只是和林安然的目光中在崔秀英脸上徘徊不同,菲和佳的目光则是主要集中在林安然的脸上,不是倾慕与崇拜的眼神,更像是看一个想要谋朝纂位的……咳咳。

    好不容易等崔秀英停下话头喝口水,林安然这才问道:“秀英,是……崔家想要建成这个样子的吗?”

    也难怪林安然会惊讶了,当初他去实地观察的时候还处于打地基状态,完全不知道一年多时间过去之后那里会建成这个模样。

    “也不全是啦,我们姐妹们也商量过的。”崔秀英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看向林安然的目光里也多了一份笑意,“oppa你就不要管了,反正建都建好了,也没有什么人跳出来说不能这样建,难道你还想让我们把它拆了重新建吗?”

    “我只想知道茜茜看到这片房子是什么表情。”林安然翻了个白眼。

    “很开心呀,而且她还很满意呢,尤其是我们让她选择住哪里的时候,哦对了,茜姐当时还说我们这个家好像和中国某个建筑有些想似。”

    得!

    这话题没法聊了,林安然瞄了一眼面色越发古怪的菲和佳,轻咳一声,算是揭过了这个话题,“那你过来找秀智是做什么?”

    “当然是让秀智选择住哪里了呀。”崔秀英撇撇嘴,“这里可是有许多空房子的,就是防止oppa会带新的姐妹进来,幸好做了这些准备,不然进来一个姐妹就就要重新建一栋,很麻烦的。现在呢,只要秀智在空着的房子里选一间就好了,里边的装修风格也可以自己选择,韩式的、中式的、欧美的都行。”

    林安然叹了口气,站起身道:“我记得我好像有件事忘记做了,你们先聊,聊完了告诉我。”

    崔秀英和裴秀智对视一眼,都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倒是让一旁的李玟瑛、菲和佳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欧尼,你这样一下又一下的调侃oppa,小心oppa他惩罚你哟。”裴秀智红着脸说道,也算是善意的提醒吧。

    “有时候惩罚未必不是一种奖励,秀智,你还小,以后会明白这些的。”崔秀英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说道,让裴秀智看得一愣一愣的。

    然而……

    到了晚上时,裴秀智才总算发现崔秀英话里的‘惩罚未必不是一种奖励’的真正含义,只是这种‘奖励’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这种想法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裴秀智也没心思继续去想这些事……

    一大早,林安然从两个熟睡的女孩们中间醒了过来,轻手轻脚的起了床,刚走出卧室,就碰到了刚刚醒睡还有些迷糊的李孝利,这个女人完全没有想到林安然突然会走出来,直接一头就撞了进去,“孝利,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