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抢劫

作品:《大主宰

    嘭!

    布满着枯叶的林间,大地突然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一道充满着暴戾的咆哮声远远的传开,视线顺着咆哮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得一头约莫数米高达的土huáng sè巨熊,正挥舞着那重如铁锤般的巨掌,疯狂的对着它面前的一道娇小身躯怒拍而去。

    面对着巨熊的拍击,那道娇小身躯连忙后退,手中短剑被灵力缠绕着,犹如灵蛇出洞,划过巨熊胸前的一道白色毛纹,带起一道殷红血迹。

    吼!

    胸前传来的剧痛,更是令得那巨熊有些发狂,巨掌之上弥漫着深huáng sè的灵力,每一次的拍击,都将会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印痕,这种力量若是落到那娇小身躯上,绝对足以将其一掌拍成重伤。

    不过所幸的是那道娇小身躯颇为的敏捷,不断的闪躲着,而后趁着巨熊出现破绽时,短剑又是在巨熊胸前留下道道血痕。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不断的纠缠着,如此约莫十分钟后,那巨熊终于是承受不住这种消耗,庞大的身躯犹如山岩一般轰然倒地。

    那俏美少女见到终于耗死了这巨熊,也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玉手搽去额头上的冷汗,气喘吁吁的转过头,在那不远处的大树下,正有着一名身躯欣长的少年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幕。

    “还不错。”

    牧尘走上前去,看了一眼那山岳熊的尸体,然后指了指那布满着血痕的白纹处,道:“不过你出手还是有些不太果断,这是它的要害,只要找到一次破绽,就能彻底的将其击杀,你先前做了太多的无用功,如果这山岳熊再强一点,或许便该是你被拖得精疲力竭了。”

    唐芊儿看了一眼不远处,那里的地面上同样有着一头被击杀的山岳熊,只不过在那头山岳熊胸口的白纹上只有一个血洞,那个血洞位置极为的精准,直通山岳熊心脏,显然,这山岳熊是被一击毙命。

    这头山岳熊便是牧尘的战绩,先前唐芊儿可是见到了那凌厉的一击,狠辣,精准,毫不迟疑...那种击杀时的惊心动魄与从容,比起她这种狼狈,不知道潇洒了多少倍。

    “你就是个变态,我哪能和你比!”唐芊儿撅了撅嘴,她虽然没怎么过猎杀过灵兽,但还是能够感觉到,牧尘这种手段绝对不会比那些经常混迹在生死间的冒险者弱,这让她怎么能比?

    不过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但唐芊儿心中也是有点佩服,这一路过来,她在牧尘的指点下,已经开始摆脱了最初的那种恐惧,现在甚至已经能够单独猎杀这种实力在灵动境中期左右的低级灵兽,而至于牧尘,那张俊逸的脸庞,从始至终都是保持着平静柔和的笑容,这些足以让她心惊胆颤的危险,在他眼中,仿佛微不足道一般。

    唐芊儿眼波流转,望着那蹲下身子收取着山岳熊精魄的少年,细碎的光斑落到他的身体上,那有些认真的侧脸,有着一种寻常青涩少年不曾具备的气质,这让得她俏脸微微的有些绯红。

    “今天收货倒是不小,倒现在为止,我们已经获得八颗低级灵兽的精魄。”牧尘将那山岳熊精魄收好,然后站起身来,冲着唐芊儿笑道。

    听到这不错的成绩,唐芊儿也是俏脸含笑,今天这收获,可是令人相当的满意。

    “走吧,继续,成绩倒是小事,这种磨练的机会,还是得好好把握。”牧尘一笑,刚欲继续深入,其眉头突然微微一皱,目光看向了右方远处。

    “怎么了?”唐芊儿见状,不由问道。

    “那边有些动静,去看看吧。”牧尘想了想,然后对着唐芊儿一招手,步伐加快,对着那个方向而去,唐芊儿见状,也是连忙跟上。

    ...

    茂密的林间,数十名北灵院学员簇拥在一起,而此时,他们正面色铁青的望着前方,在那里,有着十道身影懒散的斜靠着树干,那望着他们的目光,有些戏谑之色。

    这十道身影虽然行止懒散,但却是给人一种精干之感,那双目也是明亮锐利,身体上甚至还有着淡淡的血腥味道散发出来。

    这竟是一只冒险者小队。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在那些北灵院学员前方,有着不少熟悉的身影,墨岭,谭青山,甚至连姜立,滕勇都在,而此时他们的面色也是如同其他北灵院学员一般,愤怒而忌惮的望着眼前的这些冒险者。

    他们毕竟还只是一些年龄不算太大的少年,即便是面对着凶狠的灵兽都有些心怯,而眼前的这些冒险者,都是经常刀口舔血的人,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狠戾,便足以让他们发粟。

    “你们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啊...”

    一名身着皮甲的青年笑眯眯的望着眼前的这些北灵院学员,懒懒的道:“我不是都说过了吗,把你们手里的灵兽精魄都拿出来。”

    “你想抢我们!”一名少年愤怒的道。

    “答对了!”那青年大笑道,他身后的那些同伴也是哄笑出声,他们显然是将此当成了一些小乐趣。

    “我们是北灵院的学员,我们两位导师都在这里,他们可是神魄境的实力!”有学员把莫师两人给搬了出来,试图震慑一下眼前这支冒险队。

    “我知道你们是北灵院的学员,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修行吧?那你们的导师有没有告诉你们,遇见这种抢劫的事也是修行的一种?”青年撇嘴一笑,道:“只要不把你们给杀了,你们那导师也不会理会的。”

    “所以...都交出来吧,别让我动手,我挺粗暴的。”青年咧嘴一笑,白白的牙齿犹如野兽般令人心中发寒。

    “你!”

    墨岭忍不住的发怒,双掌紧握。

    “你想要动手试试?你也是灵动境后期的实力,跟我一样,要不出手试试看看我们谁厉害点?”那青年瞥了墨岭一眼,却是森森一笑,笑容有些嗜血。

    墨岭见到那青年如同盯着猎物的目光,心头便是一凉,虽然同为灵动境后期,但后者的气势,却真不是他所能够比的,而且这家伙身后的那些同伴,可一个都不比他弱。

    墨岭目光闪烁着,片刻后紧握的手掌终于是缓缓的松开,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的冲着谭青山,姜立他们摇摇头。

    谭青山他们也只能叹息一声,他们也明白他们跟眼前这冒险小队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现在只能自认倒霉了,就当破财免灾吧。

    “这才是识相的好孩子啊。”

    青年见到墨岭他们放弃抵抗,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只是嘴角却是噙着嘲讽之色,这就是北灵院的学员吗?真是让人失望啊。

    “你们在做什么?”

    而就在墨岭他们准备掏出好不容易才获得的灵兽精魄时,后方突然传来一道有些疑惑的声音,他们顿时转过头去,然后便是见到牧尘与唐芊儿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牧尘?”

    墨岭他们见到牧尘,先是条件反射般的一喜,旋即又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着牧尘使着眼色,让他赶紧离开。

    “怎么了?”然而牧尘仿佛并未看见他们的眼色,反而是一笑,低着唐芊儿走了过来。

    “嘘,又有小肥羊啊。”

    那青年笑嘻嘻的望着牧尘,然后目光突然看向了他身旁的唐芊儿,眼睛顿时一亮,嘴中吹着口哨,轻挑的道:“还有个小美人啊!”

    唐芊儿有些恼怒的瞪了那青年一眼,只不过这薄怒的风情,反而令得那青年微微呆了呆。

    墨岭见到牧尘两人走过来,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将事情说了一下。

    “抢劫?你们还真倒霉。”牧尘听完,忍不住的一笑,道。

    “你不也一样吗。”姜立他们翻了翻白眼,这家伙这时候还笑得出来。

    “喂,那个小子,你既然来了那也随便拿点灵兽精魄出来吧,然后让那个小美人交过来,毕竟不能厚此薄彼嘛。”那青年招了招手,笑道。

    “我的也要?”牧尘皱了皱眉,道。

    “谁让你自己倒霉跑过来了啊,你们这些小屁孩啊,还真是挺笨的,虽然天赋还可以,但真要动手,你们还真不够看的。”青年似是有点无奈的道。

    “我就一颗灵兽精魄,那给你吧。”

    牧尘捎了捎头,从怀中掏出一颗灵兽精魄,然后走向那青年。

    “你耳背啊,我说了让那小美人拿过来啊,你这小子有点让人讨厌的啊。”那青年皱了皱眉头,喋喋不休的道。

    而在他喋喋不休间,牧尘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将那灵兽精魄递了过去。

    青年一手抓向那灵兽精魄,另外一只手却是不满的拍向牧尘脑袋,不过就在他手掌即将碰触到灵兽精魄时,少年那原本噙着笑意的黑眸,却是瞬间冷冽。

    掌心一翻,一道锋利黑光掠出,带起刁钻而狠辣的弧度,直接是划过了那青年掌心,鲜血顿时飞洒而出。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几乎没任何人能够反映过来,甚至连那青年身后的一些同伴,也是有点怔怔的望着那飞洒而过的鲜血。

    在那众多愕然目光中,面容俊逸的少年抬头微微一笑。

    “抱歉,突然间又不想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