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融天境

作品:《大主宰

    整个大殿,都是在此时笼罩在那种惊人的灵力威压之下,所有人的面sè齐齐剧变,眼神惊骇的望着那眼眶深陷的灰衣老者。

    这种远超神魄境强者的灵力威压,必然是踏入了三天之境第一境的融天境!

    所谓三天之境,并非是单一的境界,而是指三层境界,第一层的融天境,第二层的化天境,以及第三层的通天境。

    而现在,从那灰衣老者体内弥漫出来的惊人灵力威压,正是融天境强者方才能够拥有!

    融天境!

    大殿内的所有人都是感觉到嘴巴有些干涩起来,整个北灵境,已经多少年未曾出现过融天境的强者了?这种层次的强者,莫说是在北灵境,就算是放眼这百灵天,都是能够算做真正的一线强者!

    在场的人,踏入神魄境层次的强者,不下双手之数,可即便是这般数量,在一名踏入融天境的强者面前,依旧是显得有些无力。

    因为那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融天境,顾名思义,已是能够融入天地,从而cāo控一些天地灵气,那举手投足间的力量,足以摧毁山岳,绝对不是寻常的神魄境强者能够相比。

    “他是柳惊山,柳域上一任的域主,曾经北灵境的最强者,他竟然真的还活着!”

    大殿内,众多有些骇然的目光交汇着,都是感觉到一些不安,北灵境能够以这种格局存在这么多年,正是因为这些势力实力都是相差不多,谁也无法彻底的征服谁,所以北灵境平稳了这么多年,但眼下。这突然间冒出来的柳惊山,却是将这种平衡瞬间打破。

    一名融天境的强者,将会瞬间让得柳域的实力,膨胀到一种可怕的地步。

    牧锋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柳惊山,双掌紧握,一旁的牧尘面sè也是极为的凝重,看来那消息,果然是真的。

    牧尘视线看了看其他的那些域主。发现他们面sè也是格外的难看,他们在看向柳惊山时,眼中有着一丝浓浓的忌惮与不安,这令得牧尘心中叹了一口气,如果八域联手的话。倒也不是会特别的怕这柳惊山,但可惜的是,恐怕他们没多大的胆魄敢来抗衡一名融天境的强者。

    大殿内,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那柳惊山淡漠的扫了众人一眼,缓缓的走进,那柳擎天见状连忙让开位置。而柳惊山只是摆摆手,目光看向众人,淡淡的道:“数年不见,不知道诸位还记得老夫吗?”

    “呵呵。柳老爷子当年可是北灵境最强者,虽然消失三年,但余威犹在,我们怎敢相忘。”唐山干咳了一声。有点不自然的笑道。

    柳惊山淡笑一下,道:“既然大家还记得。那应该也知道老夫的脾气,这北灵境一盘散沙的局势,老夫忍耐了这么多年,这一次恐怕是要将其解决掉才行。”

    众人闻言,面sè也是变了变。

    “柳老爷子,咱们在北灵境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不想与百灵天其他那些大境争夺什么,呵呵,这样挺好的。”一名域主干笑道。

    柳惊山瞥了他一眼,淡漠的道:“你们没野心,但老夫有...从今ri开始,我柳域组建北冥盟,老夫任盟主一职,诸位加不加入,全凭自愿,不过话说在前面,老夫眼中只有盟友与敌人的区别,既然有人不愿意做老夫的盟友,那老夫就只能将其当做敌人来对待了。”

    大殿内,不少人神sè都是一僵,这柳惊山话里的威胁意思,太明显了。

    柳擎天等人笑眯眯的望着大殿内面sè变幻的众人,拥有了一名融天境的强者,他们柳域,已经是超越了北灵境的所有的势力。

    柳擎天目光扫了扫面沉如水的牧锋一眼,嘴角浮现一抹森然的弧度,牧锋啊牧锋,这一次,你将会输得毫无翻身的机会。

    “呵呵,柳老爷子说得没错,人生在世,总不能偏居一隅,我白马帮愿意加入北灵盟,奉柳老爷子为盟主。”那之前便是说过话的白马帮帮主此时再度率先出声,满脸的谄媚,让得不少人暗中厌恶的撇撇嘴。

    不过虽然厌恶归厌恶,但如今的局势实在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在柳惊山那漠然的注视下,不少势力的首领都是没胆子说一句反对的话,此时那烈炎可还躺在地上呢,那可是神魄境的强者,但在那柳惊山的手中,却根本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神魄境与融天境之间的庞大差距,显露无疑。

    所以在继白马帮之后,陆陆续续也是有着一些势力紧随而上,但那其余八大域的域主,却都还没有表态,显然都是内心有些挣扎与不甘。

    柳惊山漠然的望着这一幕,然后视线终于是转向了那八位域主,缓缓的道:“你们呢?”

    八位域主对视一眼,面sè皆是格外的难看。

    “柳老爷子...”唐山叹了一口气,抱拳道:“唐域是我一生的心血,所以这一次,在下恐怕不能答应并入北灵盟之事。”

    “那看来唐山域主是对成为老夫的盟友没有什么兴趣了,既然如此...”柳惊山淡淡一笑,只是那笑容,却是逐渐的冰寒下来,那弥漫大殿的灵力威压,看向对着唐山汇聚而去。

    唐山身体陡然紧绷,下一霎,雄浑的灵力猛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灵力光芒在其身后凝聚成形,隐约的仿佛是化为了一头犹如金sè巨虎的巨兽,一股强横的灵力荡漾开来。

    “吼!”

    那金sè巨虎嘶吼出声,唐山眼神也是掠过一抹凶狠之sè,他身形一动,竟是暴掠而出,灵力暴涌间,化为一道金sè虎爪,闪电般的对着柳惊山狠狠的拍去。

    唐山也是知道柳惊山的厉害,所以一出手便是倾力而为。面对着一名融天境的强者,他必须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然而面对着唐山暴起的攻势,柳惊山却是纹丝不动,他那浑浊的眼中,似是掠过一抹嘲讽之sè,然后他缓缓的伸出干枯的手掌,随意的拍出。

    嗡嗡!

    在柳惊山手掌拍出的瞬间,这天地间的灵气仿佛是受到引动一般,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其掌心汇聚而来。转瞬间便是化为一道巨大的灵力光团,然后拍出,与唐山那凌厉攻势轰在了一起。

    嘭!

    狂暴的灵力冲击波在大殿内席卷开来,大殿地面,顿时崩裂出道道裂缝。一根根石柱,尽数的爆碎成粉末。

    噗嗤。

    半空中,唐山突然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倒飞而出,其身后的金sè光虎,都是在此时变得黯淡了许多。

    仅仅只是一招,实力接近神魄境后期的唐山便是彻底的落败。

    “爹!”唐芊儿见到唐山重创。俏脸也是一白,急声道。

    柳惊山眼神漠然,他依旧是站立不动,隔空一拳轰出。只见得那狂暴无比的灵力便是滚滚而出,狠狠的对着唐山轰去,看这模样,他显然是想要下狠手。杀鸡儆猴。

    牧锋见状,眼神一寒。偏头对着周野迅速的道:“周野,待会若是情况不对,立刻带着牧尘离开,躲进北灵院!”

    周野面庞抽搐了一下,他知道,这一次的危机,就连牧锋都没丝毫的信心,融天境的强者,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强大了,足以打破北灵境所有的平衡。

    牧尘沉默不言,只是那拳头紧紧的握起来,那低垂的黑sè眸子中,掠过一抹有些疯狂的猩红之sè。

    他不喜欢那种亲人被杀,自己远远逃遁,然后多年之后回来报仇的情景,那不是他的xing子,他宁愿在拼尽所有,在那九死一生的局面中,寻求着那一丝的生机。

    唰!

    牧锋在迅速的交待了一句后,身形陡然掠出,出现在那唐山的身前,体内灵力毫无保留的暴涌而出,一声低喝,一拳轰出。

    轰隆。

    火红的灵力犹如火焰般的席卷而出,然后重重的与那暴shè而来的灵力攻势硬憾在一起。

    狂暴的灵力冲击波席卷开来,牧锋身体一颤,急退了十数步,那拳头也是微微颤了颤,他眼神凝重的望向柳惊山,沉声道:“柳老爷子,没必要这么狠吧?”

    “牧锋么?当初你声名鹊起时,还只是个年轻小子,没想到却是能够在那夹缝中达到今天的成就,倒是不简单。”

    柳惊山淡漠的看着牧锋,深陷的眼眶中掠过冰冷之sè,道:“不过今ri,谁敢阻扰我柳域称霸北灵境的脚步,那老夫就只能将他亲手抹杀了!”

    “那在下就要向柳老爷子讨教一下了!”

    牧锋眼神也是森冷下来,他知道以牧域和柳域之间的敌对,这柳惊山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死拼到底。

    “牧兄,我与你一起!”

    唐山也是低沉的说道,牧锋一人,绝对不会是柳惊山的对手,这个时候,若是再不联手,恐怕就彻底没机会了。

    “诸位,我可不想把我半辈子的心血奉送给柳域,你们若是再顾忌,下一个,就该是你们了!”唐山目光扫向其他域主,沉声喝道。

    听得唐山喝声,另外的六位域主面sè也是变幻起来,这一出手,就是代表选择了阵营,但若是任由牧锋与唐山被解决的话,那他们也就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只能在柳域鼻孔之下,卑躬屈膝。

    “柳老爷子,这次的确是你们太过分了,我红域现在挺好,并不想并入什么北灵盟!”红域域主,红灵也是一咬银牙,沉声道。

    “我罗域也不想并入!”那罗域域主,也是低沉道。

    “还有我炎域!”那之前被柳惊山打伤的烈炎也是满脸怒火的喝道。

    短短数息间,加上牧锋与唐山便是有着五位域主站了出来,另外三位依旧还在摇摆不定,融天境的强者,给予了他们太大的压力。

    大殿内,众多势力首领望着眼前这一幕,面sè都是有点发白,这种阵仗,究竟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五位域主...呵呵,还有其他人吗?”柳惊山目光缓缓的在牧锋五人身体之上扫视而过,竟是咧嘴一笑,笑容森然。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柳惊山原本佝偻的身体,仿佛是在此时缓缓的挺直起来,他浑身衣袍,无风鼓动,一股极端惊人的灵力波动,犹如风暴一般呼啸在这大殿之中,整座大殿,都是在此时崩裂开道道巨大的裂缝。

    轰!

    柳惊山浑浊眼神也是狰狞下来,他猛的一步跨出,只见这大殿之上,巨石纷纷掉落下来,大殿终于是承受不住那种庞大的灵力,生生的崩塌。

    一股惊人的灵力,伴随着柳惊山那弥漫着yin沉杀意的声音,冲天而起。

    “既然这是你们的选择,就就不要怪老夫手下无情了!”

    (今天更新照旧,原来我记错了,是明天去上海...

    求月票,求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