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龙魔宫

作品:《大主宰

    “龙魔宫?”

    牧尘听到苏萱此言,眉头却是一皱,他对于这名字显然是极其的陌生,而且他们这一路而来,似乎也没得罪过什么龙魔宫吧?

    “真是龙魔宫的人?”一旁的郭匈与黎箐脸色却是微微有点变化,旋即眼神微冷的道:“难怪能够有这般的阵容,而且个个手段狠辣,原来是这些家伙。”

    苏萱轻轻点头,道:“先前截杀我的那批人里面,足足两名化天境初期以及三名准化天境的强者,这种阵容,白龙之丘附近千里之内,可没有什么势力能够随随便便就派出来的。”

    说着,她看向眉头微皱的牧尘,微笑道:“你才来北苍灵院,自然是不曾知晓这龙魔宫,在数百年前,北苍大陆上,曾经有着一方几乎称霸了整个北苍大陆的强大势力,而这,便是龙魔宫。”

    “比北苍灵院还强?”牧尘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倒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北苍灵院虽然坐落在北苍大陆,可却从未有着称霸之心,而且对于北苍大陆上的局势,也并未过于的插手,也正是这样,当年方才会导致龙魔宫趁势崛起,成为了这北苍大陆上的霸主。”

    郭匈一笑,道:“不过这龙魔宫在成为北苍灵院的霸主后,却是依旧不曾满足,坐落在北苍大陆中央的北苍灵院,则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他们知道,只有将北苍灵院也是拔除后,他们方才能够真正的成为这片大陆上的霸主。并且以此为大本营,进而进攻攻占其他相邻的大陆。”

    牧尘暗暗咂舌,这龙魔宫好大的野心,称霸了北苍大陆不说。竟然还敢对北苍灵院出手。

    “于是,在数百年之前,龙魔宫开始对北苍灵院展开进攻,那一战。可真是惊天动地,无数强者陨落,整个北苍大陆,都是笼罩在那种战争之中。”

    牧尘神色有些震动,龙魔宫能够称霸北苍大陆,势力必然极其的恐怖,而北苍灵院不温不火的坐镇北苍大陆上千年,那等底蕴,同样是深不可测。

    这两大惊天势力一旦对碰。那种战争。绝对是毁天灭地。

    “那场战争。持续了数年时间,最终以北苍灵院的胜利而落幕,而龙魔宫则是溃败而去。威势大减,那些以往被他们所压制的势力也是群起而攻之。龙魔宫霸主之态,彻底烟消云散。”

    苏萱盯着地面上的那些尸体,道:“不过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龙魔宫当年虽然落败,但却并未彻底被抹除,他们依旧潜伏在这北苍大陆,休养生息,等待着时机。”

    “这些年来,我们北苍灵院外出历练的学员,经常会遭遇到各种的攻击,而这种攻击,几乎有一半是来自龙魔宫。”

    “每一年,那些死在北苍大陆上的学员,起码一半多,都是被龙魔宫所杀。”

    说到此处,苏萱那温婉的俏脸上,也是有着寒气凝聚,显然是对这龙魔宫深恶痛绝。

    “那北苍灵院没有采取什么措施?”牧尘皱眉问道。

    “你应该知道,离开北苍灵院后,一切就没那么温和了,这同样是一场历练,只有经历了这些杀伐历练的人,最终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苏萱缓缓的道:“北苍大陆的危险,学院早就知晓,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方才不断的派出学员前去历练,这个世界上,想要变得强大,岂能没有付出?”

    “另外,在我们北苍灵院的任务殿中,有着一个特殊的榜,名为悬赏榜,榜单上面的人,个个凶名极盛,不少外出历练的学员,都是死于他们之手,所以我们北苍灵院也是对他们发布了通缉令,只要有学员能够将他们斩杀,必能够获得北苍灵院的重奖。”

    “悬赏榜?”牧尘微微一怔,这个隐藏在北苍灵院的榜单他倒是未曾听说过,显然只有那些实力达到了某个层次后的学员,方才能够具备去追杀那些悬赏榜上凶徒的资格。

    “悬赏榜上的那些狠人,个个都是狠角色,甚至在北苍大陆上也不算是无名之辈,想要完成这种悬赏任务,太过的危险以及困难,所以这种悬赏任务,算是我们北苍灵院中最棘手的。”

    一旁的郭匈舔舔嘴巴,道:“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一年前轰动了我们整个北苍灵院的一件大事,那时候,沈苍生修炼出关,从任务殿中接了一个悬赏任务,而那悬赏的对象,便是在悬赏榜上高居第三的超级凶人,出自龙魔宫的绝世天才,血龙魔余渊。”

    “血龙魔,余渊...”牧尘喃喃自语。

    “这个余渊极其的厉害,当初北苍灵院一支二十多人的队伍外出历练,那队伍中,可是有着两名化天境初期的学长,其余人等,最差的,也是在融天境后期,这般阵容,已经殊为不弱,然而他们遇见了余渊,最后,唯有一位学姐在其余人拼命相护下逃得性命。”

    “在那之后,北苍灵院也数次有厉害的学员出手试图将其猎杀,但最后尽数失败,其中两人,也是被余渊所反杀,这更增添了余渊之凶名,之后一段时间,也少有学员敢再度接他的悬赏任务。”

    郭匈眼中的神色,有些尊崇:“直到后来,沈苍生出手。”

    “那时候的沈苍生,可还不算是天榜第一,此前他一直贽伏,排名只是在天榜十名之外,然而那一日,待得他出关时,却是陡然爆发,一枪之力,便是直登天榜第一。”

    “之后在整个北苍灵院无数学员为之震撼时,他再度接下那余渊的悬赏任务,十日之后归来,手中长枪,挑着余渊头颅,踏空而回。”

    郭匈的眼神,在此时显得有些激动与沸腾,想来是响起了当初那一幕在北苍灵院之中所引起的震撼。

    那一刻,所有人都是呆呆的抬起头,望着那肩扛长枪,犹如一尊不败战神一般踏空而回的伟岸身影,那种震动,无以复加。

    牧尘望着眼神有点狂热的郭匈,再瞧瞧一旁,甚至连黎箐这冷美人都是微微有些恍惚失神,看得出来,那位素未蒙面的沈苍生学长,在如今北苍灵院这些学员心目中的地位极其之高。

    这令得他也是忍不住的生出一些好奇之心,这位chuán qi般的人物,不知道究竟有着多么的厉害,比起李玄通,会强上多少?

    “沈苍生,的确是个很厉害的人。”苏萱也是轻声道,如今的北苍灵院也算是天才云集,那鹤妖,徐荒等人都算是相当优秀之人,甚至还有着众多暗中贽伏,等待着某一日一鸣惊人,冲天而起的厉害人物,但不论他们如何的优秀,却始终无法撼动站在天榜最顶端的那一道伟岸如战神般的身影。

    “悬赏榜上,大多都是龙魔宫的人,只有他们才会不择手段的杀害我们北苍灵院的学员。”

    苏萱看向牧尘,道:“这下子,你应该知道这龙魔宫与我们北苍灵院之间有着多大的血仇与恩怨了吧?”

    牧尘微微点头,看来这龙魔宫的确不容小觑啊,北苍灵院之所以会放任这种情况,恐怕除了想要学员因此而受到历练之外,或许也同样有着无法真的将龙魔宫连根拔起的原因吧。

    “这一次,我们似乎也被龙魔宫注意到了。”苏萱俏脸微微凝重了一些,道:“据我所知,陨落在此地的白龙至尊,曾经是龙魔宫中的大人物,只不过后来突然叛出了龙魔宫,此番至尊灵藏出世,很有可能龙魔宫也会派遣强者前来,到时候...我们就得小心一些了。”

    牧尘,郭匈,黎箐,苏灵儿四人都是点点头,也是感觉到了一些麻烦,此次的任务,看来没那么容易就能完成了。

    “我们先动身吧,趁夜赶进,龙魔宫刚刚受挫,最好能摆脱掉他们。”苏萱道。

    对此牧尘四人都没意见,将此地略作收拾,便是加深警惕,对着那白龙之丘深处而去。

    ...

    而在牧尘他们对着白龙之丘深处而去时,那远处丛林中的一处山坡上,那白峒的面色,却是变得异常的铁青。

    “废物,废物!这四个废物,融天境后期的实力,竟然连一个融天境后期的女孩和一个融天境初期的少年都解决不了!”

    白峒望着手中的四块黑色玉片,玉片上有着龙纹,而此时,这玉片已是尽数的碎裂,显然,这四人,也已经被杀了。

    在白峒身旁,那灰衣老者面色也是惊疑不定,道:“怎么可能?他们两人怎么可能杀得了四名龙魔卫?”

    对于龙魔卫的实力,他很清楚,面对着这四人联手,就算是他都得耗一点时间才能解决掉,可眼下,怎么会被两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少女尽数斩杀?

    白峒恼怒的将手中的玉片捏碎,旋即眼神阴森的望着那森林深处。

    “将消息传给我爹,看来我们也不用再担忧暴露了,只要得到灵藏之中的那东西,我们便是能够撤离此地,不过在撤离之前,这些碍眼的东西,可是必须全部给清除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