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黑色魔柱

作品:《大主宰

    咻!

    黑暗笼罩的盆地之中,牧尘身形疾掠而过,下一瞬,他身形猛的一顿,脚尖一点地面,便是倒射退十数丈。[本文来自]

    嘭!

    蕴含着可怕力量的石拳,犹如陨石般狠狠砸来,落在他先前立脚之地,那大地顿时有着一道道裂纹对着远处蔓延开去。

    牧尘稳住步伐,灵力暴涌,再度暴射而出,自那一具石像守卫空隙之间穿掠过去。

    此时的他,已经算是进入这盆地深处,因此周围出现的石像守卫也是愈发的密集,那种攻势狂暴无比,就连牧尘也不敢交手,只能抓住破绽,不断的前冲。

    但这种前冲,持续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是被截断,因为他的前方,有着六具石像守卫同时包围而来,它们踏着地动山摇的步伐,石拳撕裂空气,狠狠轰来。

    牧尘望着那笼罩了他所有退路的封锁,眉头也是紧皱起来,旋即其袖袍一挥,那被它之前收服的一具石像守卫便是浮现出来,犹如石盾一般,挡在他的身前。

    嘭!

    六道蕴含着可怕力量的石拳狠狠的轰在那石像守卫之上,只见得那石像身躯之上,顿时爆裂出一道道裂纹,最后砰的一声,终是彻底的爆炸开来。

    牧尘见状,顿时有些心疼,这可是一尊极好的打手啊,没想到眼下就直接被摧毁掉了,这损失,可是有点大。

    “不知道那白龙令牌,对于这里的石像守卫有没效果?”

    牧尘心头突然一动,之前他便是有这想法。不过这些石像守卫太过的疯狂,所以他也不敢轻易尝试,生怕又如同在之前的石殿一般,引来石像的围攻。但现在,情况已是极为的不妙,也就顾不得太多了。

    想到此处,他也就不再迟疑。手掌一握,那白龙银牌便是闪现出来,灵力催动,银牌便是闪烁起了淡淡的光芒。

    而在那白龙银牌出现的时候,牧尘能够见到,前方攻来的那些石像守卫突然微微僵了一下,不过还不待他为之惊喜,石像则是再度轰来。

    “没用吗?”

    牧尘急退,眼中掠过一抹失望。果然他没办法再使用这白龙银牌操控这里的石像守卫。

    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用。至少在白龙银牌出现的时候。这些石像守卫的攻势有所僵硬,这也就是说,白龙银牌。对它们还是有点效果的。

    牧尘目光急速的闪烁,旋即再度拼命的催动灵力。对着那白龙银牌之中灌注,而随着他这般作为,那白龙银牌上的光芒也是愈发的浓郁,最后竟是将他整个身体都是包裹了进去。

    远远看去,此时的他,倒像是一团模糊的白芒,看不清楚他的行迹。

    而就在牧尘的身体被那些白芒掩盖时,牧尘立即见到,那六具对着他攻来的石像守卫,攻势终于是停止下来,那赤红的石瞳中,仿佛是闪烁着一些茫然空洞的光泽。

    “这白龙银牌似乎干扰了这些石像对我感应!”

    牧尘见状,似有所悟,而后眼中掠过一抹大喜之色,虽然这白龙银牌并没有如果牧尘所想的那般操控这里的石像守卫,但只要能够干扰石像对他的感应,他便是能够借此迅速的抵达深处。

    想到此处,牧尘不敢再耽搁,速度陡然加快,一闪之下,便是冲过了那些石像的阻拦,然后将速度提升到极致,飞快的掠向深处。

    这一次,牧尘几乎是再未受到丝毫的阻拦,虽然他经过的时候,那些石像守卫会茫然的看来,但却并未再疯狂的进攻。

    凭借着白龙银牌的阻扰之效,牧尘短短数分钟的时间,便是越过了重重石像防线,最后他的速度开始减缓,因为他察觉到,这里的石像守卫,开始变得稀疏,直到最后的彻底消失。

    “已经到深处了吗?”

    牧尘似是有感,步伐再度加快,片刻后,眼前的黑暗开始一点点的褪去,出现在其眼前的,是一片有些昏暗的大地,这片大地,布满着凌乱的巨石,在那巨石之地中央,则是耸立着一根约莫百丈左右的黑色石柱。

    这一根黑色石柱,并不如之前的那些石柱那般巍峨,但不知道为何,当牧尘看见它的时候,却是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心悸。

    牧尘小心翼翼的靠近,而随着接近了,他方才发现,这一根黑色的石柱,似乎并非是寻常石质,非石非金非木,极为的古老,在那柱体之上,拥有着一道道不知是何物所留的印痕,那些印痕,犹如爪印,深深的刻在石柱上,一种可噬天地般的凶煞之气,悄然的蔓延开来,令得牧尘眼睛都是微微猩红了一些。

    牧尘的眼神恍惚了一下,缓步上前,手掌轻轻的摸上了那斑驳而古老的黑色石柱。

    轰。

    就在他手掌触摸上的那一霎,他的脑子猛的传来轰鸣之声,仿佛是有着一些画面闪过。

    那画面中,似乎是一处深渊巨潭,那潭水,猩红若血,在那上方,有着一道道人影被投掷而下,他们的身体一落到血潭中,便是被融化,而在那血潭内,隐约可见一截黑色的柱体,它潜藏在血潭中,犹如一尊绝世魔神,吞噬着那些血煞之气。

    在那深渊上方,有着一些模糊的身影,其中一人,身着白袍,一头白发,那番模样,竟是与那白龙至尊一般摸样。

    此时的他,望着眼前这血腥的一幕,目光却是微微闪烁,眼中掠过一抹不忍之色,那手掌也是缓缓紧握。

    轰!

    血潭之中,突然有着震动声响起,旋即一道滔天血柱猛的冲上云霄,深渊崩裂,那血潭之内,一道血光顺着血柱冲天而起,最后悬浮在天际。

    那是一根沾染着无尽鲜血的黑色石柱,石柱之上,仿佛无尽魔纹涌动,深深的爪痕铭刻在上面,令得这石柱犹如即将要破碎一般。

    但就是这么一根看似濒破碎的古老魔柱,却是在此时爆发出了可怕得令天地失色,乾坤颤抖的无尽凶煞之气。

    在那种凶煞之下,就连深渊之上的那些隐藏在光芒中的强大存在,也是忍不住的退后一些。

    牧尘的心神注视这一幕,那种煞气仿佛是感染了他的内心,令得他的理智几乎瞬间被凶戾之气所占据。

    唳!

    一道清澈的清鸣之声,突然在其体内响彻而起,声波震动,瞬间便是将牧尘从那种状态中惊醒过来。

    清醒回来的牧尘,已是一身冷汗,他望着那近在咫尺,布满着裂纹的黑色石柱,眼神犹如见鬼一般,急急的后退,眼中充满了骇然与戒备。

    这该死的石柱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拥有着这么恐怖的凶煞之气?

    牧尘眉头紧皱,视线顺着这黑色石柱上移,然后停在了石柱之顶,那里,悬浮着一颗约莫婴儿脑袋大小的白色灵珠。

    那白色灵珠,晶莹剔透,散发着乳白色的光晕,驱散着此处的黑暗,在那种光芒下,牧尘心中也是平和了一些。

    在白色灵珠之内,有着氲气荡漾,仿佛云海,一道雄浑的龙吟之声,响彻起来,隐约可见一条白龙在其中游荡。

    “这是...”

    牧尘紧紧的盯着那白色灵珠,后者之中,散发着极端惊人的灵力波动,一看就知道就绝对是一件极为罕见的奇宝。

    牧尘舔舔嘴唇,眼神火热的盯着你白色灵珠,那黑色魔柱太诡异,牧尘根本就不太敢去碰触,生怕着了道,但这白色灵珠却没那等邪性,而且一看就是好东西,两相选择,显然还是先夺取这白色灵珠才好。

    想到此处,牧尘也没丝毫的犹豫,身形一动,便是对着那白色灵珠暴掠而出,大手一探,就欲抓取。

    咻!

    然而,就在牧尘即将抓向那白色灵珠时,后方猛的传来异常狠辣的劲风,他眼神当即一凛,体内灵力奔涌,反身便是一拳轰出。

    幽黑灵力席卷而出,黑炎升腾,声势惊人。

    嘭!

    两者相撞,灵力冲击爆发开来,牧尘身形被震退数步,然后稳下身形,眼神有些阴沉的望向不远处,那里,有着三道身影自黑暗中快步而来。

    “哼,你这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竟然还敢抢到我们前面!”

    那自黑暗中走出来的,自然便是白峒,只不过此时他看上去有些狼狈,在其身旁,也只有着那灰衣老者以及另外一位护卫跟随,显然,其余的两名化天境初期的护卫,都是在闯进来的途中,被那些疯狂的石像尽数的斩杀了。

    而此时的白峒与那灰衣老者,都是眼神阴冷与惊疑的看着牧尘,他们实在是想不到,后者竟然会先他们一步来到这里。

    看这架势,如果他们再来晚点,恐怕东西就被牧尘给取走了。

    牧尘眼神漠然的望着两人,眼神深处也是有着杀意掠过。

    白峒眼神阴森的盯着牧尘,旋即嘴角有着狰狞笑容浮现起来,他手掌一挥,道:“邱老,你二人将他解决掉吧,这一次,可别再给他丝毫的机会了。”

    那灰衣老者缓缓点头,与另外一名化天境初期的护卫缓步走出,眼神如毒蛇般锁定了牧尘。

    牧尘望着那缓步走来的两名化天境初期的强者,眼神也是一点点森冷下来。

    (还差一百五十票就加更了。

    各位兄弟姐妹,请将月票投给大主宰吧,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