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镇压

作品:《大主宰

    山林上空,苏萱,郭匈,黎箐三人并立,雄浑的灵力波动席卷而出,仿佛是在山林间刮起了飓风,连下方的林海都是被掀动得摇摆起来。()

    三人之中,苏萱实力最强,已达到化天境中期,再加上手中的上品灵器“重水灵珠”,战斗力也是极强,而黎箐凭借着之前获得的那“龙蛟灵环”,也是能够发挥不小的作用,因此最弱的反倒是郭匈,但他所修炼的灵诀功法,却是以防御为主,因此防御力相当强横,三人联手,其实战斗力相当不弱。

    不过,至于是否能够凭此将白轩阻拦下来,三人心中都没有底,但这时候,坐以待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殊死一搏,那也得拼上一场了。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

    白轩眼神阴森的望着苏萱三人,却是冷冷一笑,手掌缓缓紧握血色长枪,那双目也是在此时陡然变得凌厉,一步跨出,那惊人的灵力波动,便是犹如火山一般,猛然喷发而出。

    惊人的灵力威压,蔓延开来。

    “动手!”

    苏萱美目一凝,陡然低喝,旋即率先掠出,玉手一扬,手中“重水灵珠”便是爆发出道道光芒,一股股重如山岳般的蔚蓝水浪席卷出来,犹如匹练一般,对着白轩横扫而去。

    “吼!”

    黎箐也是催动龙蛟灵环,只见得两道灵环直接是化为巨大的赤龙赤蛟,在咆哮中,携带着惊人的灵力波动。冲向白轩。

    郭匈也是大喝出声,深huáng sè的灵力席卷出来,他大手一握,只见得一道深huáng sè的盾牌便是闪现出来。那盾牌之上,铭刻着重重山岳,散发着无尽的厚重与沉稳。

    “不自量力!”

    白轩望着那席卷而来的惊人攻势,嘴角的冷笑。愈发的明显,旋即他身形猛的掠出,手中血枪一震,雄浑灵力奔涌,犹如化为血河,径直冲出,最后与三人攻势,正面相撞。

    砰!

    可怕的灵力风暴,凝聚成形。将下方的林海。一片片的撕裂。

    大战。顿时爆发。

    ...

    轰!

    黑色的魔柱,携带着滔天般的凶煞之气,犹如一头从太古时期而来的绝世凶兽。蛮横无比的冲进了牧尘气海之内。

    而就在那魔柱冲进牧尘气海时,一种剧痛。顿时蔓延出来,犹如是要将他的气海撕裂一般。

    血红的滚滚煞气,源源不断的涌入气海,那黑色魔柱也是在嗡鸣着,似乎是在宣示着它已经占据了此处。

    牧尘的神魄,已经自灵力光轮上站起,小脸凝重无比的望着那滚滚而来的凶煞之气,在后方,九幽雀也是自那曼荼罗花中站起,扇动着燃烧着黑炎的双翼,悬浮在牧尘神魄之后,戒备的盯着那凶煞之气之中的黑色魔柱。

    “你催动那曼荼罗花吧,我来暂时挡住它。”九幽雀道。

    “嗯。”

    牧尘一点头,神魄一动,便是落到那曼荼罗花上,然后盘坐下来,如今的他,虽然没办法完美的操控这自神秘黑纸中冒出来的曼荼罗花,但毕竟后者在他体内已存在多年,也算是有了一些融合感,所以将其稍稍引动,倒还是能够做到的。

    唳!

    九幽雀扇动着双翼,爆发出清澈长鸣,双翼一震,铺天盖地的九幽火便是涌了出来,犹如一片黑色的火海,将那携带着滚滚凶煞之气而来的黑色魔柱抵挡了下来。

    “嗡嗡!”

    遭受阻击,那黑色魔柱也是立即反抗,嗡鸣之声,血海愈发的浓郁,一的对着那黑色炎海席卷而去,双方凶悍的对碰,不断的互相侵蚀。

    九幽雀虽说如今并未彻底的恢复实力,但这黑色魔柱似乎也不是全盛状态,因此双方的这种凶悍对碰,倒是有些僵持,谁也无法彻底的占据上风。

    但这种僵持,对于牧尘而言却不算好事,那凶煞之气太过的霸道,如果一直让它存在于体内,那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小的损伤,所以他必须尽快的解决掉这种僵持。

    牧尘的神魄,静静的盘坐在曼荼罗花中,虽说他明白眼下情况紧急,但也并未慌乱,因为他知道,那样于事无补。

    他的心神,逐渐的宁静下来,屏蔽外界的干扰,一点点的沉入所盘坐的曼荼罗花中。

    而在牧尘心神沉入曼荼罗花时,他的神色渐渐的放松,一种无法言语的雄浑以及浩瀚神秘之感,荡漾在他的心中。

    他所盘坐的曼荼罗花,也是在此时绽放出淡淡的暗紫色光芒,美丽的花瓣缓缓的伸展开来,异常的漂亮,只不过,在那种漂亮之下,却是隐藏着极端可怕的力量。

    暗紫色的光芒,逐渐的形成光圈,荡漾在曼荼罗花周围,隐隐的,仿佛是有着古老的梵音响起,嗡嗡的在这气海之内回荡。

    而随着那种古老梵音传开,那原本极端霸道的凶煞血海,竟是泛起了阵阵波澜。

    那掩藏在血海之中的黑色魔柱,柱体之上也是闪烁起血纹,那回荡在气海之中的古老梵音,让得它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些不舒服与不安之感。

    不过这种不舒服,反而是激发起了它的凶戾,血海翻腾,突然间那黑色魔柱竟是暴掠而出,携带着血红的匹练,势如破竹般的冲破了九幽火所形成的黑炎之海。

    “放它过来。”

    九幽雀见状,顿时一惊,就欲再度阻拦,但后方传来的声音,却是让得它停止了下来,转过身来,只见得那盘坐在曼荼罗花上的牧尘,此时已是睁开了双目,只是此时他的双目,竟然也是呈现一种暗紫的色彩,看上去极为奇异。

    牧尘神魄一动。自那曼荼罗花中跃出,而随着他的跃出,那曼荼罗花上,顿时爆发出道道暗紫光束。那些光束彼此交缠,仿佛是形成了一张紫色的光网。

    咻!

    光网飞掠而出,直接是当头对着那黑色魔柱笼罩而去,紫色光网覆盖间。那黑色魔柱所携带而来的凶煞血海,竟是迅速的被消融。

    嗡嗡!

    光网笼罩,那黑色魔柱仿佛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柱体震动,血纹浮现,不断的在其中变幻着形体,试图挣脱。

    不过那种紫色光网,却并不简单,看似只是光束。但那光束之内。却是有着无尽的神异符文在涌动。令得那黑色魔柱始终无法脱身。

    暗紫色的曼荼罗花,在此时缓缓的转动,而那黑色魔柱。则是一点点的被牵扯过去,犹如被食人花所捕获的猎物。

    轰!轰!

    黑色魔柱也是在此时疯狂的反抗起来。血海一的涌出来,那种仿佛从太古而来的凶煞之气,竟是将曼荼罗花的牵扯逐渐的给逼停了下来。

    显然,曼荼罗花虽然神秘,但这黑色魔柱,同样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九幽雀,轰它!”

    牧尘见到这黑色魔柱疯狂抵抗,也是连忙催道。

    九幽雀点点头,双翼一震,只见得黑炎便是汇聚而来,最后竟是化为一根深邃异常的黑羽,那黑羽流转着黑芒,并不见丝毫黑炎升腾,但牧尘却是能够感觉到一种恐怖的力量在其中凝聚。

    “咻!”

    那一根黑羽陡然掠出,划起一道光线,快若闪电般的轰击在那黑色魔柱之上,顿时连那黑色魔柱都是狠狠的震动一下,那石柱顿时前扑了出去,然后被那光网扯中,直接是拉进了曼荼罗花中。

    而就在那黑色石柱被拉进曼荼罗花时,只见得那一朵朵美丽的花瓣顿时冉冉升起,花瓣之上,光纹流动,暴射而出,化为一道道紫色的光纹锁链,不断的缠绕捆缚在那黑色魔柱之上。

    哗啦啦!

    黑色魔柱疯狂的挣扎着,将那些紫色的光纹锁链震得哗哗作响,但伴随着锁链源源不断的涌来,最后黑色魔柱终于是彻底的缠绕封印,再也动弹不得。

    牧尘与九幽雀几乎是在同时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

    牧尘的神魄小心翼翼的接近,在那曼荼罗花中,黑色魔柱笔直矗立,无数紫色的光纹锁链将其缠绕覆盖,一种强大的力量,将其镇压封印。

    “总算搞定这大家伙了。”

    牧尘一笑,视线看向那呈现破碎状的黑色魔柱,眼神突然一凝,惊讶的道:“这黑色魔柱上面有字呢...”

    牧尘看着黑色魔柱上面那异常古老晦涩的字体,眉头却是一皱,艰难的辨认。

    “大...须弥...魔柱?”

    牧尘喃喃自语:“大须弥魔柱,就是这东西的名字吗?”

    “你肯定知道吧?你活了这么多年。”牧尘看向九幽雀,这种阅历,显然后者会比他知道得更多。

    九幽雀一滞,狠狠的剐了牧尘一眼,一扇双翼:“我在九幽雀一族中,也才刚刚成年!”

    牧尘闻言顿时一惊,道:“刚成年就这么厉害?”

    九幽雀骄傲的扬起修长优雅的脖子,道:“你真当只有人类才有惊才绝艳的天才吗?”

    牧尘摸摸鼻子。

    九幽雀慵懒的趴伏下身子,看了牧尘一眼,道:“不过现在的你,还是先考虑怎么收拾你体内这残局吧,那黑色魔柱虽然被镇压下来了,不过你的体内,还被它残留了大量的凶煞之气,如果不尽早驱逐,你的身体也会被侵蚀。”

    牧尘一笑,他自然是知道体内这状况,不过他倒是并不惊慌,双目微微眯起来,唇角有着一抹跃跃欲试之色涌出来。

    “这些凶煞之力,也算是一种力量呢...也好,接下来,我需要借用一下它们了。”

    (求月票!

    求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