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凶悍的情侣档

作品:《大主宰

    第三百六十三章

    灵雾弥漫在这天地间,然而在那一座山峰之上,方圆数千丈之内的灵雾都是在此时散去,四道身影凌空对立,磅礴的灵力一的荡漾而出,令得那弥漫天地的灵雾都是无法靠近。//www.78xs.com 78小说网免费电子书下载//¤:¤

    矛将与赤鱼的面色,在此时变得格外的阴沉,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目标,却是突然从绵羊变成了恶狼,反而将他们逼得有点狼狈。

    “现在就算想要后悔,恐怕都太晚了一点。”

    牧尘眼神冷冽的望着那矛将,他身体之上闪烁着黑雷,衣衫之下,隐隐有着一道雷纹浮现,一股狂暴而强大的力量,犹如怒龙一般在其体内奔腾。

    “后悔?化天境后期,也敢跟我们说这句话,我们在北苍大陆横行的时候,你毛还没长齐呢!”那矛将怒笑道。

    “是吗?”

    牧尘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森冷,他眼中黑雷浮现,一步跨出,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矛将前方,拳风呼啸,燃烧着黑炎的灵力之外,还缠绕着点点黑雷,直接是以一种狂暴无匹的攻势,狠狠的轰了过去。

    那矛将眼神阴森,体内灵力也是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化为道道矛影暴刺而出,他今日倒是不信了,他这堂堂通天境初期的实力,竟然会镇压不了一个化天境后期的小子!

    砰!砰!

    两人在天际之上硬碰,灵力狂暴的肆虐,连空间都是在此时变得微微扭曲起来,席卷开来的风暴,将那灵雾尽数的撕裂。

    而在牧尘与矛将硬憾之时,洛璃剑尖一点。那剑气河流便是奔涌而下,携带着锋利之气,笼罩向那面色阴沉的赤鱼。

    “哼。”

    赤鱼眼神阴冷,体内赤红灵力犹如火焰一般席卷出来,他印法一变,只见得灵力凝聚间,竟是化为了无数道赤红bi shou。

    这些bi shou,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芒,然后在其一掌之下。化为了漫天光雨,铺天盖地的轰向那剑气河流。

    嗤嗤!

    双方在半空对碰,那无数赤红光雨在一接触到剑气河流时便是消散而去,那剑气之凌厉,远超了赤鱼想象。

    赤红光雨被尽数击碎。残留的剑气河流对着赤鱼横扫而去。

    赤鱼狼狈后退,腰腹依旧被剑气河流扫中,顿时一条狰狞的血痕浮现出来,鲜血滚落。

    “臭丫头,你找死!”

    赤鱼怒极,一声厉喝,手掌一握。只见得十道赤红光束暴掠而出,在其周身化为十柄犹如岩浆凝聚而成的短剑。

    这十柄短剑,不断的滴落着岩浆,一种极端炽热的波动散发而出。相当的惊人。

    显然,这十柄短剑,都是灵器,而且还是成套的灵器。虽说分散的话只能算做中品灵器,可一旦汇聚在一起。威力却是堪比上品灵器。

    “赤龙绞杀!”

    赤鱼十指连弹,那十柄短剑顿时化为十道赤蟒呼啸而出,刁钻的掠过天际,带起一道道狠辣的轨迹,对着洛璃噬咬而去。

    然而面对着那赤蟒撕咬,洛璃倒是不慌不忙,剑气荡漾,在其周身形成剑气防护,在那一道道狂暴攻势,尽数的接下。

    天空上的两处战场,都是在此时爆发出了激烈的战斗。

    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赤鱼与矛将的眼神却是愈发的阴沉,因为他们能够逐渐的感觉到一种压力,眼前的少年少女,正在释放出连他们都有些心悸的力量。

    他们感觉到点点不安,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他们恐怕将会逐渐的落入下风。

    必须尽快解决掉这两人,一直拖下去,或许会对他们极为的不利。

    矛将与赤鱼的眼中,都是有着凶光掠过。

    “嘭!”

    矛将手中长矛与牧尘拳风狠狠对碰,劲风席卷间,矛将身形借机暴退,而在退后的同时,他的双目却是变得有些猩红起来。

    “轰!”

    狂暴的灵力犹如风暴一般自其体内涌出来,荡漾在这天地间,他双手印法急变,只见得那滔滔灵力,便是在其上空凝聚,隐隐的,仿佛是化为一柄通天彻地般的黑色石矛。

    那石矛极为的古朴,其上布满着奇异的纹路,一种磅礴而古老的波动散发出来,犹如是能够洞穿天地。

    牧尘见状,眼神也是微微一凝,这矛将显然是在施展一道极为厉害的攻击神诀。

    “小子,受死吧!”

    矛将嘴中一口精血喷射而出,落到那石矛之上,顿时石矛颜色便是变得暗沉下来,隐隐的有着一种煞气弥漫。

    “血神战天矛!”

    矛将暴喝出声,只见得那巨大的石矛冲天而起,旋即化为一道滔滔血光俯冲而下,顿时下方大地蹦碎,空间都是被撕裂出一道痕迹。

    牧尘抬头,他仰望着那携带着可怕力量降临而下的石矛,双手也是陡然变幻,只见得其身后有着星空凝聚,三道庞大的兽影,在那古老的咆哮中,凝聚而出。

    四神星宿经的三大神印,再度被牧尘同时施展而出。

    而随着实力的精进,如今这三大神印的威力,比起以往,更为的甚之。

    吼!

    三道巨大的兽影咆哮,踏空而出,旋即化为三道色泽不同的光虹,缠绕着暴掠而出,直接是携带着滔滔灵力,与那镇压而来的巨大石矛,轰然相撞!

    砰!

    狂暴无匹的灵力风暴肆虐开来,下方的山峰,都是被横扫得崩裂而开,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四处蔓延。

    矛将紧盯着那灵力风暴肆虐之地,半晌后,那里的风暴逐渐的停歇,不过牧尘的身影,却是消失了踪迹。

    “被轰成碎片了吗?”

    矛将视线扫动,眼中有着喜色涌出来,他这一招,乃是杀招。这牧尘竟然也敢硬抗,真是不知死活。

    “还没结束呢,你高兴个什么?!”

    然而,就在他眼中喜色刚刚出现时,一道冷笑的讥讽之声,突然从上空响起,矛将面色一变,急忙抬头,只见得牧尘的身形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高空。而在牧尘的身后,有着一座巨大的黑塔浮现出来,塔身分九级,散发着磅礴之力。

    “看谁能镇压谁!”

    牧尘冷笑,九级浮屠塔顿时爆发出万道光芒。只见得那塔身之上,一层一层的闪烁起来,很快的,那光芒便是弥漫到了第四层。

    吼!

    在那塔身之上,金纹浮现,四条金龙咆哮着脱离塔身,缠绕在黑塔表面。以前的牧尘,催动这九级浮屠塔,顶多只能催动两层,但伴随着如今实力精进。已是能够达到四层的地步。

    “给我镇压了!”

    牧尘大手拍下,那九级浮屠塔顿时携带着四条缠绕金龙呼啸而下,带起巨大的阴影,镇压向那色变的矛将。

    “万矛神诀!”

    矛将暴喝出声。只见得万道黑色光矛凭空浮现,然后铺天盖地的对着那镇压而来的黑塔暴射而去。

    砰!砰!砰!

    不过九级浮屠塔却是不管不顾。蛮横的镇压而下,无数光矛破碎,根本就无法阻拦其丝毫。

    嘭!

    数息之间,九级浮屠塔已是轰碎那漫天光矛,在那矛将骇然的目光中,狠狠的镇压在其周身磅礴的灵力防护之上。

    噗嗤!

    那矛将面色瞬间一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形急坠而下,将下方的山峰,生生的砸得塌陷了下去。

    唰!

    不过矛将的身体刚刚被那无数巨岩掩盖,他便是狼狈的窜了出来,此时的他浑身都是鲜血,面色苍白,眼中布满着骇色。

    先前牧尘那一击,直接是将他重伤,而且他能够察觉到,当那黑塔镇压在他身体之上时,他体内的灵力都是变得滞涩起来,犹如是被封印了一般。

    “这小子好诡异!”

    矛将心头剧颤,已是生了退意,此时再不走,恐怕就真会被牧尘斩杀于此。

    咻!

    他心中掠过这道念头,身形便是闪电般的暴掠而出,只要进入了灵雾地带,想要脱身,就再容易不过。

    天空上,牧尘望着那暴掠而出的矛将,眼中却是掠过一抹冷笑,手印一变。

    矛将距那灵雾地带已是只有百丈距离,不过就在他将要冲进去的瞬间,只见得那里的灵雾突然剧烈的波动起来,灵雾消散而去,在那灵雾之后,出现了两座巨大的灵阵。

    灵阵运转,灵力席卷间,两道虹光暴射而出,狠狠的轰在了措手不及的矛将身躯之上。

    嘭!

    他的身体再度倒飞了出去,眼中满是惊骇欲绝之色,这灵阵,究竟是什么时候布置在那灵雾之中的?

    他的身体重重的射进山体之中,气息立即萎靡下来,狂喷鲜血,胸膛都是塌陷了下去,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天空中缓缓落下的牧尘,后者袖袍一挥,那远处的灵阵便是消散而去。

    牧尘眼神漠然的望着重伤状态的矛将,手掌一握,一柄黑矛便是落入其手中,他直接捏断成四节,然后屈指一弹,四道黑光狠狠的射进了矛将四肢之内,将他狠狠的钉在了那山体之中,动弹不得。

    “啊。”

    矛将痛得惨叫出声,那眼中有着浓浓的恐惧涌出来,眼前这少年,手段也太狠辣了。

    天空上,那还在与洛璃纠缠的赤鱼听得这惨叫声,心头一颤,急忙望去,然后便是见到了那被牧尘钉在山体上的矛将,当即眼中便是有着惊骇涌出来。

    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厉害?!

    “快逃!”

    赤鱼的战意,瞬间被扑灭,他已经明白,此次猎捕已是失败,如果再不逃,他也将会与矛将相同的下场。

    唰!

    他当机立断,身形陡然暴退,同时那十柄岩浆般的短剑,则是化为赤蟒,疯狂的攻向洛璃,试图将其缠住。

    洛璃清澈眸子冰冷的望着暴退的赤鱼,玉手则是缓缓紧握手中长剑,纤细指尖一弹,剑鞘飞出,寒光浮现,天地间温度,都是陡然被降低。

    她手持长剑,却是放缓了速度,轻斩而下。

    嗤嗤!

    而就在她剑锋斩下时,只见得前方的空间都是被撕裂,那十道赤蟒,陡然凝固,剑光掠过它们的身体,竟是一分为二。

    咔嚓。

    十柄被切开的岩浆bi shou坠落而下,灵气散尽,这一件上品灵器,竟然直接是被洛璃一剑斩毁。

    噗嗤。

    灵器被毁,赤鱼也是收到牵连,一口鲜血出,眼中骇然更甚,不过就在他将要加速逃跑时,身后空间破碎,两道剑光横穿而过,掠过了他的肩膀。

    他前冲的身形,陡然凝固。

    洛璃凌空而立,她伸出玉手,冲天而起的剑鞘落回,然后长剑缓缓入鞘,发出了一道轻吟之声。

    锵!

    而也就是在长剑入鞘的瞬间,那赤鱼一口鲜血喷出,双臂缓缓的自肩膀处,脱落而下,那断裂处,光滑如镜。

    (第三更!

    欠的两更,已经补上了。

    嗷嗷嗷。

    还没三更爽!

    请今天大家给我两百票,让我继续三更吧!

    两百票,加一更,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