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至尊小三难

作品:《大主宰

    第三百八十二章

    西荒城的上空,伴随着黑龙至尊的离去,那原本紧绷的气氛也是尽数的烟消云散,那从天空落下来的阳光,仿佛都是再度的回复了一些温度。[本文来自]

    太苍院长望着黑龙至尊消失的空间,眉头微微皱了皱,深邃的眼中,同样有着寒芒掠过,这些年来,不知道有着多少在北苍大陆上历练的学员葬送在龙魔宫的手中,这令得双方的恩怨,已是近乎死仇,无可调节。

    不过虽然北苍灵院恨不得将龙魔宫彻底的抹除,但这种事情,却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龙魔宫在北苍大陆上的底蕴,从某种程度而言,甚至比他们北苍灵院还要久远,他们曾经是这片大陆的霸主,直到北苍灵院的出现。

    上一次的大战,虽说北苍灵院险胜,但却并没有真的将龙魔宫打死,他们真正的力量,依旧还存在着,这也是这些年北苍灵院一直防备与忌惮的,他们不是不想拼上一把解决掉这个隐患,但那样的话,他们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可能会有着至尊陨落。

    那种代价,就算是北苍灵院都有些背负不起,因为他们面对着的竞争对手,不仅仅只是北苍大陆上的龙魔宫,还有着那来自其他大陆的各种强大灵院,五大院的名头,给予了北苍灵院名声,也同时让得他们处于了风头浪尖,不知道有着多少同样拥有着强大实力的灵院,在暗中虎视眈眈,一旦北苍灵院式微,就会出手,将其“五大院”之名,取而代之...

    这种争斗。同样是很残酷的。

    “院长,那圣灵山是什么?”牧尘有点好奇的问道。

    太苍院长看了牧尘一眼,道:“那是北苍大陆中的一座圣地,据说是从远古传承下来的,每三年会开启一次,而若是成功进入了圣灵山,便是能够获得天大的机缘,那便是“圣灵洗礼”。”

    “圣灵洗礼?类似咱们北苍灵院的灵光灌顶吗?”牧尘一怔,有些疑惑的问道。

    太苍院长忍不住的一笑。道:“如果灵光灌顶能够和那圣灵洗礼相比的话,那北苍灵院岂止是什么五大院了...”

    “圣灵洗礼并没有太过显著提升实力的作用,不过它却依旧是北苍灵院无数青年俊杰为之疯狂的地方,因为这圣灵洗礼,能够筑基...”

    “筑基?”牧尘眉头一皱。似乎并不是特别厉害的功能啊,很多天材地宝都能有这种效果。

    “这可不是普通的筑基,而是至尊筑基...”太苍院长笑着摇了摇头,他看着牧尘,道:“看来你应该还不知道晋入至尊境,究竟需要经历多少可怕的磨难。”

    牧尘尴尬的一笑,他如今连通天境都还没到。去想如何晋入至尊境,那也太远了一些,虽然那是他梦寐以求的境界。

    “当你的实力达到通天境后期顶峰之后,你就会明白。并不是再前一步,就是能够安安稳稳的晋入至尊境...”

    太苍院长神色凝重了一些,道:“这是一个真正的万人坑,无数惊才绝艳的天才。最终都是止步这里,甚至陨落。”

    “为什么?”牧尘问道。

    “因为在通天境后期之后...便是让得无数天才闻之色变的“至尊小三难”。只有渡过了这“三难”,方才能够塑起至尊身,真正的踏足晋入至尊境!”

    “至尊小三难...”牧尘喃喃自语,虽然听起来有些陌生,但不知为何,他却是感觉到一股由骨子深处散发出来的寒意。

    “这世间天才无数,不少天才在这“三难”之前进展迅猛,展现出惊世天赋,但最终却是在这三难中化为灰烬,消散天地。”

    太苍院长淡淡一笑,道:“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何至尊强者能够拥有着那般地位了吗?”

    牧尘咽了一口唾沫,面色有点发白,点了点头,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晋入至尊境,竟然是如此的凶险以及艰难。

    “这和那所谓的至尊筑基有关系吗?”牧尘想到之前太苍院长所说。

    “你很聪明。”太苍院长微笑着点点头,道:“三难太可怕,一个不慎,便是化为灰烬,连神魄都难逃,而那生灵洗礼,则是能够筑固神魄,加强自身对三难的抵抗之力,同时,如果在最坏的情况下,会在三难之中保存下你的神魄,令你拥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

    牧尘微微张大嘴巴,惊声道:“这么厉害?”

    虽然他还并没有接触到那所谓的“至尊小三难”,但却能够感觉到,一旦失败,那会让人如何的绝望,而这“圣灵洗礼”,却是能够让人从那“小三难”中保得性命,这简直太重要了,恐怕无数够资格冲刺“小三难”的强者,都会不顾一切代价的来求得这种保护。

    到得此时,他方才会明白为何那所谓的“圣灵山”,会成为北苍大陆上最大的盛事了,他们北苍灵院的灵光灌顶与此比起来,倒真是不够看。

    同时这也让得他有点心痒痒,这圣灵洗礼,太吸引人了,如果能够让他和洛璃都去洗礼一次,想来以后冲击至尊时,也是能够多一点保障。

    “院长,我们能不能参加啊?”牧尘低声问道。

    太苍院长闻言却是轻叹了一声,道:“参加圣灵山的人,大多都是北苍大陆上那些顶尖实力倾尽资源培养出来的核心天才,我们北苍灵院在这上面并不占优势,当年我们曾经参加过一次,当初那位学员,也是我们北苍灵院的天榜第一,不过最终却是没能再回来,所以之后,我们基本就放弃了这种盛会。”

    牧尘微怔,旋即也是点点头,这并不是说北苍灵院的顶尖学员天赋比那些人差,而是由北苍灵院的性质决定的,那些核心天才,几乎是从小就被各自的宗派以及家族倾力培养。而北苍灵院的学员,却并非如此,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虽然会在这里修炼数年的时间,但这种时间,对于北苍大陆那些顶尖的青年俊杰而言,太短了,甚至短到不足以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威胁。

    这就会造就一种情况,有实力的学员。在羽翼丰满后,会离开北苍灵院,去往更高层的地方,追寻更强的道路,而后面新来的学员。又暂时无法和这些长时间停留在北苍大陆上的顶尖天才们相比,于是,这就造就了看似巨无霸的北苍灵院,反而很少出现真正站在北苍大陆年轻一辈最顶尖的人物。

    因为北苍灵院招收的,是学员,而不是需要将一切都奉献出来的宗派弟子或者家族子弟...

    “现在我们北苍灵院天榜最强的,便是沈苍生。他天赋极好,如果再给予他几年的修炼时间,要超过北苍大陆那些顶尖年轻一辈并不难,但却不是现在。”太苍院长道。

    牧尘微微点头。这一次他们光是对付魔龙子就已经如此的吃力,更何况那些真正的顶尖年轻一辈?比如那魔刑天,那可是比魔龙子更强的角色。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太想放弃那诱人的“圣灵洗礼”。那对他和洛璃都很重要,当即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的问道:“院长,我能不能尝试一下?”

    太苍院长眼神一凝,他盯着牧尘,半晌后摇了摇头,道:“你修炼时间还太短,虽然我不否认你的能力,不过现在你就去参加圣灵山,还太早了一些。”

    牧尘捎了捎头,还想要再说什么,但太苍院长却是摆了摆手,道:“将他们都招集过来,准备回北苍灵院吧,现在所有学员都在等着你们的消息呢。”

    说着他又是一笑,看着牧尘,道:“这一次,你怕是得成为咱们北苍灵院的英雄人物了,连魔龙子都是栽在了你的手中。”

    牧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对着沈苍生他们掠去。

    太苍院长望着牧尘的背影,眼中却是掠过一抹沉吟之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铮三人也是众人的灵力温养下逐渐的从昏迷状态中脱离出来,面色都是有些羞惭,虽然之前在昏迷中,但却并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林铮学长,那魔龙子早已达到了通天境后期,我们的确对付不了,连我都败了。”沈苍生冲着他们爽朗一笑,道:“不过好在牧尘这家伙争气,把那家伙彻底打残了,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过来。”

    “牧尘打败了魔龙子?”

    林铮三人都是有点目瞪口呆,望着牧尘的目光充满着难以置信,化天境后期对通天境后期,他们实在无法想象那种差距是怎么被弥补的。

    牧尘耸耸肩,道:“只是运气好而已...任务完成了,我们都先回北苍灵院吧?”

    众人皆是点点头,搀扶起伤员,掠上半空。

    牧尘落在后面,跟洛璃走在一起,他望着少女那晶莹如玉,精致完美的脸颊,悄悄的伸出手,握住了少女那纤细而冰凉的玉手。

    洛璃俏脸微红,娇嗔的盯了牧尘一眼,后者却是笑眯眯的凑过来,道:“我厉害吧?”

    洛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娇媚动人,心中也有些好笑,这家伙在其他rén miàn前保持着谦逊,在她面前却是这么的得意,让人很想咬他一口。

    不过,当洛璃在见到牧尘身体上依旧还残留的一些伤痕时,那清澈的眸子也是变得温柔了许多,小手轻轻握紧牧尘的手掌,那带着一些尖俏弧度的雪白下巴轻轻一点,柔柔的嗯了一声,算是满足了一下牧尘心中那小小的虚荣感。

    天空上,太苍院长望着众人,也是点点头,然后冲着不远处的西极至尊抱拳一笑,道:“西极老兄,此次打扰了。”

    “哪里哪里。”西极至尊笑着摆了摆手。

    太苍院长也就不再多说,袖袍一挥,空间波动,直接是将众人尽数的笼罩而进,旋即空间扭曲,霎那间,众人已是凭空消失而去。

    西极至尊望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双目也是微微一眯,淡笑道:“没想到这次龙魔宫的魔龙子竟然会栽了,看来那圣灵山,他们又会少一个名额了。”

    “魔龙子本来就不足为惧。”在其身旁,那西青海笑道,言语间并没有太将魔龙子放在眼中。

    “不知道这次北苍灵院会不会参加...那沈苍生此次过后,说不定能突破到通天境后期。”西极至尊道。

    西青海摇了摇头,轻声道:“沈苍生就算突破了,威胁也不大,他天赋虽强,但修炼时间比起我们也短了不少...”

    话到此处,他声音一顿,喃喃自语。

    “倒是那个叫做牧尘的新生...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啊。”

    (抱歉,晚了两个小时,不过总算写出来了。

    还欠两更,明天继续!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