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断臂

作品:《大主宰

    第四百零六章

    就在牧尘手指变得漆黑的那一霎,那吴峒仿佛也是有所察觉,一股难以遏制的寒意,突然在此时涌上了心头,冷汗唰的一下,就湿透了全身,多年修炼赋予他的敏锐感知,令得他此时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不安。

    所以他几乎是在这一霎硬生生的止住了那挥出的拳势,那股劲风反噬,令得他体内灵力都是紊乱翻涌起来,但他却是不管不顾,身形暴退。

    “现在再走,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然而,在其暴退的瞬间,牧尘那森冷的声音,却是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的传来,少年那俊逸的面庞,在此时笼罩着冰寒之意,他一步跨出,双脚之下,仿佛是有着巨龙之影浮现,巨龙驮负着他的身体,一步之下,便是自那空间中穿梭而过。

    他的身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倒射而出的吴峒身前,那幽黑指尖,快若闪电般的直指后者咽喉。

    那漆黑手指,在此时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散发着浓浓的死亡之气。

    他此次的速度太快,快到那吴峒都是无法反应过来,只能条件反射般的将手臂抵挡在身前,灵力暴涌,护住身体。

    嗤!

    漆黑的手指洞穿而来,磅礴的灵力防御一接触到那漆黑手指,便是爆发出嗤嗤的声音,竟然是被生生的消融而去,而牧尘的指尖,则是犹如锋利无匹的bi shou,快若闪电般的划过了吴峒手臂。

    指尖划过,带起一抹鲜血。

    吴峒身形狼狈暴退,然后他便是惊骇无比的见到,他整条手臂都是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幽黑,那种黑线,还在疯狂的对着他身体蔓延而来。

    那是一种可怕的毒!

    吴峒心中骇然,急忙催动灵力,试图将那剧毒逼出体内,但随着灵力与那黑色毒一接触到一起,他便是发现,体内的灵力,居然在被那种毒气迅速的侵蚀,那些灵力,都是在此时变成了剧毒!

    根本就逼不出去!

    好霸道的毒!

    吴峒的面色都是在此时变得惨白起来,这是什么毒?竟然霸道到这种程度,连灵力都能够污染!

    黑色的毒线飞快的蔓延,吴峒眼睛赤红,旋即猛的一咬牙,单手做刀,灵力奔涌,直接是狠狠的对着手臂根处,狠狠的斩了下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那吴峒嘴中响彻而起,那一截已经变得漆黑的手臂脱落而下,溅射出来的鲜血都是呈现漆黑之色,而那断臂则是飞快的萎缩,短短数息的时间,便是化为了黑色灰烬,飘散而去。

    吴峒身形狼狈的暴退,面色惨白,满头大汗,那盯着牧尘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惊惧,那种毒太可怕了!

    牧尘倒是眉头微皱的望着这一幕,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施展“黑雷毒指”,没想到这吴峒如此的果断,一发现那毒气霸道得无法排除,竟直接是将那条手臂都是砍了下来。

    “再来!”

    牧尘淡漠一笑,身形再度暴掠而出,而那吴峒则是骇得魂飞魄散,竟再不敢与牧尘动手,掉头便是狼狈逃窜而去,那愤怒的咆哮声,随着那空间罡风传遍了天空:“牧尘,断臂之仇,我必定回报于你!”

    牧尘见到吴峒那仓惶逃窜的身影,则是淡淡一笑,那漆黑的手指一点点的恢复原状,他这“黑雷毒指”,每用一次就会消耗毒力,所以一般他是能不用就不用,留着当做底牌,今曰如果不是想要迅速摆脱这吴峒,他也不会动用,只是他也没料到,这“黑雷毒指”会如此的霸道,仅仅是沾染上了,便是废了那吴峒一只手臂。

    他并没有去追击逃窜的吴峒,虽说痛打落水狗,但现在的他,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他转过身,望向那风暴深处,然后身形暴掠而去,他得抓紧时间将那灵宝夺到手!

    在吴峒逃窜的时候,那下方,那些各方强者也是隐约的听见了吴峒那从风暴之中传出来的愤怒咆哮,当即面色都是微变,不过由于风暴阻拦的缘故,他们一时间也无法确定那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原本满脸微笑的柳影,眼神也是一点点的阴翳下来,显然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咻!

    而在众多人猜疑之间,天空上那龙卷风暴内,一道光影突然狼狈的射了出来,他们目光立即望去。

    在那里,吴峒仓惶的遁出来,他面色惨白,浑身都是被冷汗湿透,那模样,看上去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哪还有最开始的那种一城之主的傲然气势。

    他们的视线,看了吴峒一眼,最后停在了那断臂之处,当即便是有着不少人瞳孔猛的一缩,心头涌上了浓浓的惊骇。

    这吴峒,竟然在这短短一会的时间,被断了一臂?!

    那牧尘,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凭借着通天境初期的实力,不仅逼退吴峒,而且还将其断了一臂?!这怎么可能?!

    众多强者心神震动,面色不断的变幻着。

    柳影也是见到了此时的吴峒,于是,那本就阴翳的眼神,在此时更是阴沉得吓人,他双掌死死的紧握着,一张英俊的脸庞都是变得有点扭曲了下来,吴峒这个废物,竟然会被那个牧尘伤成这样?!

    在柳影心中暴怒时,夏悠然也是有些发怔的望着这一幕,美目中满是惊讶,她知道牧尘能够代表北苍灵院来参加圣灵山必然是有着他的可取之处,但却依旧没料到,后者竟然能够在这短短一会的时间中,就将吴峒伤成这样。

    不管怎么样,那吴峒都是经历过肉身难的人啊,虽然失败了,但对于寻常通天境而言,依旧是很强大了,可牧尘看来她终归还是小看了这个家伙啊。

    夏悠然玉手轻轻拍了拍饱满,松了一口气,俏脸上的寒意已是尽数的消失不见,美目戏谑的望着面庞有点扭曲的柳影,道:“看来这次如不了你的愿了呢。”

    柳影眼神阴沉,心中暴怒涌动,阴沉的道:“你高兴得未免也太早了点,既然吴峒没用,那就我亲自来试试他有多少斤两!”

    话音一落,他脚掌一跺,身形直接暴冲而起,霎那间,一股极端强大的灵力犹如巨一般席卷开来,这片区域肆虐的空间罡风,竟然是在阻拦在了数百丈之外,根本无法靠近!

    这片区域众多强者也是一惊,面色忌惮的望着气势骇人的柳影,心中有些震动,这就是北苍大陆上年轻一辈最顶尖的层次吗?看这模样,恐怕这柳影应该已经成功渡过了三小难之中的第一难,肉身难了吧?

    “这柳影要亲自出手了!”有人惊呼,旋即眼神炽热,一般说来,类似柳影这等人物,那可是只会在洗礼之地才会出手的,没想到眼下,却是被实力仅仅只是通天境初期的牧尘逼得出手了。

    “柳影,你敢!”

    夏悠然柳眉倒竖,娇躯一动,身形如电般射出,直接是出现在了柳影前方,滔天般的灵力自其体内席卷而出,玲珑丰满的娇躯都是在此时呈现一种荧光,这更是衬托得她肌肤如雪,姓感无比。

    “夏悠然!”

    柳影低沉怒喝,他眼神阴沉的盯着阻拦在前方的夏悠然,厉喝道:“让开!”

    “柳影,我奉劝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了!”夏悠然俏脸冰冷,滔天灵力在其身后席卷,犹如大海,面对着气势骇人的柳影,她却是没有任何的惧怕,冰冷的声音,在这天空上传开。

    “有我在这里,绝不会让你动他丝毫!”

    柳影面庞森冷,夏悠然这般护着牧尘,这更是让得他心中妒火中烧,恨不得将后者碎尸万段,他一步跨出,滔天灵力所形成的威压对着夏悠然笼罩而去,暴喝道:“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动不了他丝毫!”

    “那你就来试试!”

    夏悠然同样是一步跨出,针锋相对,两股强大的灵力威压在天空中凶狠对碰,发出雷鸣般的炸响之声,那种压迫弥漫开来,令得下方不少强者都是呼吸一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看这模样,今天这两位北苍大陆年轻一辈中的顶尖人物,似乎是要对立出手了。

    天地间的气氛,仿佛都是在此时凝固起来,就算是那狂暴的空间罡风都无法将其吹散。

    天空中,两人冰冷对视,气氛剑拔弩张。

    而也就是在他们两人对峙之间,风暴之中,牧尘已是顺利的抵达了最深处,在那风暴中心,狂暴无匹的空间罡风倒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去,那种平静与外面的飞沙走石,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

    牧尘悬浮在那风暴中心,眼神却是炽热的望向了前方,在那里,一道光团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而在那光芒之中,一截犹如玉石般的骨骼,静静的漂浮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波动散发出来,令得周围的空间都是有点颤抖。

    那是一种连天地都颤抖的威压。

    天至尊的威压!

    这截玉石般的骨骼,必然是天至尊所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