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震动

作品:《大主宰

    第四百二十三章

    圣灵山外,杀气滔天弥漫,各方大佬都是心神震动,面对着这种阵仗,就算是以他们的定力,都不可能保持着镇定。

    “哈哈,太苍,你真当以为我龙魔宫怕你们不成?!”

    黑龙至尊听得太苍院长那番话语,也是大笑起来,那眼神之中,有着森然浮现,他一步跨出,笑道:“你真以为我龙魔宫隐忍这么多年,毫无作为不成?今ri就算你北苍灵院不敢开战,我龙魔宫都要灭了你们!”

    无数强者心头一震,甚至就连北苍大陆那些顶尖势力的大佬面sè都是微微一变,以往的龙魔宫,一直都是在避着与北苍灵院正面冲突,为何今ri,突然变得如此的强硬?难道他们真的想开战不成?那种程度的战争一旦开启,恐怕连至尊都会有陨落的危险。

    而至尊陨落,对于双方而言,都将会是致命般的打击。

    “难得你们龙魔宫敢再度挑起战争,这一次,我北苍灵院会清理干净的。”太苍院长神sè冰寒,言语间同样强硬得一塌糊涂,龙魔宫与北苍灵院,已是生死之仇,当年北苍灵院将龙魔宫从北苍大陆霸主的位置生生打落下去,威名不再,而同样的,这些年来,龙魔宫潜伏,却是不知道有着多少在大陆上历练的学员遭受毒手,所以太苍院长对龙魔宫早就杀意十足,如果真要开战的话,他宁愿付出一些代价,也要将这个毒瘤从北苍大陆上彻底的拔除!

    “哈哈!”

    黑龙至尊大笑,笑容有些诡异,旋即他大手猛的一挥,厉声咆哮,回荡在这天地之间。

    “太苍,今ri这圣灵山,就是你陨落之地!”

    轰!

    而就在黑龙至尊咆哮响彻天际之时,这片天空的空间,竟然是在此时陡然间变得扭曲,五道万丈光虹冲天而起,遮天蔽ri,那股灵力浩瀚程度,犹如是化为了实质,即便是千里之外,都是能够清晰额可见。

    无数强者面sè剧变,视线望去,只见得在那五道万丈光虹之内,竟是有着五道人影浮现出来,至尊威压,弥漫而开。

    “那是龙魔宫的五大至尊!”

    一些大佬心头一震,这龙魔宫这一次果然是有备而来,宫内至尊强者,竟然全部都出现了,他们是打算在这里剿杀太苍院长吗?

    唰!唰!

    这片天地间的无数强者急忙退散而开,生怕被这种可怕的阵容波及。

    而龙魔宫的目标显然只是太苍院长,所以对于其他的退散,根本就不曾理会。

    站在太苍院长身后的灵溪与洛璃俏脸也是在此时微微一变,旋即灵溪一把抓住洛璃皓腕,娇躯一掠,疾退而去,这种程度的交锋,洛璃身处极其的危险,所以她必须将她带离太苍院长身旁。

    太苍院长面沉如水的望着这浩荡一幕,眼中也是有着寒芒掠过,道:“原来你们龙魔宫早就是有所准备,不过真以为这样,就能让我陨落在此吗?”

    “哈哈,那你来试试!”

    黑龙至尊身体一震,万丈光虹冲天而起,灵力浩瀚,搅动着这天地间的灵力,六道万丈光虹,仿佛是形成了某种阵型,刚好是将太苍院长困在了其中,这黑龙至尊,显然是打算集合他们龙魔宫六大至尊的力量,镇杀太苍院长。

    太苍院长眼神冰寒,他本身实力达到了五品至尊,而那黑龙至尊,也是五品至尊的层次,与他不相上下,另外五位龙魔宫的至尊,则都是处于一品至尊的层次,这种阵容,的确对他有着极强的威胁xing,不过,这黑龙至尊未免也想得太天真了一些,在北苍大陆上对他这样出手,真当他们北苍灵院,就没有强者了吗?

    在那远处,灵溪将洛璃带到安全的地方,她美目看向那片弥漫着浩瀚灵力的区域,柳眉一簇,道:“洛璃,你先待着这里,我去帮太苍院长。”

    虽然灵溪并不算北苍灵院的人,但毕竟也挂着长老的名头,而且这些年也的确是承了太苍院长一些照顾,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在这里,遇见了牧尘,所以眼下后者有难,她自然是不可能袖手旁观。

    “嗯,灵溪姐小心一些。”洛璃螓首一点,虽然眼下的局面极为的骇人,就算一些北苍大陆上的大佬都是有所震动,但她倒并没有什么惊慌失sè,她毕竟是洛神族的皇女,也是未来洛神族的皇,洛神族作为西天界四大神族之一,那等底蕴,远超北苍灵院以及龙魔宫,虽然这些年渐渐的式微,但族内存在的至尊强者,也绝对不是北苍灵院与龙魔宫可比。

    灵溪点点头,然后就yu出手。

    不过,她莲步刚移,那俏脸便是陡然冷下来,美眸冰冷的望着前方虚无的空间,冷声道:“哪里来的鼠辈,就知道藏头露尾?”

    她声音一落,已是伸出纤细的玉手,旋即对着前方空间,陡然一握。

    浩瀚的灵力,犹如光虹一般,铺天盖地的涌来,化为一道千丈灵力漩涡,对着那片虚无空间,便是狠狠的绞杀而去。

    “呵呵,真是好凶的女孩子啊。”那片虚无,突然间变得幽暗深邃起来,一道人影凭空浮现出来,他袖袍一挥,仿佛有着无数道影子在其身后成形,将那些绞杀而来的灵力光虹,尽数抵御而下。

    那是一名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男子体形壮硕,眼神幽暗,黑发飘散下来,气度倒是显得不凡,显然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你是谁?”灵溪望着眼前的中年男子,柳眉一簇,道。

    “柳暗。”那中年男子轻笑道。

    “暗影商会会长,柳暗?”灵溪俏脸微沉,道:“看来你们暗影商会是和龙魔宫勾结在一起了啊,胆子倒是不小,竟敢对北苍灵院出手,也不怕惹来大祸?”

    “呵呵,灵溪姑娘言重了,我们暗影商会并没有要与北苍灵院做对的想法,只是龙魔宫付出了一些让我心动的报酬,而我所需要做的,只是拦住你就好了。”柳暗微微一笑,道:“还请灵溪姑娘理解,你不出手,我也绝对不会对你出手的。”

    “哦?凭你也拦得住我?”灵溪嘲讽的道。

    “呵呵,我知道灵溪姑娘乃是灵阵大师,不过我想,凭我这三品至尊的实力,要与你纠缠,应该还是不难的。”柳暗笑道。

    灵溪冷笑道:“你确定你们没有昏头吗?这里的事情,北苍灵院那位北溟大人恐怕立刻就能知晓,你确定当他来到的时候,你们不会吓得面无人sè?”

    听到北溟大人四个字,柳暗的眼神显然也是在此时微微缩了缩,北溟龙鲲在这北苍大陆上,堪称是无敌的存在,就是因为有着这尊存在坐镇北苍灵院,所以这些年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势力敢动摇北苍灵院的地位。

    “龙魔宫既然敢出手,那自然是会有着对付北溟龙鲲的手段...”柳暗笑笑,轻声道。

    灵溪心头也是微震了一下,北溟龙鲲乃是九品至尊的存在,这北苍大陆上,无人能敌,龙魔宫竟然会有对付北溟龙鲲的手段?可能吗?不过她倒并没有对此抱于冷笑,龙魔宫不是蠢货,他们清楚的知道北溟龙鲲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威胁,如果他们真对此没有手段的话,根本就不敢与北苍灵院展开大战。

    “那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没那能耐阻拦我了。”

    灵溪压下心中的震动,俏目冰冷的望向柳暗,玉指之间,有着流光游动。

    “唉,那就只好得罪灵溪姑娘了。”

    柳暗一叹,在其身后,仿佛是有着无尽的幽暗延伸开来,侵蚀着天地。

    ...

    圣灵城中。

    陌幽殿主以及烛天长老并没有跟随着前往圣灵山,不过当天地间那数道万丈光虹冲天而起的时候,正在一座楼阁中下棋的两人,面sè却是瞬间一变,陌幽殿主的棋子落在棋盘上,手指一颤,便是将那玉石棋盘震成了粉末。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出对方眼中的震动,旋即猛的起身,就yu赶去圣灵山。

    “呵呵,两位...请让我来陪下一盘棋吧。”

    在两人起身的时候,一道淡笑声,在这楼阁中响起,陌幽殿主二人猛的回头,只见得在那一旁的座椅上,一名白袍男子,缓缓的浮现,此时的后者,微笑的看着他们。

    “天元商会会长...董冥。”

    陌幽殿主与烛天长老见到此人,眼神都是yin沉了下来。

    ...

    北苍灵院。

    无数的学员还在注视着那定格的灵力光幕,而当他们还沉浸在那种激动中时,那灵院中心的一座大殿中,一道血红的光柱,突然冲天而起,急促的钟鸣之声,咚咚的回荡在整个天地间。

    咚!咚!

    无数学员面sè剧变,骇然的望着那冲天而起的血柱,在那血红光柱内,一道血红的巨钟,疯狂的震动着。

    “那是...血魂钟鸣?!”

    沈苍生他们眼神惊骇,这可是他们北苍灵院最危急的jing报了,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血魂钟有所动静。

    整个北苍灵院都是在此时乱了起来,所有的高层都是急掠而出,面sè骇然的望着这一幕。

    唰!唰!

    留在北苍灵院之中的另外两名天席长老也是出现在天空,他们面sèyin沉的望着那血魂钟,对视一眼,道:“院长那边出事了!”

    在整个北苍灵院陷入混乱的时候,那急促的钟鸣声突然停止了下来,众人望去,只见得一道枯瘦的人影出现在了那巨钟旁,袖袍一挥,便是将其打进大殿之内。

    那道枯瘦老者,衣衫有些邋遢,秃着头,没有一点的高人风范,此时的他,眉头微皱的望着混乱的北苍灵院,道:“都安静!”

    他的声音,极为的苍老,但却具备着强大的威压,一喝之下,瞬间压制下了所有的混乱。

    “北溟大人!”

    两位天席长老见到这位秃头老人,急忙行礼。

    “曹修,你二人立即开启护院灵阵,然后赶去圣灵山,其余高层,镇守北苍灵院,严禁所有人出入!”秃头老人淡淡的道,此时的他,再没了以往的那种懒散,看似不修边幅的形象,却是隐隐的有着一份霸气涌动。

    “是!”

    那两名天席长老闻言,迅速应道。

    秃头老人抬头望向北苍大陆圣灵山所在的方向,一声冷哼:“看来这龙魔宫,是该彻底抹除的时候了。”

    他话音一落,身形一动,冲天而起,光芒涌动间,然后天地仿佛便是变得黑暗下来,所有学员抬头,震撼的见到,一对黑sè的垂云之翼,自天际伸展开来,遮掩了千里范围。

    唳!

    那看不见尽头的黑sè巨鸟,仰天长啸,垂云之翼一震,空间破碎,那庞大无比的身躯,便是凭空的消失而去。

    “那是...”

    无数学员目瞪口呆,旋即眼中有着无比激动的神sè流露出来。

    “那是北溟龙鲲大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