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心事

作品:《大主宰

    第四百四十四章

    竹屋之前,有着绿荫笼罩,轻风吹拂而来,一片片翠绿的叶子晃悠悠的飘落下来,然后落在竹屋前的男孩女孩身体之上。.

    灵溪没有在意那些落在她身上的树叶,只是专注的帮着牧尘清理着脸庞上的胡茬,冰凉的刀锋掠过牧尘的脸庞,令得他皮肤泛点的凉意,眼前女孩那认真的脸颊,令得他心中荡漾着暖意。

    最后一抹刀锋划过牧尘的脸庞,灵溪望着少年那再度恢复俊逸的面庞,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嫣然一笑,道:“不修边幅虽然也挺好,不过我还是喜欢干干净净一些。”

    牧尘挠了挠头,笑道:“灵溪姐你平曰不冰冷着脸,一直这样笑着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油嘴滑舌,姐姐我可不喜欢。”灵溪微笑着,将刀锋收回,玉手也是离开了牧尘脸庞,的玉指轻轻卷起,那指尖残留的温度,令得她眼神波动了一下,漂亮的眼帘微微垂下。

    “灵溪姐,接下来的你有什么计划?”牧尘好奇的问道,他只有最后三个月的时间了,这三个月内,他必须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灵力之上来,毕竟不管他手段如何的多,可灵力毕竟是根本,没有强横的灵力,再强的手段也是难以施展,犹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我的灵力不是能够饲养你的灵力吗?”灵溪美目盯着落在脚下的树叶,轻声道。

    牧尘闻言顿时尴尬一笑,道:“灵溪姐就别逗我了,那种方式我哪还敢用?娘知道了,不得打死我?”

    灵溪微微偏头,如瀑般的青丝垂落下来,遮掩了她一般的光滑侧脸,她轻轻的道:“其实也没什么的,在那一族中,大浮屠诀阴卷的人,本就只是地位卑微的侍,似乎在某种时候,侍本来就要牺牲自己,来成全大浮屠诀阳卷的人...”

    她的话越说越低,因为她能够感觉到,身旁少年脸庞上的笑容,似乎在一点点的收敛起来。

    牧尘静静的望着身旁的白裙女孩,她的双腿微微蜷缩着,娇躯看上去有些单薄,甚至有点细微的颤抖,她那眸子之中,有着一些茫然的情绪在涌动。

    “灵溪姐...你在怀疑我娘让你大浮屠诀阴卷,其实就是想让你成为我的侍吗?”牧尘缓缓的道。

    灵溪娇躯猛的一颤,她陡然抬起头,盯着牧尘,有些惊惶的摇着头,眼中满是让人心疼的慌乱:“不,我绝不会怀疑静姨的!如果不是静姨,我早便是死在那片冰冷的雨天中,如果不是静姨给了我活下去的意义,我即便活下来,那也是一具行尸走肉!”

    静姨是她冰冷生命中的支柱,她宁愿毁灭自己,也绝对不愿意去怀疑她。

    一个人活下来,总是需要一些信仰,这种信仰可以是仇恨,可以是守护,也可以是其他的东西,而灵溪这些年活下来的信仰,便是那道将她从冰冷而绝望的死亡之地带出来的温婉身影,所以一旦她这种信仰倒塌,或许就真的会失去前行动力,与那行尸走肉无疑。

    那对于她而言,会是比死亡更难以接受的事情。

    牧尘望着惊惶的灵溪,伸出手掌,轻轻的握着那冰凉的玉手,轻声道:“灵溪姐,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我们无法清楚的去辩明,而当我们的眼睛无法给予我们dá àn的时候,那就用心来判断吧,你觉得我娘会骗你吗?”

    灵溪微怔,旋即轻轻摇头,弧度虽小,但却坚定得不容动摇,她与静姨在一起那么多年,虽然现在记忆被封印,但那源自心灵深处的感情,却是丝毫做不得假。

    “哦...”牧尘微微一笑,道:“那看来你是在吃我的醋。”

    灵溪愕然的看向牧尘,旋即红唇不自觉的微撅了一下,道:“你瞎说什么啊。”

    “就是因为你将我娘看得很重要,然后之前再见到我与娘相认...我娘看见我的时候,似乎情绪波动太大了一些,然后你就会乱想啊,静姨原来最喜欢的是她的亲儿子...这样你就会感到一些失落,患得患失,再然后就会钻牛角尖,开始说这些话,情绪也会出现一些不对劲...”

    牧尘望着灵溪那越来越绯红的俏脸,笑道:“是不是自从北苍大陆回来后,你心理面就在乱想着?”

    灵溪俏脸通红,玉手紧握,她望着眼前少年那明亮而泛着一些笑意的眼睛,一时间竟然是有点心虚,只是她也不知道牧尘说得对不对,只是她的确感觉从北苍大陆回来后,她情绪就有些低落。

    “对不起...”灵溪低着头,牧尘是静姨的亲生孩子,后者对他感情最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己这样胡思乱想,似乎很是没有道理。

    牧尘摇了摇头,他倒是挺理解的,以往娘与灵溪相处的时候,显然是从没有提起过他,所以就连灵溪都不知道娘还有着一个孩子,再加上灵溪将娘当成了心中的信仰,难免会认为两人之间的感情才是最重的,但现在他突然间插了进来,而且他还是静姨的亲生孩子,那种感情有着血缘的延续,这是一种灵溪无法比喻的,所以她才会有这些情绪,因为太看重,于是患得患失。

    灵溪显然也是在克制着这种情绪,只不过当两人的谈话在设计到一些敏感的东西时,她就会有些触动了。

    “灵溪姐,我可并没有什么要跟你抢的想法,而且你也不要认为我娘找到了我,就会对你有所排斥或者疏远什么的,你跟我们永远都会是一起的,我把你当成姐姐,任何人要欺负你我都不会允许,所以你可不会损失什么,反而还会多一个保护你的人,这可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是不是?”牧尘坐在灵溪的面前,微笑着说道。

    灵溪抬头,她望着眼前少年那俊逸的面庞,明亮的双目,泛着温柔笑容的嘴角,眼眶却是忍不住的红了一些,她对人行事,素来相当的冷漠,这并不是说她姓子就是如此,只是幼年的经历,令得她极为的敏感,拥有了一些温暖,就想把握着它,不想让她失去,而对旁人,则是极为的排斥抗拒。

    静姨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娘亲,但在她心中,却也真正的将她当做娘来看待,她只有着这么一个亲人,她害怕失去...

    这些天的胡思乱想,令得她情绪低落,只是此时,望着眼前的少年,她心情也是一点点的平复下来,唇角的笑容,也是涌上了一些温暖的弧度。

    她看着牧尘,眼前少年明明比她要小上一点,实力也没有她强,但却总是让人有着一种莫名的心安,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

    灵溪轻轻一笑,笑容渐渐的恢复了以往的从容,她伸出的玉指,轻轻点了点牧尘额头,笑吟吟的道:“你可比我弱多了,这实力,还能保护我?”

    牧尘耸耸肩,笑道:“现在不成,还有以后呢,等以后我比灵溪姐强了,就来保护你。”

    说着,他望着灵溪,促狭的笑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强大的灵溪姐竟然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还真是挺可爱的。”

    灵溪俏脸顿时通红,她知道这次可算是丢大脸了,当即只能羞恼的瞪了牧尘一眼,旋即板起俏脸,道:“你还想不想了?”

    牧尘嘿嘿笑了笑,他知道灵溪脸皮其实也很薄,虽然他知道灵溪不会羞恼得不指导他,但还是不要把人逼得太狠了,毕竟灵溪实力强他太多,要收拾他也是很容易的。

    “好吧,此时就到此为止,不过类似之前的那种话,以后可就不要再说了吧?虽然灵溪姐你了大浮屠诀阴卷,但我却绝对不会把你当成我的侍,所以再说那种话,我也得生气了。”牧尘正色道。

    “嗯,我知道了。”灵溪声音轻轻柔柔的,这幅柔软姿态,哪还有北苍灵院第三号强者的威严?

    “那咱们这该怎么做?”牧尘问道,要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将灵力大为的提升,似乎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灵溪微偏着头,她想了想,旋即嫣然一笑,道:“简单,我会把大浮屠诀的阴卷传授给你,这样的话,你便是能够获得完整的大浮屠诀,其实这也是静姨走前告诉我的,只不过她没有时间再传授这些,所以就让我来做吧。”

    牧尘一愣,旋即心头也是热络了起来。

    完整版本的大浮屠诀吗?

    (今天就先两更吧,明天尝试下能不能四更,当然,不保证写得出来,反正起码三更吧。

    我尽量写。

    唔,今天大家就早休息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