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血祸者与灵冠者

作品:《大主宰

    第四百九十九章

    轰!

    浩瀚如海般的灵力,在此时陡然自温清璇体内席卷而出,她玉手持着一柄金huáng sè的长枪,这柄长枪华丽异常,仿佛由金色的翎羽所形成,在那枪尖处,凤凰展翼,翼翅围拢,划起锋锐无匹的弧度,隐隐间,仿佛是有着清澈长鸣之声响彻而起。※※

    战枪闪现,温清璇那绝美的脸颊上,却依旧是有着盈盈笑意,只是那对凤目,却是微微眯起了有点危险的弧度。

    她手持金色战枪,枪尖笔直的指向牧尘,浩瀚灵力翻滚着,直接是锁定了牧尘,那种压迫之感极其之强,甚至位于牧尘后方的徐荒三人,浑身冷汗都是冒了出来,竟然是被那种压迫,镇压得动弹不得丝毫。

    牧尘盯着眼前的金色战枪,黑色眸子中,却是有着许些寒芒在涌动。

    “温清璇队长,你不要太过分了!”见到温清璇出手,洛璃也终于是含怒出声,洛神剑嗡鸣出声,凌厉惊人的剑意,席卷而出。

    温清璇微微偏头,凤目凝视着牧尘,笑容娇媚动人,但却是有着一些暗含的淡漠与冰冷:“牧尘队长,真要动手的话,你们这支队伍恐怕必败无疑,既然你并没有与我们站在同等次的力量,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一些话,不是什么请求,而是威胁!”

    牧尘目光也是盯着温清璇,身体表面,黑色的黑光缓缓的浮现。他皱了皱眉,道:“温清璇队长,虽然我知道你们这支队伍的确非常的强大。不过我也想告诉你,你们不见得,就能真正的吃下我们!”

    轰!

    就在牧尘那逐渐有些冰冷的声音彻底落下的时候,黑色的黑光,猛然自其体内爆发出来,黑色的雷弧疯狂的跳跃在其身体表面,一股可怕的力量震荡出来。令得其附近的空间,都是呈现了一些扭曲迹象。

    “是吗?!”

    温清璇望着浑身被黑色雷光包裹的牧尘,那一对骄傲的凤目微微的抬了抬。红润小嘴轻轻一掀,旋即陡然下滑出一道冷冽弧线,玉手一抖,那金色战枪便是犹如一道金色闪电。撕裂空间。快若闪电般的对着牧尘胸膛暴刺而去。

    吼!

    龙吟响彻,牧尘的身体仿佛都是在这一霎虚幻了一下。

    唰!

    金色战枪笔直的穿透了牧尘胸膛,但却并未带起丝毫的血迹,因为那道身影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残影吗?很快的速度呢。”

    一枪落空,温清璇却并不感到意外,嫣然一笑,她娇躯一动,直接是化为一道流光冲上天际。长枪暴刺而出,只见得一道金色的枪芒掠过。快若闪电般的刺向虚空某处。

    轰!

    惊人的劲风在那虚空处席卷而开,牧尘的身形闪现出来,他缠绕着黑色雷光的拳头,重重的轰在那道枪芒之下,雷光奔涌间,他的身体也是被震退了十数步,温清璇的攻势,极其之强,虽说凭借着强悍的肉身抵挡了下来,但其拳头处,依旧是有着刺痛传来。

    洛璃俏脸在此时彻底的冷了下来,澎湃剑意席卷,就欲出手。

    嗡!

    不过,在其刚欲出手间,只见得那两名生得极为可爱的双胞胎少女,却是突然双手结印,只见得两道仿佛符文般的光芒自她们小手中暴射而出,迎风暴涨,化为一个光芒囚牢,直接是将洛璃给笼罩了进去。

    那囚牢之上,闪烁着玄奥符文,符文波动间,犹如是活物一般,缓缓的蠕动着,散发着奇异之力。

    洛璃俏脸微寒,玉手一抖,凌厉无匹的剑光在此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轰击在那符文囚牢之上,顿时将囚牢震得咔咔做响,一道道细微的裂缝,都是蔓延了出来。

    那两名双胞胎少女见状,俏脸也是微微一变,她们这符文囚牢,就算是灵力难的高手被困进去都无法挣脱,没想到在洛璃的面前,却这么快就有着破碎的迹象。

    徐荒,赵青衫三人也是在此时回过神来,眼前的局面变化得实在太快,谁能想到,在片刻之前这温清璇还格外的友好,可这短短数分钟后,却已是拔剑相向,这令得他们愕然无比,这温清璇,还真不是好相与的人啊,虽然她也是漂漂亮亮,不比洛璃逊色,但这性子与洛璃之间,果然是截然不同。

    他们心中暗叹,灵力却是迅速运转起来,目光对视间,三人直接就对着那另外两位尚还未出手的少女冲了过去,既然眼下莫名其妙的开打了,他们终归不会在这里干看着什么都不做。

    温清璇那支队伍,剩余的两名少女,也都是明亮动人,其中一位少女一头长长的金发,耀眼之极,另外一位,倒是看起来柔柔弱弱,颇为的文静,但徐荒他们却并没有因此有丝毫的小觑,毕竟,眼前这支队伍,可是如今货真价实的第一名啊

    “哼。”

    那金发少女瞧得徐荒他们攻来,却是怡然不惧,一声冷哼,玉手一握间,只见得一柄造型夸张的巨斧,便是出现在其手中,那巨斧几乎掩盖了她娇小的身影,旋即她疾掠而出,巨斧直接是携带着惊人的劲风,对着徐荒三人暴斩而下。

    那柔柔弱弱的少女,则是取出一柄碧绿色的玉伞,玉伞摇动间,狂暴无匹的灵力顿时凝聚成飓风之形,然后犹如巨蟒腾空,攻向徐荒三人

    “牧尘队长,我知道你并不简单,不过我想如果我要做什么的话,你应该是没能力来阻拦我的,所以,何必做无用之功,你若是放洛璃离开,我可保你们这支北苍灵院的队伍进入决赛。”天空上,温清璇玉手将青丝挽在脑后,笑吟吟的道。

    “早就听说过温清璇队长灵路冠军的威名了,今日既然遇见了,就让我来领教领教吧。”

    牧尘望着身着金色战甲,手持金色战枪,犹如女战神一般耀眼明媚的少女,也是淡淡的一笑,旋即其眼神陡然冰冷,他的身体表面,黑色雷光疯狂的闪烁着,雷神体被其催动到极致,胸膛处,四道雷纹飞快的浮现出来,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动,缓缓的散发出来,震得空间都是有些波荡。

    在成功渡过肉身难之后,牧尘的肉身,显然是变得愈发的强悍了。

    他盯着温清璇,脚掌猛的一跺,脚下空气爆炸,他的身形,唰的一声,便是出现在了温清璇上方。

    温清璇凤目饶有兴致的望着牧尘,玉手握着金色战枪,金色战甲包裹的娇躯,显得丰满而玲珑,对于这个在灵路之中同样名气不小的灵路血祸者,她显然也是有着一点兴趣,能够让洛璃那般人儿都倾心的人,应该也算是有些本事吧?

    牧尘闪现而出,他的面色,却是在此时变得异常的冷冽,旋即他双手虚抱,下一霎,一股惊天般的凶煞之气,陡然自其天灵盖暴冲而起,方圆百里之内,都是能够清晰感应。

    凶煞弥漫天地,一道黑色魔柱也是在此时冲天而起。

    望着那一道黑色魔柱所携带的惊天凶煞,温清璇那明媚的美目,也是微微一眯。

    “温清璇队长,接我一招试试?!”

    牧尘暴喝响彻,只见得他双手陡然抱住那巨大魔柱,凶煞之气犹如海浪般滚滚席卷,黑色雷光在其身躯上疯狂的闪烁,下一霎,他抱住魔柱,猛的重重挥下,阴影笼罩大地,天地间的灵力仿佛都是尖啸出声。

    此时的牧尘,双目再度涌上了一些赤红,显然那属于大须弥魔柱的凶煞之力,再度被他操控。

    在进入灵院大赛后,牧尘从未动用过大须弥魔柱,但眼下,面对着温清璇这种真正危险的对手,他终于是不再保留,一出手,便是真正杀招。

    砰!砰!

    空气不断的爆炸着,下方的山峰也是被震得崩塌下去。

    温清璇扬起白皙修长的脖颈,她望着那携带着滔天之力而来的大须弥魔柱,凤目一凝,脸颊上罕见的掠过一丝惊异,这个牧尘,竟然能凭借肉身难的实力达到这种程度

    “接你一招,又能怎样?!”

    温清璇虽然是女孩,但那骨子中的骄傲,却是比任何人都强,她不会向任何人屈服认输,她就犹如那九天之上的凤凰,永远高傲的仰着头,这般钟天地灵慧般的女孩,这个世界上,仿佛并没有人任何人能够将其驯服。

    她娇笑出声,笑声中同样充满着高傲,旋即她玉手陡然紧握那柄金色战枪,磅礴浩瀚的金光席卷开来,仿佛凤翼展开,华丽至极。

    “天凰影!”

    娇喝之声响起,只见得温清璇身化金光,暴冲天际,金光弥漫在其周身,仿佛是化为了一只巨大无比的金凰,一股惊天般的灵力波动,充斥在天地之间。

    那金色凤凰展动着双翼,犹如搏击长空,下一霎,便是毫不相让的与那挥下的巨大魔柱,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咚!

    那一瞬间的碰撞,仿佛风云变色。

    曾经的灵路血祸者与那灵路最终的冠军,竟是在这里,真正的交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