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争夺玄龟印

作品:《大主宰

    第五百四十三章

    咻!

    血矛带着凌厉无匹的劲风席卷而下,毫不留情的直指牧尘天灵盖,下手极其的狠辣。

    牧尘的眸子,也是在同时间变得森冷,黑色的雷光几乎是瞬间自其体内喷薄而出,旋即五指紧握成拳,雷光在拳上闪耀,而后一拳便是对着那暴刺而来的血矛狠狠的轰了过去。

    铛!

    金铁之声响彻,仿佛是有着火花溅射出来,拳矛相撞,惊人波动肆虐开来,牧尘与血天都的身形都是一颤,而后身形被震得暴退而去。

    牧尘脚尖一点虚空,稳下身形,面无表情的望着出现在前方的血天都,眼中隐隐的有着杀意涌动。

    “呵呵,你眼光倒是不错...”血天都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光芒之中的“玄龟印”,道。

    血天都同样是获得了继承者的身份,所以他显然也是知晓着一些信息,这“玄龟印”算是这十件宝贝之中最为厉害的,所以他的选择,几乎与牧尘相同。

    牧尘淡漠的望着他,手掌一握,噬龙魔枪便是带着浓浓的煞气闪现出来,泛着锋利光芒的枪尖指向血天都,笑了笑,道:“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看来现在也不需要再忍了。”

    “你确定不是在自取其辱吗?”血天都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笑容,道。

    “想来你还没那种资格吧。”牧尘认真的道。

    血天都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那眼神却是一点点变得阴寒下来。握住血矛的手掌之上,青筋浮现。旋即他嘴角的笑容逐渐的变得狰狞,脚掌猛的一跺,身影却是诡异般的消失不见。

    在血天都身形消失的霎那,牧尘脚下龙影闪烁,几乎是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那柱子一侧,手中噬龙魔枪划起一道刁钻狠辣的弧度,快若奔雷般的对着柱子的左侧暴刺而去。

    叮!

    血矛从那里暴射出来,与噬龙魔枪相撞。火花溅射,那股波动,直接是将周遭空气都是震爆而去。

    “想要夺宝,还是想将我打败吧。”牧尘望着那出现在左侧的人影,微微一笑,道。

    “也只好如此了。”

    血天都冷笑一声,脚掌重重一跺。只见得磅礴浩瀚的猩红灵力,直接是犹如潮水一般的自其体内涌出来,顷刻间便是将这半壁天空所占据,那一重重强悍的灵力威压,直接是对着牧尘笼罩而去。

    轰隆。

    黑色的雷光,也是在此时疯狂的在牧尘身体表面闪烁着。在其胸膛处,五道雷纹浮现出来,他显然也是将雷神体催动起来,那弥漫在四肢百骸之内的磅礴力量,令得那种强悍的灵力威压。对他完全失去了作用。

    唰!

    两人的身形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掠出,再然后漫天破风声响起。铺天盖地的枪影与矛影携带起滚滚灵力,犹如暴雨一般,狂猛交触。

    叮!叮!

    所有人都只能听见急促的金铁之声,以及那一肆虐开来的狂暴波动,而那两道人影反而是显得格外的模糊,那片区域之内,根本就无人敢轻易的踏足,即便是其余夺宝之人,也是不得不将其避开。

    叮!

    枪尖与矛尖笔直的对碰在一起,犹如针尖对麦芒,在两人那股可怕的力道下,长枪与长矛也是隐隐的变得有些弯曲,不过下一霎又是猛的绷直,空气爆炸,两道人影皆是被震退了数步。

    血天都面色阴寒,牧尘的肉身果然强悍,即便他在灵力雄浑程度之上胜于牧尘,可后者却硬生生的凭借着肉身的强悍将这种差距弥补,看来想要解决掉这家伙,寻常手段已是无用。

    “血神掌!”

    想到此处,血天都拳头陡然伸展开来,只见得无尽血光在其掌心成形,而后陡然一掌拍出,一道约莫百丈庞大的血掌犹如乌云盖顶一般,将牧尘笼罩,浓浓的腥味弥漫而开。

    牧尘目光一闪,他五指紧握,黑色的雷光疯狂的跳跃,整条手臂,突然在此时呈现一种幽黑色彩,给人一种无坚不摧之感。

    “雷神拳!”

    他一拳轰出,犹如是携带着雷鸣之声,雷光喷薄而出,直接是与那血掌硬憾在一起。

    嘭!

    狂暴无匹的灵力波动肆虐开来,将空间都是震得有些扭曲的迹象。

    那周围一些人见到这边交手的阵仗,面色都是忍不住的微微一变,这种程度的对碰,就算是灵力难顶峰的高手掺和进去,恐怕都是会变得极其的狼狈。

    “四神封天印!”

    一拳轰爆血掌,牧尘却是丝毫不退,印法一变,磅礴灵力席卷而出,在其身后化为一片星空,四道兽影成形,瞬间便是对着血天都掠去。

    “雕虫小技。”

    血天都冷笑,双手陡然展开,只见得磅礴灵力仿佛是在其身前化为一片从天而降的血幕,而四道庞大兽影冲进血幕之中,很快便是被淹没,最后彻底的消融而去。

    牧尘见状,淡淡一笑,身形却是突然消失,再度出现时,已在那“玄龟印”之前。

    “在没打败我之前,你也给我老实呆着!”血天都见状,眼神一寒,一掌拍出,血掌便是对着牧尘当头拍下。

    牧尘双目微眯,噬龙魔枪突然暴刺而出,竟是挑在了“玄龟印”之下,然后枪身一震,直接是将那玄龟印震飞而去。

    唰!

    玄龟印飞起,血天都目光一闪,身形直接是化为血影掠出,抢先牧尘一步出现在其玄龟印之前,而后一把便是抓了过去,同时他冷笑出声,道:“多谢了,看来这宝贝与你无缘。”

    在他声音刚落时。他的手掌便是一把抓在了玄龟印之上,嘴角也是有着得意笑容浮现。

    不过他的笑容刚刚持续了一瞬。面色便是猛的一变,因为他感觉到落在他手中的玄龟印突然在此时变得极端沉重,那种感觉,就犹如手托山河一般,不仅身体沉重,就连体内的灵力,都是变得缓慢起来。

    “不用谢。”

    牧尘略带着一丝讥讽的笑声从他前方突然的响起,只见得后者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其面前。那闪烁着雷光的手掌,快若闪电般的对着其胸膛重重拍来。

    狂暴的劲风震爆空气,血天都面色也是微变,袖袍一抖,只见得一道木钟暴掠而出,在其面前瞬间扩大。

    咚!

    牧尘的掌风重重的拍在那木钟之下,顿时带来低沉的钟吟之声。声波犹如实质一般的扩散开来,这一片区域的空气被震得砰砰的不断爆炸。

    木钟将牧尘这凌厉一掌抵达而下,则是迅速掠回血天都袖中。

    “可惜。”

    牧尘心中一声轻叹,那玄龟印在未曾炼化之前,若是用手碰触的话,只会受到那种沉重无比的力量的压制。所以他先前才会挑飞玄龟印,其实就是想让血天都来抢夺,而后者也的确如他所愿,然后将自身陷入了困境。

    若是没有这木灵钟护身的话,先前牧尘本来是能够趁此打伤血天都。

    “真是好算计!”

    血天都面色阴沉。他此时也是反映了过来,手掌一抖。玄龟印便是冲天而起,而玄龟印一脱离手掌,那种沉重之感立即消失,他森然的望着牧尘,眼中有着暴怒,竟然被这个家伙给设计了。

    “既然你找死,我就让你领略一下,神魄难究竟有多强!”

    血天都双掌陡然紧握,只见得滔滔血海在其身后凝聚,而他的双目也是在此时变得通红,面庞之上,弥漫着浓浓的嗜血之意。

    “血神,血龙镇!”

    血天都猩红的手指,陡然点向牧尘,只见得那血海疯狂翻涌,竟是化为了一头狰狞的血龙,携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道,撕裂天际,庞大的阴影,笼罩牧尘周身数百丈,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

    显然,血天都已是将一重神魄难的实力催动到了极致,那种强度,比起之前牧尘在灵宝山所遇见的那一具战偶,还要强大!

    血龙镇压而来,牧尘俊逸的脸庞也是变得凝重起来,不过他却并没有暂避锋芒的打算,而是深吸一口气,身体之上的雷光,在此时突然强盛到了极致,而原本黑色的雷光中,也是掺杂上了一丝淡淡的青色。

    他的一条手臂,有着一道道雷纹仿佛从之中生长出来,那些雷纹呈现暗黑色彩,布满着他右臂的每一处,黑色的雷光,仿佛是凝聚成了雷浆,在手臂之上缓缓的流淌,一种无法形容的可怕力量,在此时散发出来,震得空间都是有些扭曲。

    “雷神之臂。”

    牧尘一步跨出,黑色的眸子中,仿佛是有着雷霆浮现,那流淌着雷浆的手臂,携带着万重雷霆,直接是一拳轰出,重重的与那镇压而来的血龙狠狠的撞在一起。

    咚!

    两者相撞的霎那,仿佛天地都是安静了一瞬,而后所有人都是能够见到,空间处仿佛是有着细微的裂纹浮现出来,再接着,可怕的冲击波席卷开来,那些靠得他们近的人,顿时被震飞而去,下方的地面,也是被撕裂出了一道道裂缝。

    冲击波肆虐,那血龙瞬间被震散而去,化为漫天血红光点,而血天都视线望向前方,旋即面色一片铁青。

    在那里,牧尘纹丝不动,他保持着一拳轰出的姿态,手臂之上,还有着雷浆在流淌。

    在其胸膛处,雷光闪烁,第五道雷纹之上,又是有着一道雷纹,悄然的浮现。

    牧尘的雷神体,竟是再度突破,达到了六纹雷体的程度!

    雷光闪烁,牧尘手中的长枪横开,枪尖斜挑,而此时,在那枪尖处,玄龟印正稳稳的落于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