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救美

作品:《大主宰

    第五百六十章

    哗。『』

    当温清璇那优美倩影出现在那灵阵之中时,这片天地间也顿时爆发出了一些哗然之声,他们目光投射而去,只见得此时的温清璇身体之上似乎是缠绕着一些灵力光纹,这些光纹如同蛇一般将她束缚着,令得她无法挣脱。

    不过现在,这些原本极端明亮的灵力光纹,却是变得薄弱了许多。

    在温清璇身后,还有着十数道身影,皆是模样娇美的少女模样,显然她们便是万凰灵院的另外队伍,只不过现在的她们,同样被困在了这灵阵之中。

    一道道目光汇聚在温清璇身上,而当众人见到她身上那薄弱许多的灵力光纹时,心中都突然涌起了一抹震动,旋即视线瞬间转向了牧尘。

    他们此时方才明白,牧尘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原来他是在故意在使用一切手段将萧皇逼得动用整座灵阵的力量来对付他。

    因为在这灵阵中,被困住的不仅仅是他,还有着温清璇她们。

    而显然,萧皇想要将温清璇困住,那就必须花费极大的力量来压制,可如今那种力量却是被逼得用来对付牧尘了,这样一来,他难免就会顾此失彼,进而将温清璇那边的束缚变得薄弱。

    而温清璇是什么人物?曾经的分数榜第一,如今的分数榜第三,她所拥有的实力,恐怕就算是现在排名第一的姬玄都不敢有丝毫的小觑,此次她会被困。几乎绝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萧皇设计用她的队员来拖住她,不然的话,谁都不会相信。萧皇能够真的独自对付得了温清璇。

    所以,一旦温清璇破阵而出,那萧皇接下来的境况,必然会是相当的悲剧。

    而显然,牧尘从一开始就在打着这种主意。

    “混蛋!”

    萧皇原本冷漠的脸庞,终于是在此时涌上了一丝暴怒以及心悸,牧尘这一手。实在是有些狠辣,几乎一下子就将他的阵脚所打乱。

    他几乎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自温清璇美目之中投射而来的冰冷目光,显然。后者对他的恨意,可丝毫不轻。

    萧皇狠狠的看了牧尘一眼,旋即印法一变,急忙想要催动着缚天阵的力量再去困住温清璇。毕竟与她比起来。牧尘显然要更好对付一些。

    不过,此时灵阵内的灵力,大多都是被牧尘所布置的那些灵阵所困住,即便那些灵阵已被冲撞得摇摇欲坠,但却不可能瞬间将其突破。

    而在萧皇急忙调动灵力时,温清璇却是美目冰寒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她那曼妙动人的娇躯上,开始有着璀璨的金光绽放出来。在其体内,似乎是有着清澈的凤鸣声响彻天际。

    而在金光的绽放下。温清璇娇躯之上的那些如蛇般的光纹,则是在一点点的迅速被溶解。

    萧皇见到这一幕,面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起来,旋即他印法急变,那些被困在灵阵之内的灵力便是更加疯狂的冲击着,他必须再度将灵阵的力量调动起来。

    轰轰!

    不过牧尘好不容易才将这缚天阵的力量分割困住,又怎么会轻易的让萧皇再度将力量凝聚,当即他一声冷笑,也是将那些灵阵催动起来,尽可能的将时间拖延下来,只要接下来温清璇她们顺利脱困,那他也就是去了所有的后顾之忧,再也不用担心萧皇以此做威胁。

    两人皆是各自催动着灵力的力量,一时间竟是有点僵持。

    而在这种僵持中,萧皇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萧王!”

    眼见温清璇身上的灵力光纹越来越稀薄,萧皇终于是忍耐不住了,一声低喝。

    在其身旁,那面庞冷厉的萧王闻言,眼中顿时有着寒芒闪过,旋即他手掌一握,竟是有着一张火红牛角弓出现在其手中,弓弦瞬间拉满,箭尖直接锁定牧尘,那箭头处,火焰升腾,一种极端凌厉而炽热的灵力波动散发出来,犹如是要撕裂空间。

    “咻!”

    不过,还不待萧王拉弓射箭,突然一道凌厉无匹的剑光冲天而起,一柄剑光凝聚而成剑影,直接是当头便是对着那萧王狠狠的斩下。

    嗤啦。

    剑影斩下,甚至连空气都是被一分为二,那种无可阻挡的锋锐之气,令得所有rén miàn色都是一变。

    萧王眼瞳也是微微一缩,旋即他身形一退,箭头横移,手指一松,一道火红箭影顿时咆哮着冲出,狂暴的灵力缠绕在其周身,震碎空气。

    嘭!

    剑影与箭影狠狠的撞击在一起,顿时爆发出狂暴的冲击波,周围的山峰,都是被震得摇摇欲坠,地面上,更是被泄开的剑气撕裂出一道道深深的裂缝。

    两道攻击渐渐的消散,萧王却是有些面色阴沉的抬起头,他望着前方不远处凌空而立的绝美少女,后者手持一柄闪烁着波纹的长剑,一对冰彻的眸子,泛着冰冷的将其锁定着。

    “先前的规则,可没允许你出手。”洛璃盯着萧王,声音清冷的道。

    “我出不出手,可不是你够资格来管的。”萧王冷笑道,他眼中充满着戾气的盯着洛璃,虽说后者容颜绝美,大凡男人看了都会心动,但偏偏他却是无动于衷,那手掌反而紧紧的握住手中那柄火红牛角弓,弓身之上,火焰一簇簇的燃烧起来,散发着炽热的灵力波动,显然,这火牛弓,也是一件威力相当强的灵器。

    洛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却是再没有与其说任何话,她手中洛神剑缓缓的抬起,一股极端强悍的灵力波动则是缓缓的席卷而出,洛神剑上。更是有着水波般的纹路浮现,剑尖处,剑气凝聚。伸缩不定。

    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那自洛璃体内散发出来的凌厉波动,当即不少高手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惊疑不定的盯着洛璃,从后者的身上,他们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危险。

    萧王的面庞也是此时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他手掌紧紧的握住那火红巨弓,手臂上有着青筋在耸动。他死死的盯着洛璃,不过最终还是没能出手,因为他也是从洛璃身上感觉到了威胁。

    眼前的少女。可并不是只有着绝美的容颜,她的实力,也同样恐怖。

    “不愧是洛王啊。”

    在那远处的山峰上,武灵盯着洛璃的倩影。素来平静的清秀脸庞也是浮现了一抹赞叹之色。因为就连此时的他,都是感觉到皮肤隐隐刺痛,那是因为此时的天地间,都是有着那种凌厉无匹的剑气在悄然的游荡。

    “她很厉害嘛。”武盈盈撇撇小嘴,虽然她也是心高气傲,但面对着洛璃这般出色的人儿,也是不免没有那么强烈的自信。

    “呵呵,在灵路终点。如果她不是执意要对付姬玄,灵冠也不一定会被温清璇得到。”武灵一笑。道:“她是一个很惊才绝艳的女孩,这样的人,以后就算是在大千世界中,也会大放异彩的,牧尘那家伙倒是要艳福。”

    话到最后,即便是以武灵的性子,都是有点感叹,毕竟洛璃与温清璇这样的女孩子,实在是太出色了一些。

    “天鹅肉不总是被癞蛤蟆吃着的吗。”武盈盈轻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将牧尘给贬了一下。

    “牧尘可不是癞蛤蟆啊”

    武灵微微一笑,他望着那处于灵阵之中的修长身影,喃喃道:“能够被姬玄都忌惮的人,怎么会普通?呵呵,倒是有趣,这两个水火不容的家伙这次又碰在了一起,只是不知道这次又是谁能够笑到最后?”

    “姬玄那个家伙可不好对付啊。”

    武灵眉头微微皱着,那清秀的面庞,却是罕见的变得凝重以及忌惮。

    轰轰!

    狂暴无匹的灵力,犹如风暴一般在灵阵之内肆虐,那一道道小型灵阵也是被冲击得裂纹越来越多,这些小型灵阵毕竟等级不高,所以面对着如此狂暴的灵力冲击,也不可能坚持太久。

    而对于这一点,牧尘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他所想的也很简单,那就是尽量的拖延一些时间,好让得温清璇她们顺利的脱离束缚。

    “给我破!”

    萧皇的面色则是有些狰狞起来,他印法一变,再度暴喝出声,喝声如雷。

    轰!

    狂暴的灵力犹如猛虎下山,再也无法阻拦,最后轰的一声,那一道道小型灵阵便是被强行冲破,顿时间,浩瀚惊人的灵力犹如海洋般的席卷而出,最后再度汇聚在一起。

    轰隆隆。

    灵阵之内,再度风起云涌,那可怕的灵力汇聚在一起,就连牧尘神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凝,五级组合灵阵,毕竟不好对付。

    不过所幸的是,牧尘的目的已经达到。

    他抬眼望去,只见得在那灵阵深处,温清璇俏脸冰冷的伸出玉手,她玉手握住金色战枪,旋即重重的一跺,金光席卷,娇躯之上的灵力光纹,顿时尽数的被消融而去。

    灵力光纹消失,温清璇周身灵力波动再度暴涨,旋即她玉掌伸出,快若闪电般的拍向了后方的颦儿,乐儿等女。

    砰砰!

    劲风轰在她们身上,金光闪烁间,竟直接是将她们娇躯上的光纹尽数的震碎,而且那股力量,还将她们震飞了起来,最后直接飞出了灵阵笼罩的范围。

    “该死的!”

    萧皇见状,面色顿时变得阴寒下来,旋即他狠狠的望着牧尘,眼中凶光一闪,袖袍一挥,那些汇聚起来,原本是要再度困住温清璇的狂暴灵力,竟直接是化为了十数条灵力巨蟒,然后快若闪电般的对着牧尘冲去。

    既然温清璇已经脱离了束缚,那就再将牧尘抓起来当做人质!

    牧尘瞧得萧皇改变了目标,眼神也是一凝,手掌一握,噬龙魔枪闪现而出,枪身一震,也是暴掠而出,仿佛是化为了一条魔龙,与那些灵力巨蟒硬憾在一起。

    砰!砰!

    惊人的灵力肆虐开来,犹如风暴,噬龙魔枪所化的魔龙则是倒飞而出,化为魔枪,倒射向牧尘。

    牧尘伸手一把抓住,身体狠狠的一震,倒射而出,这萧皇含怒出手,几乎是催动了缚天阵的所有力量,硬憾间,竟是连牧尘都是落入了下风。

    牧尘身形倒射,不过就在他刚欲强行稳住身形时,身后却是有着幽香涌来,旋即他便是感觉到一只柔若无骨的玉手贴在了他的后背,助他将那股冲击力尽数的抵御了下来。

    牧尘偏头,然后便是见到了温清璇那倾国倾城般的美丽容颜,当即无奈的耸耸肩,道:“似乎不对啊,明明是我来英雄救美的,怎么角色换了一下?”

    温清璇原本冰冷的俏脸,听得他这话,也是忍不住的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旋即她瞪了牧尘一眼,只不过那眼神却是的出奇的没有以往的骄傲,反而显得有些柔软。

    她犹豫了一下,俏脸微微红了一下,红唇轻启,有着声音传出来。

    “这次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