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洛神剑的真正形态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二十二章

    “血魔臂...”

    洛璃美目泛着一些冰冷的望着血天河,此时后者的两条手臂之上,血气升腾,青筋犹如虬龙般的蠕动,那尖锐的指尖,仿佛是刀锋一般,渗透着足以撕裂大地的锋利寒气。

    对于这“血魔臂”,洛璃也是有所耳闻,据说在那血神族内,拥有着一件名为“血神臂”的镇族神器,那一道神器据说也是超越了上品,拥有着毁天灭地之力,其力量,足以和解开所有封印的洛神剑相比,而当年她的父亲,便是被这一任血神族族长使用“血神臂”重创,导致至尊海被毁,最终陨落。

    而“血魔臂”,便是血神族以“血神臂”为原品炼制出来的赝品,不过虽然是赝品,但其中的顶尖之物,也是能够达到下品神器的程度,威力不凡。

    淡淡的杀意,从洛璃的眸子中渗透出来。

    “呵呵,看来你对这血魔臂很是讨厌啊。”血天河见到洛璃愈发冰寒的俏脸,不由得淡淡一笑,道:“是因为你的父亲是陨落在吾族血神臂之下吧?”

    “也好,你的父亲陨落在血神臂下,如今我就用这血魔臂来打败你,倒正好配了你们父女。”血天河舔了舔猩红的嘴唇,笑容愈发的狰狞。

    轰!

    血天河的声音刚刚落下,他的眼神已是变得极端的狠辣,脚掌一跺,地面崩裂,而他的身形却是快若闪电般的出现在了洛璃身前,然后一拳狠狠轰出。

    嘭!

    伴随着血天河一拳轰出,只见得血光弥漫。面前的空气瞬间震爆,甚至连空间都是在此时出现了一些扭曲,那种力量,狂暴到了极点。

    洛璃俏脸冰寒,她一手紧握剑柄。一手抵住剑端,横挡在面前。

    “铛!”

    血拳狠狠的轰在了剑身之上,金铁之声响彻而起,两人所处的地面瞬间崩塌了下去,肉眼可见的惊人气浪席卷而开。

    咻!

    洛璃纤细的身影倒射而出,她玉手一挽。剑锋闪烁,只见得一朵由剑气凝聚而成的剑莲,陡然自剑尖急射而出,直接对着血天河掠去。

    “哼。”

    不过面对着那散发着惊人锋利的剑莲,血天河却是一声冷哼,依旧是一拳狠狠的轰出。在催动了血魔臂后,他的双臂强悍程度,已是堪比神器,硬碰硬的话,想来就算是拥有着七纹雷体的牧尘,都占不了多少的上风。

    咚!

    血拳狠狠的轰击在那剑莲之上,血光爆发间。直接是一拳将其震爆而去。

    剑气喷薄而出,血天河的身体在磅礴灵力的保护下,直接是冲了出来,那狂暴拳风,铺天盖地的对着洛璃轰击而去。

    轰!轰!

    一道道血红拳印带着凶戾之气呼啸天际,每一道拳印,都是拥有着极端狂暴的灵力波动,这血天河的实力本就渡过了三重神魄难,如今再借助着这血魔臂之力,那攻势更是令得武灵这等顶尖高手面色都是为之剧变。因为他知道,如果之前血天河在与他交手时使用了这种底牌,恐怕他会直接完败。

    唰!

    而面对着那呼啸而来的道道血红拳印,洛璃娇躯则是不断的后退,一道道剑气匹练横扫而出。那种锋锐,仿佛连空间都是能够切割而开。

    不过,两者相比,显然此时的血天河占据了一些上风,毕竟那血魔臂已经完全融入了他的双臂,而洛璃的洛神剑,却是处于层层封印。

    北苍灵院的众多学员都是面露紧张之色,他们见到不断被逼退的洛璃,手心都是捏了一把汗,毕竟此时血天河所暴露出来的实力,的确惊人。

    血天河的眼睛在此时完全的变得赤红起来,面庞也是显得格外的狰狞,血魔臂本就凶戾十足,他将其与自身双臂融合,那种凶戾也是影响了他的性格,所以一旦催动了血魔臂,他自身也会变得极端的凶残与嗜杀,不过对于这一点,血天河一点都不抗拒,反而极端的享受。

    “哈哈,洛璃,你就只有这些实力吗?看来你们洛神族果真是无人了,既然如此,我劝你们还是早早归降我血神族,免得日后被吾族占领,还得大开杀戒!”

    血天河面目狰狞的狂笑道,拳下攻势,愈发的狂暴,而在那一道道血红拳印的轰击下,洛璃那纤细的身影,仿佛涛浪之中的小舟,即将倾覆。

    嗤!

    又是一道剑锋横扫而下,将一道血红拳印劈裂而开,洛璃那绝美的俏脸,则是在此时变得有些冷漠,她淡淡的看了陷入狂暴之中的血天河,红润的小嘴,缓缓的掀起一抹充满着杀意的弧度。

    “既然你想看我的真正实力,那就让你看个够吧!死人的愿望,终归是要满足的。”

    洛璃琉璃般的眸子中,冰寒涌现,旋即她迅速的伸出纤细玉指,在那洛神剑上,轻轻一抹。

    殷红的鲜血,顿时自洛神剑上扩散开来,而随着鲜血的侵染,只见得那洛神剑上,仿佛是出现了一道道极为古老而晦涩的符文。

    这些符文犹如是锁链一般,将洛神剑尽数的捆缚住,而此时,这些符文,在一遇见那殷红鲜血时,便是一点点的被消融而去。

    而随着那些符文的消融,一道湛蓝光芒,陡然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剑意,笼罩了这片天地。

    嗤!嗤!

    那些原本狠狠轰向洛璃的血红拳印,竟然直接是在距离她尚还有十数丈距离时,瞬间被切裂而开,断裂处,光滑如镜,最后化为漫天光点。

    天空上,那些灵院的院长,面色也是在此时微微一变,因为他们同样感觉到了那一股连他们都是有些心惊的强大剑意。

    五位院长眼神也是一动,将视线投向了那剑意的源头。

    那血天河原本狰狞的面色也是在此时凝固了一下,他死死的盯着那湛蓝光芒弥漫处,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安。

    恐怖的剑意笼罩天地,而那湛蓝光芒终于是消散而去,而随着那光芒的散去,所有人的瞳孔都是在此时陡然一缩。

    在那天空上,洛璃凌空而立,在她的面前,悬浮着一柄约莫丈许左右的蓝色重剑,那一柄剑通体湛蓝,犹如寒冰所铸,这柄剑,通体湛蓝透明,透过剑身,能够隐隐的看见,在剑身最深处,似乎是一截冰蓝色的冰骨,冰骨布满着狰狞的骨刺,骨刺的尽头,正好抵达剑锋处...

    这柄重剑,几乎与洛璃齐身高,而且剑身宽大,洛璃站在它的面前,更是显得娇小玲珑,它静静的悬浮在洛璃面前,那种笼罩天地间的恐怖剑意,正是从这剑身之内散发而出。

    这一柄造型沉重与狰狞的重剑,显然正是之前洛璃手中那柄纤细而优雅的三尺青锋,不过,很明显的,现在的洛神剑,恐怕才是它的真正面目。

    “你...”

    血天河面目阴沉的望着那一柄蓝色重剑,眼神深处有着一抹深深的惧色,他咬了咬压,森然道:“你竟然把洛神剑的真正形态解放了出来,凭你现在的实力,你以为你操控得住它吗?”

    这柄剑,对于他们血神族而言,算是一个不小的噩梦,千百年来,不知道有着多少至尊成为了此剑下的亡魂。

    不过洛神剑虽然威力恐怖,但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掌控它的,甚至,如果得不到它的承认,就算是至尊强者,也不敢握上它。

    之前血天河会不惧洛璃,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他知道洛璃不敢展现洛神剑的真正形态。

    不过,现实似乎是与他所意料的并不一样。

    洛璃眸子清冷的看了血天河一眼,然后她便是缓缓的伸出纤细玉手,握上了那一柄犹如寒冰铸造的湛蓝重剑。

    嗡嗡。

    随着洛璃玉手握上,那洛神剑顿时剧烈的颤抖起来,爆发出清脆的剑吟之声。

    然而面对着洛神剑的颤抖,洛璃俏脸依旧平静,她玉手紧紧的握住剑柄,娇嫩的掌心被那从剑身中渗透出来的剑意刺得鲜血直流。

    鲜血顺着剑柄滴落下来,然后又是一点点的滑过湛蓝的剑身。

    那种锋利无匹的剑意,令得她的手臂都犹如是要被切断,但她却是面色平静,执着而倔强的死死握住剑柄,丝毫不肯放松。

    嗡鸣的剑吟声,在持续了半晌,待得鲜血几乎覆盖了剑身的时候,终于是停止了下来,

    洛璃那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有些泛白的红润小嘴,也是在此时微微一掀,旋即她抬头,淡淡的望着面色难看至极的血天河。

    “现在,就让你体验一下真正的洛神剑吧。”

    当洛璃那蕴含着浓浓寒意的声音在落下的时候,她的身影陡然掠出,几乎是瞬间,她直接是出现在了血天河的上方,她玉手握剑,那一柄湛蓝重剑,毫无花俏的重斩而下。

    洛神剑斩下,那天空仿佛都是在此时被撕裂,一道约莫千丈庞大的剑光撕裂天际,携带着一股毁灭般的锋芒,毫不留情的斩了下来。

    血天河的面色,瞬间难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