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至尊海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二十七章

    轰!

    天地间的灵力,在此时几乎是呈现了一种bào dong的姿态,所有人都是面目震骇之色的望着天空,那里的姬玄凌空而立,他双手虚抱,犹如掌含曰月,在他的身后,空间不断的扭曲,波荡着,甚至是有着一些破裂的迹象。.

    而在那空间扭曲处,隐隐的,似乎是能够见到一片浩瀚无尽的海洋,那里的海洋显得格外的耀眼,其中充斥着圣光般的灵力,那股浩瀚之态,犹如是能够碾压山岳。

    一股莫名的压迫之感从那一片仿佛虚幻般的海洋中散发出来,正是这种压迫感,让得无数学员为之变色,一个个眼中都是有着骇然涌出来,因为这种威压,根本就不是神魄难的高手所能够具备的,因为那种熟悉的威压,是属于至尊强者所有!

    “那是...至尊海?”

    有着人望着那在破碎空间中若隐若现的海洋,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喃喃道。

    真正的至尊强者,拥有着两个特殊的标志,一个是至尊法身,另外一个,便是至尊海,因为一旦当修炼达到那个层次,并且成功晋入至尊境的话,人体之内的气海,就会随之破碎,而取而代之的,便是至尊海!

    碎气海,化至尊海!

    众所周知,气海乃是人体内灵力汇聚之地,如果排除掉外在的诸多手段的话,谁气海内存在的灵力更为的雄浑强大,那么显然他的实力也将会是最强。

    不过,当踏入至尊境后,体内气海,却是会破碎,从而被至尊海取而代之,因为至尊海,是一种比起气海更为强大的完美之物。

    气海存在于体内,虽说重要无比,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最为的脆弱,一旦气海被毁,那么修炼之路就可能会就此终止,多年苦修,也将会化为乌有。

    而至尊海,极为的玄妙,它并非单纯的纯在于人体之内,而是在人体中开辟了一个玄奥的小天地,这个小天地,隐藏在体内,比起气海,更为的隐秘,而且也更为的浩瀚与强大,那种坚固程度,远不是所谓的气海能够相提并论。

    而且最重要的是,至尊海一成,修炼者就能够将神魄隐藏在其中,那样的话,就算是肉身被毁,神魄依旧能够在至尊海的保护下存活下来,曰后只要能够再度修炼出肉身,自然会又东山再起之曰。

    所以,至尊海与至尊法身,是至尊强者最为明显的标志,一个能够用以保命,一个增加可怕的战斗力,而这也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对那个境界无比垂涎的原因。

    而眼下,那出现在姬玄身后,有些虚幻般的海洋,正是至尊海!

    而姬玄凝炼出了至尊海,岂不是说...他已经踏入了至尊境?!

    无数rén miàn面相觑,都是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眼中满是震撼。

    这姬玄未免也隐藏得太深太深了,这样一来的话,这种比试,又还能有什么意义?因为至尊境,根本就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学员所能够抗衡的层次了。

    北苍灵院处,叶轻灵,雨曦,苏灵儿她们也是俏脸苍白,在真正的至尊强者面前,一切的手段,似乎都是有些显得不切实际。

    “他的至尊海并不完整。”那一直盯着战台上的灵溪,突然缓缓的道。

    叶轻灵她们闻言,顿时将目光投射而来。

    “这姬玄的确是天赋卓绝,如此年龄就能触摸到至尊境的门槛,不过真正的至尊海,是极为完美的,而现在那片空间的边缘,却是有些破碎的迹象,显然他也只是勉强的凝炼出了至尊海的雏形,而且那至尊海内的灵力有些斑驳,我想他恐怕是借助了外力。”灵溪毕竟是北苍灵院的长老,她的眼光可不是叶轻灵她们能够相比,自然能够一眼就看出姬玄那至尊海的一些不完美之处。

    不过,在说着姬玄天赋卓绝的时候,她却是忘了,其实她的年龄,可并不比姬玄大多少,所以如果说姬玄天赋超卓的话,那么她,恐怕就真是妖孽中的妖孽了,当然,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灵溪当年一直跟随在牧尘娘亲的身旁。

    一位堪比天至尊的超级强者亲自调教培养,想来这大千世界中,能够有此殊荣的人,应该不算太多。

    “这样吗...”

    叶轻灵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们也不要太乐观了,就算是一个不完整的至尊海,那所蕴含的力量,也远远的超越了神魄难,虽然洛璃拥有着洛河之灵,不过这洛河之灵算是成长形的灵兽,所以现在这个阶段,给予她的助力,恐怕没你们想想的那么强大。”灵溪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再度给她们泼了一盆冷水。

    叶轻灵她们苦笑一声,只能点点头,眼下这模样,她们给予不了洛璃任何的帮助,所能做的,也就只是祈祷着洛璃能够战胜姬玄了。

    灵溪俏脸微抬,一对美目却是越过了战台,望向了高空之上悬浮的审判之镜,微微沉默,喃喃自语:“你就这样的放弃了吗...”

    ...

    天地间的灵力,疯狂的呼啸着,姬玄傲立天空,在身后那破碎空间中隐隐浮现的浩瀚海洋的衬托下,此时他的气质,颇有些睥睨群雄之感。

    “洛璃,现在的你,还认为他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吗?”姬玄目露冷笑的望着洛璃,缓缓的道。

    然而面对姬玄的冷笑质问,洛璃却并没有与其争辩,只是淡如水的轻轻笑了笑,然而正是她这种不争不辨,但却让得姬玄面庞再度有着狰狞的迹象,因为他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她那淡淡笑容之下所隐藏的一些含义。

    她是不屑于在这上面与他来争辩,因为她的心中有着永远不会动摇的dá àn。

    “我看你能够坚持到什么地步,不管你怎么想,可至少别人都会明白,他只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

    姬玄眼神阴沉,旋即他猛的一步踏出,眼中有着森冷涌动,他手掌一翻,陡然拍出。

    轰!

    天地灵力在此时bào dong,只见得那一片浩瀚的海洋中,一股惊天般的灵力席卷而出,直接是化为了一道犹如实质般的圣光巨掌,而后一掌拍下。

    轰隆!

    坚固无比的黄金地面,在此时崩裂,姬玄并没有施展任何的神术,完完全全凭借着雄浑之极的灵力,可就是如此,那种攻击,依旧是强悍得无法形容。

    洛璃美目清冷,她玉手紧握洛神剑,身后那蜿蜒流转的古老洛河之中,洛河之灵也是手掌一握,河水冲出,化为一柄更为巨大的长剑,而后她们同时一剑斩下。

    咻!

    千丈剑光横扫而下,凌厉无匹的剑意,冲天而起。

    咚!

    剑光与圣光巨掌悍然相撞,冲击波肆虐而开,犹如掀起风暴。

    “我看你能挡我多少次攻击!”

    姬玄森然一笑,他脚掌一点,身形暴冲天际,双手一抬,所有人都是感觉到天地为之一震,那隐藏在空间之中的至尊海洋,掀起阵阵涛浪,只见得无数道圣光冲天而起,而后迅速的化为一道道圣光巨掌。

    那一幕,看得无数人头皮发麻,如此可怕数量的攻击,那对于灵力的消耗极为的庞大,然而现在的姬玄,却是能够随意而为。

    天地黯淡,而那无数道圣光巨掌已是犹如陨石般的撕裂了天地,然后铺天盖地的对着洛璃降临而去。

    洛璃俏脸布满着凝重,她深吸一口气,玉手一扬,只见得那洛河横扫而出,将其守护在内,而洛河则是犹如水龙一般蜿蜒盘踞。

    砰!砰!砰!

    无数圣光巨掌,铺天盖地的轰击在那洛河之上,那种掀起的灵力冲击,连那一片黄金战台都是有些无法承受,巨大的裂纹不断的蔓延出来...

    所有人都是提起心的望着这一幕。

    他们能够见到,伴随着那种恐怖的圣光巨掌攻势,那守护在洛璃之外的洛河,也是在迅速的变得淡化。

    无数北苍灵院的学员都是在此时紧咬着牙,双拳紧握。

    谁都看得出来,面对着此时灵力雄浑到了一种可怕程度的姬玄,就算是洛璃,也是有些无法抵御。

    轰轰!

    洛河开始变得摇摇欲坠,最后终于是达到了极限,伴随着一道清脆之声响起,那一条洛河,顿时化为了漫天光点,爆裂而开,那一道洛河之灵,也是在此时随之消散,最后化为光束,冲进了洛璃的体内。

    洛璃嘴中发出了一道细微的轻哼声,娇躯微颤,倒射而出。

    “小心!”

    而就在洛璃周身守护被破时,温清璇俏脸却是突然一变,因为她见到了那突然出现在了洛璃后方的滔天血光,只见得血天河满脸狰狞的闪现而出,一掌便是要对着洛璃后背心要害拍去。

    温清璇一咬银牙,脚尖一点,催动着体内不多的灵力,迅速的掠至洛璃身后,她竟是要用身体要帮洛璃挡下血天河的攻击。

    “学姐!”

    那万凰灵院处,无数女孩俏脸失色。

    “血天河,你他妈的王八羔子!”北苍灵院中,无数学员也是愤怒的骂道,显然这个屡次施展卑鄙手段的血天河,再度勾起了他们的怒火。

    “哼!”

    面对着那无数骂声,血天河却是森然一笑,拳风不仅未收,反而催动了体内所有灵力,一拳狠狠的对着温清璇与洛璃轰去,显然是要辣手摧花。

    温清璇紧咬着银牙,那一对凤目,也是闭拢而去,准备着承受血天河这凶悍一击。

    局势,凶险异常。

    “去死吧!”血天河狰狞咆哮,拳风终于是毫不留情的轰了下来。

    轰隆!

    然而,就在血天河一拳即将落在温清璇娇躯时,这天地之间,突然有着一道狂暴到极点的雷霆之声响彻。

    天空上,那些来自各大灵院的院长以及五大院长,眼神突然一凝,霍然看向了那审判之镜。

    此时,审判之镜的表面,突然泛起了阵阵涟漪,再然后,一道耀眼得令人不敢直视的雷霆光芒,暴冲而出,那一道雷霆光芒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几乎是一闪之下,就出现在了温清璇的上方,而后所有人都是见到,一只犹如雷霆所铸的拳头,穿透空间,快如闪电般的狠狠轰在了那血天河身体之上。

    嘭!

    血天河的身体瞬间暴射而下,最后直接是深深的射进了那黄金战台之中,他的半个身子,仿佛都是在此时被轰得血肉模糊。

    于是,天地间原本的喝骂声,顿时噶然而止。

    无数人呆滞了一瞬,然后猛的抬头,只见得那雷光中,有着一道修长人影掠出,他手臂一揽,便是环住了洛璃与温清璇纤细腰肢,而后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黄金战台之上,雷光这才渐渐的弱下来,最后,雷光之中,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缓缓的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