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洛天神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四十章

    空间被撕裂,巨大的空间漩涡成形,犹如连通着另外的世界,而此时,在那幽黑得令人心悸的空间漩涡之前,一道伟岸身影,浮现而出。

    那道身影,初始庞大无比,可当出现时,却已化为正常,北苍灵院所有的视线,都是带着震撼投射而去。

    那是一位黑袍老者,老者发须皆白,他的面庞显得有些苍老,但却是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威严散发出来,那种威严,甚至是令得他周身的空间都是微微的颤抖着。

    整片天地,仿佛都是臣服在他的脚下。

    一种无法言语的压迫笼罩赶来,让得原本处于狂欢之中的北苍灵院瞬间寂静,莫说是学员了,就算是一些长老,都是面色发白的望着那道身影,那种压迫,他们从未感受过,甚至,就算是他们北苍灵院最为强大的北溟大人,都不曾拥有如此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

    这突来之人,究竟是何等身份,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远处天空,空间漩涡蠕动着,而在继这位犹如天神般的黑袍老人出现后,那漩涡内,再度出现了一些光点,而后有着低沉的兽吼之声响彻。

    再然后,众人便是见到,约莫上百头通体如银,周身缠绕着狂暴雷霆的巨鹤扇动着雷翼,穿过空间漩涡,最后静静的悬浮在了黑袍老人身后。

    这时众人方才发现,在那些雷鹤身上。都是坐着一位身披银甲的骑士,他们手持硕大的银枪。虽然静言不语,但却是有着一种肃然的杀伐之气席卷而开,犹如金戈铁马,那股气势,让得无数学员面色苍白,这些骑着雷鹤的骑士,绝对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之间的搏杀,这是一支真正的军队。而并非是那些一拥而上的散兵游勇。

    这一支雷鹤骑士,若是展开进攻,恐怕就算是至尊强者都难以抵挡。

    牧尘也是在此时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望着那黑袍老人,以及在其身后的那一支雷鹤骑士,那些雷鹤,应该是在灵兽榜上排名第二十四的吞雷鹤。而眼下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足以看出洛神族所拥有的可怕实力。

    当这批神秘人马出现后,北苍灵院显然也是被震慑了一番,不过很快院方也是迅速回过神来,当即漫天破空声响彻,一位位长老急速掠空。面色警惕的望着这支人马。

    在这些长老之后,大批刑殿人马也是尽数的戒备。

    不过面对着北苍灵院方面的戒备,那支人马倒并没有任何的寸进,那位最前方的黑袍老人,只是淡淡的一扫。最后他的目光,便是锁定了某个方向。

    那里。一名出落得愈发美丽的女孩,亭亭玉立,俏脸平静的望着他。

    见到少女,老人那威严的脸庞上方才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慈祥微笑,再然后,他的视线就看见了站在洛璃身旁的牧尘。

    虽然隔着颇为远的距离,但在那一霎那,牧尘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极端可怕的压力穿透空间的笼罩而来,那种压力,甚至是令得他脚下的巨岩都是崩裂出了一丝裂纹。

    不过那股压力的范围控制得极其的完美,除了他所立之处外,压迫没有丝毫的外溢。

    洛璃似乎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当即柳眉微微一簇,就欲站上前去。

    牧尘伸出手掌,拉住了她如玉般的皓腕,轻轻摇头,他知道,如果这第一次见面就需要洛璃站在他的面前,那么恐怕这位洛神族的掌控者,就会对他彻底的失望,虽然或许他并没有对自己抱有期望过。

    牧尘神色平静,只是唯有被他拉住手的洛璃方才能够感觉到他的手掌在微微的颤抖着,汗水从他的后背渗透出来,令得衣衫都是有些打湿。

    一位来自地至尊的压迫,实在是太过的恐怖。

    若是洛天神心怀杀意的话,恐怕弹指间就能够将他抹杀。

    不过不论身体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但牧尘表面的神色依旧平静,这种压迫,虽然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可却是令得牧尘身体都是有些麻木下来。

    因此,当那压力突然间如潮水般退去的时候,牧尘发现他竟是连身体都是无法动弹,手掌因为用力,甚至是将洛璃白皙的手腕都是握出了一圈指印。

    远处天空,洛天神缓缓的收回了目光,淡淡的道:“倒是有些忍耐力,没想象中那么差。”

    在洛天神身后,有着两只吞雷鹤与他最接近,在那上面,各自坐着两名男子,他们年龄约莫在二十七八左右,身披银甲,英姿勃发,气质不凡。

    两人显然地位不低,不过彼此靠得不近,也并没有过多的交谈,似乎关系不算太亲近,但两人的眉宇间,都是隐藏着杀伐之气,犹如闭目修罗。

    后方的那些雷鹤骑士,视线在瞧得两人的背影时,眼中也是有着发自内心的敬畏,显然这两位男子,并不简单。

    他们听见了洛天神这淡淡的声音,那原本没什么波动的眼睛方才动了一下,视线若有若无的看向了那个方向,神色略有些奇特。

    “咻。”

    北苍灵院内,一道光影冲天而起,只见得太苍院长现出身来,他神色凝重的望着洛天神,还未说话,一道熟悉的笑声,已是率先的响彻了天地。

    “呵呵,真是稀客,没想到洛神族竟然会来我北苍灵院,未曾远迎,倒是招待不周了。”太苍院长身旁,有着一道有些佝偻的苍老身影浮现出来,正是北苍灵院的北溟龙鲲。

    而当众多学员见到北溟龙鲲的出现,都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在北苍灵院中,显然还是这位才是真正的定海神针。

    洛天神的目光在北溟龙鲲出现时。那目光也是投射而去,那眼中有着一抹惊讶浮现,想来是察觉到了后者的实力。

    同样是地至尊。

    “这位想必就是北苍灵院的北溟阁下吧?老夫洛天神,突然造访,还望莫怪。”洛天神淡淡一笑,道。

    “原来是洛神族的洛族长,久仰大名。”北溟龙鲲笑着抱拳,倒是收敛了许多以前的玩世不恭。显得郑重了许多,虽然如今的他也是晋入了地至尊,但他明白,他与眼前的洛天神,可还有着不小的差距,毕竟后者早便是晋入了地至尊,而他则是才在一年前完成突破。

    在洛天神声名响彻时。他还只是声名平平。

    “洛族长,不知道此次来我们北苍灵院,所为何事?”太苍院长见到北溟龙鲲出现,心中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旋即客气的抱拳笑道。

    “来接我孙女回家,想来两位应该不会阻拦吧?”洛天神笑了笑。道。

    太苍院长与北溟龙鲲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了洛神会所在的方向,整个北苍灵院,能够和洛神族扯上关系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个女孩了。不过他们倒是没想到,洛璃竟然会是洛天神的孙女。也就是说,她就是洛神族下一任的女皇了...

    “北苍灵院学员自由,只要不是违反了院规,去离都是自己决定,我们不会胡乱插手。”北苍灵院笑道。

    “那就多谢两位了。”洛天神点点头,旋即他一步跨出,身形便是消失不见,而在他消失的时候,其身后那两名男子,也是随之消失。

    洛神会总部,上空。

    空间波荡,三道人影直接是浮现而出,然后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中,出现在了洛璃与牧尘的面前。

    “璃儿,跟我回家吧。”洛天神望着眼前越来越出色的女孩,威严的苍老面庞上,有着一抹欣慰浮现,他对着洛璃一笑,伸出干枯的手掌,道。

    洛璃望着眼前的老人,贝齿紧咬着红唇,她偏头看了牧尘一眼,有些艰难的轻轻点头。

    她莲步轻移,走得格外的缓慢与沉重,那琉璃般的眸子中,满是令人心碎的黯淡。

    牧尘望着她的身影,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依旧还是难免鼻子微酸,袖中的手掌忍不住的紧握,如果现在的他足够强大的话,或许,就不会有人能够从他的身旁将她带走了吧。

    还是太弱了啊。

    牧尘深吸一口气,这一刻,他愈发的明白,他需要更为强大的力量,因为眼前这一幕,他不想要再经历第二次。

    洛璃的脚步,突然停顿下来,旋即她猛的转身,撞进了牧尘的怀中,纤细玉臂紧紧的揽住他的腰,贝齿紧紧的咬住红唇,甚至是有着一丝血迹浮现。

    牧尘也是将怀中的少女,紧紧的搂住。

    这一幕,让得无数洛神会的成员微微心酸。

    洛天神只是静静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其身后的那两名男子眼神波动了一下,多看了牧尘一眼,然后便是微微的偏开眼神。

    牧尘缓缓的松开了洛璃,他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下一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谁也不行!”

    他的声音,轻缓而坚定,有着令人动容的不容置疑。

    洛璃美目中水花凝聚着,她知道,为了这一个目的,眼前的少年,又将要付出多少多少让她心疼的努力,不过这种时候,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头。

    她退开,终于是毅然转身,然后与洛天神搽身而过,但却并未搭上他那干枯的手掌,显然心中依旧是有些怨气。

    “少族长。”

    站在洛天神身后的两名男子,对着洛璃微微一笑,他们弯身,手掌紧握,掌心放在心脏处,道:“您的骑士在等您归来。”

    他们手掌一招,三只通体璀璨的吞雷鹤从远处破空而来,其中一只,显得要优雅纤细,洛璃娇躯一动,落了上去。

    随着洛璃坐上吞雷鹤即将离去,洛天神首次正视着牧尘,苍老的面庞,看不出喜怒。

    而牧尘也是抬头,他注视着这位支撑起洛神族最后光辉的老人,相比而言显得极为年轻的面庞,一片平静。

    无畏无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