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争执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四十五章

    “借审判之镜啊...”

    主殿之前,当听到牧尘的请求后,太苍院长他们眉头都是皱了皱,半晌后,他方才看向牧尘,沉吟道:“审判之镜乃是五大院共同掌控,光依靠一院的话,根本无法将其动用,所以,想要用审判之镜,还得五大院的院长投票表明,赞成的超过三人,方才能够使用审判之镜。”

    牧尘挠了挠头,苦笑一声,他自然也是知道想要使用审判之镜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眼下他也的确只能凭借于此,方才能够得到有关“不朽图录”的信息。

    “五大院中,圣灵院多半是不会同意的,其余三大院,倒是可以争取一下。”一直都未曾说话的北溟龙鲲缓缓的开口:“那就让我去一趟三大院吧,想来他们应该会卖我这老头子一个面子。”

    太苍院长他们闻言都是一惊,北溟龙鲲素来很少插手灵院中的事情,没想到这次竟然会破例为了牧尘去出面。

    牧尘同样是怔了怔,旋即他感激的望着北溟龙鲲,轻声道:“多谢北溟前辈。”

    他虽然知道让一位地至尊出面说话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以北溟龙鲲的骄傲,恐怕极少会做这种主动shàng mén去拉关系的事情,不过牧尘也并没有矫情的拒绝,因为他清楚北溟龙鲲的性格,若是他拒绝的话,恐怕这性子孤僻的老头会立刻不理他,所以这个时候。他只需要将这份恩情牢牢记在心中就可以了。

    “如果不是你这次在灵院大赛上取得成绩,恐怕我们北苍灵院连五大院的名衔都是保不住。与此相比,我这老头子的一点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北溟龙鲲望着牧尘,苍老的面庞上难得的流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我也是北苍灵院的一员,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后。”牧尘微微一笑,道。

    “好,有你这句话,倒不枉我去折点面子。”北溟龙鲲脸庞上有着欣慰的笑容浮现出来。然后他对着太苍院长他们挥了挥手,道:“我这就去一趟三大院,你们留在北苍灵院即可,牧尘,你便等着我的消息吧。”

    北溟龙鲲话音一落,便是一步跨出,而其面前的空间陡然扭曲。旋即被撕裂出一道空间裂缝,而他的身影,直接是迈入其中,瞬间消失不见。

    牧尘望着雷厉风行的北溟龙鲲,心中感激更甚。

    “好了,接下来你便先留在北苍灵院等着吧。”太苍院长笑着拍了拍牧尘的肩膀。旋即迟疑了一下,道:“等此事了后,你应该就要离开北苍灵院了吧?”

    牧尘微微点头。

    “也好,现在继续留在北苍灵院,对你的提升也颇为的有限。那大千世界,更加的适合你。”

    太苍院长豁达的笑了笑。道:“不过你还是要记住我当初所说的话,只要你没有做对不起外面北苍灵院的事,你就永远是我们北苍灵院的学员,不管你在外面惹了多大的麻烦,只要回到北苍灵院,我们北苍灵院就不会让得任何人欺负你。”

    牧尘望着眼前一脸欣慰笑容的太苍院长,心中也是有些感动,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点头。

    这个地方,他永远都会记得。

    太苍院长再度与牧尘交谈了一会,便是让他离去,而他则是带着九幽,径直的去了灵溪所在的那幽静庭院。

    当他落进庭院时,便是见到那跪坐在竹屋茶几之前,身着白色衣裙的清冷女子,后者瞧见他,倒是微微一笑,只是当在见到跟在牧尘身后的九幽时,柳眉就是微不可察的轻轻扬了扬。

    “恭喜你啊,终于是成为至尊强者了。”灵溪微笑道。

    牧尘也是一笑,在灵溪对面坐了下来,他望着眼前女子那清冷美丽的容颜,犹豫了一下,道:“灵溪姐,我或许很快就会离开北苍灵院了。”

    灵溪那斟茶的玉手轻轻的一抖,她看了一眼牧尘,轻轻点头。

    “灵溪姐,你和我一起吗?”牧尘轻声道。

    灵溪沉默了半晌,方才螓首轻摇,道:“等你离开后,我也会离开北苍灵院,不过应该不和你一起,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其他的事情?”牧尘一怔,他望着轻咬着红唇的灵溪,眉头微皱,道:“你是打算去找我娘亲?”

    灵溪轻轻点头,俏脸略微的有些冷意,道:“我的记忆被封印了许多,不过还是能够隐隐感应到一些残留记忆,所以我打算独自去探测一下,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要知道静姨究竟身处何处。”

    “不行,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要去我就陪你去!”牧尘面色微变,沉声道,虽然他并没有接触过那个神秘之族,不过却是能够感觉出它的可怕,毕竟他的娘亲实力已是堪比天至尊,然而即便如此,却依旧是被困住,而眼下的灵溪也只是相当于四品至尊的实力,这若是被那神秘之族的人发现,必然凶多吉少。

    “别说傻话了。”灵溪柔软的一笑,道:“静姨宁愿忍受那思念之苦,也要保全你,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跟着我去冒险。”

    “而且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我会有分寸的,我不会鲁莽,只是暗中查探,而等我有消息了,我就会去寻你。”

    “毕竟,你以后也是要去找寻静姨的,总不能那时候两眼摸黑吧?所以现在我先去为你打打前站,看能否收集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牧尘望着灵溪,那清冷的俏脸上,有着一抹罕见的温柔,她红润小嘴旁噙着浅浅的笑容,柔软的语气中,却是有着不容改变的坚定。

    而面对着牧尘的直视。灵溪也是轻轻摇头,示意牧尘不要再劝她。

    对视半晌。牧尘最终是颓然了下来,旋即咬牙道:“那你用神魄炼制一枚神魄印给我,不然的话,我不会放你独自走的。”

    所谓的神魄印,便是将一丝神魄分离,制作成一道神魄印,而这道神魄印则是会链接着其主人,一旦其主人出现危机。神魄印也是会有所反应。

    不过这种神魄印毕竟有着一丝神魄,一旦这神魄印被毁,其主人也会受到一些创伤,所以一般来说,除非是极为亲密的关系,一般人都是不乐意将自己的神魄印交给别人。

    只是牧尘与灵溪之间,显然并不是普通的关系。

    灵溪瞧得牧尘那同样坚定的眼神。最终只能妥协,嘴角的笑容有点无奈与宠溺:“真是个固执的小家伙...好吧。”

    她伸出玉手,修长的指尖有着光芒凝聚,最后一道金光闪烁,逐渐的形成了一道约莫巴掌大小的金印,那金印精致小巧。而且完全是一个缩小型的灵溪,甚至连那清冷的气质都是如出一辙。

    “喏,给你。”灵溪冲着牧尘嫣然一笑,将那神魄金印给递了过去。

    牧尘接过金印,倒是有点好奇的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下。手指轻轻的磨挲了一下“小灵溪”的脸颊,再然后。她便是见到面前的灵溪俏脸通红起来,气鼓鼓的盯着他。

    毕竟她与这神魄金印还是有着一点链接的,牧尘这磨挲,再加上如此近距离,她也是有点感觉,所以后者的这行为,简直就是在当着灵溪的面调戏她,这种轻薄的举动,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直接被灵溪展开灵阵轰杀成渣滓了。

    “咳...”牧尘见状,这才干咳了一声,连忙把神魄金印收起来,郑重的道:“灵溪姐,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答应我,不要胡来,这些事情,以后我会来解决,那时候,不论是娘亲还是灵溪姐,我都会保护你们。”

    “等你先能超过灵溪姐,再来说这种话吧。”灵溪嫣然一笑,百花失色,不过牧尘的话,还是令得她的心中颇为的欢喜。

    “对了,如今的你虽然已经晋入至尊,不过也不能荒废了灵阵修行,以你的天赋,恐怕很快就能触摸到灵阵大师的奥妙,这也会是一个很强大的手段,在那大千世界中,凶险莫测,可不是北苍灵院能比的,多一个手段,终归是好的。”灵溪俏脸微正,盯着牧尘,告诫道。

    对于突然间变得婆婆妈妈起来的灵溪,牧尘也是笑着点头,心中一片暖意。

    “另外...”

    灵溪的美目,突然若有若无的转向了那一旁的九幽,后者一直都是俏脸平淡的站在那里,并没有靠近过来,也没有与灵溪有什么交谈,不知道为什么,两女似乎总是有些不太对路子。

    “这血脉链接,应该也并不是没办法解开。”

    听到此话,九幽柳眉顿时微微一竖,冷冷的看向灵溪。

    对于九幽的目光,灵溪却是并不退让,淡淡的道:“你也不要这样看着我,牧尘年少不懂事,自然是不知,难道你以为我也是什么都不知情吗?”

    “你想要说什么?”九幽冷冰冰的道。

    “你能够在这个年龄完成进化,而且还能够拥有不死火,想来在九幽雀一族中拥有着不低的身份吧?”灵溪冷笑道。

    “是又如何?”九幽尖俏的下巴一抬,道。

    “九幽雀一族,素来顽固迂腐,如果你在这一族中相当的重要,当他们知道你竟然与一个人类缔结了血脉链接,那必然会勃然大怒,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强迫牧尘单方面的解除血脉链接,因为这最符合你们那一族的性格,而这样的话,牧尘必然会受到难以想象的重创。”灵溪美目冰冷的注视着九幽,道。

    “没有人能逼我们解除血脉链接。”

    九幽盯着灵溪,一字一顿的道:“谁!也!不!行!”

    两女对视,眼神如冰,气氛近乎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