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震慑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七十三章

    轰!

    光柱自牧尘天灵盖暴冲而出,光柱之内,一座黑sè光塔若隐若现,而后伴随着牧尘印法的变化,那座光塔顿时冲出,灵力光芒涌动间,一座黑sè浮屠塔,便是静静悬空。

    黑sè浮屠塔悬浮在半空,在那古老的塔身表面,金sè的巨龙之纹闪烁着光芒,犹如是在蠕动一般,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威压之感。

    这座黑sè浮屠塔一出现,便是引得大殿内众人凝神望去,甚至连那天鹫皇与灵瞳皇都是将一抹惊讶的目光投来,想来是察觉到这座黑sè浮屠塔的不一般。

    “哼,装神弄鬼。”

    那赵钟见状,却是一声冷哼,他身经百战,什么场面没见过,更何况眼前这个实力还远远弱于他的对手,没有至尊法身,不管他有着什么手段,都不可能与他抗衡。

    “极寒冰指!”

    赵钟脚掌重重一跺,印法变幻间,只见得那犹如寒冰所化的法身便是猛的一指对着牧尘按下,极寒的灵力席卷而出,连空气都是在此时被冻结。

    那一道落下的冰指,犹如一座冰山笼罩下来。

    牧尘抬头,他望着那席卷而来的冷冽寒气,黑sè眸子中,也是有着寒芒掠过,当ri那柳冥了天炎法身都奈何不得他,眼下这赵钟所的至尊法身远远不及前者,想要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轰!”

    牧尘脚掌猛然踏下,大殿仿佛都是颤抖了一下,在其身后,空间扭曲起来,隐隐间仿佛是有着紫sè的大海若隐若现。

    咻!

    一道数百丈庞大的紫sè灵力光虹陡然冲出,犹如巨蟒一般,直接是掠过半空,快若闪电般的与那落下的冰指硬憾在一起。

    嗤嗤!

    两者相撞,顿时爆发出刺耳的嗤嗤声响,两股强大的灵力彼此的冲击着,试图将对方侵蚀。

    “想以灵力的力量来对抗至尊法身?”那赵忠见状,冷笑出声,至尊法身乃是至尊强者最强悍的战斗力,牧尘试图凭借灵力来阻拦,简直就是天真。

    “给我冻结了!”

    他印法陡然一变,只见得那冰指之上的寒气顿时犹如洪流般的倾泻而下,试图将其尽数的冻结。

    “给我烧了!”

    牧尘嘴角微掀,黑sè的眸子中,一抹紫焰掠过,旋即那正与冰指对抗的紫sè灵力中,一缕缕的紫sè火焰猛的涌了出来。

    而随着这一缕缕紫sè火焰的出现,那极端冷冽的寒气几乎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而去,甚至连那寒冰巨指上,都是有着水滴哗啦啦的落下来,最后被蒸发成虚无。

    “怎么可能?!”那赵忠见到这一幕,面sè顿时有些变化,他那至尊法身之内所蕴含的寒气,乃是他融合了诸多寒玉方才出来的,寻常灵力若是遇见,就算不被冻结,也会被延缓流动,而眼下,竟然是直接被牧尘给燃烧了。

    “礼尚往来,接下来就该我了。”

    牧尘一笑,眼神却是一片冷冽,旋即他袖袍一挥,只见得那座黑sè浮屠塔冲天而起,迎风暴涨,化为千丈大小,最后快若闪电般的而下,直接是将赵忠的至尊法身给笼罩了进去。

    “吼!”

    当黑sè浮屠塔而下时,在其塔身表面上,金sè的巨龙猛的发出低沉的龙吟咆哮,只见得浮屠塔上,一层层的金光绽放开来,几乎是瞬间,竟是有着五层浮屠塔,陡然明亮。

    在那灵院大赛中对付柳青云的时候,牧尘仅仅只能点燃四层浮屠塔,然而如今他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所以轻而易举便是点燃了五层。

    吼!

    五层浮屠塔金光涌动,只见得那塔身之上,五条金sè巨龙顿时咆哮着飞舞而出,直接是冲进了塔身之内,化为熊熊的金sè火焰,对着那冰蓝sè的法身席卷而去。

    金sè火焰涌动,释放着危险的波动。

    赵忠望着那金sè火焰,面sè也是变了变,显然是从中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威胁,不过他毕竟也是经历了不少战斗,当即深吸一口气,印法变化,只见得那极寒法身之上立即有着冰蓝sè的光芒涌动,远远看去,仿佛是一座冰晶巨人,寒气弥漫。

    “咻!”

    而也就是在此时,金sè火焰席卷而来,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将那一座冰晶巨人笼罩了进去。

    嗤嗤!

    而就在那金sè火焰涌来的时候,那赵忠的眼中,几乎是瞬间有着惊骇之sè弥漫,因为他察觉到,金sè火焰席卷过处,他的至尊法身,竟然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融化。

    那种金sè火焰,竟然霸道到了这种程度!

    “该死的,不可能!”

    赵忠紧咬着牙,在其背后也是有着至尊海浮现,浩瀚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至尊法身之内。

    不过,不管他如何加持着至尊法身,金sè火焰依旧是不疾不徐的燃烧而过,火焰飘过处,犹如寒冰般的至尊法身,迅速的融化。

    赵忠的面sè,开始变得苍白,冷汗不断的涌出来。

    大殿内,那些原本抱着看好戏心态的目光,也是在此时忍不住的有些变化,诸王眼神微凝的盯着那浮屠塔内的金sè火焰,似乎也是在为这金sè火焰而有些心惊。

    “这种火焰...”

    在那最高处的莲台,天鹫皇与灵瞳皇那古井不波的脸庞上,也是掠过了一抹讶异,那种金sè火焰,似乎很不一般。

    那一直睡眼惺忪的睡皇,仿佛也是在此时微微的睁开了一丝眼睛,声音有些模糊不清的喃喃道:“好霸道的火。”

    金sè火焰摧枯拉朽的燃烧着眼前的一切,不论那赵忠如何的反抗,那犹如寒冰巨人般的至尊法身,却是在飞快的缩小。

    一种刺痛,从赵忠的体内涌出来,虽然他并未将本体与至尊法身融合在一起,但毕竟两者有着极大的联系,所以他也是受到了波及。

    赵忠紧咬着牙,即便他心中感觉到了浓浓的不安,但他依旧没有认输,眼神狠毒的盯着牧尘,试图寻找机会反击。

    “冥顽不灵。”

    牧尘察觉到他的目光,眉头也是皱了皱,再没有丝毫的留情,袖袍一挥,金sè火焰猛然席卷,直接是将那寒冰所化的至尊法身,尽数的笼罩。

    他知道,他想要成为九幽宫的统领,那就必须展露出真正的实力,所以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并不是什么怜悯,而是震慑!

    而想要达到那种效果,就得以雷霆手段!

    “给我焚烧了!”

    牧尘手掌陡然握下,金sè火焰熊熊燃烧,那一座犹如寒冰巨人般的至尊法身,顿时化为水流倾泻而下,而后在金sè火焰的燃烧下,化为虚无。

    嗤嗤。

    水雾在浮屠塔内弥漫开来,而那一座寒冰巨人,则是轰然倒塌。

    噗嗤。

    一口鲜血,猛的自赵忠嘴中狂喷而出,他的身形也是狼狈的倒shè出去,神sè萎靡到了极点,他的眼中,满是惊恐的盯着前方的牧尘。

    他无法想象,他的至尊法身,竟然直接就被牧尘给炼化掉了!

    大殿内,原本的窃窃私语声,噶然而止,众多统领面sè凝重,甚至连诸王眼瞳都是微缩了一下,虽说赵忠的至尊法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想要将其生生炼化,却绝对不是任何人都是能够办到的。

    而且,眼前的少年,实力还比赵忠差上一大截。

    “这个少年...倒是有些不简单。”那修罗王面无表情的盯着牧尘,眼神终于是动了动,喃喃道。

    在修罗王身后,那四大统领之首的徐青也是有些讶异的望着这一幕,轻轻点头,这个少年所拥有的战斗力,显然不止表面上显露出来的那些,这赵钟一开始就抱着小觑心态,倒是活该了。

    “哇,牧尘竟然这么厉害。”唐柔倒是惊喜的盯着牧尘的背影,雀跃的欢呼道,她先前可并没有对牧尘抱太多的信心,毕竟他连至尊法身都还没出来,反而哪料到战斗结束得如此干脆利落,那赵忠不仅败得迅速,而且连至尊法身都是被炼化了...

    唐冰也是美目中噙着一抹惊讶,旋即螓首轻点,难怪能够被九幽姐姐看重,这个家伙,倒的确是有些本事。

    九幽倒是并没有多少的意外之sè,只是一直冰冷的俏脸上,有着一抹动人的笑颜展露出来,牧尘这一手,相当的漂亮。

    血鹰王眼神yin冷的盯着牧尘,旋即他瞥了一眼狼狈的赵忠,淡淡的道:“真是废物。”

    他的声音中,有着压抑的恼怒,原本他想要借此将牧尘打压下去,那么九幽的目的就无法得逞,但哪料到牧尘手段竟然会这么凌厉。

    赵忠羞愧的低头,目光怨毒的看了牧尘一眼,狼狈的退出。

    牧尘并没有理会,只是抬起头来,黑sè眸子直视血鹰王,少年身躯挺拔,虽然依旧还是那平静温和的模样,但此时却并没有再小觑于他。

    他冲着血鹰王抱拳一笑,道:“血鹰王大人,不知道现在的我,可有资格成为九幽宫的统领了?”

    (今天跟烽火还有神机搬家,忙了一天,所以只能明天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