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诚服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八十章

    “见过牧尘统领!”

    当那丘山三人不得不认服时,那九幽卫也终于是低头,整齐的喝声,犹如雷鸣般的在这片广场中响彻而起。

    牧尘面色平静的望着那犹如黑云般的军队,最后视线转回丘山三人,道:“你们是九幽卫的老人,这些年即便是在九幽宫最为艰难的时候也未曾离去,我身为新统领,自然也会有功者赏。”

    话到此处,他顿了顿,见到丘山三人惊讶的目光投来,方才接着道:“我这里有着一卷“天炎法身”的修炼之法,之后会传授给你们。”

    “天炎法身?”

    丘山三rén miàn色顿时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牧尘:“那排名九十七等的天炎法身?”

    不仅是他们,就连九幽卫中都是传出阵阵哗然,显然都是听说过这天炎法身的名头,当即都是眼神火热,虽然这天炎法身在那九十九等法身中只是末等,但毕竟是榜上有名,比起那些无法登榜的至尊法身,不知道强悍了多少。

    这种等级的至尊法身,就算是放在大罗天域,怕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修炼的,但现在,却是被牧尘用来奖赏,这般手笔,不可谓不小。

    “多谢统领大人!”

    在那天炎法身的you huo之下,丘山三人的面色都是有些激动起来,旋即急忙抱拳恭声道,心中的那一丝不服,终是彻底的消散而去,毕竟一个能够轻松就将天炎法身赏赐出来的人,就算年龄较小,但这种气魄,却远非他们能比。

    牧尘摆了摆手,目光扫视开来,沉声道:“以后九幽卫中,只要是战功优异者。不仅能够获得足够的至尊灵液冲刺至尊境,而且冲刺成功后,同样有机会获得天炎法身的修炼之法,当然,至于能否修炼成功,还是得看各自的造化。”

    哗。

    九幽卫中,再度惊哗。不少人都是眼神炽热的舔了舔嘴巴,这些年他们也是知晓九幽宫的处境,所以平日的至尊灵液都是紧巴巴的用,虽然谁都没有说什么,但谁都希望能够多获得一些至尊灵液加快修炼速度。

    而且冲刺至尊境,需要大量的至尊灵液。这需要长时间的储备,而牧尘此话,却是打消了他们最大的顾虑,这还更别说之后还有着那天炎法身的天大you huo。

    “不过我们九幽卫一直都是休养,何来的战功?”九幽卫中,还是有着敏锐之人,当即小声的问道。

    众人这才清醒过来。皆是点头,这些年来,因为九幽宫式微,他们九幽卫从未出战过,虽然九幽宫的地盘不断被侵占,可九幽宫无主,他们即便心中憋屈忿恨,但也不敢出手。

    “以前是以前...”

    牧尘淡淡的道:“从今以后。原本是我们九幽宫的东西,就要全部的拿回来,谁如果再欺压到我们头上,那就直接动手,所以,以往那种轻松的日子要一去不复返了,谁如果不满意。可以退出九幽卫,因为以后,九幽卫将会成为九幽宫最锋利的矛,直指任何敌人。”

    他一番话说得平静。然而却是让得所有九幽卫却是一愣,然后激动得连身子都是有点颤抖起来,一些人眼睛通红,因为这些年他们忍得太辛苦了,在这大罗天内,九幽卫算是地位最低的,不论走到哪里,都是会引来一些不屑的目光,一些恶毒者,更是称他们九幽宫为女人宫,九幽卫为女人卫,只是因为这些年,九幽宫面对着那一次次的挑衅,都是选择忍气吞声,最后甚至连争夺大罗金池的名额,都是拱手相让。

    时间长久下来,连他们都是有些麻木,所以当在听见牧尘这一番话时,绕是这些九幽卫素来坚毅,一时间也是心潮澎湃,难以自制。

    “谨遵统领之命!”

    所有的九幽卫都是在此时挺直身体,整齐的低吼声,犹如雷鸣一般。

    高台上,唐冰见到这一幕,贝齿不由得轻咬着红唇,美目凝视着那一道修长的身影,不管她平日如何的强势,但毕竟不是男儿,骨子里少了一分属于男儿的激昂血性,若要论守,牧尘不如她,而若要论攻,她显然不如牧尘。

    在以往的时候,九幽卫虽然也很尊敬她,但却很难会有眼下这般心潮澎湃的时候。

    “怎么样?”九幽笑着问道。

    唐冰轻轻点头,微笑道:“九幽姐姐的眼光很好,牧尘比曹锋,强了太多。”

    话音一顿,她轻轻撅了撅小嘴,罕见得露出了一些女孩子的娇憨,道:“不过这家伙也太大方了一些,那么多的至尊灵液,我哪能拿得出来。”

    唐冰算是九幽宫的大管家,所有的至尊灵液都经由她来掌管,以往她可是紧巴巴的过着日子,哪里能够跟牧尘这样,狮子大张口,连这种冲刺至尊境,至尊灵液包够的豪言壮语都敢放出来。

    “他是想以战养战吧。”九幽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狭长的美目中有着冷冽之色掠过,道:“正如牧尘所说,从今以后,咱们九幽宫也该换换方式了,那些属于我们的东西,应该全部的还回来。”

    唐冰默默点头,心中也是有着一些期待,她自然也是希望能够见到一个充满着朝气与血性的九幽宫,任何来犯的敌人,都将会受到让他们恐惧的报复,这些年来,九幽宫受尽欺压,她不是心中没有怒火,可毕竟形势比人强,那血鹰王就是要逼得他们犯错,然后就有借口解散他们九幽宫,所以就算忍受了委屈,她也不会给对方机会。

    牧尘对于九幽卫爆发出来的气势相当满意,他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掠回高台,他知道,现在的他,算是彻底的获得了这一支九幽卫的认同。

    “没想到你这大棒加萝卜的套路玩得倒是挺熟练。”九幽笑吟吟的望着牧尘,道。

    牧尘一笑,他这套路也不算什么新鲜,但却很有效。

    “九幽卫很不错。”牧尘赞了一声,他对于这支九幽卫很满意,不论气势还是实力,这支九幽卫都不弱,唯一的缺陷,或许就是数量略少,但那潜力,却是非常之大。

    “那当然。”唐冰微笑,眸子中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小得意,她这些年来,可是将所有心神都是注入了这其中,不然的话,失去了九幽的九幽宫,哪还能够撑到九幽再回来?

    “不过也苦了唐冰姐了。”牧尘轻声道。

    在九幽宫失去九幽后,唐冰还能够将九幽卫调教成这样,而且始终都是忍耐着诸多挑衅,想来这份隐忍之下,也是付出了极多极多,她一个女孩子能够做到这个份上,的确是极为的不容易,难怪九幽卫中所有人都是对她极为的尊敬,即便是那丘山三人都是如此。

    牧尘看得出来,如果说他们对九幽是敬畏的话,那么对唐冰便是极为真诚的尊敬。

    唐冰微微一怔,她望着眼前笑容那微笑的脸庞,心中仿佛柔软处被碰撞了一下,俏鼻都是有点酸意,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她从来没说过,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只是在失去九幽后,九幽宫必须要有人顶起来,而她就是那个表率,所以她只能以冰冷坚硬示人,努力的坚持下去,直到九幽的归来。

    “放心吧,唐冰姐,以后谁敢再来九幽宫捣乱,我就打得他连他爹妈都不认识。”牧尘笑道,少年俊逸面庞上的笑容,在此时显得温和灿烂,令得唐冰俏脸都是微红了一下,罕见的没有了那副冰冷强硬,只是轻轻点头。

    “不过你别以为说了几句好听的,就不用考虑接下来九幽卫所需要的庞大至尊灵液了,那么多,你就算把我卖了都拿不出来。”唐冰的神情很快的恢复回来,她望着牧尘,笑道。

    牧尘点点头,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九幽宫麾下的地盘被侵蚀得极为的严重,而他手中所剩下的至尊灵液不能坚持太久,所以,想要长久下去,还是得依靠他们自己。

    “这种事,就只能依靠你们了,不过我会将血鹰王盯住的。”九幽微笑道,按照大罗天域中的规矩,王是不能出手的,一切的争夺,都只能由下面的人去,而这也是血鹰王丝毫不惧怕他们的主要原因,因为他可不相信,凭借着九幽宫这稀少的人,能够战胜他人才济济的血鹰殿。

    牧尘点了点头,伸了一个懒腰,目光望向远处,眼神有些凌厉:“等大罗金池之争结束后,我们就该动手把失去的东西夺回来了。”

    “你准备得怎么样了?”唐冰好奇的问道,毕竟这可是他们九幽宫这些年来第一次参加大罗金池的争斗,想来各方派系都在紧盯着他们。

    “一切妥当。”

    牧尘微微一笑,明亮的眸子中,充满着自信的色彩,在修炼出大日不灭身后,他已经不再忌惮任何同层次的对手。

    不过,这次的争斗,对于他以及九幽宫而言都极为的中哟啊,所以他也不能太掉以轻心了。

    牧尘手掌轻轻摸了摸须弥镯,突然想起了从柳冥那里夺来的那一卷名为“九龙九象术”的神秘神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