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大罗金池之争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八十一章

    当那一支黑云般的军队静静的矗立在那第九座石台之上时,这片天地间原本的喧哗之声,则是在此时悄然的减弱了一些,不少目光之中,都是有着一抹惊异之色掠过。.

    因为眼前这支军队给予他们感觉,竟是丝毫不比其他八王麾下的最强军队弱。

    “那是九幽宫的九幽卫?”

    “没想到这支九幽卫竟然还能有这等气势,不是说这九幽卫乃是大罗天域内最弱的军队吗?这种气势,可完全不像啊。”

    “是啊,看来传闻不可信,这九幽宫看似低调,实则韬光养晦,据说那失踪多年的九幽宫之主已经归来,这九幽宫,怕是要崛起了。”

    “哪有那么容易,九幽王即便当年也在大罗天域时,九幽宫也是难成大器,根本无法与其他八王相比,即便如今回来,恐怕也难以与其他八王争雄。”

    “…...”

    天地间,众多目光望着那一支犹如磐石般纹丝不动的军队,顿时有着一些窃窃私语声传开,九幽宫在大罗天域内的名声并不高,毕竟以往的九幽实力也并不是很强,当初成为一宫之主,还引来了一些非议,但碍于天鹫皇的支持,以及她所拥有的九幽雀一族的背景,倒是无人明面上说什么,但显然暗中对于九幽的地位,也是颇为的质疑。

    “那个少年是谁?”而当众人在注意着那一支九幽卫时,目光也是不免的扫到了那站在最前方,身体修长,面色平静的少年,当即有些疑惑的出声。

    “那似乎是九幽宫的新统领,名叫牧尘,乃是九幽王带回来的。”

    “如此年轻的统领?呵,这九幽王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儿戏,真当这大罗天域内,是什么人都能够随随便便上位的吗?”有着人忍不住的冷笑道,显然是对于牧尘这般年龄就能够成为大罗天域的统领而感到眼红。

    “这牧尘虽然年龄不大,可据说已是踏入了至尊境,前两个月,血鹰王麾下的一位统领对其出手,可是直接被他一招击败。”

    “呵呵,击败了那赵统可不算什么,九幽王似乎是想要让这个牧尘去争夺金池名额,这难免会与四大统领相争,这个牧尘虽然有些本事,但想要与四大统领比肩,怕还差了几年的火候。”

    “嗯…此话在理,这一次九幽王倒是显得急躁了一些,就怕是会耀武不成,反而丢了颜面…”

    “…..”

    “咻!”

    在九幽卫现身后,又是有着三道光芒掠来,其中一道,直接是落在了第九座石台的王座之上,顿时吸引了无数道目光。

    那道倩影,窈窕而修长,她身披黑色战甲,贴身的战甲包裹着玲珑动人的娇躯,曲线动人,那青丝被随意的挽起,更是显得英姿飒爽,那一对战裙之下的雪白圆润的,则是引来了不少窥探的目光,一些人光是看着那一对,便是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更何况这的主人,还拥有着这般火暴的身材以及冷艳的容颜。

    当然,还有着那高高在上的地位,这样的出色女人,总是容易勾起人心中的征服。

    这道倩影,自然便是九幽。

    她美目扫过四周,旋即便是自那王座上坐下,唐冰,唐柔立于她的左右,相同的容颜,却是气质截然不同,一时间,直接是令得这里成为了最吸引人目光的所在。

    “哈哈,九幽,你们九幽宫总算是来了,我原本还以为你们九幽宫放弃了呢,那样的话,也太不把辛辛苦苦拿回去的名额当回事了。”在九幽现身时,一道笑声也是随之响起,只见得不远处的石台上,血鹰王正微笑的望着这边,笑声爽朗。

    九幽闻言,美目也是冰冷的扫了血鹰王一眼,淡淡的道:“我九幽宫的事,就不劳烦血鹰王艹心了。”

    血鹰王笑了笑,他手掌轻轻的磨挲着扶手,那有些猩红的眼中,却是寒意流露,显得阴狠之极。

    九幽与血鹰王之间那不对路的气氛,显然任谁都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其余诸王,也都是冷眼旁观,并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

    在这大罗天域内,九王地位不低,除了以往的九幽宫外,彼此的实力都是相差不多,所以谁都不会彻底的服谁,为了争夺利益以及资源,也都彼此间交锋过,所以对于这种争斗再熟悉不过,自然也就不会蠢到被无缘无故的波及其中,毕竟如今的九幽,也不再是以往,她的实力,足以让其余诸王,都是心生忌惮。

    牧尘静立在九幽卫最前方,他那平淡的双目也是扫向了血鹰殿所在的方向,在那座辽阔的石台上,同样是有着一支身披血红甲胄的军队,这支军队浑身都是缭绕着凶气,显然是一支善战的军队,这血鹰王虽然跋扈,但其麾下,的确堪称强者如云。

    “牧统领,那是血鹰殿的血鹰卫,乃是由吴天与曹锋共同执掌,这些年我们九幽宫原本所属的城市,便基本是被他们两人扫荡了个尽,很多城市都是被迫改投了血鹰殿。”在牧尘身后,那丘山低声说道,声音中颇有些怨气。

    “曹锋这个畜生,如果不是九幽大人的话,他早就如同死狗一般,如今却是帮着别人来对付我们九幽宫,这个杂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九幽卫绝对不会放过他!”丘山咬牙切齿的道,显然是对于曹锋的背叛恨到了极点。

    牧尘轻轻点头,神色平静,刚欲说话,却是感应到两道有些冷意的目光射来,他微微抬头,便是见到那站在血鹰卫最前方,那吴天与曹锋的目光投射了过来。

    三人目光对碰了一下,那吴天的嘴角顿时掀起一抹残忍的笑意,而那曹锋的眼神,则是一片冷漠,那冷漠之中,蕴含着浓浓的敌意。

    以前在九幽宫时,九幽卫便是由他掌控,而现在牧尘的位置,则是与他当初一模一样,显然,九幽是打算用牧尘来顶替他。

    虽说如今已经叛离了九幽宫,但曹锋对此还是感到有些不自在,因为如果现在牧尘做得比他好的话,岂不是会让人说,他曹锋远不如牧尘?

    作为同样是由九幽带入大罗天域的人,这一点,是心胸其实并不宽阔的曹锋是难以忍受的,他的姓子,显然是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尽量让他下不了金池峰。”曹锋偏过头,对着吴天轻声道。

    “呵呵,看来你很讨厌这个家伙啊。”吴天笑眯眯的拍了拍曹锋的肩膀,道:“金池之争,本就有着伤亡,出手再重都无所谓,不过我们的首要目标还是先登顶,至于这个家伙,大人已经吩咐了人专门对付他,我想,他应该连见到金池的机会都没有。”

    曹锋闻言,倒是有些遗憾的笑了笑,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这家伙连见到金池的机会都没有,那正好凸显出他的无能,到时候九幽宫,怕就真是要成为一个笑话了。

    “牧统领,金池之争的时候,你可要多小心一些这两个家伙。”在曹锋与吴天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牧尘时,那丘山也是对着牧尘低声道。

    牧尘微微点头,他自然是能够见到吴天与曹锋眼中那猫戏老鼠般的神色,只是…他的嘴角轻勾了一下,究竟谁是老鼠,可还真说不定呢。

    一道香风突然袭来,唐冰慢悠悠的走到牧尘的身旁,她美目顾盼,颇为的动人,旋即她对着牧尘微微一笑,那般笑容,顿时引来了大片的炽热目光。

    “唐大管家,有什么吩咐?”牧尘见状,不由得一笑,道。

    唐冰白了牧尘一眼,道:“九幽姐姐让我来告诉你,这一次参加金池之争的,共有将近百人,个个都不是弱手。”

    “怎么会这么多?”牧尘惊讶的道,不是说名额有限吗?

    “这一次的金池之争,三位大人决定把名额放大,所以参加的人不仅是九王麾下,一些来自大罗天域的附属势力,也有着一些名额。”

    话到此处,唐冰美目看了一眼血鹰殿所在的方向,眸子中有着一抹忧虑之色,道:“这对于你而言并不算好消息,因为据我所知,这些附属势力中,有一些势力与血鹰殿交好,而他们为了讨好血鹰殿,很有可能会阻止你靠近金池。”

    牧尘眉头微微一皱,他毕竟势单力薄,光是对付吴天与曹锋,就得竭尽全力,这若是再掺和一些捣乱的家伙进来,就真是有些麻烦了。

    这血鹰殿,果然很讨厌啊。

    唐冰见到牧尘眉头皱起,不由得轻轻咬了咬红唇,她看了一眼远处的一座石台,轻咬银牙,就欲转身。

    “唐冰姐,你干什么?”牧尘疑惑的看向她。

    “我…”唐冰俏脸微红了一下,轻声道:“我去找周岳,请他到时候出手,把那些绊脚石清理一下,这样你就好节省一些力量。”

    虽然她对周岳并没有多少的感觉,但这种时候也只能请他帮忙了。

    牧尘一怔,他就这样的看着唐冰,旋即缓缓的收回目光,语气淡漠的道:“这就不需要唐冰姑娘艹心了。”

    唐冰俏脸微变,她贝齿紧咬着红唇,她紧紧的盯着牧尘,显然是感受到了他语气之中的冷漠,自从认识以来,她显然还是第一次看见牧尘刺人的一面,因此那眸子中,一时间竟是有着水汽弥漫,显得楚楚动人。

    “咳,牧统领,唐姐也没其他的心思,她也是想要我们九幽宫这次表现好一些,免得九幽大rén miàn上不好看。”一旁的丘山见状,连忙道,虽然他的年龄比唐冰大许多,但对着后者,他却是颇为的尊敬。

    话音一顿,他又是对着眼眶微红的唐冰道:“唐姐,你如果真去找了那周岳,不仅我们九幽宫面子不好看,而别人怕也是会因此说牧统领连一个金池之争都要靠女人去说情…虽然我们都知道牧统领的实力,可毕竟人言可畏。”

    唐冰眼眶泛红,她素来坚强,即便是在此时也不愿意显得柔弱,美眸通红的盯着牧尘,道:“我又没有看不起你,据说这次血鹰王请来了四位实力达到一品至尊顶峰的强者联手对付你,这再加上吴天与曹锋,就算你再强,难道能够全身而退吗?”

    牧尘双目微眯,他望着唐冰那红着眼眶,但依旧小脸倔强的模样,心头也是微软,淡漠的神色逐渐的消散,轻声道:“唐冰姐,放心吧,如果他们真的要出手的话,就算我走不出这座金池峰,但他们所有人,也得留下来陪我。”

    少年的声音平静温和,只是在那其下,却是蕴含着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气以及一种掩饰不住的自信,并不骄狂,但却丝毫不逞强。

    唐冰微红的美目的看了牧尘一眼,少年那平静的语气,却是让得她没了辩驳的勇气,于是她只能轻咬着红唇,那副俏美的模样,倒像是在被欺负一样,显得很是动人。

    于是,牧尘很快就感觉到周围不少看向他的目光显得敌意很重起来,甚至连九幽卫中,都是有着不少目光不善,由此可见,唐冰在九幽卫的心中,受欢迎程度,可远比他这统领更来得重要。

    “咳。”

    面对着那越来越多的不善目光,牧尘只得干咳一声,低声道:“唐冰姐,你就别这样了,放心吧,我骨头硬着呢,别人想打死我可没那么容易。”

    唐冰破涕为笑,横了牧尘一眼,道:“我才懒得管你会不会被人打死,就算我多事,自找不自在好了,真是活该被骂。”

    她的语气中,不免有些怨气,想来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遇见人这么对她说话。

    唐冰说完,便是转身而去。

    “唐冰姐,放心吧,有我在,没人能损得了我们九幽宫的颜面。”牧尘微笑道。

    唐冰莲步轻顿,轻哼道:“那就用你的表现来说话吧,不然的话,以后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滴至尊灵液。”

    “那就谨遵大管家之命了。”牧尘笑着抱拳。

    唐冰红唇轻撇,不再理会牧尘,快步走回。

    牧尘也是转过身,他远远的凝望着血鹰殿所在的石台,那一对黑色眸子中,也是有着一抹冰冷的寒意涌现出来。

    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好好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