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登顶之战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八十二章

    咚!咚!

    当这天地间的昂扬战意浓郁到极点时,那悠扬的钟吟之声,终于是在这天地之间响彻,悠悠的回荡,经久不散。.

    在那天空上,光芒凝聚,空间扭曲,只见得三道光影缓缓浮现,那般模样,正是如今大罗天域中地位最高的存在。

    天鹫皇,灵瞳皇以及那位深不可测的睡皇。

    伴随着三人一现身,下方顿时无数人敬畏的弯身行礼,甚至连九王都是微微低头,天地间,唯有三皇淡然而立,显露出无人可及的地位。

    天鹫皇袖袍一挥,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股柔力涌来,令得他们的身躯再度的笔直。

    “大罗金池的规矩,想来大家都是知晓,所以老夫也就不再多言,不论你使用任何手段登上山顶,皆不会有人理会,在这里,只看结果,不看手段。”

    “而最终进入大罗金池的名额,仅有四个,如何争夺,全看各自本事。”

    伴随着天鹫皇那苍老的声音缓缓的传开,这片天地间的气氛仿佛都是变得肃杀起来,不少强者眼神逐渐凌厉,能够前来参加金池之争的人,都算是彼此所在势力中的佼佼者,面对着任何的对手,他们都不会轻易的恐惧,所以,想要从这么多强者之中夺得那屈指可数的四个名额,必然是需要经历残酷的争夺。

    “时辰已是差不多了。”那位灵瞳皇眼中灵光闪烁,淡淡的道。

    天鹫皇与灵瞳皇的目光,都是看向了身旁那位一直睡眼惺忪的男子,笑道:“梦兄,开启金池峰吧。”

    虽然同为三皇之一,但两人对于这位素来不插手大罗天域内部事情的睡皇显然那都颇为的客气,因为他们知道,三人之中,后者才是大罗天域域主最为信任的人。

    “嗯。”睡皇毫无形象的打了一个哈欠,慢悠悠的点点头。

    嗡。

    三道光束,在此时自三皇的手中射出,直接是射进了那座金池峰中,而后所有人都是见到,金池峰之外的空间逐渐的扭曲,那座金池峰,仿佛是变得越来越清晰。

    轰!

    当那金池峰彻底清晰的时候,一股无法形容的磅礴灵力,顿时席卷开来,整个天地似乎都是被印染成了金色。

    金色的洪流,从巍峨的山顶倾泻下来,令得金池峰犹如黄金所铸。

    “那是金池洪流,威力极为的强大,犹如万浪冲刷,唯有踏入至尊境的强者才能够勉强抵御,而所有登山者,都必须承受住金池洪流的冲击,才能登顶。”在牧尘身旁,丘山为他解释道。

    牧尘微微点头,面色有些凝重,显然也是察觉到了那金色洪流的厉害,这大罗金池果然玄异...

    咚!

    当那金池峰变得耀眼之极时,天空上,三皇也是齐齐挥手,空间荡漾,清脆悠扬的钟吟声,回荡天际。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在此时变得灼热。

    “大罗金池之争,现在开始。”

    咻!咻!

    当天鹫皇那淡淡的声音从天空上传下的霎那,只见得一道道磅礴的灵力光柱冲天而起,一道道光影拔地而起,直接是快若闪电般的对着那金池峰暴掠而去。

    在那八座石台上,八王麾下的诸多统领,也是立即动身,顿时天地间响彻连片的破风之声,仿佛连天地灵力都是有着沸腾的迹象。

    “牧统领,这次就看你的了!”丘山,北墨,澜海三位九幽卫中实力最强的人,也都是在此时对着牧尘郑重抱拳,他们九幽宫这些年几乎已经要快被人忘记掉了,而这一次,能否有着一个良好的开头,就必须全看牧尘这一次的金池之争了。

    牧尘微笑着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脚尖一点,便是化为一道流光掠过天际,最后直接是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落进了那巍峨的金池峰中。

    在那石台的王座上,九幽美目凝视着牧尘的身影,玉手也是轻轻紧握了一下扶手,接下来,就只能看牧尘的表现了。

    “九幽姐姐,牧尘能够得到金池名额吗?”唐柔俏丽的脸颊上,也满是紧张之色,她们都知道,这一次的金池之争,对于他们九幽宫而言,颇为的重要。

    “放心吧,牧尘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九幽那漂亮的瓜子脸颊上,有着一抹笑容浮现出来,对于牧尘,她显然有着不小的信心。

    “若是失败了,看我怎么收拾他。”唐冰美目盯着那道身影,语气中有着一点小小的恨恨味道。

    九幽闻言,不由得莞尔一笑。

    半空中,三皇袖袍挥动,只见得空间荡漾,灵力凝聚而来,化为一面面巨大的灵力光镜,所有进入金池峰的人影,都是显露在其上。

    九座石台上,诸王都是抬头,神色各有些不一的盯着那些灵力光镜。

    ...

    轰!

    牧尘的身形刚刚落进金池峰,脚掌踩着大地,那金色的洪流顿时倾泻而来,那种奔腾姿态,连山岳都是能够碾压成粉末,声势骇人之极。

    在这种冲击下,只要不是踏入了至尊境实力的人,几乎都会被撕裂成碎片。

    金色洪流反射进牧尘的眸子,不过他的面庞却是颇为的平静,屈指一弹,有着许些紫炎燃烧的灵力便是席卷而出,犹如匹练,将那金色洪流撕裂而开。

    唰!

    在金色洪流被撕裂而开的瞬间,牧尘的身影,也是犹如鬼魅般的冲了进去,顺着那裂缝,迅速的对着山顶疾掠而去。

    在这同一时间,这座巍峨的山岳上,也是不断有着强悍的灵力波动此起彼伏的爆发而起,所有登山之人,皆是将自身力量尽数的爆发,撕裂金色洪流,直奔山顶。

    而所有人都知道,不管他们登山的速度有多快,最后能够获得名额的人,仅仅只有四人,所有,几乎其他所有的人,都算是彼此的对手。

    想要获得名额,那就必须让得对手数量不断的减少。

    正因为如此,这登山之战,在最开始的时候,便是显露出了残酷,当一些人在努力撕裂金色洪流,对着山顶而去时,在那暗处,却是有着凌厉而狠毒的攻势,陡然席卷而来。

    巍峨的山中,顿时有着狂暴的灵力肆虐而开,光影闪烁,杀伐之声,响彻而起。

    咚。

    牧尘的脚掌重重的踏上一块岩石,岩石瞬间化为粉末,而他的身体,却是犹如光影般的掠出,不过,就在他身形刚刚掠出的瞬间,一道尖锐的破风声,突然从后方疾掠而来。

    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没有令得牧尘有任何的惊慌,他反手一掌拍出,磅礴灵力便是化为灵力巨掌,与后方那一道灵力攻势硬憾在一起。

    咚!

    狂暴的灵力肆虐,那后方顿时有着闷哼声响起,一道人影被震飞而去,最后被金色洪流席卷而进,显得狼狈不堪,急急后退,再也不敢去招惹牧尘。

    牧尘也没有咄咄逼人,他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身形便是再度冲出。

    这短短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他已经是遭遇了将近十波偷袭,不过这些偷袭显然并不是专门冲着他而来,而是正巧遇见,毕竟进入这里的人,可没什么盟友,能够找机会减少一个对手,说不定自己就会多一点机会。

    牧尘抬头,微眯着双目的望着那金色的洪流中,隐隐间,能够见到将近十道身影犹如游龙般的在最前方,那算是登金池峰的第一梯队,那些身影,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拥有着极强的实力。

    牧尘并没有直接挤入那第一梯队,因为他知道,现在太过的显露锋芒,并不算太好的事情,而且,经过唐冰的提醒,他可还知道那血鹰王已经安排了人对付他,如果不小心谨慎一些,必然会阴沟翻船。

    咻!

    在牧尘心思转动间,那不远处,两道光影陡然交错而过,其中一人一掌拍出,掌风直接是撕裂金色洪流,快若闪电般的落在了对方胸膛之上。

    噗嗤。

    那被击中之人一口鲜血喷出,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而那得手之人也并没有穷追不舍,只是淡淡的一扫,然后目光便是扫见了与他距离不远的牧尘。

    两人对视,身体都是微微紧绷了一下。

    牧尘面色平静,前方之人,面目倒是颇为的普通,身体极为的魁梧,犹如铁塔,不过他体形虽然魁梧,可那一对眼中,却是透露着谨慎。

    此人的实力很不一般。

    牧尘心中掠过许些惊讶,从眼前之人的身上,他察觉到了一股相当不弱的灵力波动,而且最让得他讶异的是,似乎此人并不属于九王麾下,那么想来应该就是来自于那些大罗天域的附属势力了。

    那魁梧男子看了牧尘一眼,虽然后者年龄看似略小,可他却是从其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危险味道,眼前的少年,看似平静温和,但那骨子中,仿佛是藏着猛虎,极具威胁。

    所以,魁梧男子只是冲着牧尘还算和善的点点头,身形对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这意思很明显,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牧尘目送着那魁梧男子离去,他的步伐却是缓缓的停了下来,黑色眸子中,有着冷冽之色凝聚而起,因为他感觉到了四道阴冷的波动,正在对着他迅速的靠近过来。

    那血鹰王安排来对付他的人,终于是开始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