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血影法身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八十九章

    “荡魔纹!”

    当那一道低沉的喝声自牧尘的心中响彻而起时,只见得那大须弥魔柱柱体之上,顿时有着猩红的古老光纹浮现,那些光纹,犹如是裂纹一般遍布在大须弥魔柱之上,令得它看上去犹如即将破碎一般。.78xs.

    不过,正是这种仿佛破碎般的姿态,却是有着难以形容的煞气从那裂纹之中席卷而出,令得此时的大须弥魔柱犹如即将苏醒的魔神一般,极为的可怕。

    大须弥魔柱本就是上古凶器,在那远古时代也是历经诸多超级强者之手,虽说如今受损,可伴随着牧尘实力的提升,它的威力也是在一步步的展露出来,这等凶威,寻常神器,根本难以企及。

    轰!

    携带着滔天煞气的大须弥魔柱重重的挥下,顿时那片空间扭曲,漫天空气直接是爆炸开来,最后以一种极具震撼姓的姿态,与那呼啸而来的血鹰硬憾在一起。

    咚!

    两者相撞,低沉得令人双耳刺痛的沉闷之声响彻而起,恐怖的灵力冲击犹如万丈涛浪一般,对着四面八方狂暴的席卷而开。

    轰隆隆。

    狂暴的灵力冲击肆虐,仿佛是带来了连绵不绝的雷鸣之声。

    所有人都是凝视着那灵力冲击最为狂暴之地,那里,一道少年身影笔直如枪般的矗立,他双手虚抱着那大须弥魔柱,脚掌搽着地面,缓缓的后退。

    每伴随着他脚步的后退,那地面都将会蹦碎成湮粉。

    牧尘眼中猩红涌动,喉咙间仿佛是有着低喝之声传出,旋即他脚掌猛的一跺,顿时脚下数十丈范围内的黄金地面,直接是在此时爆裂而开。

    “破!”

    他双臂之上,青筋犹如虬龙般的耸动,一声暴喝,那大须弥魔柱之上,煞气滔天涌动。

    唳!

    尖锐的鹰啼声响彻而起,那巨大的血鹰竟是在此时崩裂出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纹,裂纹飞快的蔓延出来,最后只听得嘭的一声脆声响起,那血鹰直接是爆炸开来,化为漫天血红光点,徐徐飘落。

    天空上,一道闷声也是随之响起,那磅礴的灵力冲击之内,一道人影仿佛是踉跄了一下,牧尘强势破了曹锋的攻势,显然也是令得他本身受到了波及。

    “唰!”

    牧尘面色冰冷,脚掌一跺,身形拔地而起,犹如大鹏展翅般的掠至高空,那大须弥魔柱顿时化为阴影狠狠的对着那狂暴灵力弥漫之处狠狠的挥下去。

    牧尘的攻势,格外的凌厉,既然占到了丝毫的便宜,那就绝对不给对方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大须弥魔柱直接是蛮横的撕裂开那狂暴灵力,对着其中那道人影所在的方向重重砸下。

    咚!

    大须弥魔柱冲进弥漫的灵力之内,牧尘的眼神,却是陡然一凝。

    狂暴的冲击爆发开来,那弥漫的灵力顿时被冲散而开,无数道视线投射而去,瞳孔都是猛的一缩...

    只见得在那灵力光芒弥漫之地,一尊数百丈庞大的光影,傲然矗立,这道光影通体血红,犹如鲜血凝固而成,在那庞大身躯的表面,甚至还有着由鲜血凝炼而成的诡异符文,一可怕的灵力波动,自那光影中传出,直接是令得这片空间都是随之变得震荡扭曲。

    而此时,那尊巨影,泛着血光的巨手,正一把挡住轰下来的大须弥魔柱,血光涌动间,犹如鲜血不断的在流淌下来。

    这尊巨影,赫然便是曹锋所的至尊法身!

    “这道至尊法身...”

    牧尘也是盯着那一道血红的至尊法身,在这一道至尊法身上,他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他目光微闪,轻声道:“竟然是排名第九十九等的血影法身...”

    虽说这血影法身只是排名第九十九等,但毕竟是榜上有名,自然比寻常至尊法身更为的强大,看来这曹锋在血鹰殿的确极受重视,不然的话,也难以获得这血影法身的之法,难怪他当初要背叛九幽宫,投靠血鹰殿。

    “你既然能将我逼得动用血影法身,也算是你的能耐了!”曹锋所化的血影法身,猩红的眼睛犹如野兽一般的盯着牧尘,阴寒的声音,轰隆隆的回荡在天地间。

    他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极怒,原本他以为凭借他二品至尊的实力,足以碾压牧尘,然而交手之后他则是发现他竟然丝毫占不到上风,反而还因为那煞气滔天的古怪魔柱,稍稍的受到了一些压制,这一点,如何能够让得他忍受得了?

    如今整个大罗天域的人都在看着这里,如果他输给了牧尘,那以后他基本就没有多少立足之地。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绝对必须把眼前的牧尘抹杀!

    浓浓的杀意,自那血影法身血瞳中掠过,旋即他血掌猛的拍在大须弥魔柱之上,可怕的灵力爆炸开来,直接是将魔柱震飞而去。

    牧尘身形暴退,袖袍一挥,大须弥魔柱便是呼啸而来,笔直的矗立在大地上,而他则是站在柱顶之上,眼神冰冷的盯着那一道巨大的血影法身。

    “血爆之术!”

    曹锋心中杀意暴涌,只见得他血掌陡然变幻印法,旋即犹如鹰爪一般,对着牧尘遥遥一抓。

    轰!

    他爪风呼啸,天空仿佛都是变得猩红下来,远处的牧尘身体猛的一僵,体内的血液竟是有些沸腾并且爆炸的迹象。

    这曹锋的血影法身,竟然隔着如此距离,都是能够引爆人体内的血液,这般手段,着实诡异。

    “轰!”

    牧尘脚掌猛的一跺,璀璨雷光爆发开来,他的身体迅速的被雷化,银光灿灿,犹如雷神降临,而后他一拳轰出,怒雷滚滚,仿佛千百条雷蟒呼啸而过,将那血光震碎而去。

    “血影!”

    曹锋见状,却是森然一笑,只见得无数道鲜血匹练从其体内暴射而出,仿佛是万影掠过,铺天盖地的对着牧尘缠绕而去。

    那些血影,尖啸阵阵,音波扩散出来,令得人脑海中刺痛无比,犹如脑袋都要炸裂一般。

    牧尘眉头微皱,他脚尖一点,身形暴退,雷声在其耳边回响,抵御着那尖啸音波的干扰,而后双拳陡然爆轰而出。

    轰!轰!

    铺天盖地的雷霆拳印呼啸而出,与那无数道血影硬憾,顿时间天地间轰隆声响个不停,不过每伴随着一次这样的冲击,牧尘的身形便是会被震飞数百丈。

    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次是牧尘被彻底的压入了下风。

    九幽宫处,唐冰唐柔她们都是看得心惊肉跳,不过却再没说什么,因为她们都知道此时的曹锋究竟有着多强悍。

    “现在的你,可就真是犹如丧家之犬,哪还有刚才的威风?”

    曹锋森然冷笑,攻势更甚,旋即他望着只是退避的牧尘,眼中杀意陡然强盛到极致,双手突然变幻出一道诡异印法。

    “以为一直逃就行了吗?”

    “魔血钟,蚀天化地!”

    轰!

    天地在此时陡然间变得暗沉下来,仿佛连天空的云彩都是变成了血红之色,铺天盖地的血雨从天而降,笼罩这片天地。

    牧尘身形稳住,他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他感觉到了天地间一股不寻常的灵力波动,显然,这曹锋在开始施展真正的杀招了。

    “应该也差不多了...”

    牧尘低头,喃喃自语,袖中的手掌,也是在此时悄然的凝结出了最后一道印法。

    嗡!

    牧尘周身的空间突然变得血红,只见无数道血影犹如蔓藤般从空间中渗透出来,短短数息间,便是凝结在了他的周身。

    血影缠绕,一座巨大无比的血钟凭空出现,然后诡异的将牧尘笼罩而进。

    嗡嗡。

    血钟矗立天空,在那血钟的表面,仿佛是有着无数道狰狞的面庞,尖锐的嘶啸声,在天空上响彻个不停,让得人脑袋刺痛,犹如要炸掉。

    而在那座血钟出现,并且将牧尘笼罩进去后,天地间无数rén miàn色都是一变,旋即暗暗摇头,曹锋这般杀招,就算是同为二品实力的至尊被困进去,都绝对会狼狈之极。

    这个牧尘,此次凶多吉少了。

    血鹰殿处,血鹰王那一直阴沉的面庞上,这才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眼神阴冷如毒蛇,令人不寒而栗。

    这下子,看九幽宫还有什么颜面。

    “给我去死吧!”

    天空上,曹锋森然一笑,杀意涌动,旋即其印法一变,只见得那血钟陡然震动,血光爆发开来,只要他将其引爆,那么身处其中的牧尘,必死无疑!

    “魔血钟,爆!”

    轰!

    巨大的血钟,终是彻底的爆炸开来,在爆炸的那一瞬间,仿佛是有着无穷血海席卷而开,血腥之气,弥漫天地。

    那一片的空间,都是在此时出现了碎裂的迹象,一道道空间裂纹,飞快的蔓延...

    无数道目光投射而去。

    唐冰唐柔两姐妹俏脸都是微微发白,娇躯轻轻颤抖,九幽卫众人,也是一脸的苍白,神情黯淡。

    唯有九幽,一直平静。

    血海弥漫在天地,突然间,仿佛有着无尽光明从血海中迸射而出,光明所过处,血海瞬间被蒸发,短短数息间,那弥漫了天地的血海,消失得干干净净。

    曹锋的面色猛的一变,陡然抬头。

    天地间诸多强者也是有所感应,眼神震动的望向远处的天空,旋即无数人瞳孔骤缩。

    在那天地间,一尊巨大无比的光影,静静的矗立,在那光影脑后,一道烈曰悬浮,散发着无尽光明,滚滚光明之火席卷而开,整个天地间的灵力,都是在此时沸腾燃烧。

    一股令人心悸的灵力威压,笼罩开来。

    天空上,一直注视着战斗的三皇,眼神也是在此时猛的一凝,眼中有着惊异之色涌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