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两千丈

作品:《大主宰

    第六百九十四章

    哗啦啦。

    大罗金池深处。

    巨大的光影静静的盘坐,周围那粘稠犹如黄金浆液般的湖水,正在缓缓的流淌着,然后源源不断的涌向那道光影。

    光影脑后,那一日旋转,一"bo bo"光明之炎散发出来,将那些涌来的金色浆液尽数的炼化,然后将其化为一缕缕金色的光流,最后尽数的汲取而去。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色浆液被炼化,只见得那一道巨大光影身躯上,那缓慢游动的金色光线,也是一点点的变得粗大。

    隐隐的,这些金色光线,看上去有点像是一条条小蛇,攀附在这巨影身躯上。

    而这些金色小蛇在游动过处,都是有着淡淡的金色痕迹留下,一股神异的力量散发出来,仿佛是令得这一道至尊法身,愈发的凝实。

    这一道至尊法身,自然便是牧尘的大日不灭身。

    而此时的牧尘,则是盘坐在大日不灭身之内,他微闭的双目缓缓的睁开,他望着笼罩在其身躯之外的至尊法身,视线停留在那金蛇游动之处。

    在他的感应中,他所吸收的金池力量,一共化为了八条金蛇,这八条金蛇缠绕在至尊法身周身,每当其游动起来时,都会带来灼热之感,那里的灵力,仿佛都是变得格外的活跃甚至沸腾。

    牧尘知晓,当他将这八条金蛇炼化后,他这大日不灭身,应该将会变得更为的强横,不过…牧尘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这种变强。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那所谓的大罗金身,他还差得太远。

    “在这里所吸收的金池力量根本远远不够。”

    牧尘面露沉吟之色,虽然这个深度所蕴含的金池力量已是格外的雄浑,但想要在这里修炼出大罗金身,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牧尘目光微微闪烁。旋即他的目光开始转下,望向了大罗金池更深处的地方,那里依旧是璀璨的金色,根本看不见底,那种深邃之感,令得人心生恐惧。

    在进入了这大罗金池后。牧尘很明白这里拥有的压力有多恐怖,如果不是凭借着大日不灭身的话,牧尘这一品至尊的实力,根本就到不了现在的位置。

    而现在,就连这个位置,也满足不了牧尘。因为他知道,他进入这大罗金池,所为的,可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将至尊法身淬炼一番。

    他的野心比其他人更强。

    因为他需要力量,

    牧尘目光闪烁,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渐渐的变得冷冽。他坚信这个时间上没有平白而来的力量,既然想要获得那种力量,那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如果现在连这么一道大罗金身他都是束手无策,那么日后,面临着那更为险峻的困境时,他又该怎么办?难道继续退缩吗?

    那样的话,或许他永远都无法完成他对那一个女孩的承诺。

    牧尘不再犹豫,双手猛然结印,只见得那至尊法身猛的一颤,竟是再度开始飞快的对着大罗金池更深处沉去。

    哗啦。

    庞大的至尊法身蛮横的撕裂开粘稠的金色湖水。强悍的灵力荡漾着,抵御着那从四面八方犹如潮水般涌来的可怕压力。

    一百丈…两百丈…

    短短不过十数息的时间,牧尘已是再度下潜了四百丈左右,而此时的他,约莫已经处于这大罗金池一千两百丈的深度。

    而随着这般不断的下潜。牧尘也是能够感觉到那涌来的压力几乎是在成倍成倍的翻涨着,那种压力,犹如一重重山岳不断的叠加而来。

    但面对着这种压力,牧尘依旧没有半点的犹豫,继续深入!

    至尊法身之上的灵光,已是因为那种可怕的压力而尽数被压回体内,那种压力,即便是牧尘本体身处至尊法身保护之内,都是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些刺痛。

    “一千五百丈了…”

    牧尘轻咬着牙,他的皮肤逐渐的泛红,但那黑色眸子中,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是变得越来越炽热与执着,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这大罗金池的深处,所蕴含的金池力量,浓郁到了一种有些可怕的程度。

    只有在这极深处的地方,方才有可能修炼出大罗金身。

    还不够!

    牧尘眼睛微红,再度控制着大日不灭身下潜,而到了这种深度,再往下十丈,那种压力,都是在疯狂的叠加着。

    即便牧尘拥有着大日不灭身,但那下潜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犹如陷入了泥沼。

    这一次,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牧尘竟然都未能再度下潜一百丈。

    而且这短短百丈所带来的可怕压力,竟是直接令得大日不灭身体积都是缩小了一圈,那原本璀璨的灵光,甚至是变得有些黯淡下来。

    然而牧尘依旧不曾放弃,他黑色眸子凝视着更深处的地方,任由那泛红的皮肤上,有着一滴滴的鲜血渗透出来。

    粘稠的金色湖水,被蛮横的撕开,至尊法身不断的下潜。

    又是一百丈…一百五十丈…两百丈…

    …

    金池峰外。

    天地间所有的目光都是凝视着那四道金符,不过三皇的神色则是一片平淡,这些年来大罗金池开启了不少次数,而类似的平静情况,他们见了太多,所以很难再有什么波动。

    毕竟在他们的眼中,只要没能在这大罗金池中修炼出大罗金身,其余层次,其实全部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高低之分,顶多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差距而已。

    嗡。

    而在三皇漫不经心时,突然间,那四道金符之中,突然有着一道金符陡然间变得璀璨起来,金光弥漫开来,竟是将另外三道金符的光芒都是遮掩了过去。

    虽然那三道金符的光芒也是在不断的增强,但这与第四道金符的增强速度比起来,简直就不堪一提。

    天地间所有人都是因为这一幕出现了许些的惊异,而后猛的有着惊呼声传出,想来他们也是明白这四道金符的光芒强度代表着什么。

    那种光芒,显然是有人在对着大罗金池深处突破。

    金光涌入三皇的眼中,三人的眼神也是陡然一凝,甚至连那睡皇都是双目微眯,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一道耀眼的金符。

    “有人在冲刺大罗金池的深处。”天鹫皇惊讶的道。

    “这种亮度,应该已经快接近两千丈了。”灵瞳皇也是有些吃惊,他可是很清楚那大罗金池两千丈深度的压力,在那里,就算是实力达到三品实力的至尊,都根本无法承受,而眼下进入其中的四人,显然都还没达到这种程度。

    “究竟是谁?”他们满脸的惊色,因为有着大罗金池的遮掩,即便以他们的实力,也是无法探明究竟是谁这么胆大,竟然敢冲击那两千丈的深度。

    “看来此人野心倒是不小。”睡皇终于是饶有兴致的笑了笑,看这模样,此人显然是冲着大罗金身而去的,而他们大罗天域这么多年来,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可是屈指可数。

    “就怕心比天高。”灵瞳皇沉默了一下,道。

    天鹫皇也是皱了皱眉头,有野心固然是好事,但有时候也得量力而行,大罗金池中蕴含的危险,足以将四人中的任何人毁灭,如果有时候太过顽固的话,恐怕会将自己也是陷在其中。

    “好久没出现这种事了,就看看这次会不会有着让我们惊讶的事情发生吧。”睡皇微微一笑,目光盯着那越来越璀璨的金符。

    在那下方,唐冰唐柔她们也是有些紧张的望着那璀璨金符,然后对着九幽悄悄的道:“九幽姐姐,那不会是牧尘做的吧?”

    虽然牧尘的实力不过只是一品至尊,从表面上来看,他似乎不可能做到这一步,但处于女孩子的直觉,她们却是觉得这恐怕和牧尘脱不了关系。

    九幽美目凝视着那一道金符,冷艳的脸颊上,有着一抹动人的笑颜浮现出来,她轻轻点头,道:“应该就是他了。”

    她的声音虽轻,但却是有着极大的自信。

    在那四人之中,徐青他们实力虽强,但还没到能够深入两千丈的程度,而唯有牧尘这个家伙,隐藏着诸多手段,所以,也只有他才能够做出这种让人意外之极的事情。

    “就让我来看看,你这次究竟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吧…”九幽红唇微弯,喃喃自语。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目光的汇聚下,那一道金符的光芒,则是越来越璀璨,如此约莫半个小时后,那种光芒,已是犹如一轮金色烈日。

    那种光芒,彻彻底底的掩盖了其他三道金符。

    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时涌上了一抹震撼之色。

    三皇的神色,也是从最开始的漫不经心,渐渐的变得凝重与惊异。

    嗡!

    金符之中,突然的有着嗡鸣之声传出,旋即那金符仿佛是再也无法承受一般,竟是爆发出万丈金光,笼罩了这方圆百里。

    三皇的身体都是在此时一震,瞳孔忍不住的一缩。

    那个家伙,竟然真的冲进两千丈的深度了!

    而在所有人都是为那璀璨金光震惊时,在那大罗金池最深处,仿佛也是在此时传出了一道异样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