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靠拳头

作品:《大主宰

    第百十章

    幽最终还是走了,只不过走的时候那看向牧尘的古怪目光,却是让得后者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因为她的目光,很想是在看一个欺凌小女孩的变态…

    然而因为先前曼荼罗的那一句话,他偏偏无法辩解,所以他只能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抱着闭目仿佛熟睡过去的曼荼罗回到房间。

    “你是因为我体内的不朽图纸才接近我的吧?”牧尘将曼荼罗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沉默了一下,问道。

    曼荼罗眼睛睁开一丝,那犹如瓷娃娃般精致的小脸上有着一抹懒洋洋的神色浮现出来,道:“不然你以为我是因为你吗?”

    “你知道不朽神典?”牧尘目光微微闪烁,道。

    曼荼罗金色大眼睛倏然轻眯了一下,犹如小猫一般,她虽然没有回答,但牧尘却已经是知道了dá àn,当即心脏都是忍不住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她果然是知道不朽神典的,那么她必然也知道万古不朽身!

    这个小女孩,究竟是什么来历?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那对你没什么好处。”不过就在牧尘忍不住的想要询问时,曼荼罗却是偏过身去,声音稚嫩,但却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威严。

    牧尘一笑,目光微闪,道:“那你能告诉我,我体内这一页不朽图纸,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曼荼罗沉默了一会,道:“你这一页不朽图纸。隐藏着“上古曼陀罗花”的神纹,那是一种神花,拥有着封印万物的力量。而我需要借助这种力量压制我体内的一道诅咒。”

    “诅咒?”牧尘一怔。

    “一种会让人痛苦得生不如死的诅咒。”曼荼罗的声音异常的平静,道:“它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极端的痛苦,那种痛苦,可以将一名实力达到品至尊实力的强者折磨得魂飞魄散。”

    牧尘头皮一麻,将实力达到品至尊实力的强者折磨得魂飞魄散的痛苦?

    “想要试试吗?”曼荼罗金色大眼睛看向牧尘,突然一笑,她伸出纤细小手。只见得其只见得一抹赤光闪掠而出,快若闪电般的射了牧尘的身体。

    牧尘身体陡然僵硬,旋即剧烈的颤抖起来。那黑色眸血丝疯狂的攀爬出来,一张俊逸的面庞,瞬间变得扭曲,喉咙间有着嘶哑的声音传出。

    一种无法遏制的剧痛。仿佛是在此时渗透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那种剧痛。足以让人发疯,不过好在这股剧痛来得快,消失得也快,不过短短数息的时间,便是彻底的褪去。

    牧尘一屁股坐在椅上,满头冷汗,他怒目看向曼荼罗,道:“你干什么?!”

    “这就受不了了?我时时刻刻都在承受这种痛苦。”曼荼罗小嘴微翘。道。

    牧尘怔住,他望着那坐在床上。小手抱着双膝的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心却是突然的升起了一些怜悯,先前那种痛苦,他仅仅只是承受了数息便有些顶不住,反而眼前的她,却是时刻处于这种痛苦,而且,在这种痛苦下,她还能够显得如此的平静,这般忍耐力,或许与她的实力有关,但也显露出了她那惊人的意志。

    “这不朽图纸的曼陀花神纹,能帮你解掉这种诅咒?”牧尘问道。

    “解掉?怎么可能。”曼荼罗嘲讽的一笑,道:“顶多只能压制吧,除非是真正的上古曼陀罗花,才能够将这诅咒破解掉。”

    牧尘默然,这什么上古曼陀罗花,他听都没听说过,显然其稀罕程度,比他修炼大日不灭身所需要的那三种材料还要更甚。

    “放心吧,我不会抢你的不朽图纸,它已经和你逐渐的融合,强行动手的话,说不定还会损毁神纹。”曼荼罗见到牧尘沉默,还以为他在担心自己强行抢夺不朽图纸,当即撇撇小嘴,道。

    牧尘内心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曼荼罗,道:“你的名字应该不叫曼荼罗吧?”

    “名字而已。”曼荼罗不置可否。

    “另外…”牧尘上下打量着曼荼罗,道:“你这个模样应该也是假的吧?我可不相信一个实力如此恐怖的人,会真是一个小女孩。”

    这小女孩的模样下面,多半是一个老妖怪,而一想到自己抱着一个老妖怪,牧尘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那一幕,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

    曼荼罗见到牧尘这模样,冷哼道:“不要拿人类的年龄测度别人,如果要说年龄的话,那只幽雀,不也超过你许多了。”

    “你不是人类?”牧尘惊讶的道。

    曼荼罗盯了牧尘一眼,却是懒得再回答,娇小的身躯滚进被窝,懒洋洋的道:“你就修炼吧,只要靠近你,我就能够借助“上古曼陀罗花”神纹的力量压制诅咒。”

    “那我有什么好处?”牧尘笑道。

    曼荼罗从被窝探出小脑袋,奇怪的看了牧尘一眼,道:“我不杀你,难道还不是最大的好处吗?”

    牧尘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咬着牙道:“算你狠!”

    牧尘在那床边盘坐下来,也不再理会于她,双目微闭,双手结印,逐渐的进入了修炼状态。

    而随着牧尘进入修炼状态,曼荼罗也是钻出被,她望着牧尘,金色大眼睛掠过丝丝异光,喃喃自语:“大日不灭身,没想到又出现了呢…”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幽显然是想让经历了大罗金池之战的牧尘稍作休息,所以他倒是清闲了许多,只是在他清闲的时候,幽宫却是连番动作起来。

    因为大罗金池之战,牧尘给幽宫挣回了不少颜面,而幽也是打算一鼓作气,彻底将幽宫的声望挽回回来,毕竟如今的幽宫在王之,基本算得上是底最薄弱的,而如果幽宫想要增强实力,那最起码也必须将原本属于幽宫的地盘拿回来。

    这些地盘每年都会上缴大量的至尊灵液,而现在的幽宫,最缺少的,便是至尊灵液,特别还是在牧尘对幽卫给了许诺之后,那至尊灵液,更是缺乏得紧。

    没有足够的至尊灵液,幽宫连生存下来都是困难,更何况壮大自身?而且现在恐怕整个大罗天域内的诸多派系,都是在看着他们幽宫,显然别人都是想要看看,捣鼓出这么大动静的幽宫,最后究竟能会不会只是一个笑话。

    而在那诸多目光的注视下,幽当天便是派出人马,直奔那些曾经归属于幽宫的城市,而带去的话也是极为的简单。

    重新归顺幽宫。

    幽的这种举动,倒是让得不少人有些愕然,一些人更是暗摇头失笑,女人终归是女人,行事太过的柔弱,她以为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能让得这些已经归顺血鹰殿的城主改弦易辙吗?

    而事实也的确不出其他人的预料,那被通报了消息的五十多座城市,除了屈指可数的几座被血鹰殿剥削得颇为厉害的城主表示愿意归顺幽宫外,其余的城主皆是未曾给予答复,甚至其数座与血鹰殿走得极近的城主,不仅没有表示归顺之意,反而直接是将幽宫派来的人赶了回去,那般有所依靠的姿态,相当的嚣张。

    显然,依靠着血鹰殿这座靠山,他们并没有将这个在大罗天域声势极弱的幽宫放在眼。

    幽宫的第一手,看起来似乎是略显狼狈,整个大罗天域,不少人都是暗暗摇头,而那血鹰殿,更是充斥着嘲讽的冷笑,大有一泄之前被牧尘在大罗金池上压制的恶气。

    而在整个大罗天域无数道异样的注视,幽宫内,依然平静。

    幽宫,一座大殿之外。

    黑压压的幽卫静静的矗立,一种肃然的杀伐之气,悄然的弥漫在这天地间,令得温度都是为之降低。

    幽站在大殿之前,她身披战甲,黑丝如瀑,修长笔直,她低头望着手的卷轴,上面记载着那些通报消息的城市的各种回应。

    幽俏脸平静的望着那些回复,不仅不怒,红唇反而是掀起一抹笑容,旋即她抬起头,望着下方身躯如枪的少年,屈指一弹,那卷轴便是射进了后者手。

    “名单都在这里,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牧尘握住那卷轴,微微一笑,然后他转身,望着眼前那犹如黑云般的军队,淡淡的道:“这些天大罗天域内的风声你们也听见了,有些人有了新主,就忘了该有的敬畏,对于这种人,我们应该怎么办?”

    “杀!”

    整齐的喝声爆天际,其杀意弥漫,所有幽卫的眼都是有着炽热在涌动,忍了这么多年,他们终于不需要继续忍下去。

    “别人以为我们幽宫的道理是靠嘴来说的…”

    牧尘那泛着寒意的黑色眸扫视全场,然后他的身体缓缓的升起,下一霎,一股磅礴灵力犹如风暴一般席卷而开。

    “但今天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幽宫的道理,是靠拳头!”

    “走!”

    牧尘冷喝出声,他的身形率先化为一道流光暴掠而出,唐冰见状,也是玉手一挥,幽卫仿佛黑云般腾飞而起。

    那股冲天而起的煞气,引得整个大罗天,诸多派系心头一跳,这幽宫,是要开始展现雷霆手段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