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残破竹简

作品:《大主宰

    第七百零七章

    血鹰殿。

    血鹰王坐于大殿之首,他那一对血红的眼瞳缓缓的扫视着大殿,而在他那漠然的目光下,那些血鹰殿的高层都是不敢与其对视。

    “吴天,如今血鹰卫,你能掌控多少?”血鹰王看向大殿的吴天,淡淡的问道。

    吴天闻言,微微犹豫,道:“应该能够达到两千五百左右。”

    血鹰王双目微眯,他沉吟了一会,道:“虽然幽卫数量有限,不过那叫做牧尘的小有些门道,不得不防,而这场赌斗,你必须赢!”

    “所以…我要你掌控所有的血鹰卫!”

    吴天一惊,踌躇的道:“大人,以我如今的实力,若是掌控所有血鹰卫的话,恐怕会被战意反噬。”

    血鹰王手掌一握,只见得一颗淡红色的丹药闪现而出,一圈圈灵光不断的从释放出来,一种奇异的波动,荡漾而出。

    “这是一枚空灵丹,到时候你将它吞服,它会令得你暂时的进入空灵状态,那时候的你,便是能够承受下所有血鹰卫凝聚而起的战意。”

    吴天闻言顿时大喜,没想到血鹰王手竟然还有着如此奇妙的丹药,而有了此物,他就能够掌控所有的血鹰卫,这样一来,绝对足以碾压牧尘以及幽卫。

    到时候,不管牧尘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的手段,都必败无疑!

    “大人放心,我会让幽宫后悔得罪我们血鹰殿!”吴天脸庞上有着一抹狰狞的笑容浮现出来。

    “如果有机会的话,就让幽卫消失吧,失去了幽卫的幽宫,也就只是一个笑话了。”血鹰王满意的一笑。道。

    “谨遵大人之命!”吴天森然笑道,他已经想要迫不及待的见到当他率领五千血鹰卫出现时,那牧尘面庞上的绝望神情了。

    这一次,必然要让幽宫将颜面丢尽!

    …

    有关幽卫与血鹰卫即将交锋的消息,几乎是风一般的在大罗天域传开。然而也是不出意外的在大罗天域引起了阵阵哗然。

    这些年来,血鹰卫在大罗天域名气愈发的壮大,总体实力,几乎是能够排进大罗天域诸多军团前三之列,而反观幽卫的话,却是属于垫底的层次。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两者根本就不处于一个等级,所以他们很疑惑为什么幽宫竟然会应下这场赌斗,虽然那血鹰王给予的赌注极端的诱人。

    可赌注再诱人,也得有那福气去享受才是。

    在很多人看来,幽宫这一次是被赌注红了眼。试图拼上一把,可难道他们就没想过一旦输了之后吗?那时候的幽宫,很有可能会真正的一蹶不振,而到了那时候,就算有着天鹫皇的支持,幽宫都很难再在大罗天域立足。

    毕竟,大罗天域内同样拥有着不少强大的附庸势力。这些势力,可随时都在觊觎着大罗天域诸王的位置,因为一旦获得这个位置,就能够真正的成为大罗天域的嫡系力量,那时候所能够享受到的庇护与资源,可远非寻常附庸势力可比。

    所以,这一战,幽宫可输不起。

    …

    而在整个大罗天域都是因为这场赌斗而沸沸扬扬时,幽宫却是出奇的保持着安静,没有任何的风声传出来。而且那戒备也是变得愈发的森严,让得外人根本无法得知其的动静。

    幽宫深处,一座山岳之。

    葱郁的山岳内,有着一片辽阔的平坦之地,而此时在这片地面上。一道道身披黑甲的身影静静的盘坐,他们身形纹丝不动,犹如磐石。

    而在那一道道人影的半空处,一道修长身影也是凌空盘坐,他微闭着双目,在此时缓缓的睁开,手掌之上光芒闪烁,一道沾染着血迹的竹简闪现出来。

    竹简呈现破碎的姿态,给人一种残破之感,不过那种扑面而来的铁血之气,却是令得人不敢对其有丝毫的小觑。

    牧尘的神色也是格外的郑重,他手握竹简,旋即将其轻轻的贴在额头处,顿时竹简上有着光芒涌动,最后尽数的涌入牧尘的脑海。

    一股铁血之气,在此时仿佛洪水呼啸一般,直接是灌注进了牧尘脑海,无数的厮杀声冲天而起,那一霎,犹如是梦回远古战场。

    古老而沾染着血腥的画面,掠过脑海,那些画面,只见得黑压压的军队弥漫在天地之间,他们迈动着整齐如一的步伐,每一步的踏下,甚至连天地都会在他们脚下颤抖。

    那种气势,根本无可阻挡。

    牧尘那有些震撼的视线,望向那军队的央位置,那里仿佛是有着一道模糊的身影静静的盘坐,那道身影并不伟岸,但却是让人一眼就知道,他是这一支可怕军团的主宰。

    而在牧尘望过去时,那道人影手掌也是轻轻抬起。

    “战!”

    那一支强悍得令人感到恐惧的军队,猛的爆发出雷鸣咆哮,旋即只见得无数道磅礴战意冲天而起,这片空间几乎是顷刻间蹦碎下来。

    吼!

    磅礴浩瀚的战意,几乎凝炼成了实质,最后呼啸奔涌,竟是化为了一头生有头的巨龙,仰天长啸,方圆十万里之内的空间,直接是在此时尽数的碎裂,而后那头巨龙龙嘴张开,道约莫数万丈庞大的光束缠绕着暴射而出。

    而这恐怖攻击的目标,则是那遥远空间处裂开的巨大裂缝,那似乎是一方下位面世界,只不过其,却是有着滔天的异样气息在涌动。

    那似乎是一方被域外之族所占据的下位面世界!

    轰!

    可怕的光束,充斥眼球,而其速度也是快得无法形容,一闪之下,便是洞穿了百万里的空间,直接是射进了那一片下位面世界之。

    可怕的攻击暴射而进,却并没有意料的惊天爆炸,那一道下位面世界,直接是在空间扭曲间,生生的被抹除而去。

    而同时被抹除的,还有那下位面之的所有域外之族…

    仅仅一招,便是灭了一方下位面世界!

    嘶!

    牧尘见到这一幕,顿时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冷气,好可怕的军团,好可怕的战阵师…看来曼荼罗说得没错,在那远古时代,顶尖的战阵师,的确拥有着媲美天至尊的惊天实力。

    虽然他们需要依靠军团的力量。

    古老的画面,也是逐渐的崩溃,最后彻彻底底的化为碎片消失,而随着这些碎片的消失,仿佛是有着一些古老的信息,自牧尘的心涌起。

    这些信息,略显残破,显然是曾经遭到了破坏,不过其偶尔显露的只言片语,却是透着一股玄奥之感,令人忍不住的陷入其。

    “战阵之法,以力驭之,至下之道。”

    “以心驭之,至上之道。”

    “……”

    牧尘沉浸在那一句句玄奥之语,许久之后,方才缓缓的睁开双目,他的眼有着若有所思之色,这一卷残破的竹简并没有什么战阵的修炼之法,但其却是有着一些东西令得他有所感悟。

    比如,对战意的掌握。

    他之前在掌控幽卫凝炼的战意时,完全是凭借着自身的实力以及意志力来强行催动,但这种行为,似乎正是竹简内所说的至下之道。

    以力驭之,至下之道。

    以心驭之,至上之道。

    可如何以心来驾驭这种磅礴战意?

    牧尘陷入了沉思,许久都未曾有什么头绪,于是他低头望着下方的幽卫,手掌轻轻一挥,顿时所有幽卫低喝出声,便是有着磅礴的战意冲天而起。

    牧尘则是盘坐在那磅礴战意之,闭目感应。

    在那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幽,唐冰,唐柔等人皆是望着深山的方向,美目有着一抹担忧之色。

    “幽姐姐,牧尘他真的能够成功吗?”唐柔低声问道。

    幽轻咬了咬红唇,因为她对此也是没有多少把握,毕竟战阵师太过的稀少,而又没有专门的人来指导牧尘,他想要入门,难度可想而知。

    “这次的赌斗,以血鹰王的性格,一定会不择手段,如果牧尘没有成功的话,我们的胜算恐怕不会太高。”唐冰有些担心的道。

    幽螓首轻点,旋即她美目望向那一旁坐在悬崖边上,轻轻晃着雪白小腿的曼荼罗,不过还不待她说话,小女孩便是懒洋洋的道:“别找我,这种事情我本不应该插手的,这次如果不是我有所求的话,我也不会帮你们。”

    “所以他最终能不能有所领悟,还是得看他自己的能耐,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不然的话,倒是有些不符我的身份了。”

    “什么身份?”幽疑惑的问道。

    曼荼罗却是不再回答,那一对金色的大眼睛,只是平淡的望着遥远处的那一道修长的身影,这个人,究竟能不能从那残破的“战阵之心”获得感悟,她的心,也是略微的有些好奇。

    (这两天玩了一个叫做魔力宝贝的手游,我在摩羯区,名字叫做,我已经无敌…哈哈,现在已经混到第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