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战意比拼

作品:《大主宰

    第七百一十章

    滔天般的血红战意,席卷开来,原本明亮的天地间,都是逐渐的变得暗沉,压抑,隐隐间,仿佛是浓浓的血腥味道弥漫而开。

    所有的视线,都是带着一些凝重的望着那散发着可怕战意的血鹰卫,此时的后者,就犹如一头从尸山血海爬出来的嗜血凶兽,将要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切敌人撕碎。

    在大罗天域诸多军队之,血鹰卫或许并不是最强的,但他们所具备的杀性,却是数一数二,那种杀性是真正用无数鲜血堆积出来的。

    在以往诸多的战争之,不知道有着多少宗派势力,在血鹰卫的血枪之下,支离破碎…

    而如今,这血鹰卫沾染着鲜血的血枪,再度抬起,只不过那枪尖,却是指向了幽卫,只是不知道,面对着这种强大的对手,幽卫能否保全自身?

    一道道目光转向幽卫的方向,只见得那一道道身披黑甲的人影,依緎hā shou保且凰勰浚19挥腥魏蔚奈肪澹械模皇桥炫鹊恼揭狻?br />

    在那漫天目光的注视下,牧尘与吴天的视线交汇在一起,彼此眼皆是寒芒涌动。

    磅礴的灵力,自两人体内缓缓的涌出,旋即两人的身体都是逐渐的升起,最后遥遥相望的自天空盘坐下来。

    “血鹰战意!”吴天没有任何要与牧尘客套的意思,他冲着后者一声冷笑。便是大手一挥,厉喝之声陡然响彻天空。

    轰!

    本就弥漫的血红战意,更是在此时席卷而开。仿佛是一片血红的海洋,悬浮在血鹰卫的上空,浮沉之间,散发着嗜血之气。

    “我倒是要来看看,你这才上任短短两三月的统领,究竟能将战意运用到什么地步!”吴天讥讽的一笑,旋即他手指凌空点出。

    “血影战意。血枪魔阵!”

    嗡嗡!

    伴随着吴天低喝落下,只见得无数道血光自那血海战意之升腾而起,最后在吴天的上空。化为了铺天盖地的血红巨枪。

    这些巨枪,皆是由战意所凝,锋利无匹,这般程度的攻击。就算是三品至尊级别的强者。都不敢心怀小觑,毕竟不管如何,这般攻击,都并非是吴天一人单独催动,而是由整整五千数量的血鹰卫在支撑着!

    不过虽说这血枪魔阵以阵为名,但显然只是噱头而已,不然若这吴天真能以战意化战阵,那牧尘也就直接认输还干脆一些。

    “咻!咻!”

    无数道血枪凝炼而成。吴天袖袍陡然一抖,只见得破空之声刺耳的响彻而起。那血枪犹如血红暴雨一般,直接是对着幽卫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去,那种笼罩范围,根本就避无可避。

    “幽战意!”

    牧尘凌厉的双目望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血雨攻势,袖袍一挥,只见得所有幽卫手重戟都是狠狠跺地,紧接着澎湃的幽黑战意,便是冲天而起,犹如墨水一般,将这天空渲染得犹如夜色来临。

    牧尘双手闪电般的结印,旋即猛的重重拍下。

    轰!

    磅礴的幽黑战意犹如海浪一般席卷而出,化为数千丈庞大的战意光幕,仿佛一面巨大无比的幽黑盾牌,坚固无比。

    嗤嗤!

    血枪铺天盖地的射来,最后尽数的落在那战意光幕之上,顿时烟雾升腾而起,那一幕犹如落入海水之的岩浆,嗤嗤声,很快化为冰凉的石头坠落下去。

    “呵呵,凭你这区区千人的幽卫,也想要和我血鹰卫比拼谁的战意更雄厚?!”吴天见到这一幕,嘴角却是有着戏谑笑容掀起来,旋即他手指再度凌空一点。

    嗡!嗡!

    只见得在其后方,又是有着无数血红长枪凝聚而出,源源不断的暴射而出,看这架势,他竟直接是要凭借着战意的雄厚,活活的将牧尘以及幽卫给耗死掉。

    周围天地间众人见到这一幕,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血鹰卫因为人数的优势,凝炼而出的战意远比幽卫更强,虽说现在的吴天尚还未使用出全力,但长久下去,牧尘以及幽卫必定会因为消耗巨大而难以再度防御。

    “幽卫与血鹰卫的数量,毕竟相差了太多。”一些人暗暗摇头,看这模样,恐怕幽卫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这场赌斗,本就从一开始没有太大的悬念。

    而对于那漫天的同情目光,牧尘倒没时间理会,他望着那一波紧接着一波而来的暴雨攻势,年轻的面庞上,倒依旧是一片平静,袖袍挥动间,也是不断有着战意席卷而出,加固着防御。

    双方的攻势与守势,便是这样的僵持下来,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原本看向幽卫的一些同情目光却是渐渐的变成了惊愕。

    因为他们发现,即便面对着如此狂暴的攻势,幽卫的防御,竟然依旧没有丝毫要松动的迹象,甚至,连一丝的颓势都未曾出现。

    “怎么会这样?”一些大罗天域的强者惊愕失声。

    修罗王,裂山王等人目光也是微微一闪,旋即目光若有所思的望向了那盘坐在幽卫上空的那道年轻身影,喃喃自语:“这下倒是有点意思了”

    在那无数道惊讶的目光,牧尘也是缓缓的抬起头,他冲着那面色变得有些阴冷起来的吴天一笑,道:“别玩了。”

    吴天听到他这话,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森然笑道:“怪不得你敢接下这场赌斗,原来是有着一些倚仗,这倒是我大意了。”

    “拿出真本事吧,如果你只能发挥出这些力量。倒是有些浪费血鹰卫了。”牧尘道。

    “你这说辞倒还真是让人火大,先前的攻击只不过是试探而已…”吴天淡淡的道,只是那眼。却是有了浓郁的杀意与怒火在涌动。

    “不够你既然真这么想见识一下我血鹰卫的厉害,那我倒是不介意成全你!”

    当吴天的声音在渐渐落下时,他的一对眼瞳,仿佛也是开始逐渐的变得猩红,旋即他双手缓缓的抬起,下方那血鹰卫,顿时响起了嗜血的咆哮。

    吼!

    吴天双手缓慢结印。而伴随着他印法的变幻,那滔天般的血红战意,竟是发出了狂暴的嘶吼之声。那一涌动的战意,比起之前,变得更为的强横。

    显然,吴天也终于是明白。眼前这支幽卫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他也必须真正出手才行了!

    “血鹰战印,镇压八荒!”

    吴天印法陡然凝滞,他眼猩红之色暴涨,双手陡然一抬,顿时其身后血红战意席卷而出,竟直接是在天空上化为了一道庞大得犹如山岳般的血红光印,那光印之上,犹如是有着狰狞的血鹰在展翅飞翔。锐利的鹰目,俯视着大地。

    伴随着那一道血红光印的出现。这天地间的灵力都是沸腾起来,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笼罩而开,在这种压迫下,就算是一些实力达到了三品至尊的强者,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

    一些清楚对血鹰卫有所了解的强者,神色也是变得凝重,在以往的那些征伐之,不知道有着多少强者,被这血鹰战意,镇压成了肉酱。

    这吴天,终于开始使用真正的手段了。

    牧尘抬头,巨大的血红之印倒映进眼瞳之,这令得他眼神也是凝重了一些,这吴天虽然讨厌,但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确不是寻常人物,血鹰卫在他的手,也是展现出了不俗的力量。

    如果没有他的话,恐怕光是这一道攻势镇压下来,幽卫就会死伤惨重,不过,这个世界上,可并没有什么如果。

    “我看你现在还能不能再嘴硬?!”吴天俯视着牧尘,他咧嘴狰狞一笑,手掌猛然拍下,只见得那一座犹如山岳般的血红光印,直接是洞穿了虚空,一闪就出现在了幽卫的上空,然后疯狂的镇压下来。

    轰隆!

    这片战场,直接是被在此时崩塌下来,一道道巨大的裂缝,飞快的蔓延出去。

    轰隆隆。

    大地不断的塌陷,牧尘浑身衣袍也是被压迫得紧贴着身体,他低头望了一眼下方那些依旧身如磐石般的幽卫,淡淡的一笑。

    “幽卫,多年的忍耐,就在今天,随我展翼吧,我们幽卫之名,也将响彻大罗天域!”

    牧尘呢喃般的声音,在此时悄然的响彻在每一个幽卫战士的心,而他们的眼神,也是在此时陡然变得灼热与锐利。

    这些年的忍耐,终是能够爆发了吗?

    轰!

    无数人突然惊愕的见到,在那幽卫之,突然有着一道道巨大的幽黑光柱冲天而起,那之所蕴含的战意,澎湃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

    不少强者面色微变,眼神惊异,这幽卫爆发出来的战意,怎么会如此之强?

    牧尘仰头,他双手缓缓的摊开,将他的意志分散在那澎湃的战意之,然后单手悄然的结印。

    “嗡!”

    无数道战意光柱交汇之处,突然空间被缓缓的撕裂,只见得一只千丈庞大的幽黑光翼,一点点的凝炼而出,天地间的狂风,在此时狂暴到了极点。

    “幽翼,斩苍穹!”

    牧尘的眼,在此时有着极端锐利的神采凝聚而起,旋即他双指并曲,猛的对着面前虚空,重重的划下。

    唳!

    这一霎,仿佛是有着清鸣之声响彻而起,那一道幽黑光翼,犹如一柄天之剑,重重的划下,然后带着幽黑的光弧,与那镇压而下的血红战印,轻轻的碰撞在了一起。

    碰撞的霎那,漫天的呼吸声,仿佛都是悄然的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