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镇压诅咒

作品:《大主宰

    第七百一十章

    噗通!

    清脆的入水声,在这空旷的山体内部响起,而当曼荼罗在跃进那幽黑的池水时,只见得那沸腾的池水更是在此时变得狂暴,咕噜噜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牧尘凝目望去,眼神有些凝重,只见得曼荼罗那娇小白嫩的身体上,竟是在此时有着一道道黑色的棘刺钻出来。。

    这黑色棘刺犹如是活物一般,紧紧的勒在她的血肉之,蠕动间,犹如毒蛇,贪婪的吸食着她的精血。

    曼荼罗盘坐在池水,细细的眉轻轻的蹙着,似乎是在忍耐着一种剧痛,而这却是让得牧尘心头有些骇然,因为她很清楚眼前这个小女孩承受痛苦的能力,那种能够让他痛不欲生的痛苦,对于她而言却毫无威力,而现在,她却蹙眉承受,那种痛苦该是什么程度的?

    一道道狰狞的黑色棘刺,不断的从她血肉之生长出来,短短十数息的时间,竟便是缠绕了她大半个身体。

    “这就是她体内的诅咒吗?”牧尘惊骇的望着这一幕,曼荼罗的实力已经非常恐怖了,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究竟是多可怕的人,才能够在她的体内种下这种诅咒。

    而随着这些黑色棘刺的不断出现,曼荼罗原本白皙娇嫩的肌肤,竟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变得幽黑下来,片刻后,便是唯有着那一对金色的大眼睛还保持着原本的色彩。

    不过,牧尘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似乎是在不断剧烈的颤抖着,那种模样。犹如是在竭力的压制着什么…

    嗤!

    黑色的池水不断的沸腾着,突然间,曼荼罗那长长的头发竟是飞舞起来,只见其单薄的后背,黑光喷薄而出,竟是有着一道巨大无比的黑色棘刺犹如毒蟒般的冲了出来。

    嘶嘶!

    那狰狞的黑色棘刺疯狂的舞动着,而每伴随着它的挣扎,曼荼罗便是会发出低低的痛哼声。那紧咬的贝齿间,竟是有着殷红的血迹滴落下来。

    这一幕,委实有些可怖。

    “嗡!”

    不过也就是在那黑色棘刺冲出来时,这座山洞的山壁上,那些古老的光纹也突然间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只见得一道道柔和的灵力光束暴掠而出,然后交汇着射在了那从曼荼罗后背钻出来的狰狞棘刺之上。

    嗤嗤。

    光束照射而来。那棘刺顿时爆发出了阵阵白雾,竟是有着尖锐的嘶啸声传出,那般模样,仿佛这黑色棘刺真的拥有着生命一般。

    不过,那一道道光束并没有彻底的压制住那黑色棘刺,那黑色棘刺疯狂的挣扎着。依然是在缓慢的从曼荼罗体内钻出,而且每伴随着它钻出来一点,牧尘就见到曼荼罗嘴角的血迹愈发的浓郁,仿佛只要这黑色棘刺彻底的钻出她的体内,就会将她的生机也是带走一般。

    咕噜。

    那一汪黑色池水。也是在此时剧烈的沸腾着,池水之一道道黑色光线暴射而出。拉扯在那黑色棘刺上,不过显然,这也是只能稍微的缓解一下而已。

    那狰狞的黑色棘刺,犹如是带着鲜血,一点点的从曼荼罗娇小的身体拔离出来,那血腥的一幕,就算是牧尘都看得心惊肉跳。

    然而,即便是承受着这样的痛苦,曼荼罗依旧未曾痛苦出声,只是紧咬着牙,死死的承受着。

    “牧尘!”

    不过这种承受终归是有着极限,曼荼罗终于是抬头,小脸上满是冷汗,她咬着贝齿,那稚嫩的嗓音,都是在此时变得嘶哑起来,令人心生怜惜。

    牧尘立即点头,双手结印,至尊海内灵力翻涌,一页神秘黑光顿时暴掠而出,最后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不朽之页静静悬浮,在那上面,布满着古老而神秘的纹路,淡淡的紫光散发出来,令人感到心境平和。

    牧尘盯着不朽之页,再看了看曼荼罗,最终是一咬牙,屈指一弹,不朽之页便是对着后者暴射而去,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相信她,那他也就不会太过的优柔寡断。

    虽然这不朽之页对于他而言也是极端的重要。

    不朽之页掠至那池水上空,曼荼罗小手艰难的一挥,一道幽光射出,将那不朽之页包裹,而后只见得不朽之页便是绽放出了暗紫色的光芒。

    光芒爆发出来,只见得一朵巨大的曼陀罗花,便是徐徐的出现在了半空之,妖娆的花瓣冉冉绽放,暗紫色的光芒降落而下,将那下方的曼荼罗包裹在了其。

    嗤嗤!

    而伴随着那些暗紫光芒的降临,只见得那狰狞的黑色棘刺,竟是不安的蠕动起来,凡是被那紫光所接触之处,黑色棘刺竟是有着融化的迹象,黑色的液体不断的滴落下来。

    嘶嘶!

    尖啸声,从那黑色棘刺传出,它钻出的速度终于是被止住了下来,而且还在被那曼陀罗花的光芒,一点点的镇压回曼荼罗的体内。

    轰!

    黑色棘刺显然是不甘受伏,只见得黑光爆发,它那棘刺竟是直接穿透了空间,快若闪电般的对着曼陀花席卷而去。

    不过面对着它的攻击,曼陀罗花依旧只是绽放着紫光,紫光形成防护,任由那黑色棘刺如何攻击都是无法突破,反而是在一次次的攻击,被紫光侵蚀得液体直流。

    牧尘见到这一幕,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好,真的有效。

    因为曼陀花的帮助,曼荼罗的压力显然是减轻了许多,那一直紧紧蹙在一起的细眉也是松开了一些,她伸出小手,将嘴角的血迹轻轻搽拭而去,现在的她。浑身都是因为那种可怕的剧痛而丧失的力量,所以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是令得她有些艰难。

    半空,曼陀花的上风越来越明显,那诡异黑色棘刺的狰狞姿态也是愈发的减弱,最后一点点的缩回曼荼罗体内。

    曼荼罗感觉到黑暗棘刺的颓态,这才放松了下来,旋即她也顶不住体内的剧痛,忍不住的跪到在池水,大口的喘着气。冷汗顺着那精致的小脸不断的滑落下来。

    然而,就在她放松下来的瞬间,那已经被压制到仅仅只有半丈左右的黑暗棘刺突然爆发,一根布满着锯齿的尖刺,直接是对着她咽喉暴刺而去。

    那黑暗的尖刺在曼荼罗金色的瞳孔急速的放大,但以她此时的实力,竟是根本无法躲避。当即那小脸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唰!

    不过,就在曼荼罗准备咬牙承受下这一道突袭时,尖锐的劲风突然在其咽喉半寸下停了下来,只是那劲风,依旧在其咽喉处划出了一道血痕。

    曼荼罗有些惊愕的抬头,然后便是见到那尖刺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只手掌,顺着手掌看去,只见得牧尘出现在了面前,在那关键时刻,一把抓住了尖刺。

    只不过。在他抓住尖刺的时候,那锋利无匹的锯齿瞬间割破他的手掌。鲜血流淌而下,而且一种无法遏制的剧痛,陡然从其掌心散发出来。

    在那种剧痛下,他不过坚持了数息间,便是半跪了下来,眼血丝攀爬,但他却硬是咬着牙不肯松手,反而是一点点的将那黑暗棘刺的尖刺扯回来。

    曼荼罗一咬牙,小手一挥,只见得天空上曼陀罗花顿时爆发出耀眼的紫光,唰的一声,那黑暗棘刺便是再也无法支撑,挣脱了牧尘的手掌,再度被镇压回了她的体内。

    噗通。

    牧尘终于承受不住,身体发软的扑倒在了池水,狼狈不堪,半晌后方才有些发抖的爬起来,满脸的心有余悸。

    “你在找死吗?”见到他没什么事,曼荼罗也是松了一口气,旋即冷着小脸道。

    “我在帮你啊。”牧尘满脸郁闷,自己帮了这么大的忙,竟然还被训斥,这什么道理啊。

    “什么都不知道就乱出手,如果你不是有不朽之页,你也会被诅咒感染!”曼荼罗毫不客气的冷斥道。

    牧尘面色微变,急忙看了看手掌,果然是见到有着一道狰狞的黑色痕迹,不过好在他体内有着紫光散发出来,正在一点点的将那黑色痕迹抹除而去,那显然是来自不朽之页的力量。

    牧尘抹了把冷汗,他可是见识过曼荼罗体内那诅咒有多恐怖的,以他这种实力若是沾染上了,如果没不朽之页,那必然是生不如死。

    “你现在好了吧?”牧尘看向曼荼罗,道。

    “暂时如此。”曼荼罗动了动身体,却是发现体内力量仿佛消失殆尽一般,当即皱了皱眉。

    牧尘手掌一伸,将不朽之页收回体内,然后看了看曼荼罗,撇撇嘴,取出一件宽大的黑袍盖住那娇小玲珑犹如小羊羔般的"chi luo"身体,然后俯身将她从冰寒的池水横抱了起来。

    而对于他的举动,曼荼罗那金色大眼睛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没反抗,只是静静的靠在他怀,恢复着力量。

    牧尘抱着她,跃出池水,然后将她放在一座巨岩上。

    小女孩静静的坐在岩石上,被打湿的黑色长发贴着身体,宽大的黑袍紧紧的包裹着她,倒是显露着一些娇小的曲线。

    她安静的回复了一下,然后才看向坐在一旁颇为无聊的牧尘,淡淡的道:“这次多谢了,作为报答,我会告诉你一些我所知道的大日不灭身的秘术。”

    牧尘闻言,精神顿时一振。

    (有关武动乾坤的番外,已经发布了一章,在我的威信公众平台上面,大家查看历史消息就能看见的。

    ps:如果没加过公众威信的读者,打开威信搜索天蚕土豆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