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对峙

作品:《大主宰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天空可怕的灵力余波还在波荡,然而无数强者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现身的娇小身影,谁能想到,当大罗域主周身的光芒散去时,竟是会变成了一个如此漂亮的小女孩...

    威名响彻北界的堂堂大罗域主竟然是个小女孩?

    这一刻,不论是大罗天域阵营还是百战域那边,眼神都是一片的呆滞。

    “她竟然是大罗域主?”幽以及唐冰等一众曾经见过曼荼罗的幽宫强者都是浮现难以置信的神采,想来眼前一幕对于她们的冲击着实不小。

    牧尘同样是目瞪口呆,半晌后方才逐渐回过神来,隐隐的又是有些恍然,难怪她会在大罗金池池底沉睡修炼,难怪她能够在大罗天内来去自如,丝毫不担心被那大罗域主察觉,也难怪她拥有着那么恐怖的实力...

    原来她就是那神秘的大罗域主!

    “怪不得她会保我们。”幽看了牧尘一眼,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素来冷酷的大罗域主会无视柳天道给出的天大条件,反而选择保护他们,这其的原因,显然是因为她与牧尘之间的关系。

    牧尘也是苦笑一声,他与曼荼罗之间其实关系也不见得有多深,只是互有帮助而已,所以对于此时的她会顶着压力来保护他们,他心也是有些感激。

    天空上,对于现出真身引来的众多哗然声,曼荼罗并没有过于的理会。那对金色眸淡淡的扫了一眼,大罗天域这边的哗然声立即消失得干干净净。

    没有人敢与那一对金色的眸对视。因为那其蕴含的淡漠与威严,足以让得他们心生畏惧,而在曼荼罗这淡漠的一眼扫视下,他们也是彻底的清醒过来,虽然此时她小女孩的形象显得极为的可爱,但不论她的外形怎么改变,她依旧是大罗域主,她的一句话。就能够决定他们所有人的生死。

    天鹫皇与灵瞳皇也是有些讶异的偷偷看了曼荼罗一眼,想来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曼荼罗的真身,唯有着那一旁的睡皇一脸平静,似乎早已知晓。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大罗域主,真身竟是一个小女孩的模样,你这可真是古怪的癖好。”那柳天道盯着曼荼罗,忍不住的冷笑道。

    实力强到他们这种程度。要改变外貌的手段有着不少,所以这柳天道认为曼荼罗是故意变幻成这个模样,毕竟只要换个脑正常的人就知道,如果曼荼罗的真实年龄只是表面显露出来的这点,那她绝对不可能拥有着地至尊的实力。

    不过对于他的嘲讽,曼荼罗那小脸依旧面无表情。淡淡的道:“柳天道,今日就算你全力出手,也没能耐从我手带走人,所以你还是尽快离开吧,别再做那无用之功。”

    在回复了真身后。她的声音也是从以往那种刺耳的沙哑变成了清脆稚嫩,不过她的这种稚嫩落在众多强者耳。却反而是平添了一些诡异与神秘。

    毕竟,这小小的身以及稚嫩的声音下,却是身为超级强者的强大以及冷酷。

    柳天道眼神有些阴沉,他自然是知道曼荼罗所言不假,在先前的暂时交锋,他已是感觉了出来,如今曼荼罗的实力似乎比他还要强上一线,真要动手,他怕是占不了多少的上风。

    “看来你真是铁了心要与我玄天殿交恶了。”柳天道阴沉的道。

    “不是早就交恶了吗?”曼荼罗小嘴划起一抹讥讽的弧度,道。

    “呵呵,好得很。”柳天道怒笑了一声,他点点头,眼神阴森的望着曼荼罗,道:“今天大罗域主的话,本宗主记住了,真希望大狩猎战时,你还能这么强硬。”

    他这话一出,天鹫皇他们面色倒是微微一变,那大狩猎战太过的残酷,每一次都会有着顶尖势力被吞并,而他们大罗天域以往也算是树敌不少,如今如果再多一个玄天殿,对于他们而言,的确是极为糟糕的消息。

    然而面对着他威胁,曼荼罗依然是一脸漠然,那模样将柳天道搞得极为的憋屈。

    在柳天道身旁,那先前对牧尘出手,又是被幽击退的白衣男突然上前一步,他目光看向牧尘,声音平淡的道:“看来如今的你,便是这大罗天域年轻一辈最顶尖的人了。”

    牧尘皱眉望向这白衣男,从后者身上,他能够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这个家伙,绝对极为的厉害。

    “你是谁?”牧尘问道。

    “天玄殿,柳炎。”白衣男一笑,道。

    幽美目一凝,轻声道:“是天玄殿的少殿主,也是那柳冥的大哥,难怪有这般实力,据说他在北界年轻一辈,都能够算做佼佼者,实力比起那柳冥,不知道强悍多少倍。”

    牧尘心头也是微震,果然是个棘手人物。

    “看来今日是废不了你的一身灵力了,不过没关系,我想北界这一次的“龙凤天”你应该会代表大罗天域参加,到时候我们会遇见的。”柳炎对着牧尘微微一笑,笑容有着剔骨般的寒意。

    牧尘双目微眯,这柳炎眼力倒是不错,在经历了今日的战斗后,牧尘在大罗天域统领级别声望算是达到了顶尖,甚至连徐青,周岳都是远不及他,所以不久后的那“龙凤天”历练的唯一名额,显然是非他莫属。

    而看眼下的模样,这柳炎也会参加“龙凤天”,到时候如果遇见的话,倒的确不会再有人能够保住他。

    不过...这柳炎,倒也太把他当做软柿了。

    牧尘笑了笑,看向柳炎,眼神并没有丝毫的畏惧,道:“那到时候我可要拭目以待了,不过也希望阁下多留个心眼,免得失手成了踏脚石,那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呵呵。”

    柳炎呵呵一笑,手玉扇轻轻敲打着掌心,他并没有多言,只是嘴角掀起的那抹讥诮弧度,给予了牧尘最无声的蔑视。

    显然,他并没有将眼前这个刚刚才在这场战争取得了惊人战绩的少年真正的放进心,这并非是他狂妄,而是因为他的确拥有着这种资格。

    因为,他是玄天殿未来的殿主。

    柳天道对于柳炎的这番话倒是颇感满意,至少稍微的挣回了一些颜面,虽然这还得等到时候龙凤天的开启,不过这也没关系了,只要那叫做牧尘的小敢参加,那他就必死无疑!

    而如果这小到时候因为惧怕而放弃名额,那柳天道也会有办法让得大罗天域丢尽颜面。

    “大罗域主,这一次就权当你赢了,不过希望你能够笑到最后。”

    柳天道看了曼荼罗一眼,旋即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似是随意的道:“对了,我前些时候可是听说,那幽冥宫的幽冥天尊已经出关了,他似乎对于当初你设计将他打伤的事情耿耿于怀呢...”

    幽冥天尊四字一出,曼荼罗那面无表情的小脸终于是有点细微的变化。

    牧尘眉头也是紧皱,如今的他对于北界的诸多势力已是了如指掌,自然是明白这幽冥宫的强悍,那可是北界的老牌顶尖势力,据说已经经历了三四次的大狩猎战而依然存在,这足以说明幽冥宫所拥有的可怕实力。

    而那幽冥天尊,便是幽冥宫的宫主,实力高深莫测,没想到他竟然也与曼荼罗有着恩怨,看来这天罗大陆,果然是处处危机。

    柳天道见到曼荼罗细微变幻的脸色,这才畅快的大笑了一声,然后不再废话,袖袍一挥,直接是化为流光将柳炎柳冥包裹,然后扭曲空间,远遁而去。

    曼荼罗望着柳天道的离去,那金色的眸,仿佛是有着寒气在凝聚,不过最终她还是冰冷一哼,那原本漂亮的金色大眼睛,此时却是带着寒意的看向百战域的藏剑老人等人。

    此时失去了柳天道的坐镇,藏剑老人他们对于曼荼罗的目光也是心头发虚,不敢与其对视。

    “三天之内,将一百万至尊灵液以及千座城市交接过来,若有延误,本座就一个个的找shàng mén来,将你们宗门尽数的清了!”曼荼罗淡漠的声音在天空传开,却是让得百战域无数强者心头一颤。

    话音落下,曼荼罗也没有再多说,转过身来,那对金色的眸看了牧尘一眼,然后娇小身躯一动,直接是凭空消失而去。

    “撤军。”

    当她消失时,那淡淡的声音则是传荡开来。

    三皇手掌一挥,开始调动着庞大的军队井然有序的撤退,顿时间天地间破风阵阵,那一幕显得极为的壮观。

    藏剑老人他们望着撤退的大罗天域人马,面色也是一片铁青,旋即忍不住的咬牙骂道:“都是那个杀千刀的小!”

    如果不是牧尘胜了最后一场,现在他们百战域哪会如此的狼狈!

    尸山老人哆嗦了一下嘴巴,森然道:“就让他们再得意一段时间吧,等龙凤天开启,那小必死无疑。”

    其余众多强者闻言也是冷笑点头,显然,在他们心,当牧尘与柳炎对上的时候,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一个天才,最大的悲哀就是遇见了一个更出类拔萃的天才。

    在他们眼,牧尘是前者,而柳炎,显然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