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雷霆手段

作品:《大主宰

    第七百七十一章

    当牧尘那略带着一丝寒意的声音在这龙凤阁传开时,也是令得原本喧闹的楼阁变得安静了一瞬,旋即便是有着众多目光变得玩味起来。

    一些目光,隐隐的射向高层之上的那一道淡然身影,柳炎的名头,在这北界年轻一辈不可谓不响,那龙凤录上高居第四的排名,足以证明他的高高在上。

    即便眼下汇聚在这龙凤阁内的人,几乎都算是北界年轻一辈的精英,但当他们在面对着柳炎时,也是不免会显得忌惮。

    这般人物,绝对是龙凤天最有实力的竞争者,谁都不敢对其有丝毫的小觑,所以当他们此时突然间见到竟然有人敢直接点名柳炎时,那神色都是变得有趣起来。

    而在那高层上,柳炎听到此话,神色依旧是没有多少的波动,只是姿态颇高的淡淡笑了笑,在这里,他的身份显然不是牧尘那种无名之辈可比。

    若是这般轻易的搭理了牧尘,倒是降了他的身份。

    在柳炎周身,一些与他交好的年轻强者则是低低的冷笑了一声,那有些不善的目光,开始投向下方那一道年轻的身影。

    那算是整个龙凤阁焦点般的红裙女,也是饶有兴致的轻轻笑了一声。

    而在整个龙凤阁众多目光投射向那个方向时,那先前对着牧尘出手的那年轻强者面色却是有点阴沉,他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实力不过三品至尊的家伙,竟然是视他于无物。

    不过他也算是有些城府,并没有直接翻脸,反而是后退一步,抱拳淡笑一声,道:“在下雪龙山吕阳,这位朋友报个名号吧。”

    雪龙山,在这北界之也算是一方大势力。实力并不比百战域弱,而这吕阳则是雪龙山年轻一辈之的佼佼者,实力强横程度,恐怕并不比百战域的秦碑弱。

    虽说这吕阳比起柳炎还差了不少,但在这龙凤阁内,也能够算做有些来头,不少人都是听说过他的名头。

    牧尘背对那吕阳。一张俊逸的面庞略有些寒意,他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柳炎,而且他同样也没想到那柳炎这么耐不住性,还不等他屁股坐热,就已经是要对他出手了。

    不过这家伙似乎还有些傲气,并不屑于直接就对牧尘出手。想来多半是认为后者并不具备这个资格,所以在他的暗示下,他的这些狐朋狗友,倒是忍不住的跳了出来。

    彩潇坐在牧尘一旁,她小手托着香腮望着这一幕,旋即对着牧尘微微一笑,道:“看来你惹祸的本事可不比我弱多少。人家都来打你脸了。”

    牧尘面色古井无波,他并没有回头看那雪龙山的吕阳,大罗天域好歹也是这北界的顶尖势力,如果换在平时,这雪龙山恐怕连屁都不敢放,然而现在却是敢在他的面前跋扈,面对着这种角色,他若是主动应了。倒是丢了大罗天域的身份。

    那柳炎自傲,但又何尝知晓,这个俊逸温和的少年心的傲气,比起他来,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吕阳报完名号,可却并未得到牧尘的回应,当即他眼角便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一抹戾气涌上双目,什么时候,一个三品至尊,竟然也敢在他的面前摆这般谱。他难道还真以为这里是在大罗天域吗?

    “看来这位朋友是嫌我雪龙山重量不够…呵呵,以大罗天域的实力,其实倒是有着这份资格。”吕阳笑了笑,那眼划过一抹讥讽之色,道:“不过,难道你就认为,你也有了这份资格不成?”

    轰!

    当那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时候,吕阳眼神陡然一寒,磅礴的灵力犹如风暴一般自他体内爆发开来,那种灵力强悍程度,引得龙凤阁内不少强者都是有些侧目。

    这吕阳的实力,恐怕也是隐隐间要触及到那四品至尊的层次,这般实力,虽说算不得年轻一辈顶尖,但恐怕也到了一线层次了。

    “咚!”

    吕阳面色冰寒,他脚掌一跺,身形已是犹如鬼魅般的暴射而出,磅礴如海般的灵力在其掌心汇聚荡漾,直接是毫不留情的对着牧尘怒拍而去。

    他打算用真正的实力,让得这位来自大罗天域的小明白,大罗天域,在这种地方,可保不住他那可笑的尊严。

    在这里,没人理会你来自什么地方,只要你实力不够,那就滚出这龙凤阁!

    “雪龙掌!”

    低喝之,仿佛是犹如冰河般的寒气自吕阳掌心席卷而出,只见得一条巨大的雪龙奔腾而出,带起铺天盖地的雪花,笼罩了牧尘所在的那一片区域。

    龙凤阁内,那一道道注视着这一幕的目光都是微微一凝,这吕阳倒也是心狠,一出手便是施展出了一记杀招,这雪龙掌凝聚着雪龙山的寒气,若是被击,体内灵力恐怕都会被冰冻,即便驱逐了,经脉也会受创,在这种时候经脉受创,那也就是说,这个来自大罗天域的年轻人,可以不用再继续参加龙凤天了…

    背后雪花滔天而来,然而牧尘的身影,依旧是纹丝不动,不过坐在他的对面的彩潇,那一对美目却是突然一凝。

    因为她见到,牧尘那一对黑色的眸,竟是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幽黑深邃,那一瞬间,他的面庞,仿佛都是变得漠然下来,再不具备丝毫先前的那种生气。

    而且,如果说先前的时候,牧尘周身灵力隐隐有些澎湃迹象的话,那么此时的他,周身灵力反而是变得极为的内敛。

    这并非是说牧尘的灵力减弱了,而是他突然间对于灵力的控制,达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程度。

    牧尘修长的手掌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饮了一口,而此时身后恐怖的寒气已是席卷而来,甚至是令得他头发上,都是有着雪花出现。

    这座龙凤阁内,无数强者眼神惊异的望着此时依旧镇定自如的牧尘,难道他不知道身后那足以致命的攻势,已经来到了吗?

    但他牧尘周身的灵力波动,他似乎完全没有要防御的意思。

    “这家伙究竟要干什么?找死吗?”有人疑惑的喃喃自语。

    这有些古怪的一幕,不仅引来众多疑惑之声,甚至连高层之上,一些暗处身影,也是发出一道轻轻的讶异之声。

    “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攻势已经犹如奔雷般而至,吕阳嘴角有着森冷的弧度扬起,这种距离,就算牧尘全力防御,恐怕都已经是来不及了。

    没想到大罗天域这一次派出来的年轻强者,竟然是这么一个蠢货!看来这一次,大罗天域又得留下一个天大的笑柄了。

    轰!

    然而,就在吕阳嘴角森冷弧度扬起的那一瞬间,面前的空间,仿佛是突兀的扭曲了一起,再紧接着,那震动灵魂一般的雷音,以一种极端诡异的方式,穿透了他所有的防御,直接是从他心灵深处,陡然炸响。

    雷音出现得太过的诡异,乃至于吕阳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准备,他体内的灵力,在这一霎直接是失去了控制,灵力胡乱的涌动,连神智都是出现了恍惚。

    噗嗤。

    一口鲜血,毫无征兆的从吕阳嘴喷了出去,那成形的雪龙掌印则是蹦碎开来,化为漫天雪花,他的七窍之,隐隐有着鲜血流淌下来。

    身后雪花席卷而来,牧尘终于是在此时转身,他脚步一跨,身形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那吕阳面前,手掌轻飘飘的落在了其胸膛。

    嘭!

    磅礴灵力喷涌而出,那吕阳的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鲜血狂喷间,沿途在那龙凤阁内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最后砰的一声,撞碎了窗户,飞出了龙凤阁。

    整个龙凤阁内的声音,都是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那一道道目光隐隐有些震惊的望着那一道修长身影,先前那一幕,太过的诡异,这牧尘似乎什么都没做,但那吕阳攻势却是自动破碎,而且还被震得七窍流血。

    “他究竟做了什么?”众多强者眼神骇然,旋即面色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能够在这短短一回合之内,便是将吕阳击溃,这一点,就算是这龙凤阁内,能够做到的人恐怕都不多。

    这个来自大罗天域的年轻强者,不好惹。

    一些人目光交汇,再度看向那道身影时,眼多了一分忌惮。

    在那高层上,同样是有些安静,柳炎眼神阴沉,而那红裙女则是美目微亮,旋即若有所思的盯着牧尘,数道来自更更高层的目光,也是有些惊讶的射下来。

    “有意思。”隐隐间,似是有人评价道。

    而在那龙凤阁安静间,牧尘那变得幽黑深邃的双目缓缓的恢复正常,旋即他抬头,那略带寒意的眸,直指柳炎,淡淡的声音,同时响起。

    “现在可以自己动手了?”

    柳炎手的茶杯,悄然的裂开密密麻麻的裂纹,最后尽数的化为粉末飘然落下,他面无表情的拍了拍手,然后缓缓的站起。

    而随着他身影的站起,这龙凤阁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这在龙凤录上高居第四的猛人,竟真的是要亲自动手了?

    (今天先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