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龙凤梯

作品:《大主宰

    第八百零七章

    高空之上,狂暴的灵力波动已是消散而去,那令得人感到震撼的大战,也是尽数的落幕,那两道凌空而立的身影,显然是成为了这天地间最为瞩目的存在。

    牧尘则是在那无数道灼热目光注视下,紧紧的盯着龙凤台之巅,那里有着璀璨的金光绽放,隐隐间有着古老的龙吟凤鸣之声传来。

    那里是龙凤传承的所在。

    嗡。

    而此时的龙凤台仿佛也是感应到了此处人数的减少,当即那龙凤台之巅上,竟是有着金色的洪水呼啸下来,最后凝结成了金色的阶梯。

    那阶梯的尽头,便是龙凤传承。

    “去拿战利品吧。”彩潇望着那黄金般耀眼的阶梯,也是微微一笑,好不容易经历了重重血战抵达这里,接下来就该是享受战利品的时候了。

    牧尘点点头,旋即两人身形一动,出现在那黄金阶梯下,然后便是在那无数道羡慕的目光中,迈步而上。

    在他们后方,苏碧月,红鱼,丁宣三人也是不远不近的跟着,虽说他们没办法染指最高层的传承,但却是能够在下方,同样获得一些不菲的好处。

    一行人沿着黄金阶梯而上,最后终是停下了步伐,牧尘抬头,只见得在那阶梯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层次分明的黄金祭坛。

    祭坛呈现龙凤之形,互相缠绕,古老的气息弥漫出来。令得这片天地都是有种处于洪荒般的感觉,而且当走到这里的时候,一股连彩潇都是有些微微色变的恐怖威压。正在散发出来。

    那种威压,仿佛令得空间都是在此时凝固了起来。

    那距离最祭坛最顶尖处,仅有不足十梯,然而这十梯却是难以攀登,那种恐怖的龙凤威压,几乎是要将擅自登顶者挤压成肉酱。

    “这里的威压…”彩潇俏脸凝重,柳眉忍不住的皱了皱。因为她也是感觉到了,这里的龙凤威压似乎极为的恐怖,特别是眼前这黄金十梯。她感觉只要踏了上去,那恐怖的龙凤威压,必然会蜂拥而来。

    这里的威压,甚至比起那座超级龙凤池还要强悍。

    “据说当年真龙真凤陨落。它们的心脏则是落到此处。化为了龙凤台,也封印了传承…所以这里恐怕是整个龙凤天内,龙凤威压最为强大的地方。”

    “而眼前的十道阶梯,也是龙凤传承的最终考验,这十道阶梯被称为龙凤梯,只有成功走过去的人,才能够获得最终的传承。”牧尘也是咬了咬牙,他同样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龙凤威压。如果不是他修炼出了龙凤体,恐怕此时早已经承受不住。

    “而龙凤天这些年来。并不乏诸多强者走到这里,但似乎最顶尖者,也仅仅只是走到了第九梯…”

    “哦?”彩潇美目一凝,神色愈发凝重,这龙凤天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开启这么多年,竟然无人能够踏上那第十梯?

    “你怎么看?”彩潇看向牧尘,问道。

    牧尘则是抬头,他望着那龙凤梯的尽头,那里金光弥漫,强大的威压一的散发出来,最古老的龙凤传承,就隐藏在那里。

    “想要我放弃,可没那么容易!”牧尘黑色眸子中有着凌厉涌动着,他冷笑一声,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一脚便是迈上了那龙凤梯。

    轰!

    就在牧尘踏上龙凤梯的那一瞬间,仿佛是有着惊雷般的龙吟声陡然响彻,紧接着恐怖的威压犹如实质一般排山倒海的涌来。

    牧尘身体在此时重如山岳。

    但他却是紧咬着牙,抬起颤抖的脚步,然后再度迈出。

    牧尘的身影,在那龙凤梯上微微摇摆着,显然是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每一步的踏出,都是令得他汗出如浆,体内的肌肉,有着撕裂般的剧痛。

    在其后方,彩潇跟随着,她虽然并没有牧尘那般艰难,但步伐也是显得极其的沉重,显然同样是承受了极为可怕的压迫。

    更后方处,苏碧月,红鱼三人,更是步履艰难,难以攀登。

    天地间所有的目光都是望着那龙凤梯上,缓慢上行的五道身影,他们都想知道,这一次的龙凤天,又是能够在那龙凤梯上,走到第几梯?!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牧尘摇摇欲坠般的步伐,停留在了第六梯,当他走到这里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自身的皮肤开始撕裂,鲜血顺着后背渗透出来。

    这里的龙凤威压,竟然连龙凤体都是开始有些承受不住。

    彩潇跟随在牧尘身后,白皙额间也是出现了细密的香汗,想来以她的实力之强,也不可能无视掉这里恐怖的威压。

    “你还要继续?”彩潇轻咬了咬银牙,她望着牧尘后背那渗透出来的血迹,道。

    牧尘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点头,黑色眸子中,没有丝毫的退缩,下一刻,他再度迈步踏出。

    噗。

    一道血痕从其肩膀上浮现,顿时有着鲜血涌了出来,然后顺着牧尘的脚掌流淌下来,在那金huáng sè的阶梯上,留下了刺目的鲜红脚印。

    牧尘身体上的鲜血越来

    越多,他的脸庞上甚至都是有些血痕出现,鲜血将视线都是遮掩得模糊起来,然而他却的步伐,却依然坚定而沉重的迈了出去。

    他的步伐,最终停在了第八梯。

    而此时的牧尘,浑身基本被鲜血覆盖,周围传来的恐怖威压,几乎是要将他的身体活活的压爆,他血肉之中,暗金色的光芒不断的绽放着,那是龙凤精血在修复着他受损的身体。

    如果不是龙凤精血的保护,现在的他。早已肉身爆裂,不过绕是如此,此时的牧尘也是感觉耳目失聪。天地间的声音都是彻彻底底的消失而去,唯有着那沉重如山岳的威压,笼罩而来。

    牧尘的身体,摇摇欲坠的站在第八梯,彩潇同样是站在了与他同层的位置,香汗顺着少女修长白皙的脖颈滑落,打湿衣衫。显露出少女曼妙的曲线。

    她的俏脸也是略有点苍白,胸脯轻轻起伏着,那俏脸上满是凝重之色。而当其美目在看向旁边牧尘时,倒是有着一抹担忧。

    到了现在她方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到达那第十梯,因为按照她的估计。即便是她。也仅仅只能到第九梯,那应该就是极限了,若是再强行上去,肉身必然会爆碎。

    在那后方,苏碧月,红鱼,丁宣三人都是站在第六梯,然后便是再没有继续向上。因为他们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了。若是再强行上去的话,肉身就会支持不住。

    他们三人在那宽敞的阶梯上盘坐下来,抬头望着前方的两道身影,特别是在见到牧尘那布满鲜血的身影时,眼中掠过了一抹佩服。

    牧尘的实力仅仅只是三品至尊,可他却是能够走到第八梯的位置,这所承受的压力可以想象究竟有多可怕,如果毅力稍弱一点的人,恐怕会直接崩溃掉。

    对于牧尘能够以三品至尊的实力,做出打败柳炎,抗衡幽冥皇子这等骄人战绩,他们之前还显得有些茫然疑惑,可此时却是开始渐渐的明白,为什么在这个少年身上,会出现这么多的奇迹。

    这种奇迹并非从天而降,而是他以自身的大毅力所创造。

    苏碧月,红鱼她们对视一眼,眼神都是略显复杂。

    彩潇玉手轻轻搽去尖俏下巴处的香汗,然后她盯着一旁身体几乎被鲜血覆盖的牧尘,红唇微启,道:“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你上去吧。”鲜血仿佛是凝固成了血枷,覆盖在牧尘的面庞上,他的声音,在此时变得极为的沙哑,仿佛连喉管都是因为那恐怖的龙凤威压而受到了损伤。

    彩潇螓首轻点,然后她紧咬着银牙,莲步轻移,磅礴的灵力荡漾在她的周身,抵御着那种可怕的龙凤威压,而她那颤抖的脚步,也是落在了那第九梯的位置。

    第九梯!

    天地间响起无数哗然的声音,龙凤天开启这么多年来,仅仅只有一位绝世天才站到了第九梯的位置,没想到这一次,又出现了。

    在那漫天哗然声中,满身鲜血的牧尘也是有些艰难的抬头,他视线模糊的望着那龙凤台之巅,那里金光璀璨,犹如是真龙真凤盘踞,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它,无尽威压散发。

    那种压力,足以让人崩溃。

    然而牧尘的手掌,却是在此时忍不住的一点点紧握,阻拦在他前方的,的确是难以跨越的大山,那种可怕的龙凤威压,即便以他此时肉身的强悍,也是无法承受。

    牧尘能够隐隐的感觉到,踏上第九梯,他的肉身会出现碎裂,而一旦踏足第十梯,他的肉身,有八成的几率会爆裂。

    现在…要放弃吗?

    牧尘的视线渐渐模糊,在那黑暗中,似乎是有着一道倩影浮现,少女身着黑裙,犹如银河般的长发,轻轻飘扬,那一对琉璃般的眸子,泛着无尽温柔的凝视着他。

    洛璃。

    那个他为之奔跑的女孩…现在的她,应该也是在那洛神族内,承受着拯救种族的压力吧?她的压力,并不会比他弱上丝毫。

    而他,则是答应过她的啊…要成为那盖世的强者啊…

    鲜血模糊的眼睛,在此时猛然睁开,牧尘眼神之中,再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犹豫,强者之道,本就无尽艰难,若是轻言放弃,如何去履行与她的承诺!

    “啊?!”

    天地间突然有着震惊的声音响起,那苏碧月与红鱼突然小手掩上了红唇,美目震惊的望着前方,那里,原本摇摇欲坠即将倒下的身影,突然爆发出了凛然气势,他竟是仰天长啸,然后猛的踏了出去!

    一步,登上第九梯!

    彩潇美目也是在此时猛的睁大,旋即一抹震骇涌上脸颊,因为她发现,牧尘的身体,在此时崩裂开一道道狰狞的血痕,鲜血溅射。

    剧痛疯狂的涌来,几乎是要将牧尘理智湮没,但他却是在那疯狂的咆哮中,步伐再度踏出!

    彩潇美目震惊。

    天地间无数倒吸冷气声音响彻而起,他们都是知道了牧尘要干什么。

    在那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牧尘的步伐,直接猛然踏上了上去!

    第十梯!

    牧

    尘的身体,站在了龙凤梯巅峰之处,再然后,彩潇俏脸开始剧变起来,因为她见到,后者的身躯,竟然是在此时轰然爆炸开来!

    鲜血四溅!

    肉身爆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