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 龙蛇宗

作品:《大主宰

    第八百三十三章

    大笑声犹如雷鸣一般的回荡在着天地间,然后在周围山峰上那众多惊愕的目光中化为铺天盖地的流光掠过天际,落于大地上。

    而当光芒散去的时候,一支身披灰甲的军队,便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注视之中,这支军队的人数竟是不比九幽卫少,在它们盔甲之上,仿佛是纹着一条巨大的黑蟒,狰狞中透着浓浓的煞气。

    而在这支军队的最前方,两道人影傲然而立,看上去约莫中年左右,只是一rén miàn白无须,另外一人则是显得格外的粗犷,身躯犹如一座铁塔般,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仿佛脚下的大地都是有着颤动的迹象。

    而此时,那犹如铁塔般的男子,正面带嘲讽笑容的望着远处沼泽之外的牧尘,显然先前那雷鸣般的声音,就是来自于他。

    “那是…龙蛇宗的陆梧以及陆奎两位宗主!”

    此时这片天地间,那些诸多人马也是回过神来,当即很快就认出了这支军队,然后便是有着惊讶的声音忍不住的响了起来。

    “龙蛇宗吗?”

    牧尘黑色眸子泛着一些冷意的望着远处那支军队,对于这个势力他自然也是听说过,据说乃是北界中的一方一流势力,只不过与大罗天域相距甚远; ..,而且他们似乎还与神阁有着一些关系,有了这等倚仗,自然不会犹如其他势力那般,对大罗天域有太多的畏惧。

    牧尘偏头与九幽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有着寒光流转。

    “在下龙蛇宗陆梧,呵呵,想必这位便是九幽宫之主。大罗天域九王之一的九幽宫主了吧?”那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淡笑着望向九幽,道。

    九幽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你龙蛇宗倒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我大罗天域的东西也敢抢,真以为你们抱上了神阁这条粗腿,我大罗天域就奈何不得你们吗?”

    陆梧闻言,则是一笑。道:“若是在平日,我龙蛇宗还真会掂量一下,不过如今这大狩猎战中。即便是你大罗天域也是泥菩萨过江,所以你就别用这个名头来吓唬本宗主了。”

    “对付你们这种货色,我九幽宫就已经足够了。”九幽冰冷的道。

    “嘿嘿,大言不惭。”

    那站在陆梧身旁。身躯魁梧得犹如铁塔般的陆奎则是狰狞一笑。他双臂抱胸,偏头戏谑的望着牧尘身后的九幽卫,道:“据我所知,你们九幽卫可是大罗天域之中最弱的军队,被人欺凌多年,连反抗都不敢反抗的,现在你们还带着出来溜达,是嫌脸丢得还不够吗?”

    九幽卫数千战士听到他口出卧。那眼神中顿时有着煞气涌动起来,那一双双凌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陆奎。隐隐间,有着磅礴的战意涌动起来。

    而那种涌动的战意,自然也是被陆奎察觉,当即脸庞上的嘲讽笑容顿了顿,眼神微凛,同样身为掌军者,他自然是明白,能够凝炼出如此战意,可绝不是什么乌合之众可以做到的。

    “据说龙蛇宗内,有着两支军队极为出名,龙卫与蛇卫…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身后那支军队,应该就是蛇卫了吧?”牧尘终是在此时淡淡的开口,他那黑色眸子,平静的扫过陆奎身后的那支军队。

    那支军队,人数与九幽卫倒是相仿,只是他们浑身都是缭绕着一种阴森的波动,犹如毒蛇潜伏在暗处,令人不敢小觑。

    这支军队,也算是这一路而来,牧尘所遇见的其他势力的军队中实力极强的一支了。

    “小子虽然嫩了点,不过眼力还算是有。”

    那陆奎咧嘴一笑,笑眯眯的盯着牧尘,道:“你就是最近那个在北界传得沸沸扬扬的牧尘了吧?这种年龄能有如此成就也算是不凡了,不过这里的东西不是你这种毛头小子玩得转的,还是老老实实回家修炼十几年再出来吧。”

    “你倒是太高看了你这种货色了。”牧尘闻言也是一笑,摇了摇头,道。

    陆奎满脸横肉的脸庞微微抖了抖,旋即那微眯的眼中便是有着凶光绽放出来,一股磅礴的灵力荡漾在其周身,强大的灵力威压顿时笼罩开来。

    牧尘察觉到那股灵力威压,眉头轻轻的扬了扬,这陆奎人虽然不怎么样,不过实力倒的确是不错,这等灵力威压,已经是达到了五品至尊的层次,而且这显然比邱太阴那种初步踏入五品至尊的实力要强许多。

    “五品至尊的实力,你也敢在这里逞威风?”九幽美目则是一寒,她的体内,仿佛是有着紫炎席卷出来,那种高温顿时令得这片天地间的阴冷之感消散了许多,同时也是将那陆奎的灵力威压尽数的震散而去。

    “呵呵,九幽宫主何必着恼,你若是看不上我三弟那五品至尊的实力,那想来我能够让你满意一点的。”

    那面白无须的陆梧在此时轻轻的笑了笑,旋即他双手缓缓合拢,浩瀚灵力猛的冲天而起,灵力犹如海洋一般荡漾在半空中,竟是有着哗啦啦的水声传出,显然那是灵力磅礴凝聚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所导致。

    那股强大的灵力威压,比起陆奎,无疑是强悍了太多太多!

    因为这陆梧,竟是踏入了六品至尊的层次!

    “灵力化实,六品至尊吗?”

    九幽的美目也是在此时微微凝了凝,她俏脸冰冷的打量着陆梧,她倒是有点没想到,后者的实力竟然能够达到这一步。

    看来这龙蛇宗能够成为北界的一方一流势力,也的确是有着一些底蕴,这般实力,就算是放在大罗天域的诸王中,都能够算得上是中游偏上了。

    而且据说这龙蛇宗共有三位宗主。眼下这陆梧以及陆奎,仅仅只是排名第二与第三而已。

    这片天地中那些各方人马见到眼前这一幕,也是明白过来。看来今日这里大战已是无法避免,大罗天域虽然名头极响,但眼下毕竟只是九幽宫一支人马在这里,而且龙蛇宗虽说比不上大罗天域,但好歹也算是一流势力,所以眼下显然也没有要让出这座三级遗迹的打算。

    而既然双方都不肯妥协,那遗迹的归属问题。显然就只能用最实际的办法来解决了,那就是拳头为王!

    不过对于双方的对峙,这些人马倒是喜闻乐见。毕竟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有着浑水摸鱼的机会。

    牧尘双目微眯的望着龙蛇宗这般阵势。从某种角度说起来。对方的实力似乎并不弱于他们九幽宫,不然他们也没胆量过来强行抢夺遗迹,看来今日想要夺得这座遗迹,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那个家伙交给我来对付。”

    九幽眼神冰冷的看着陆梧,然后对着牧尘说了一声,身形便是缓缓升空而起,在其身后。紫光凝聚,直接使化为一对巨大的紫色羽翼。在那羽翼之上,还有着紫炎熊熊燃烧起来。

    唳!

    清亮的尖鸣声,自九幽的体内传出,那浩浩荡荡的灵力波动,同样是在天地间荡漾着,而在那清鸣声中,那来自陆梧体内的灵力威压,则是被震散了许多。

    “九幽冥雀吗?”

    陆梧望着这一幕,眼神微凛,双目深处掠过一抹忌惮,他自然也是很清楚,这些拥有着神兽之体的家伙究竟有着多么的棘手。

    陆梧目光微闪,旋即他微微一笑,道:“九幽宫主,我知你乃是九幽冥雀,战斗力非凡,我们若是斗起来,恐怕胜负难分。”

    九幽听到他这话却是不置可否,淡淡的道:“不想打的话那就快点滚开。”

    陆梧眉头一挑,道:“不如我们用另外的方式来决定这座遗迹的归属?”

    “你想如何?”九幽冷笑道,她倒也并没有立即动手,这陆梧的确是有些能耐,如果动手的话,怕是要费一番周折,而眼下这种地方,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吸引来更多强大的势力,所以她能保存实力,那就尽量保存。

    “早就听说九幽宫的九幽卫乃是大罗天域中的精锐军队,不知道与我龙蛇宗的蛇卫比起来,究竟是孰强孰弱?”

    陆梧笑眯眯的道:“我看要不两支军队较量一番,胜者得遗迹,如何?”

    “嘿嘿,就怕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没那胆量。”陆奎狰狞一笑,双臂抱胸的看向牧尘,他自然也是看得出来,这支九幽卫,似乎是由牧尘来掌控。

    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满脸横肉,五大三粗,但显然也是心思狡诈之人,这言语间尽是刻薄嘲讽,显然就是想逼得牧尘耐不住性子与他比拼军队。

    陆奎率领蛇卫,这些年也是在北界纵横,战绩颇为的辉煌,所以对于牧尘这种年轻统领,他并不觉得有多少的威胁性。

    不过当九幽听到他们的打算时,不仅不怒,那俏脸上反么是掀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在那下方,牧尘也是微微笑起来,他偏过头望向九幽卫,道:“有人打算挑衅我们九幽卫,你们说怎么办?”

    “杀!”

    九幽卫数千战士眼神陡然凶狠起来,竟是齐齐低喝出声,那喝声之中,有着浓浓的杀伐之气弥漫出来,令得那原本一脸狰狞的陆奎瞳孔也是忍不住的一缩。

    他望着牧尘那微微掀起的嘴角,心中突然泛起了一些不安的感觉,这个他原本所认为应该最容易攻破之点,似乎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陆奎毕竟也不是寻常人物,很快就压制下心中那种想法,眼神迅速变得森然起来,他纵横北界这么多年,他就不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在他的面前猖獗!

    他要将那所谓的九幽卫,杀得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