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 千里救援

作品:《大主宰

    第八百四十二章

    “怎么办?”

    九幽美目凝重的望向面‘色’有些不太好看的牧尘,显然两人都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求救xin hào给搞得一时间有些失去平静。

    大罗天域麾下九王,总共九支军队,这都算是大罗天域的中坚力量,如果损失其一的话,必然也会令得大罗天域实力受创,而眼下的大狩猎战残酷无比,想要存活下来,那就必须要尽可能的保存下每一股力量。

    所以,当牧尘与九幽在见到大狩猎战这才刚开始一天不到的时间,竟然便是有着一支诸王的人马陷入了绝境时,方才会如此的震惊。

    牧尘很清楚诸王的傲气,他们都是大罗天域中的佼佼者,即便是放在这北界之中,也能够算做颇有名气的强者,再加上彼此麾下强大的军队,所以想要将他们‘逼’到不得不向其他诸王求援的地步,那必然已经是真正的无路可退了。

    “不知道究竟是哪位王在求救…另外,究竟他们遇见了谁?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九幽‘玉’手微微紧握,缓缓的道。

    牧尘也是摇摇头,这铜镜仅仅只能求救,并且勉强告知方位,其余的信息,都是不可能传递过来的。

    “如今各大顶尖势力的顶尖强者,都已经深入陨落战场探寻地至尊秘藏,所以想要将我们一方王级人马‘逼’到这种程度,那必然也是其他顶尖势力。”牧尘冷静的道。

    “而且…很有可能,他们是被设计围剿了。”

    九幽美目微微一缩。看向牧尘。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轻易去救援,很有可能把我们也都搭进去。”

    牧尘沉默了一下,旋即他深吸一口气,道:“不管有多危险,我们都得去一趟,我们不能坐视我们的一方王级势力被剿灭。曼荼罗也说过,单凭我们独自的力量,恐怕没办法深入陨落战场。”

    九幽螓首轻点,显然对于牧尘的这般作为颇感欣赏,虽说诸王都是同为大罗天域的麾下,但平常因为各种竞争,总会有些不和谐的因素,就犹如他们九幽宫与血鹰殿,双方间的关系。其实算不得多好,所以牧尘能够在收到求救xin hào的时候,竟然能够第一时间决定去救援,这种气度,就算是九幽都为之赞赏。

    “事不宜迟,动身吧!”牧尘看向九幽。旋即他目光望向整装待发的九幽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手掌一挥,身形率先冲天而起。

    在其后方,九幽与九幽卫也是在此时化为无数道光影铺天盖地的跟随而来。

    咻!

    时间紧迫,所以牧尘这支军队基本是将速度催动到了极致,然后全速的按照那铜镜之上所表明的方向急速的赶去。

    沿途之中遇见不少势力的人马,不过他们都只是诧异的望着杀气腾腾呼啸而过的九幽卫,并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去阻拦散发着凶意的他们。

    而在他们这种全速赶路下,约莫一个时辰后,他们终于是逐渐的接近了求救xin hào发出的区域。而在进入这片区域后不久,牧尘他们也开始获得了一些情报,进而面‘色’都是变得极其凝重起来。

    因为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对他们大罗天域出手的,不仅是一方顶尖势力,而且还是如今北界之中声势最盛的势力。

    神阁!

    这个据说已经经历了五次大狩猎战而不灭的庞然大物,论起底蕴,恐怕当属整个北界之最,这等悠久的顶尖势力,就算是他们大罗天域,也不无忌惮。

    “从刚才收集的一些情报来看,可能陷入绝境的应该是血鹰殿。”九幽美目望向牧尘,有点无奈的撇撇红‘唇’,显然她也是有点没想到,对他们发出求救xin hào的,竟然会是与他们过节颇深的血鹰殿,在大罗天域中,他们双方也算不得多么的友好,甚至彼此间间还有点敌视。

    “而将他们‘逼’入绝境的,应该是神阁的鳄山之主所率领的天鳄军。”

    “鳄山之主吗…”牧尘眉头微微皱了皱,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对北界毫不知情的菜鸟,对于那些顶尖势力他同样是了如指掌,而在那神阁之中,据说其主宰者,便是神阁之主,而在其下,便是东西南北四阁主,这应该算是与他们大罗天域三皇相对,而在这四阁主之下,便是所谓的十山之主,这十山以飞禽猛兽为名,比如这一次的鳄山之主…

    “还有个老对头,真是冤家路窄。”牧尘望向远方,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对血鹰殿出手的神阁强者中,不仅有着鳄山之主,还有着一个老熟人,那就是神阁方毅,那位在龙凤天内被彩潇‘逼’得狼狈逃遁,可如今依旧还稳稳屹立在龙凤录第一位的狠人。

    牧尘与彩潇‘交’好,而眼下彩潇离去,再加上她炎帝之‘女’的身份,恐怕再给方毅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无尽火域找她的麻烦,因此他必然会将这种火气迁怒在牧尘的身上,所以,牧尘已经是能够想象,如果当那方毅在看见他的时候,会是何等的动怒。

    到时候,大战必然难免。

    而面对着这位屹立在北界龙凤录上霸主之位多年的天才,就算牧尘如今突破到了四品至尊,但依旧不敢说能够稳胜于他。

    因为他同样很清楚,这方毅不是简单人物,所以在他进步的时候,后者则不可能一直是在原地踏步,借助着神阁庞大的资源,他的修炼速度以及底牌,也必然非常惊人。

    毕竟,牧尘可不是彩潇那种专‘门’虐超级天才的绝世妖孽。

    “如今血鹰殿被‘逼’入数百里之外的一座深谷,算是被彻底包围了。这件事在这片区域闹得蛮大。吸引了不少势力前去,毕竟这种顶尖势力间的拼杀,说起来还是蛮有吸引力的。”九幽轻轻耸了耸香肩,在这大狩猎战中,当顶尖势力开始互相征伐的时候,那才是最为的‘精’彩与残酷,而眼下他们大罗天域与神阁对上。不知道会挑动多少人的神经,所以这种风吹草动一旦传出点,必然会引来无数的注意。

    “竟然是血鹰王这‘混’蛋,我们还去不去?”九幽有些苦恼的看向牧尘,一旁的丘山等人也是看着牧尘,等待着他来做决定。

    “这个浑货。”

    牧尘‘揉’了‘揉’额头,也是忍不住的骂了一声,显然也是对此感到有点纠结,毕竟他们九幽宫与血鹰殿间的关系。着实不算好。

    如果是其他的王,牧尘还真是会毫不犹豫,但遇见血鹰王这个家伙,他一时间还真是有点头疼。

    “虽然看这家伙很不顺眼,不过他毕竟也是我们大罗天域的一员,如果放任他们被神阁灭掉。对我们的也没好处。”牧尘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理智的压制下心中对血鹰王的成见,沉声道。

    “我们和他们的恩怨,我们自己有能力解决,但并不是依靠神阁这种外力来对付他们,救了他们之后,他若敢不客气,我会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

    丘山等人望着突然间有点霸气四溢的牧尘,眼睛倒是忍不住的火热了起来,他们知道,他们九幽卫在牧尘的手中。现在的战斗力已经是远远的超越了血鹰卫,所以牧尘有能力,也有资格说这句话。

    “走!”

    牧尘看向九幽,在见到后者也是轻轻点头后,他便是不再犹豫,身形拔地而起,身后流光漫天。

    …

    这是一座赤红‘色’的巨大山谷,山谷颜‘色’显得有些暗沉,犹如是被覆盖了鲜血一般,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而此时,在这山谷之中,正有着大批的人马矗立,他们皆是身披血甲,眼神也算是凌厉,不过那凝聚在一起的磅礴战意,显然是在此时有些紊‘乱’,显然是遭受过重创。

    而在这支军队的中心,一身血甲的血鹰王正面‘色’‘阴’沉的望着山谷之外,那里的天空,隐约能够见到无数道光影悬浮,一股强大的战意,封锁了这片山谷,令得他们无法逃窜。

    “大人,我们血鹰卫损失了将近一千…”在血鹰王身侧,满身血迹的吴天低声道,他那原本冷厉的面庞,在此时充满着惭愧与心痛。

    血鹰王闻言,身体也是颤了颤,一千血鹰卫,几乎算是所有血鹰卫的五分之一了,这要培养起来,不知道要付出多么庞大的资源以及‘精’力,然而现在,却是在短短不到半个时辰中就损失了。

    “那天鳄军如今形成了包围,封锁了此地,大人,我会率血鹰卫死战,撕开封锁,到时候请大人尽快脱离!”吴天搽去脸庞上的血迹,道。

    血鹰王眼神一厉,喝道:“想要本王如丧家之犬逃走?那以后本王还能在大罗天域立足?待会他们若是要进攻,你们就随我一同冲杀,既然他们想把我血鹰殿当软柿子捏,那我就得让他们明白,想要吞了我血鹰殿,他们也得准备被反咬的准备!”

    血鹰王的面庞上,满是凶戾,他骨子里面的凶意,显然也是在此时被‘激’发了出来。

    “大人不用担心,我们发出了求救xin hào,只要能够多拖延一会,必然会有援军前来!”吴天见到血鹰王有鱼死网破的打算,连忙劝道。

    “来不及了。”血鹰王摇了摇头,他‘阴’厉的目光望着山谷之外的天空,那里的磅礴战意,已经开始对着山谷压迫而来,显然,那天鳄军要选择进攻了。

    山谷内的血鹰卫都是感觉到了那股弥漫而来的战意,当即都是紧握长戟,准备死战。

    血鹰王深吸一口气,手掌一握,一柄血红长戟便是闪现出来,强大的灵力‘波’动自他体内弥漫出来。

    不过,就在血鹰王准备死战时,他眼神突然一凝,因为他见到,在那山谷之外,天鳄军的磅礴战意突然有些紊‘乱’‘波’动起来。

    “大人,我们的援军到了!”吴天见到这一幕,顿时大喜,他察觉到了一股同样强大的磅礴战意,正在飞快的弥漫而来,那显然并不属于天鳄军。

    “不知道是诸王中的哪一位?”

    血鹰王锐利的目光盯着远方,旋即他的面‘色’则是变得有些复杂起来,沉默了一下,方才轻声道:“是九幽王和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