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援军

作品:《大主宰

    第八百五十一章

    “嗷呜!”

    “吼!”

    当那充满着杀意的狼熊啸音从那遥远的天空传来,最后回‘荡’在这片天地间时,几乎所有势力的人马面‘色’都是陡然剧变。

    他们骇然的抬头,望着那两个方向,惊骇之声,此起彼伏的响彻了起来。

    “那是神阁之中的炎狼军与天熊军?!”

    “原来那方毅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等待神阁其他人马赶来,这下子大罗天域的人马要惨了,恐怕这九幽宫与血鹰殿,一个都跑不掉!”

    “这方毅真是狡猾啊…”

    “既然炎狼军与天熊军出现,那想来炎狼主与天熊主应该也在其中,这两人可都是踏入了六品至尊的强者,有他们坐镇,就算那牧尘凝炼出了战意之灵,也翻不出多大的‘浪’‘花’了。”

    “大罗天域这次要损失惨重了。”

    “……”

    九幽与血鹰王都是在此时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两人的面‘色’都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如果说对方只有徐霸在此,他们还能够让后者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发动攻势,可一旦神阁再来两支人马,那平衡瞬间就会被打破,而凭借他们两支军队,根本不可能抗衡对方三批人马。

    这下子,局势可真是不妙了。

    “哈哈,徐霸,发现这么好的猎物,竟然不事先通知我们,现在知道吃独食的代价了吧?”在那远处,赤红以及冰寒之气已是弥漫而来。最后无数光影席卷,化为两支军队,浩浩‘荡’‘荡’的立于天际之上。惊人的战意,冲天而起。

    而在那一支军队的最前方,一名红发中年男子正仰天大笑,在他的衣袍之上,有着犹如火焰般的炎狼在奔腾长啸。

    “若是我们今日不赶来的话,恐怕神阁的名头都会被你给弱了。”另外一支军队之前,一名体形魁梧得令人心悸的身影矗立。他犹如一尊铁塔一般,散发着无穷的压迫,那面庞上一道疤痕从眼角斜划而下。更是令得他平添了几分狰狞之气,而此时的他,也是咧嘴笑起来,犹如远古巨熊一般。

    徐霸听得两人的嘲笑。面‘色’倒是有些铁青。不过也没反‘唇’相讥,只是不悦的冷哼一声,因为他知道,若是炎狼军与天熊军不赶来的话,恐怕今日他还真是有些难以吃下血鹰殿以及九幽宫。

    “倒是麻烦两位了。”

    在那下方,方毅则是微笑的望着到来的两支军队,道:“这大狩猎战关系到神阁威名,个人名声无关紧要。两位山主能够接到消息赶来援助,此事之后我定会向阁主禀报。”

    “哈哈。还是小方大人会说话…咦?”

    炎狼主大笑了一声,旋即他那锐利的目光看向了满身鲜血,显得有些狼狈的方毅,顿时忍不住的惊咦出声,而后那视线就转向了方毅对面的牧尘,于是那惊讶之‘色’就变得更浓重了。

    因为对于方毅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这北界年轻一辈中,几乎无人是其对手,然而现在,竟然有着一位年龄比方毅还低的人,将他‘逼’到如此狼狈的地步,这倒是让得炎狼主有些惊诧莫名了。

    “这小子是谁?竟然能将你‘逼’到这一步?”炎狼主惊讶的道。

    方毅眼神冰寒的扫了牧尘一眼,淡淡的道:“他就是最近在北界传得沸沸扬扬的超级黑马,牧尘…狼主大人可别小看了他,真要论起‘操’控战意,恐怕连你都是不及他,因为他已经将那九幽卫凝炼出了战意之灵…”

    “哦?!”

    听得此话,不仅那炎狼主面‘露’惊人,就连那天熊主也是将一对虎目惊异的看向了牧尘,他们都统率着军队,自然是非常清楚战意之灵代表着什么,只要一只军队凝炼出了战意之灵,那么这支军队的战意,便是能够获得极大的增幅,这对于整体作战而言,简直是犹如神助。

    当然,最令得人忌惮的是,凝炼出战意之灵,那便是代表着他拥有着成为战阵师的资格,暂且不论这其中的成功率有多高,可一旦真正成功的话,那无疑是瞬间鲤鱼跃龙‘门’。

    一名战阵师,即便只是最低级的战阵师,只要他掌控着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那么其战斗力,都将会显得极为的恐怖。

    “难怪你会传紧急消息过来。”那天熊主嗡鸣出声,那略显狰狞的目光在牧尘身上扫来扫去,虽说牧尘本身的实力并不足以让得他们过于重视,可这战阵师的潜力,却足以让他们将其视为威胁,而这种威胁,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尽早除掉会更好一些。

    方毅笑笑,即便他此时满身鲜血,但笑起来依旧显得颇为的潇洒,他犹如刀锋般的目光看向牧尘,笑道:“虽然先前的一战你表现不错,不过这应该会是你最后一场战斗了。”

    此时方毅的心态已经是平静了下来,虽说先前的战斗结果让得他有些惊郁,不过这一切都将结束了,只要牧尘葬身在这里,那么先前的那些战果,也将会随之烟消云散。

    在这北界中,没有人会记得一个死掉的人。

    牧尘微皱着眉头的望着这一幕,这神阁三大山主齐至,三支军队几乎是将这片天地间围的水泄不通,而以他们眼下的人马,想要闯出去,恐怕并不容易。

    唰!

    九幽的身影也是在此时出现在了牧尘身旁,她俏脸凝重的望着这一幕,低声道:“怎么办?如果我们单独行动的话,应该可以撕开围堵离去,不过那样的话,就不可能带上血鹰殿了。”

    凭借着牧尘对九幽卫战意的‘操’控,虽说对方重重围堵。但他们真要拼命的话,应该还是可以闯出去的,但那样就只能放弃血鹰殿。

    “呵呵。怎么?你们打算放弃血鹰殿了吗?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恐怕以后你们九幽宫在大罗天域有些难以立足吧?”不过还不待牧尘回应,那方毅却是微笑起来,显然是‘洞’穿了九幽的意图。

    九幽美目一寒,这方毅倒是狡诈得很,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是有着挑拨血鹰殿的意图。

    “九幽王。牧王,如果有机会你们尽管离去,以后有机会。替我血鹰殿将这仇给报了就行!”血鹰王的声音突然在此时响起来,他面目森冷的看了看方毅,旋即视线转向牧尘与九幽,那以往显得‘阴’翳的眼神都是在此时变得缓和了许多。

    血鹰王虽说心‘胸’算不得太过的宽阔。但也并非是蠢人。不然也无法成为大罗天域九王之一,所以方毅那等心思也是被他看在眼中,以他的心智,自然不可能让方毅的算盘如愿。

    “呵呵,倒不愧是血鹰王,魄力十足。”

    方毅淡笑道:“既然如此的话,那等九幽宫突围时,就是你血鹰殿彻底覆灭的时候了。”

    “那你就来试试!”血鹰王寒声道。‘阴’冷的眼中满是刺骨的杀意。

    方毅身体缓缓的升空,他犹如鹰隼般的目光望向这片天地间其他那些围观的势力。淡淡的道:“今日这里乃是我神阁与大罗天域间的争斗,诸位还望远离。”

    天地间那些势力闻言,心头都是一凛,心中已然明白这方毅已经准备要清场动手了,这种浑水他们自然不敢去淌,当即无数道身影冲天而起,然后远远的退开。

    九幽望着这一幕,柳眉也是紧锁起来,美目中掠过挣扎之‘色’,显然是在犹豫是否放弃血鹰殿独自离去。

    不过在其挣扎时,一旁的牧尘双目突然微眯了一下,旋即他的‘唇’角微微一扬,那紧绷身体反而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松缓下来。

    他抬头望向方毅,笑道:“看来你以为今日你赢了。”

    方毅面‘色’冷厉的望着平静的牧尘,道:“难不成你以为你还能翻盘不成?现在的你,还剩几成灵力?这种状态,你又能将九幽卫的战意掌控到什么程度?”

    “若是你明智的话,我劝你束手就擒,免得九幽卫,尽数覆灭。”

    牧尘一笑,道:“我们不会放弃血鹰殿的。”

    他这话一出,倒是引得山谷之中的血鹰卫一阵‘骚’动,无数感‘激’的目光‘射’了出来,甚至就连血鹰王与吴天的面‘色’都是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他们与牧尘之间的关系算不得多好,但他们却没想到即便是这种时候,牧尘依然还想援救他们。

    “就凭你?”方毅嘴角一掀,眼神讥讽,而那炎狼主与天熊主也是一脸的戏谑,双臂抱‘胸’,俯视着牧尘,似乎是想要看看后者在这种时候,还能耍什么‘花’招。

    牧尘抬头,笑道:“你还真以为我是一时脑子发热,愿意和你玩这么久,任由你拖延时间吗?”

    方毅眼神微凝,神‘色’冰寒的注视着牧尘。

    “会拖延时间等待援军赶来的,并不是只有你。”

    牧尘微微一笑,旋即他的手指指向了远处的天空,道:“而且很不好意思,这一次,我的援军,比你要更多一些。”

    轰!

    那遥远天地,突然在此时震动起来,无数强者心头一震,骇然抬头,只见得那远处的天际,三道浩浩‘荡’‘荡’的流光正在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而在那三道光影所形成的洪流最前方,三道人影,散发着滔天灵力,灵力如海,即便是隔着远远的距离,依然是奔腾而至。

    “大罗天域,裂山殿!”

    “大罗天域,洪崖‘洞’!”

    “大罗天域,灵剑山!”

    三道雄浑声音,犹如雷鸣般扩散而来,最后汇聚在一起,仿佛炸雷,令得天地震动,甚至连那炎狼主,天熊主面‘色’都是猛的大变起来。

    “谁能杀我大罗天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