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修炼战意

作品:《大主宰

    第八百五十七章

    山峰之下,五支军队盘踞,在他们的上空,五股磅礴的战意泾渭分明的涌‘荡’着,此时的五支军队都处于休整,所以那种战意的进攻‘性’仿佛是被收敛了起来,看上去要显得温顺不少。?

    不过对于战意极为了解的牧尘却是知道,这种温顺只是表面现象而已,战意的本源,乃是每一位战士自身灵力与意志的结合,所以只要当这些战士充满着战斗的时候,那种战意立即就会随着他们意志的变化从而勃发起来,进而充满着攻击‘性’。

    牧尘黑‘色’眸子凝视着那五股泾渭分明的磅礴战意,面目沉‘吟’之‘色’,如今九幽卫的战意,已是被他掌控得炉火纯青,不够九幽卫数量毕竟有限,伴随着牧尘实力的提升,他隐隐的感觉到,似乎九幽卫凝聚而成的这股战意,已是有些无法再满足于他…

    不过这种训练有素的军队,又并非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培养出来的,每一名战士,都需要颇长的时间来进行灵力间的磨合,待得灵力甚至意志都是契合后,方才能够将战意融合在一起,不然的话,那仅仅只是一盘散沙而已,而他们的战意,也不具备丝毫的力量。

    一千名乌合之众与一千名战意能够融合的战士比起来,后者几乎是碾压前者。

    所以,即便是牧尘感觉到九幽卫有些无法再满足他,他也并没有太多的办法,对于战阵师而言。如果没有庞大的‘精’锐军队做支撑,那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战阵师的力量,来自于军队。

    不过眼下。牧尘却是有了一个不错的尝试机会,那就是摆在面前的另外四支军队,裂山殿的裂山军,血鹰殿的血鹰卫,灵剑山的灵剑‘侍’以及洪崖‘洞’的洪军…

    如果他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与这四支军队也是取得一些共鸣,那么这就表明。他很有可能将这四支军队的战意也是掌控到手。

    而真到了那一步,牧尘的力量,必然会达到一种惊人的程度。他光凭借着九幽卫的战意,就能够与徐霸这种六品至尊的强者抗衡,若是能够再一步的借助另外四支军队的战意,恐怕就连七品至尊。他都怡然不惧。

    当然了。牧尘也不是笨蛋,他也知晓,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足以掌控五支‘精’锐军队的磅礴战意,除非他真的能够成为战阵师,不然的话,光是那种浩瀚战意,就能够将他的意志冲垮而去。

    一口气吃不成胖子。这种事,还是得待其水到渠成。

    不过…掌控虽然不可能。但若是能够取得共鸣的话,那起码证明他拥有着那等潜力,或许那样,他距离那神秘的战阵师,也就能够更近一步。

    只是这种‘插’手诸王军队的事情,想来是有些逾越,但牧尘也有办法解决事后的麻烦。

    想到此处,牧尘便是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然后不再犹豫,双目缓缓的闭上,而他的心神,则是在这漆黑的夜空下,犹如水‘波’一般的‘荡’漾开来。

    视线黑暗,可心神的感知,却是更为的辽阔,在牧尘的感知下,那山峰周围,五股磅礴战意海洋悄然的‘荡’漾着,隐隐间,仿佛是有着无数战意咆哮传出,震‘荡’着空间。

    那五股战意海洋,有着一道给牧尘极为亲和的感觉,那是来自九幽卫的战意,不过另外四股,却是各自盘踞,犹如龙虎一般。

    牧尘微微沉‘吟’,心神便是扩散而出,直接是来到那四股磅礴战意海洋之外,微微犹豫,然后试探着接触过去。

    砰!

    不过牧尘的心神刚刚接触到那四股战意,便直接是被硬生生的反弹而回,而且隐隐的还引来那种磅礴战意无意识的抗拒与攻击,倒是将牧尘心神震得有些动‘荡’。

    第一次的接触以失败而告终。

    牧尘眉头紧皱,这些战意显得极为的抗拒陌生的意念接近,如果先前不是牧尘意念中并没有掺杂什么攻击‘性’,恐怕眼下就已经被四股战意开始展开进攻了。

    这些战意,太过的敏感了。

    牧尘沉‘吟’了半晌,那紧皱的眉头也是缓缓松开,对于战意,他毕竟也是颇为的熟悉,他知道,想要掌控战意,蛮来根本是毫无作用。

    牧尘渐渐的平复下‘波’动的心境,静静的待得他真正的心如止水后,方才再度扩散出心神,而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刻意的去接触那四股磅礴战意,而是任由心神在夜空中扩散,然后犹如水‘波’一般,一点点的‘荡’漾出来,最后终是与那四股磅礴战意,再度触及。

    嗡。

    触及的瞬间,牧尘的身体猛的一震,他的脑海之中,仿佛是有着无数道厮杀咆哮声陡然响彻起来,狂暴的战意,犹如是要夺取他的神智。

    不过这种战意咆哮,并未对牧尘造成多大的阻碍,现在的他,对于战意的了解毕竟不是菜鸟,所以当即稳守心神,任由那战意冲击,如此半晌后,那种咆哮声,也就渐渐的减弱,直到彻底消散。

    在那些咆哮声消散的同一时间,牧尘那扩散而出的心神意念,就已犹如是化为了一尾游鱼,顺着溪流,游进了一片片的磅礴的大海之内。

    他的意念,终于是进入了那四股磅礴战意海洋中。

    他感觉仿佛是闯入了一座座狂暴的火山之中,四股战意,狂暴程度皆是有所不同,而且其中充斥着并不相同的属‘性’。

    比如血鹰卫血气重,裂山军杀伐重,灵剑实锐气重,而那洪军则是显得更为的厚重…

    这种属‘性’,则是因为这支军队长久以来所展现出来的特‘性’有关,或者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一支军队擅长的行事风格。

    牧尘的意念,‘混’入那狂暴的战意海洋内,那无数‘混’‘乱’的战意震‘荡’声,不断的反馈回牧尘的心中,这如果换做一个常人的话,恐怕现在直接就被那些战意冲毁了神智,根本不可能继续的保持清醒。

    不过所幸的是,牧尘并不在这个常人的行列之中。

    而且,在意念‘混’入那四股磅礴战意内后,牧尘并没有急于求成的去与这些战意取得共鸣,而是任由自身那一道意念,随‘波’的游动在战意海洋内。

    就犹如潜入大海鱼群之中的一尾河鱼,让得自己,尽量的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相同。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牧尘竟然并没有故意的掩藏他意念的存在,所以当他的意念‘荡’漾在那四股磅礴战意海洋内时,其中那些战意意念,也是将他所察觉。

    那些战意意念,乃是来自四支军队之中的战士。

    所以,当他们在察觉到牧尘融入进来的那一丝意念的时候,山峰之下,四支军队之中,顿时有着无数战士惊愕的睁开眼睛,神‘色’满是愕然。

    一般说来,如果当他们在发现这种并不属于他们军队的意念时,他们必然会发动攻击将入侵者抹杀,但现在,那进入者,却是牧尘…

    这些天来,牧尘率领着九幽卫与他们共同进退,而他们对于九幽卫能够在牧尘的手中凝炼出战意之灵,爆发出来的惊人力量也是抱着极大的羡慕,所以眼下当他们在察觉到牧尘的意念时,竟是并没有条件反‘射’般的抗拒,而是在犹豫了一下,并且发现牧尘似乎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后,便是接受了牧尘那一道意念的存在,毕竟不管如何,牧尘与他们都是同属大罗天域的人,算得上是伙伴。

    不过寻常战士虽然对此表示了接受,但这四支军队中,还有着不少四王麾下的统领,他们作为军队高层,自然是不能对此视如无物,所以在犹豫了一下后,他们还是如实的消息传递给了他们的最高统帅,四王。

    咻!咻!

    而在接到消息的时候,裂山王四人几乎是同时间掠上了高空,他们同样是面‘色’惊愕的望向那座山峰。

    九幽也是在此时出现在了高空上,而一见到她出现,裂山王四人便是看向她:“九幽王,牧王这是?”

    虽说四王都还算客气,不过九幽还是能够感受到他们的一些疑‘惑’,毕竟牧尘这种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插’手对方军队的行为,似乎是显得有点莽撞。

    九幽苦笑了一声,刚‘欲’说什么,便是有着一道意念从这夜空中扩散出来,牧尘的声音,回‘荡’在这夜空下。

    “借四王军队用以修炼,若是成功,或许能助四军感悟战意之灵。”

    牧尘那柔和的声音传下来,却直接是瞬间令得四王眼中‘精’光暴‘射’,那脸庞上几乎是一下子就有着灿烂的笑容浮现了出来。

    “呵呵,若是牧王看得上,那就尽管拿去。”就连素来沉默寡言的洪崖王都是忍不住的笑起来,这些天他们一同行动,可算是见识到了战意之灵对于一支军队的作用,所以这些天都是在眼红,但奈何麾下着实没有牧尘这等天才,所以也仅仅只能干着急,而眼下听到牧尘这句话,绕是以四王的定力,眼皮子都是忍不住一阵急促的‘抽’搐。

    如果不是担心引起其他人不满的话,恐怕他们都想忍不住的说要不你就‘操’‘弄’我这支军队,只要你能给凝炼出战意之灵,随你怎么折腾…

    一旁的九幽见到一下子恨不得将军队都送给牧尘的四王,也是忍不住的红‘唇’微翘,旋即她又是柳眉微蹙的看向山峰上的那道身影。

    不过…这家伙,夸下的海口也太大了吧,战意之灵,哪有这么好凝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