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詹台琉璃的能力

作品:《大主宰

    第八百七十一章

    咚!

    黑暗的平原上,战旗林立,腐朽的战意浩浩荡荡的弥漫天际,不过在此时,这腐朽的大军中,却是出现了极大的震荡。

    一支规模同样恐怖的联军,正在疯狂的撕裂腐朽大军的防线,强横的战意横扫开来,将那阻拦在前方的无数腐朽战士,尽数的震成漫天碎末。

    这自然是由神阁为尖峰所组成的庞大联军。

    联军声势浩荡,在开始的时候便是展现出了极强的锋锐,那腐朽大军最初的防线直接是被轻易的撕裂,而联军则是犹如潮水一般,从那撕裂的口子中,疯狂的涌入。

    然后一路横冲直撞,迅速的对着这腐朽大军深处而去。

    在那大军中,牧尘望着这一幕,神色倒是一片平静,并没有犹如其他势力那般欣喜若狂,因为他知道,这种摧枯拉朽办的感觉,并不| .[].可能一直的持续下去。

    这支腐朽大军,即便只是外军部分,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先前的顺利,只是因为前方的防线实在是太过脆弱的原因。

    而且,联军规模虽然不弱,可却是各自为战,那一股股战意根本不可能形成融合,而反观这腐朽大军,却是能够完美融合,这两者间,即便数量接近,可其威力,却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如果不是因为这腐朽大军早已失去了神智,恐怕只要它们战意催动起来。他们这支联军,就得死伤无数。

    但即便如此,想要真的突破这腐朽大军的封锁。也决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事情。

    而事情也的确不出牧尘所料,联军撕裂腐朽大军封锁的速度在经过最开始的锐气后,终于开始变得缓慢起来,那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的腐朽战意,犹如乌云盖顶一般,那等威压,连大地都是在颤抖。

    面对着如此浩瀚的战意。那处于联军最前锋的神阁军队,也是开始受到压制,磅礴战意节节败退。显然无法匹敌这腐朽大军笼罩而来的战意压迫。

    “青云宗,金刚门,催动战意!”

    不过,就在神阁军队战意开始减弱时。那詹台琉璃则是一声轻喝。此时她那柔弱的声音中,仿佛都是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而听到她的喝声,在那神阁军队后方,来自青云宗与金刚门的军队,则是在他们各自首领的点头下迅速的冲出,强横战意席卷,与神阁军队一同将那来自前方的可怕战意压迫抵挡了下来。

    轰轰!

    浩瀚的战意狠狠的对碰着,那一弥漫开来的冲击波。令得空间都是在不断的扭曲着,那一幕。就算是一些五品至尊都看得心惊。

    “柳炎少殿主,右翼就交给你们玄天殿了!”詹台琉璃的美目射向玄天殿大军所在的方向,他们正好处于联军的右翼,而此时那个方向,正有着磅礴战意席卷而来,试图将联军生生撕裂。

    柳炎点头,这种时候联军已经陷入腐朽大军包围之中,他自然也不敢乱来,毕竟一旦联军所撕裂,他们想要退走,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所以他立即冲着身旁的萧天点点头,后者则是手掌一挥,玄天殿那一支支大军中,则是战意勃发,大地震动间,磅礴战意如海般冲荡而出,那战意之强横,竟一时间将那来自联军右翼的腐朽战意,也是给阻挡了下来。

    处于后方的牧尘见到这一幕,眉头也是微微挑了挑,那萧天虽然惹人厌恶,不过的确是有着几分本事,凭借着玄天殿一己之力,就能够暂时的稳住联军右翼。

    “牧王,联军后方,则请大罗天域坐镇了。”詹台琉璃美目微移,那柔和的声音,也是再度传进了牧尘的耳中。

    牧尘遥遥的抱拳一笑,点头应道:“大家此时在同一条船上,我大罗天域自会竭尽全力。”

    “那就多谢了。”

    詹台琉璃螓首微点,而后她那不急不缓的声音,再度传出,响彻整个联军:“请诸军各自稳固所在方位,若是无法抵御,便求援一声。”

    詹台琉璃柔和的声音显得极为的从容,并没有因为如今深陷腐朽大军的包围就有所惊慌,而在她这般平静从容之间,,竟是令得整支庞大的联军显得颇为的有序,防守之间,也算是滴水不漏,而对于她的这番本事,就算是牧尘,都是忍不住的在心中赞叹了一声,他算是看了出来,这詹台琉璃虽然看上去是柔弱女子,但这行军布阵,却真是有着极高的天赋。

    至少牧尘知道,如果换做他来的话,恐怕没办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中,就将这么一支各怀鬼胎的联军调整得如此攻防有度。

    “此女倒真是有些能耐。”在牧尘身侧,九幽也是出声赞道,裂山王他们闻言,都是附和点头,颇为的艳羡,这等女子,又是战意天才,又能够操控大局,实在算是个厉害的人儿。

    看来,这一次她说不定还真是能够率领这临时凑起来的联军,闯出这四灵军的外军封锁,与那四灵军的四灵战阵一决高低…

    …

    轰轰!

    在牧尘他们赞叹间,联军已是在再度铺天盖地的呼啸而出,一股股不同的磅礴战意冲荡出来,将那来自四面八方的腐朽战意尽数的冲散抵御下来。

    两支庞大的军队在展开战意之间的冲撞,那没有任何的花俏,每一次战意的对碰,都将会震得无数腐朽战士化为飞灰,不过同样的,联军这边也是在开始出现伤亡,但这些伤亡,放在各方势力的眼中显然都是能够接受,因为他们都清楚,如果此番不是詹台琉璃指挥得当的话,恐怕他们就算是死绝了,都无法闯进这腐朽大军之中。

    在那一次次的战意冲撞下,那腐朽大军的军阵,也是在被联军寸寸撕裂,然后不断的深入,直奔黑暗平原深处而去。

    联军的最前锋处,乃是承受压力最大的地方,如果换作一方势力一直处于那个位置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死伤殆尽,不过那詹台琉璃却是聪明,数十支军队在她的指挥下,轮流替换,一旦出现不支,立即换取战意强盛的军队顶上,如此一来,那冲锋锐气,一直都是能够保持下来,不断撕裂四灵军的封锁防线。

    而在关注着前方时,这詹台琉璃还能够分心照看联军其他侧翼,所有的方位,都是被她照顾得妥妥帖帖。

    不过,在这种闯荡中,显然是那些一流势力出力最多,而反观神阁,大罗天域,玄天殿的人马,倒只是在稳固全局,所以说起损失,反而要弱于一些一流势力。

    而对于这种情况,詹台琉璃只是淡淡一语,就令得那些损失略多的势力只能闭嘴。

    “我等三军,皆是要留存力量对付之后的四灵战阵,若是此时消耗太多战意,我们此行,又有何意义?”

    听到詹台琉璃此话,那些势力也就只能吞下嘴中的话语,因为他们也明白,唯有破了那所谓的“四灵战阵”,他们方才能够取得收获。

    而之后破解四灵战阵,就唯有依靠詹台琉璃,牧尘以及萧天他们了。

    牧尘对此,则是微微一笑,目光若有深意的远远看了詹台琉璃一眼,旋即他冲着九幽他们笑了笑,道:“要突破这外军封锁,应该不难了。”

    九幽他们闻言点点头,他们也是能够感觉到那自四面八方笼罩而来的腐朽战意似乎是在逐渐的减弱,那是因为他们将要闯出封锁的原因。

    不过,虽说即将闯出这外军封锁,但他们不仅没有松一口气,反而面色愈发的紧张,他们的视线看向战旗林立的黑暗平原最深处,在那黑暗的地方,仿佛是盘踞着一只巨兽一般,即便看不见,但也是让得人喘不过气来。

    那里,隐藏着四灵战阵,那才是这座死亡遗迹中最为可怕的地方。

    而至于能否真的破掉那座战阵,恐怕任谁都是没有绝对的信心,而一旦失败,到时候想要再闯出来,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恐怕就不是来时的这些了。

    轰隆隆。

    天地在恐怖的战意冲撞下不断的颤抖着,大地裂缝蔓延,无数的腐朽战士在战意的冲荡下化为灰烬,而同样的,在那联军之中,也不断的有着战士被震得吐血坠落,气息断绝。

    虽说詹台琉璃指挥有度,可战意的冲击,毕竟是结结实实的,一个不慎,即便是一军,也是能够轻易的毁灭而去。

    不够,正当那处于联军尖峰的两座一流势力催动战意奋力迎战时,那前方涌来的战意压迫,却是在这一瞬间陡然消散而去。

    那一刻,犹如是笼罩在身上的大山散去一般。

    无数联军有些愕然的抬头,这才发现,那原本看不见尽头的腐朽大军,已是消失在了前方,而他们这里所处,竟是一片空旷地带,在那后方,还能够见到无数腐朽战士,不过它们却是止步不前,仿佛是在畏惧着什么。

    “闯出来了!”

    各方势力精神都是一振,面色惊喜起来,经过这将近一个时辰的战意搏杀,他们总算是冲出了这四灵军外军的封锁。

    不过,在他们面色振奋时,那前方的詹台琉璃,牧尘还有那萧天神色却是在同时间微微一变,他们抬起头来,神色凝重的看向了遥远的前方。

    在那黑暗之中,恐怖的压迫感犹如乌云盖顶般的笼罩而来,令得人无法喘气。

    那里,便是四灵战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