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林冥

作品:《大主宰

    第九百零二章

    灵力风暴弥漫的陨落战场中,残酷的战争在不断的持续着,各方势力都是在为了陨落源丹以及一些传承展开最为惨烈的争夺,在这种争夺之下,即便是一些一流势力,都是开始无法承受那种代价,最终不得不黯然退场。

    当然,当大狩猎战进行到这般时候,即便是想要退场,显然也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其中并不乏一些试图退场保存实力的势力,再度被伏击,从而宗派内顶尖强者尽数陨落,逃窜而回的一些人马,显然也不可能再度将宗派支撑起来,于是,这个曾经有所声望的势力,最终会在这北界之中,烟消云散,曾经的声望,也将会犹如过眼云烟。

    这就是大狩猎战,在这里,没有永恒的狩猎者,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刻,狩猎者是否便是会变成被狩猎者。

    而也就是在这种残酷的氛围弥漫时,牧尘率领着大罗天域的大批人马,离开了闭关之地,直奔大罗天域诸王汇聚之处。

    他们这批人马,算是兵强马壮,再加上前些时候死亡遗迹内闯出的动静,所以当牧尘他们在一出现时,立即便是引得各方势力的注意。

    在这一个月内,陨落战场中风头最足的,莫过于詹台琉璃,然而据说在那死亡遗迹中,就连詹台琉璃都在牧尘的手中吃了大亏,所以在很多人看来。恐怕牧尘比詹台琉璃还要棘手,这般人物一出现,自然是要多加关注。

    不过牧尘他们对于这种关注与探视。却是丝毫不加理会,只是将速度催动到极致,沿途也并未有任何的停留,同样的,因为牧尘的凶名以及他们这般阵容,一路上倒也并未有不开眼的势力试图将主意打到他们的头上。

    于是,在牧尘他们这般全速赶路下。仅仅不到四天的时间,他们便是横穿了小半个陨落战场。逐渐的抵达了陨落战场内域。

    而这片区域,比起之前,则是要显得更为的惨烈,因为能够有胆子进入这片区域的势力。无不是那种有着一些真正的实力,再不济,都是能够跻身北界一流势力层次的存在。

    所以这里的争斗,虽说数量有所减少,可一旦有所开战,那必然会是天崩地裂。

    而在进入这片辽阔的区域后,就连牧尘他们都是将速度减缓了下来,同时也是开始有所戒备,免得落入了其他一些势力的伏击之中。

    这陨落战场内域的大地。乃是呈现一种暗黑的色彩,这种颜色令人感到极为的压抑,那片大地上。同样布满着狰狞至极的裂缝,这些裂缝,犹如深渊一般的贯穿大地,幽黑的深处,仿佛是看不见底...

    这些都是那场远古大战时所遗留而下的。

    咻!

    黑色的平原上,大片的破风声响起。只见得铺天盖地的光影掠过,最后携带起惊人的压迫感席卷而开。令得天地都是在微微的颤抖。

    牧尘立于这批人马的最前方,他双目微眯的望着四周,旋即偏头看向九幽,问道:“我们还有多久抵达汇聚之点?”

    “按照我们的速度,应该还有两天。”九幽道。

    “两天吗?”牧尘微微沉吟,旋即点点头,道:“都提高一些戒备...特别是小心幽冥宫。”

    九幽微怔,也是点点头,前些时候他们同样是收到了一些情报,那幽冥宫似乎对他们这批人马格外有兴趣,不过当时毕竟间隔太远,不足为虑,而如今他们也是开始进入陨落战场内域,那就不得稍微提高一些警惕了。

    “幽冥宫这段时间huo dong太过的频繁与激烈,而且让人奇怪的是,他们找寻的对手,竟然都是那种拥有着一些战意天赋的统领...”牧尘皱了皱眉头,隐约的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因为幽冥宫的这般方式,很是有些针对性。

    不过一时间他也并不明白幽冥宫为什么要专找这种有些战意天赋的统领下手,所以只能暂时将其压下,然后一挥手,就准备率领人马继续前行。

    “嗯?!”

    不过,就在牧尘他们准备再度动身时,他与裂山王,九幽等人眼神都是突然一凝,而后手掌一挥,身后诸多军队便是立即戒备起来。

    他们的目光望向右侧的天际,那里竟也是有着一支格外庞大的人马呼啸而过,而当那支人马在见到牧尘等人时,也是怔了一怔,然后速度就减缓了下来,显然也是在戒备。

    “那是妖门的人马。”九幽眼尖,倒是第一眼就见到了那批庞大人马服饰上面的独特纹路。

    “哦?”

    牧尘他们心头微动,旋即也是警惕起来,毕竟这妖门也是北界的顶尖势力,眼下这般人马也是格外强横,如果动起手来的话,必然会是一场惊天大战。

    “不要率先动手。”牧尘吩咐下去,说实在的,他并不太想与妖门交恶,毕竟大罗天域与妖门间并无太大的恩怨,而且,他们如今已经得罪了神阁,幽冥宫,玄天殿,如果再与妖门也是交恶,那显然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而似是察觉到了大罗天域这边并无攻击的迹象,那批妖门的人马也是稍微放松了一些,而后一道倩影掠出,出现在了大罗天域诸多人马前方。

    那道倩影露出身影,一身红裙,衬托着妖娆妩媚的曲线,那犹如桃花般的脸颊,更是显得妖媚之极,而对于这般绝色女子,牧尘倒也并不陌生,因为她正是那妖门的红鱼,此前在那龙凤天也是遇见过。

    “敢问牧兄可在?”那红鱼出现在大罗天域人马前方。而后声音轻柔开口,那般柔音,竟是让人骨头都是酥麻了一下。

    牧尘听到这红鱼竟然点名找他。也是不由得一愣,而一旁的裂山王等人则是眼神玩味,脸庞上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

    牧尘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上前,笑道:“牧尘在此,红鱼姑娘率领妖门如此多的强者shàng mén,可有什么指教?”

    红鱼美目见到牧尘也是微微一亮。旋即苦笑道:“此次倒是偶遇...但却想要请牧兄帮忙一下。”

    “哦?”牧尘一怔。

    “两天前,我们与幽冥宫撞见了。然后有所交手。”红鱼俏脸凝重的道。

    牧尘闻言,双目顿时一眯,这幽冥宫最近huo dong频繁,而且还表现得对他也是极感兴趣。所以对于他们,牧尘同样是颇为的上心。

    “我们妖门,同样是有一位战意天才,可在两天前的那场交战时,败在了幽冥宫那林冥的手下...”红鱼银牙轻咬,道:“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败在那林冥手中后,我妖门的那位战意天才却是昏迷不醒,我们使用各种手段都是无法将其唤醒...”

    牧尘眼皮微跳。那林冥,应该就是幽冥宫的那位战意天才了吧?

    “牧兄也是战意天才,而且据说在那死亡遗迹内大展雄风。想来如今应是成为了战阵师吧?所以我们想请牧兄试试能否帮我妖门这位探测一下,看看能否将其唤醒?”红鱼语气带着恳请的说道。

    牧尘只是笑笑,并未直接回答,道:“红鱼姑娘,这大狩猎战中彼此算计,你也应该是知晓。若我真的帮你们唤醒了那战意天才,日后岂不是为我们大罗天域自找麻烦吗?”

    红鱼微微扬起妖媚的俏脸。正色道:“但多一个朋友终归是好的,我妖门被幽冥宫算计,此次必然是要找回来,而据我所知,这幽冥宫其实一直在找寻你的踪迹,想来也是不怀好意,所以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有着共同的敌人吧?”

    “另外,那幽冥宫的林冥,指名道姓要对付你,而你却不知他有什么手段,因此或许能够从我们这位受伤的战意天才身上得知一些林冥的手段,以此好有所防备。”

    “再者,以牧兄如今的实力,恐怕一个战意天才,应该没办法对你造成多大的威胁吧?”

    绕是以牧尘的心性,在听得红鱼这番巧语后,也是忍不住在心中对其聪慧赞叹一声,这红鱼真是聪慧伶俐,说出的话,完全触中牧尘心中所想,而且也是符合双方的利益,这根本让得牧尘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虽然牧尘也知道,在这大狩猎战中,并没有绝对的合作伙伴,但至少,与这妖门关系缓和一点,对于他们大罗天域而言,也是有益。

    “那就麻烦你们将人带来吧。”牧尘说道,他自然不会蠢到孤身一人去对方大军。

    而红鱼显然也是知晓牧尘不可能前往,于是玉手一挥,顿时后方大军中有着数道身影暴掠而出,他们抬着木板,在那木板之上,躺着一名面色苍白,双目紧闭的男子。

    牧尘望着那面色苍白的男子,眉头就是微微一皱,在其身后,九幽,裂山王他们也是掠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此人体内灵力并无异样...”

    牧尘点点头,他微微犹豫,旋即双指伸出,轻轻的点在了那面色苍白面子眉心处,紧接着,他双目陡然一缩,眼中有着锐利之色射了出来。

    “牧兄,他究竟怎么样了?”红鱼见状,连忙问道。

    牧尘缓缓的收回手指,面色凝重,缓缓的道:“他的意念,已经没了,从此以后,他将无法掌控战意...”

    在说出此话时,牧尘的心中也是有些震动,那幽冥宫的林冥,竟会如此霸道诡异的手段,竟然能够生生的将人意念摧毁。

    身为战阵师,牧尘很明白,这位妖门的战意天才,已经是彻彻底底的被废掉了。

    这林冥,看来也是一个极端棘手的家伙啊。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