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三强对碰

作品:《大主宰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大主宰》更多支持!

    第九百三十六章

    唰!

    一道道光影携带着尖锐破风之声,宛如雷霆一般直奔那庞大湖泊中心而去,在这些光影周身,都是荡漾着狂暴的灵力波动。↖,

    为了争夺那些突然间从湖泊中冒出来的诸多光团,各方强者显然都是在此时展开了毫无保留的激烈争夺。

    因为那对于各大顶尖势力而言都是无比重要的灵神液,说不定就蕴藏在这些光团之中!

    各方势力所在的山峰,距那湖泊也不过是数千丈的距离,以众人的速度,几乎仅仅只是一个呼吸间,众人便是冲进了那片湖泊的上空。

    噗通!

    不过,就在众人冲进了湖泊,并且准备直扑那些光团之时,突然下方的湖面猛然炸裂开来,一道道碧绿色的寒光猛的暴射而出,直射众人。

    突如其来的攻击也是令得各方强者一惊,不过好在其实都是有所防备,毕竟谁都知道这地至尊秘藏危险重重,若是小心大意的话,恐怕小命难保。

    因此,各方强者周身灵力猛然席卷开来,暴喝声中,只见得各种灵光闪烁,顿时拳风剑光横扫,一些强者更是施展神器,强横的威势弥漫开来。

    嗤嗤!

    但是,虽然有所准备,但众人显然还是小觑了这湖泊之中所蕴藏的危险。只见得那一道道碧绿寒光射来,竟直接是在接触的一瞬间。便是洞穿了不少强者的灵力防护,于是惨叫声当即响起。

    而待得此时。众人方才彻底看清那碧绿寒光,原来是光芒之内,竟是一条条约莫尺许左右的碧绿小蛇,只不过是这些小蛇颇为奇特,其形扁长,犹如刀锋,蛇鳞竖起间,整个身体就如同一抹剑刃,而且。最令得人惊异的是,这小蛇通体布满着古老的符文,一股锋锐无匹之感,由之散发而出。

    牧尘周身的护体灵力,同样是在先前的瞬间被一条小蛇所洞穿,而后小蛇直奔其咽喉,不过在即将射中的那一霎那,牧尘手掌横档,皮肤上顿时有着暗金光芒绽放出来。龙吟声响彻间,显然是直接将龙凤体催动了起来,瞬间肉身防御强横无匹。

    铛!

    那碧绿小蛇射在了牧尘掌心之中,顿时有着金铁之声响彻起来。那种冲撞,竟是令得牧尘掌心传出了刺痛之感,当即他面色一沉。反手便是一把将那碧绿小蛇狠狠的抓在手中,金光涌动。一把便是将那小蛇生生的捏爆而去。

    不过小蛇在爆碎时,却出人意料的并没有任何鲜血溅射出来。反而是化为了破碎光点,迅速的消散而去。

    “这些东西,竟然是被炼制出来的?!”

    牧尘见到这一幕,顿时一惊,他还以为这是一种生物,但现在看来,这明明是被人以特殊之法炼制出来的,大致的说来,有些类似神器的炼制。

    这些小蛇,全部都拥有着堪比下品神器的锋锐,而且数量叠加起来,那种攻势,就连六品至尊一个不慎都会着道。

    牧尘抬头望去,果然是见到各方强者除了类似三皇这种等级的强者外,其余大多都是有些狼狈,甚至一些倒霉者,还浑身都是鲜血滴落,显然是受到了创伤。

    牧尘迅速的看向九幽,不过后者虽然也是有些措手不及,但她毕竟乃是神兽体质,肉身强横并不比牧尘弱,所以倒并未出现伤势,而大罗天域的血鹰王等人,却是见了血。

    “都各自小心,这些东西乃是以神器之法而炼制,专破灵力!”睡皇的喝声,突然在此时响彻在众人耳边。

    “你们各自抱团,天鹫皇,灵瞳皇,随我抢宝!”

    睡皇看了一眼其他方向,这些突如其来的灵蛇虽然对各方强者都是造成了一些阻碍,但却难以阻拦真正的顶尖强者,眼下其他势力的顶尖强者都是在迅速对着湖泊中心而去,显然都是打算抢先夺宝。

    “好!”

    天鹫皇与灵瞳皇也是面色凝重的点头,三人直接是将灵力催动到极致,闪电般的掠出这片灵蛇飞舞的区域,短短数个呼吸,三人便是率先接近了一道光团。

    睡皇眼中精光闪烁,一把抓出,吸力暴涌,只见得那道光团便是迅速对着其掌心射来。

    “哼,给老夫放下!”

    不过,就在睡皇染指那道光团时,一道惊雷般的怒喝声,便是陡然炸响,而紧随那喝声而来的,则是一道足以洞穿空间的阴寒掌风,那掌风呼啸,弥漫着极寒之力,呼啸而过处,只见得空气都是瞬间被冰冻起来。

    虽说进入石岛的各方顶尖强者,体内灵力都是受到了石岛的压制,但他们毕竟是北界之中仅次于各大地至尊的顶尖人物,此时出手,依旧是强悍之极。

    然而,面对着这般凌厉而阴寒的攻势,睡皇却是冷笑一声,反手便是一掌拍出,只见得磅礴灵力直接是在其掌下汇聚成一道巨大漩涡,漩涡之中,有着狂暴的波动肆虐开来。

    “咻!”

    漩涡呼啸而出,与那镇压而来的阴寒掌风硬憾,灵力漩涡扭曲间,一口便是将那阴寒掌风吞噬而进,最后生生绞碎成漫天光点。

    “哼!”

    在那不远处,一道暴掠而来的身影微微一滞,喉咙间有着闷哼声传出,旋即他身形顿下,面色阴沉的望向睡皇。

    此人一身灰袍,头发苍白,只是那眼神却是格外的阴厉,而他正是神阁的西阁主,拥有着八品至尊的实力。

    不过显然,先前在与睡皇的交锋间。他直接是落入了下风。

    “大罗天域睡皇之名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今日我神阁倒是要来试试。你大罗天域三皇究竟有多少本事!”那西阁主阴沉的道,而在其话音落下间。只见得另外两个方向也是有着流光射来,最后化为两名老者凌空而立。

    睡皇先是手掌一握,将那道光团吸入手中,光芒散去时,化为一柄三尺青锋,剑身之上,寒光流溢,古老的符文犹如蛇一般的在其上攀爬,剑刃处寒光转动。竟是连空间都是被切割开了一道裂纹。

    这是一柄上品神器。

    这秘藏的收藏倒是颇为的丰厚,仅仅只是随手一夺,便是一件上品神器,这种神器若是在北界的拍卖场里面,怕也是会引来诸多至尊的垂涎。

    不过对于实力达到九品至尊的睡皇而言,能够让得他心动的,却唯有达到绝品等级的神器,那才能够大幅的增强他的战斗力。

    当然,绝品神器之上。还有着更强大的至宝,只不过那种至宝,已非神器,而是被称为圣物。但那等无上至宝,就连寻常的地至尊都无法拥有,因此睡皇也从未曾去奢望过。

    所以对于这件上品神器。睡皇只是一瞟便是收起来,而后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那些从湖泊中冒出来的光团数量不少,却不知道究竟哪一个才是灵神液。眼下这种混乱局面,可没有多少的机会一个个的去争夺,那样的话,显然太过的消耗时间了...

    睡皇心思转动,这才抬起头来望着前方那三名老者,而后其目光一转,停留在了最居左那名老者身上,后者一身白袍,面带和善笑容,但从其身上,睡皇却是察觉到了不逊色于他的灵力波动。

    而此人正是神阁四阁主之中实力最强的东阁主,其实力,同样是达到了九品至尊的层次!

    这神阁一开始就出动最强者唯独睡皇三人,显然是在针对大罗天域,他们并不打算让睡皇他们有出手抢夺灵神液的机会。

    “分开行事!”

    睡皇对着天鹫皇二人说道,后者两人闻言也是点点头,旋即直接转向暴射而出。

    “呵呵,阁主可是下过命令,决不让你们大罗天域染指灵神液。”那东阁主见状,呵呵一笑,只是其双目之中却并没有丝毫笑意,反而是充满着漠然,他微微点头,只见得另外两位阁主便是掠出,直追天鹫皇,灵瞳皇二人而去。

    “想要阻拦我大罗天域,就怕你神阁还没这份能耐。”睡皇那素来睡眼惺忪的双目,在此时却是迸射出慑人寒芒,他盯着东阁主,缓缓的道。

    “是吗?”

    那东阁主淡淡一笑,浩瀚灵力犹如风暴一般在此时自其体内爆发开来,在那等灵力的冲击下,这片区域的空间顿时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睡皇淡漠的望着威势惊人的东阁主,双手也是缓缓的抬起,一股丝毫不逊色于这东阁主的灵力威压,随之弥漫。

    而在这两位仅次于地至尊的九品至尊在对峙时,其余的各方强者都是迅速的退开这片区域,这种交锋,他们显然都不想沾染。

    咻!

    后方的牧尘也是见到了被阻拦下来的三皇,当即眉头皱了皱,看来这神阁对于他们大罗天域的确是深有敌意,这般姿态,完全是要断绝他们夺取灵神液的念头。

    不过,如果他们以为只要拦下了三皇,就能够杜绝他们大罗天域夺宝的话,那未免也想得过于天真了一些。

    一念至此,牧尘突然深吸一口气,他双手结印,顿时璀璨金光自其背后暴射而出,清澈凤鸣声响彻,一对庞大的凤翼直接是从其背后伸展开来。

    他凤翼扇动,立即将那些暴射而来的碧绿小蛇尽数的弹射而去,旋即双翼一震,顿时速度暴涨,化为一道流光遁出了这片区域,然后直接对着湖中心那片光团涌动之地掠去。

    因为这片石岛实力越强,所受到的灵力压制也是越强的关系,此时的牧尘,所能够爆发出来的灵力强横程度,反而是要比诸王都要更甚一筹。

    不过,对于牧尘这匹在陨落战场中崛起的黑马,各方势力显然也是早有所关注,因此,就在牧尘直奔湖心而去时,在那另外的两个方向,突然有着流光射来,最后隐隐呈现包围姿态,将牧尘堵截而下。

    牧尘目光扫向那两道流光,双目却是忍不住的虚眯起来,眸子中寒光流动。

    因为他发现那lán jié之人,竟是那幽冥宫的幽冥皇子以及神阁的方毅!

    说来也是巧,这如今北界龙凤录上排名前三的年轻一辈中最顶尖之人,却是在此时对碰在一起,而且奇特的是,还是这排名第一第二的霸主,联手堵截排名第三的牧尘...

    幽冥皇子凌空而立,手中血红长枪斜指,他眼神森冷的看向牧尘,道:“失去了战意,你也敢横冲直撞,我奉劝你速速滚出此湖,还能保全性命!”

    牧尘闻言,却是一笑,他没有说话,因为那自他体内爆发开来的磅礴灵力,已经代替了他的回答。

    幽冥皇子见状,眼神顿时寒光掠过,手掌缓缓的紧握了手中血红长枪。

    “既然你冥顽不灵,那今日我便让你知晓,失去了战意,你在我眼中,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