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瓜分神阁

作品:《大主宰

    第九百五十六章

    “我保她。£∝,”

    这片天地间各方强者的目光皆是在此时顺着牧尘的手指所指处望了过去,只见得那道倩影居于神阁诸多强者末尾处。

    而这道倩影,赫然便是曾经与牧尘在死亡遗迹之中联过手的詹台琉璃。

    在这批神色仓惶的神阁强者中,詹台琉璃的实力虽然并不出众,但当众人看向她时,眼中却都是有着一些惊讶之色浮现。

    因为他们发现,后者似乎至始至终都是神色平淡,甚至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神阁之主陨落了,她都没有任何绝望,甚至,若是看得仔细,仿佛是能够看见她嘴角细微的翘起,那分明是一幅极端欣喜的模样…

    这般模样,与周围那些绝望灰暗的神阁强者一比,顿时有着一种相当鲜明的反差。

    不过,此时这原本一脸悠然,丝毫不将接下来结局放在心中的詹台琉璃待得牧尘将手指指向她时,那一对美眸中也是有着一抹错愕之色浮现出来。

    显然,她并没有料到牧尘会在这种时候对她伸出援手。

    “她?”

    曼荼罗也是讶异的看了詹台琉璃一眼,后者的实力极为的普通,放在神阁诸多强者中甚至堪称后腿,不过在她的身上,曼荼罗却是察觉到了一股奇特的波动。

    “战意的力量吗?她是战阵师?”曼荼罗眉尖一挑,战阵师在北界可算是稀少,这样看来的话。此女倒是有着被收编的资格。

    “可别小看她了,如果再这石岛上她也是出手的话。恐怕我也不可能获得那一颗完美级别的灵神液。”牧尘说道。

    他此话可是不假,毕竟别人或许以为没有军队在身旁。这詹台琉璃就是废人,可他却是知晓,当初在死亡遗迹中,詹台琉璃与他一样,都是获得了一半的战意神盘,而此物一旦催动,就算是八品至尊都能够抗衡,所以如果詹台琉璃在石岛上也是祭出了她那一道战意神盘,那么牧尘不仅不可能夺得那古老陶罐。恐怕自身也将会陷入危机之中。

    当然,詹台琉璃会如此做,显然也是因为她对神阁的仇恨,所以她可不愿意见到神阁之主完成突破,不然的话,她这一辈子恐怕都无法fu chou。

    曼荼罗听得牧尘此话,也是微微一惊,旋即那看向詹台琉璃的目光倒是缓和了许多,虽然她不太清楚个中详情。但既然牧尘这么说了,那恐怕连他们大罗天域,都是受了此女一个人情。

    “既然如此,那她也算是对我大罗天域有份恩情。那我大罗天域自然会保下她。”曼荼罗冲着詹台琉璃一笑,道:“而且只要她愿意,我大罗天域随时敞开大门。到时候我大罗天域第十一王,便是属于她。”

    此话一出。那招揽之意便是再清楚不过,周围其余的顶尖势力闻言神色也是有点变化。毕竟他们都很清楚一位战阵师所拥有的潜力,不过此时再给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和大罗天域争夺,所以当即都只能遗憾的摇了摇头。

    而詹台琉璃也是一怔,旋即脸露犹豫之色。

    “詹台姑娘,若是担心你家人安危,待得此番事了,我大罗天域就会派人前往神阁将其接回,我在这里向你保证,你家人必定安然无忧。”牧尘见到詹台琉璃脸上的犹豫,顿时说道。

    听到牧尘的保证,詹台琉璃这才轻咬银牙,螓首一点,道:“若是能够救我家人,我必当全力效劳!”

    “詹台琉璃!”

    “你这叛徒,亏我神阁全力栽培你,助你成为战阵师,你这白眼狼竟敢如此!”

    周围那些神阁强者见到这一幕,顿时怒声喝道,特别是那四位阁主,眼神凶狠的看向詹台琉璃,想来如果此时被曼荼罗封锁住了行动,恐怕就已经雷霆出手将其斩杀。

    而听得他们的怒斥,詹台琉璃则是红唇掀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她寒声道:“栽培?你神阁当年见我有战意天赋,竟是暗中派人屠杀我的家族,逼得我不得不投靠你们神阁借此获取庇护,而你们却依旧不放心,更是将我mèi mèi毒成废人,试图用此来永久逼迫我效忠神阁,呵呵,这种栽培,我可是一直铭记在心,不过所幸苍天有眼,今日就该是你神阁还债的时候了!”

    詹台琉璃的声音中,充满着寒意以及浓浓的怨毒,如今神阁自身难保,她终于是能够释放心中的怨恨,再也不用心怀顾忌。

    詹台琉璃这般冰冷怨毒之言,倒是将那神阁四位阁主逼得哑口无言,当即只能眼神阴狠的盯着詹台琉璃,不过还不待他们再度开口,只见得曼荼罗袖袍一挥,恐怖的灵力威压弥漫而来,直接是令得那四位阁主一声闷哼,嘴角甚至都是有着一抹血迹浮现了出来,当即惊骇得再也不敢开口。

    “呵呵,恭喜大罗域主又得一员得力大将。”那万圣老祖望着这一幕,也是再度笑眯眯的开口,言语间显然是有着拉近关系的意思。

    曼荼罗对于万圣老祖倒没有什么间隙,当即也是回以一笑,而后其视线直接是看向其余数位一直未曾说话的地至尊,道:“既然眼下神阁之主已经陨落,那神阁也无存在的必要,不知道诸位认为,这神阁的疆土,应当如何分配?”

    此言一出,万圣老祖,柳天道,妖帝等人眼神都是一凝,这神阁可是北界曾经最强的顶尖势力,其底蕴以及库藏必然极端的丰厚,这是天大的馅饼,只要能够啃一口,那对于自身势力的增强,可不是一星半点。

    以往大狩猎战后,那败亡的顶尖势力的地盘,并无确切的规定。基本上是谁拳头大,那就抢得多。所以以往的大狩猎战,最后基本都是神阁获益最多。

    不过那是以往。如今情况却是截然不同,大罗天域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越了其他顶尖势力,所以万圣老祖等人如果还以为曼荼罗会兴平气和的分一口汤,那就实在是太过的天真了。

    数位地至尊对视一眼,最终还是万圣老祖温和的开口道:“不知道大罗域主有何想法?”

    曼荼罗瞧得这些家伙的态度,也是微微一笑,但那开起口来,却是丝毫不客气:“我大罗天域要神阁一半的疆域以及库藏。”

    一半?!

    听得曼荼罗这狮子口,万圣老祖等rén miàn色也是微变。如此说来,那他们其他的这些顶尖势力,就只能瓜分神阁的另外一半了?那算下来,最终到手的,恐怕不足一成…

    牧尘与九幽也是在此时暗暗咂舌,这神阁的一半库藏,恐怕不下千万至尊灵液,这可是极为恐怖的一笔收入,足以让大罗天域肥上一圈。

    而且。那神阁一半的疆域,甚至比如今大罗天域的所有地盘都要多,这如果吃了下去,大罗天域必然会膨胀成为北界最强的势力。

    “大罗域主。你这胃口,未免也太厚了一些吧?”幽冥宫主眉头一皱,沉声道。

    “诸位。这北界的规矩,莫非你们还需要我说得更清楚一些吗?”然而曼荼罗对于五位地至尊的质询目光。却是全然不顾,淡漠的道。

    在这北界。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分得的蛋糕就越多,以往各大顶尖势力也是以此为基准,而现在,大罗天域俨然取代了神阁成为北界最强的势力,所以他们自然是有资格获得最大的蛋糕。

    万圣老祖等五位至尊闻言,也是沉默了下来,只是那眼神中显然还是有些不甘。

    “诸位也不用如此气紧,我接下来还有一事与你们商讨。”曼荼罗瞧得沉默以对的五位地至尊,再度一笑,开口说道。

    “还有何事?”

    曼荼罗眼皮一抬,道:“我打算与诸位达成一个同盟协议。”

    “同盟协议?”五位地至尊面色齐齐一变,旋即皆是忍不住的一声冷笑,道:“怎么?莫非大罗域主也是打算学那神阁之主?想要将这北界一统?”

    曼荼罗不屑的撇了撇嘴,道:“这种无聊的事情我还没那闲情去干。”

    听得此话,万圣老祖五人方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如果曼荼罗真是打算效仿那神阁之主的话,那想来这北界必然会动荡起来,到时候就连他们这种顶尖势力,都没绝对的信心能够挺过去。

    曼荼罗屈指一弹,只见得那星空镇魔塔闪现出来,她淡淡的道:“你们应该知道,这星空镇魔塔能够感应远古天宫的所在…”

    “不过我想你们也知晓,类似远古天宫这等遗迹,一旦现世,必然是惊天动地,到时候恐怕整个天罗大陆所有顶尖势力都会蜂拥而至,所以这个蛋糕,我大罗天域,还没那能力吃下去…”

    当曼荼罗此话一落时,万圣老祖等五位地至尊心脏都是猛的一跳,双目中更是有着光芒绽放出来,那一双双眼睛,泛着滚烫,死死的盯住曼荼罗。

    曼荼罗淡笑道:“所以我想与你们达成一个同盟协定,那便是待得我探测出远古天宫遗迹时,我们可以一起联手,如此一来的话,到时候在远古天宫的收益,我们都可雨露均沾…”

    “不知道我这提议,你们以为如何?”

    当曼荼罗最后一字说完,万圣老祖等人的眼睛都是泛红了许多,他们死死的盯着曼荼罗,而后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你竟然允许我们分一杯羹?”

    那远古天宫是多大的机缘?寻常地至尊恐怕根本无缘,然而眼下,曼荼罗竟然舍得将这等机缘均分出来?

    “机缘虽好,不过也得有自知之明,我大罗天域还没强到能够独自吞下远古天宫遗迹的地步。”曼荼罗一笑,他们北界在这天罗大陆,仅仅只是一隅而已,因此光凭他们大罗天域,更是没资格与天罗大陆上那些最顶尖的势力一争雌雄,所以,她需要拉拢北界这些顶尖势力,如此一来的话,才能够与天罗大陆上那些最顶尖势力抗衡。

    “怎样?我的提议,你们可有兴趣?”曼荼罗再度问道。

    万圣老祖等人闻言,对视一眼,旋即一咬牙,毫不犹豫的道:“只要大罗域主肯让我们分一杯羹,那我等必然全力相助!”

    曼荼罗闻言,这才轻笑出声,她满意的点点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另外,这神阁的分配?”

    “就依大罗域主!”万圣老祖等人果断的说道,再没有丝毫的不甘,这神阁的库藏,与那远古天宫遗迹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那就多谢了。”

    在那后方,牧尘见到曼荼罗等人简简单单的言语交谈便是将这神阁的命运定下,当即也是有些嘘吁,他算是亲眼看见了地至尊这种超级强者的话语权,想来强如那神阁,一旦神阁之主陨落,便是直接成猛虎变成肥羊,瞬间被毫无反抗余地的被分刮而去,这等残酷,让人有些感叹。

    而同时这也是让得牧尘心中逐渐的凛然,看来他的力量还差了太远,他的路,还很长,不过他也始终相信着,迟早有一天,他也将会拥有着这种力量。

    只是,他还需要时间。

    呼。

    牧尘仰起头,深深的吐了一团白气出来,不过不管如何,这一次的大狩猎战,总算是彻底的落幕,但让得人庆幸的是,当此战落幕后,他们大罗天域,依旧屹立在这北界之中。

    而且,以后,它还会愈来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