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两个选择

作品:《大主宰

    古老的青石广场上空,空间漩涡浮现,而当那一道年轻的声音传出来时,这片天地间那无数道目光也是唰的一声投射而去,然后那九幽雀族的诸多族人便是见到,两道身影,自那漩涡之中,缓步走了出来。↗,

    那两道身影,一高一矮,矮的是一名黑裙小女孩,她有着金色的双眸,那眼眸中充满着淡漠以及一种令人心悸的压迫感,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让得诸多九幽雀族的强者心头都是忍不住的一震,那种威压,竟是比他们族内的一些长老都还要更为的强大。

    而在那黑裙小女孩身侧,便是一名身躯修长的男子,他有着极为年轻的俊逸面目,黑色的眸子犹如星空,脸庞上的清朗笑意,即便是在面对着眼下云集的九幽雀族的诸多强者,却依然是不畏不惧。

    “他就是那个牧尘?与九幽殿下缔结了血脉链接的人类?”

    “这家伙竟然还真有胆子来我们九幽雀族,真是自寻死路,莫非他还真以为凭借天雀长老给予他的承诺,他就能夺得名额,侥幸逃命吗?”

    “简直可笑,那两个名额可是姜犽与秦玄才有资格争夺,这牧尘想要从他们嘴中夺食,纯粹是不知天高地厚。”

    “区区人类,也想与我九幽雀族的骄子相争,不自量力。”

    “……”

    当那诸多的视线汇聚在牧尘的身上时,顿时这片天地间便是有着诸多声音爆发起来,绝大部分九幽雀族的族人。都是面带审视与嘲讽的盯着牧尘,在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中。牧尘这个名字,在他们九幽雀族中。可早就是传得人人皆知。

    特别是牧尘迟迟未敢出现,更是令得他们认为他是畏惧软弱,试图逃避责任,如此一来,更是对此不屑,再加上因为牧尘的缘故,九幽的不死鸟血脉也是受到了一些浊意,这更是令得九幽雀族中的大多数人,都比牧尘多了一分敌意与不满。

    而在这片广场周围爆发出那诸多嘲讽之声时。在那广场的正前方,那些石座之上,诸位九幽雀族的长老,也是在此时将那凌厉的目光投向了牧尘。

    “你就是那个牧尘?”

    之前质疑天雀长老的那位青袍长老,凌厉目光犹如刀子一般的扫视了牧尘一圈,旋即冷声道:“没想到你还真敢来,也罢,今日既然来了,那就待得你与九幽之间的血脉链接解除了再走吧!”

    其余的诸位长老。也是目光带着审视的盯着牧尘,虽然这段时间族内因为这牧尘的事情争吵了许久,但他们却是第一次见到后者真人。

    就是这个小辈,与他们族内千载岁月以来。不死鸟血脉最为纯净的九幽缔结了那血脉链接吗?这般看来,似乎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如此普通。完全无法与他们族内的骄子相比。

    在那最中央的石座上,天荒族长也是在打量着牧尘。只不过他的眼神更为的深邃,平静的面庞上也没有任何的情绪。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一旁的九幽此时也是从牧尘的出现所带来的惊愕中清醒过来,旋即她暗自苦笑一声,不过不知为何,牧尘的出现,不仅未能让得她感到失望,反而内心深处,有着一丝极淡的欣慰之意。

    虽然她的理智让得她觉得,此时的牧尘只有远离了九幽雀族才是最为安全的,但内心的情感,却是因为牧尘的出现而为之喜悦。

    九幽偷偷的瞟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她心中清楚,今日的事情,很大一部分都是取决于后者的态度,如果他真的对牧尘看不上眼的话,恐怕他也不会允许一个普通的人类,将九幽雀族最完美的血脉破坏。

    不过天荒族长阅历非凡,即便如今见到牧尘,也并没有任何的情绪表露,所以这让得九幽也是有些忐忑,显然不知道前者对于牧尘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看法与态度。

    在这片天地间那些九幽雀族的族人嘘声四起时,半空之中,曼荼罗眸子中则是寒芒一闪,她盯着那青袍长老,冷笑道:“牧尘乃是我大罗天域的人,既然我将他带来了九幽雀族,就一定会将他带回去。”

    青袍长老闻言,不由得讥讽一笑,道:“真是好大的口气,到了我九幽雀族的地方,可还轮不到你一个什么听都没听过的大罗域主来撒野,老夫倒是好心奉劝你,此事莫要过多沾惹,不然的话,我九幽雀族的怒火,你大罗天域可承受不起!”

    在这青袍长老说话之时,他也是猛的自那石座之上站立而起,顿时有着恐怖的灵力威压铺天盖地的席卷开来,天空都是在此时昏暗了下来,狂风大作,呼啸天地。

    在那青袍长老身后,滔天般的灵力,似乎还隐隐间的化为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炎雀,扬天嘶鸣间,威压惊天。

    显然,这青袍长老是打算直接借势压人,抢先将曼荼罗的气势压制下来,如此的话,一旦曼荼罗示弱,那以牧尘的实力,将再也没有资格反对他们九幽雀族对他的任何处决。

    那铺天盖地弥漫而来的可怕压迫,也是令得牧尘面色微变,身躯之上仿佛是有着一座大山一般,令得体内灵力的运转都是变得滞涩起来。

    “哼!”

    不过就在那压迫感越来越可怕时,一旁曼荼罗的小脸也是在此时沉了下来,她一声冷哼,一步跨出,在其那一步跨出的瞬间,只见得她脚下的空间,竟然直接是犹如玻璃一般的碎裂开来,肉眼可见的涟漪冲击爆炸开来,短短数息,便是将那青袍长老上空灵力所化的巨大炎雀笼罩…

    砰!

    冲击肆虐,那炎雀竟是发出了一道哀鸣之声,最后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轰然爆炸开来,而那青袍长老面色也是猛的巨变。身躯一震,身形倒退了一步。脚下的石座,都是在此时崩碎出一道道裂纹,即将碎裂。

    在青袍长老周围的数位九幽雀族的长老见状,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变,失声道:“上位地至尊?!”

    那天雀长老瞳孔同样是在此时一缩,在两月之前他见到曼荼罗时,后者虽然已是半步踏入了上位地至尊,但却尚未稳固,然而谁能料到。短短不过两月时间,曼荼罗就已是成为了真正的上位地至尊!

    这等实力,就算是放在他们九幽雀族内,都超越了诸多长老,足以和其族长比肩!

    在那首位之上,天荒族长眼中也是掠过了一抹奇光,他深深的看了曼荼罗一眼,终于是缓缓的开口,低沉的声音。犹如大山一般的雄厚:“没想到大罗域主已是踏入了这般层次,这等实力,居于那天罗大陆北界,倒真是屈居了。”

    天荒族长的声音传出。然后声音竟是化为实质的声波在天空上扩散开来,而随着其声波的扩散,那自曼荼罗身上散发出来的毁灭般冲击。也是悄然的消散而去,犹如是被抵消了一般。

    曼荼罗见到这一幕。金色眸子倒是微微眯了一下,神色中也是多了一分忌惮。从这天荒族长的出手来看,后者显然早已踏入了上位地至尊的层次。

    “天荒族长过奖了。”

    曼荼罗淡淡的道:“不过今日我将牧尘带来九幽雀族,只是因为与天雀长老之间的约定,希望贵族能够按照约定行事,否则即便我大罗天域比不过九幽雀族,但真要撕破脸皮的话,我想对我们双方而言应该都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那青袍长老闻言,面色则是有点铁青,不过也是无法辩驳,以曼荼罗这般实力,的确值得他们九幽雀族重视。

    天荒族长面色依旧淡然,他的视线,首次从曼荼罗身上转移,看向了一旁的牧尘,声音没有任何波澜的道:“你便是那个牧尘?”

    牧尘在面对着九幽雀族的那些长老时,能够怡然不惧,不过在瞧得那天荒族长时,不知为何却是稍微有点心虚,毕竟后者是九幽的父亲。

    “晚辈牧尘,见过天荒族长。”压下心中的一点心虚,牧尘也是连忙恭敬抱拳。

    天荒族长淡淡的道:“你与九幽之间的血脉链接,毕竟是你们在生死关头时所缔结,所以这也怪不得你,不过九幽的血脉对我九幽雀一族极为重要,眼下她血脉受到浊染,有可能会影响她以后的进化。”

    牧尘听到此处,心头也是微微一沉,他并没想到,这血脉链接竟然会给九幽带来这些弊端。

    “但若是九幽能够在此次开启的神兽之原中,获得不死鸟神血,这些浊染不仅能够尽数清除,而且还会将她的血脉彻底强化。”

    天荒族长看了牧尘一眼,道:“但神兽之原之中,机缘争夺极为惨烈,各族天骄都会进入其中,即便是我九幽雀族在其中也是占不到丝毫的优势,此等竞争,你能想象?”

    牧尘轻轻点头。

    天荒族长挥了挥手,道:“眼下血脉链接之事,你有两个选择,其一便是按照你与天雀长老的约定来行事,你若是能够取得名额,助九幽血脉完美,那血脉链接之事,我九幽雀族,将不会计较,并且你也将会获得吾族最大的友谊,当然,此事之难,想来你也应该心知肚明。”

    “而如果你对此并没有什么信心的话,那念在你曾经救过九幽性命的份上,我可以不伤你性命,只是,你必须在我九幽雀族内,待上十年!”

    话到此话,天荒长老那淡然的神色,也是渐渐的变得锐利起来,他盯着牧尘,道:“而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吗?”

    天地之间,无数九幽雀族的族人都是抬头,盯着天空上那一道年轻的身影,显然他们都想知道,后者究竟会如何的选择。

    在他们看来,族长已经给予了牧尘最为优厚的条件,那第二条简直就是放了他一命,虽说是软禁十年,但却保全了他的性命,同时也是让得九幽能够不受到血脉链接的牵连。

    广场之中,那两道盘腿而坐,眼神之中有着傲然流露的男子,也是淡然抬头,盯着牧尘的目光中,浮现了一抹嘲笑之意。

    这般软弱之辈,还是选择那能够保全性命的第二条吧,不然的话,想要从他们手中夺取名额,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天地间的目光瞩目而来,牧尘则是盯着天荒族长,然后他冲着一旁的九幽微微的笑了笑,下一瞬间,他身形一动,竟是直接出现在了广场之上,最后看向了那两道傲然身影,抱拳一笑。

    “两位,大罗天域牧尘,前来讨要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