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天山神印

作品:《大主宰

    第九百八十六章

    接引台的上空,宗腾负手而立,他眼神平淡的注视着前方那滔天紫炎中的九幽,而后又瞥了一眼下方立于场中如磐石般不动的牧尘,淡淡的道:“你九幽雀族倒是胃口不小,分兵两处,是打算占据两座接引台吗?”

    九幽美目冰冷的扫了他一眼,道:“是又如何?”

    宗腾双目中,似是有着点点金光浮现,那眼神竟是在此时变得极端的锋锐,一眼射来,竟是犹如剑气席卷,直接就要将人生生洞穿:“自寻死路,真是愚不可及。”

    话音落下,他便是袖袍一挥,道:“这座接引台不是你二人就可占据的,此时离去,我让你二人全身而退,否则一旦出手,或许你九幽能够保得性命,但此人,或许就的血溅此处了。”

    “大言不惭。”

    然而对于宗腾此等言语,九幽则只是回以讥讽一笑,前者固然觉醒了金翅大鹏的一些血脉,令得自身有所进化,但若真是当她九幽没有手段,那还真是可笑了。

    “是吗?”

    宗腾闻言,那眼神也是陡然间变得锋锐起来,旋即他再未曾废话,脚步猛的朝前一踏,顿时金光灵力铺天盖地的席卷出来,竟是在其身后,隐隐间化为了一只展开双翼的大鹏光影,那大鹏庞大的身躯上有着金色光泽闪现,隐隐间,有着一股强横霸道的气息散发出来。

    这宗腾一出手,便是直接召唤出了神兽形态,那等霸道的气息,令得这片天地间不少强者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因为自宗腾那神兽形态上,他们都是察觉到了一些压迫之感,那是源自金翅大鹏这等超级神兽的压迫,虽说眼下的宗腾距离真正进化成金翅大鹏还有着相当远的距离,但却已经是开始具备了一些金翅大鹏的力量。

    “早便听说你九幽拥有着九幽雀一族中极为完美的不死鸟血脉,今日倒是要来试试,看看是你这不死鸟血脉更强,还是我这金翅大鹏血脉更胜一筹?”

    宗腾双目锐利的盯着九幽,旋即他手掌一握,只见得一片金色羽毛浮现,羽毛金光涌动,直接是化为了一柄金色大戟。

    九幽望着眼前直接展开神兽形态的宗腾,美目中也是掠过一抹凝重之意,这宗腾虽然令人生厌,但他所具备的实力却的确让人忌惮,不得不全力应对。

    九幽玉手一握,燃烧着紫炎的黑羽长剑便是出现在其手中,紧接着在其身后,那九幽冥雀的巨大光影也是浮现出来,紫炎弥漫间,将那来自宗腾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尽数的驱逐而去。

    两人凌空对峙,气势惊人,磅礴的灵力互相的冲击着,直接是令得天空都是有些扭曲起来。

    在这片区域,不少强者也是被这番对峙吸引而来,当即那目光中便是有着奇异之光浮现,这九幽与宗腾在各自种族中,皆是天骄般的人物,这一战,最后能胜者,不知是那觉醒了不死鸟血脉的九幽,还是觉醒了金翅大鹏血脉的宗腾?

    在那战场之外,那天鹏一族的柳清等人也是注视着宗腾与九幽的对峙,旋即便是有人点头说道:“这九幽倒的确不愧是九幽雀族万千载来血脉最为完美者,竟然连宗腾大哥都是奈何她不得。”

    柳清闻言,则是一声冷笑,而后冷眼看向那接引台上,道:“宗腾大哥出手之意可不是要击败九幽,只需要将其拖住,宗火大哥就能解决掉那个家伙,而他与九幽有着血脉链接,只要此人一死,九幽也将会受到致命重创,到时候不用宗腾大哥出手,恐怕她都难逃一死。”

    说着话时,她嘴角已是掀起了刻薄弧度,这九幽四人如果集中力量占据一座接引台的话,恐怕还能够有所保障,但既然他们如此愚蠢的分散力量,那就真是自寻死路了。

    这场交锋,在她看来,九幽等人,已是输定了。

    轰!

    在那诸多视线汇聚间,天空之上的宗腾与九幽皆已经是出手,只见得锋锐金光充斥天地,滔滔紫炎席卷而来。

    两道光影暴射而出,戟剑接触时,顿时有着惊天灵力冲击开来,直接时将这片空间都是撕裂出一道道幽黑裂纹。

    宗腾与九幽皆是处于七品至尊的层次,彼此都是拥有着强悍的神兽形态,因此这般出手,也是极端的激烈,不过正因为两人实力相仿,所以明眼人一眼便是知晓,这场战斗难有胜负,除非双方直接是展开生死搏杀...

    但显然,那宗腾并无此意,他的目的是缠住九幽,而让得众人同样有些意外的是,九幽明显也是知晓这一点,但她竟然也是并没有要打破僵局的迹象,反而是任由两人的僵持继续的持续下去。

    而在天空上的激斗僵持间,只见得那一身红袍的宗火,便是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径直落在了那座接引台上,而后双臂抱胸,似笑非笑的盯着前方双目微闭,身形纹丝不动的牧尘。

    “你若是自己滚下去,我可留你一命,只断你一臂。”宗火瞥了牧尘一眼,道。

    然而对于他这般话,牧尘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双目微闭,犹如老僧入定。

    宗火见状,却是并不着恼,只是淡淡一笑,喃喃自语:“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呢...”

    砰!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他的眼神彻底阴寒下来,他脚掌猛然一跺地面,身形竟是如光影般暴射而出,在其手中,一柄燃烧着赤炎的长枪闪现而出,枪出如龙,赤光弥漫间,竟是犹如一只天鹏扑食蛟龙,气势凌厉而浩荡,快若奔雷般的对着牧尘眉心暴刺而去。

    “天鹏之法,炎鹏锁龙枪!”

    这宗火一出手便是狠辣之招,并且他并没有丝毫的留情,强悍灵力威压笼罩开来,七品至尊的实力在此时展露无疑。

    在那场外,那柳清见到这一幕,眼眸顿时明亮起来,宗火这一招,就算是同为七品至尊的对手都得慎重对待,然而那牧尘竟然依旧没有动静,看来已是放弃生机,准备等死了。

    不过,就在这柳清准备等待着牧尘受死时,只见得后者突然伸出手指,轻轻一弹。

    不灭金钟阵!

    嗡!

    他脚下的那片大地,猛然间有着强烈光芒暴射而出,最后无数光线交织,竟是在牧尘周身化为了一道巨大的金钟,金钟表面,流转着奇异之光,仿佛坚不可摧。

    “灵阵?!你竟是灵阵师?”

    突然间出现的巨钟,也是令得那宗火一惊,旋即眼神愈发的森寒:“不过只是区区地品灵阵罢了,原来这就是你的手段,不过可惜,这可拦不住我!”

    话音一落,他枪势愈发凶悍,竟是有着惊天动地般的尖啸声自那赤炎长枪之上传出,而后他长枪平平刺出,然后便是重重的点在了那金钟之上。

    铛!

    惊天清脆之声响彻而起,只见得那巨大的金钟表面泛起急促的涟漪波动,然后一层层的扩散开来,迅速的弥漫了整个钟身。

    咔嚓。

    金钟的防御虽然强大,但面对着宗火如此凶猛的全力一击,也是有些无法承受,当即有着裂纹迅速的蔓延出来。

    宗火望着那即将破碎的金钟,嘴角也是掀起一抹冷笑,原来这牧尘一直不动,竟是在偷偷的布置灵阵,但也是狡猾,不过也是天真了一些,灵阵固然可以出其不意,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也仅仅只是小道罢了。

    待得此钟一碎,那牧尘必定死在他一枪之下!

    接引台上空,宗腾一戟横档在身前,将九幽剑锋阻拦下来,然后他淡淡一笑,道:“看来这次你输了。”

    他显然已经是注意到了下方那几乎顷刻间就落入绝境的牧尘,而牧尘一败,那么九幽显然也将会被连累重创。

    然而,面对着他这般言语,九幽的神色却依旧一片平静,她不仅没有丝毫的惊慌,反而那红润小嘴也是掀起了一抹讥讽之意。

    “是吗?”

    宗腾闻言,眼神顿时一凝,此时依旧淡然的九幽,终是让得他察觉到一些不对劲...

    嘭!

    不过也就是在此时,那笼罩在牧尘身躯之外的金钟,终是无法承受来自宗火的可怕攻击,直接是彻彻底底的爆炸开来。

    灵力爆发开来,牧尘的身影,便是毫无保护的露在了宗火的眼中。

    “你可以去死了。”

    宗火嘴角有着一抹狰狞掀起来,燃烧着赤炎的枪芒,在那场外柳清明亮的双目中,快若奔雷般的刺向牧尘咽喉。

    枪芒席卷而来,牧尘那微闭的双目,终于是在此时猛然睁开。

    黑色眸子中,仿佛是有着无尽寒意涌动,竟是令得那宗火心头都是突然间涌起一股寒意,而后一股不安之感,涌了出来。

    牧尘漠然的看着他,旋即屈指一弹,而后这片地面,便是再度有着铺天盖地的灵光溅射出来,灵光直接是在牧尘头顶凝聚,转眼之间,便是在那场外众多强者震动的目光之下,化为了一座约莫丈许大小的神印,在那神印之上,仿佛是驮负着一座山岳,一股无法形容的沉重之感散发出来,竟是连空间都是有些无法承受,裂开了一道道空间裂纹。

    “天品灵阵!”

    诸多强者都是在此时倒吸一口凉气,如此威势的灵阵,必然是真正的天品灵阵,也唯有如此,方才能够令得他们感到到如此的危险!

    这个看似只有六品至尊的人类,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品灵阵师?!

    在那众多震惊的目光中,牧尘则是面色漠然的一挥手,那一颗驮负着山岳的神印,便是直接对着那近在咫尺的宗火,狠狠的镇压了下去!

    “天品灵阵,天山神印!”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