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天品灵阵之威

作品:《大主宰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天品灵阵,天山神印!

    丈许大小的光印驮负着神山镇压而下,一股可怕的波动席卷而出,顿时连那一片空间都是崩碎开来,这神印看似仅仅丈许左右,然而那自其中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就算是七品至尊都是为之色变。

    这是真正的天品灵阵!

    那神印镇压下来,首当其冲的便是那近在咫尺的宗火,他的面庞在此时变得极其的难看,那眼神深处,也是有着一抹惊惧之色在此时浮现了出来。

    如今他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眼前那看似仅有丈许大小的神印究竟蕴含着何等的威能,那种力量,即便是他拥有着七品至尊的实力,也是感觉到了致命般的危险。

    众所周知,灵阵师布置出来的灵阵虽然强悍,但也是有着缺陷之处,那便是布置强大的灵阵都是需要准备的时间,而真正强者之间的交锋,恐怕就是那瞬息间就能够决定胜负,而处于那种情况下的灵阵师,将不具备丝毫的威胁性。

    但眼下的情况却是不同,当牧尘出现在这座接引台上纹丝不动,并且他们还在可笑的认为他只是在凭借着九幽的庇护时,他却已经是悄然间将灵阵隐藏在了这片大地之下。

    所有人都知道,当一位灵阵师拥有了足够的时间后,那将会变得多么的棘手…而现在,他宗火,就正在承受这种苦果。

    “混蛋!”

    宗火的心中念头电光火石般的闪着,最终他只能一声怒骂,然后狠狠咬牙,摒弃掉心中的惊慌,心念一动间,体内灵力便是毫无保留的爆发开来。

    这个时候,想要保命,那就必须倾尽全力了!

    轰!

    磅礴灵力犹如火山一般,直接是自宗火体内爆发,那灵力形成冲击波,疯狂的肆虐开来,直接是将这片天地间的空气都是引爆而去。

    而在灵力尽数引动时,只见得在那宗火身后,一只燃烧着赤炎的大鹏也是浮现出来,双翼扇动间,火海滔天,弥漫了这片天际。

    “轰隆!”

    宗火面色凝重,枪身一震,只见得那赤炎大鹏便是尖啸出声,竟是化为赤炎席卷而下,与那长枪彻底融合在一起,顿时那枪身之上,便是有着无数火羽浮现出来,隐隐间,有着一种可怕的高温散发而出,令得空间扭曲。

    “天鹏杀!”

    宗火暴喝出声,再不犹豫,倾尽全力的一枪呼啸而出,刹那间,便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重重的点在了那镇压而下的神印之上。

    铛!

    撞击的瞬间,接引台上的空气仿佛都是为之凝固,下一刻,无法形容的灵力风暴便是猛然肆虐开来,脚下的接引台,都是在此时被硬生生的撕裂出一道道裂纹。

    牧尘眼神平静的望着那肆虐的灵力风暴,印法突然一变,淡淡的声音传出:“天山镇魔!”

    轰!

    随着他印法一变,只见得那被宗火赤红长枪枪尖点得无法动弹的神印嗡鸣一颤,竟是迅速膨胀起来,短短数息,便是化为千丈大小,直接是将这座接引台都是笼罩了一小半。

    而且,随着这天山神印的膨胀,在其上方那座巍峨山岳也是渐渐显露峥嵘,那等磅礴浩然之态,竟是令得无数强者心生压抑。

    当这神印变化时,那宗火的面庞则是立即变得苍白起来,因为他能够察觉到,这一次,那从神印之上传来的镇压之力,竟是暴涨了数倍。

    咔嚓!

    赤红长枪之上,火羽偏偏爆碎,甚至连长枪都是渐渐的弯曲下来,显然是有些无法承受。

    汗水如水流般的字宗火面庞上冲刷下来,他的面庞扭曲着,片刻后,终是双手松开了即将爆碎的长枪,身形狼狈暴退。

    砰!

    在其暴退间,那赤红长枪也是被那神印彻底的镇压爆碎而开。

    噗嗤。

    暴退之间,那宗火一口鲜血喷出,浑身的灵力波动立即萎靡下来,显然也是受到了不轻的创伤,不过他却依旧紧咬着牙,眼神阴狠,灵阵师虽说布置出来的灵阵厉害,可一旦灵阵散去,那其本身却是脆弱之极,如果能够寻到机会,他只需要一击,就能够将牧尘斩杀。

    然而,似是察觉到了这宗火心中所想一般,那远处的牧尘,嘴角却是掀起了一抹冰寒笑容,既然是出手了,那他自然是不会留下隐患。

    牧尘脚掌一跺,直接是出现在了半空中那尚还未消散而去的神印上方,然后他直接是在那宗火骇然的目光中,一掌便是狠狠的拍在了神印之上。

    轰!

    一掌拍出,那神印顿时暴射而出,犹如一座巨大的山岳,携带着一片阴影,重重的对着那暴射而退的宗火碾压下去。

    阴影笼罩而来,宗火顿时色变,旋即只能一咬牙,灵力灌注双臂,然后硬生生的拍那神印,试图将其推开。

    砰!

    然而,当他的双掌碰触到那神印时,双腿顿时一软,而后整个膝盖都是穿透了岩石,深深的没入进去,而其双臂处,更是传来骨骼碎裂之声,双臂都是显得有些扭曲起来。

    那一座神印,竟然真的是仿佛驮负了一座巍峨浩瀚的神山,那种重量,即便是他,也是无法承受!

    唰!

    牧尘的身影出现在神印上方,然后重重的跺了下去,顿时气浪翻滚,整座神印都是下沉,而那下方的宗火,更是凄惨,双臂近乎折断,鲜血喷出来,染红衣衫,狼狈之极。

    不过牧尘见状,却是并没有半分怜悯,眼神漠然,又是要狠狠的一脚跺下去,将这宗火彻底给废了。

    但那宗火似乎也是感应到了牧尘的杀意,当即再不敢犹豫,一声咆哮,顿时赤炎席卷,竟是将神印都是硬生生的抬起了一截。

    砰!

    而其双掌则是猛的一拍地面,鲜血溅射间,血液如火,一个闪烁,他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千丈之外,然后落在了接引台之外。

    噗嗤。

    身影落在台外,这宗火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披头散发的模样,哪里还有先前半点潇洒,那眼中的惊惧与慌乱,更是令得他看上去犹如丧家之犬。

    当宗火身影狼狈的逃出接引台时,这片区域也是不由得传出阵阵哗然之声,不少各族强者都是有些震动的望着接引台上的牧尘,眼神微微闪烁,显然都是未曾料到,这个看上去不过六品至尊的人类,竟然如此的棘手。

    那天鹏一族处,柳清等人的面庞在宗火第一次被牧尘击溃时便是变得难看起来,而眼下,更是一片灰败以及难以置信。

    谁能料到,这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胜局,竟然转眼便是变成这般模样…

    “这个小子,竟然是一位天品灵阵师,真是隐藏得好深!”一名天鹏族的强者咬牙切齿的道,那看向牧尘的目光中,则是多了一分忌惮,一位天品灵阵师如果准备妥当的话,即便是要斩杀七品至尊,也是轻而易举。

    柳清也是玉手紧握,紧咬着银牙,俏脸青白交替,半句话也是说不出来。

    在那天地间诸多震动目光的汇聚下,接引台中,牧尘神色依然平静,他脚掌一跺,那座神印便是渐渐的消散而去。

    与此同时,他也是抬起头来,面色漠然的望着那正在与九幽对峙的宗腾,淡淡的道:“你若是还要在此停留,那就别怪我也要出手了。”

    话音落下间,只见得他袖中灵光飞舞而出,迅速的融入这片天地间,顿时间,一道道光纹若隐若现,隐隐间,似乎又是有着一座威能惊人的天品灵阵即将成形。

    天空上,宗腾感受着下方那隐隐勃发的锐利杀意,瞳孔也是一缩,面色不由得变得难看了许多,旋即他低头深深的看了牧尘一眼,冷声道:“此次倒还真是小觑了你。”

    之前他从未将牧尘放在眼中,然而现在方才明白,后者对于他的威胁,恐怕还要更胜于九幽,难怪之前九幽会那般自信。

    牧尘不置可否,神色平静间,只见得那一道道灵纹愈发的明显,一股惊人的灵力波动渐渐成形。

    呼。

    宗腾深吸一口气,眼中寒光掠过,不过他也是果断之人,知晓面对着九幽与牧尘的联手,他根本没多少胜算,当即便是撤退而去。

    “你叫牧尘是吧?我记住了,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会亲自领教一下你的灵阵,希望到时候莫要让我失望才是。”

    宗腾退去,然而那冰寒之声,却是传来,显然是极其不甘。

    但对于他的威胁之语,牧尘却是毫不在意,他抬头与九幽对视一眼,微微一笑,然后便是将目光转移开来,望向了那些虎视眈眈的各族强者。

    “诸位,这一座接引台,牧尘要了,不知可还有意见?”

    在说着话时,他屈指一弹,这座接引台上,便是有着铺天盖地的灵光汇聚,那无数道复杂的光纹之中,谁也不知道究竟蕴藏了几座灵阵。

    那些各族的强者见状,目光也是一阵闪烁,但最终则是渐渐的将目光收了回来,这里毕竟有着十座接引台,没必要在这座难啃的骨头上费劲力量,与其冒险与牧尘九幽一搏,还不如趁此夺取另外尚还未曾出现掌控者的接引台。

    毕竟谁都清楚,眼下那座接引台上,基本已经被牧尘布置得固若金汤,强行硬闯,在场的这些强者中,恐怕有信心的人,极少极少。

    牧尘见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旋即他抬头冲着牧尘轻轻一笑,看来这座接引台,是再无人敢轻易前来争夺了。

    这远古炼体塔的名额,总算是到手。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