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炼体塔第二层

作品:《大主宰

    第九百九十二章

    炼体塔外。

    此地原本的喧哗声,在此时却是变得异常的安静,那每一个人的面庞,都是呈现一种浓浓惊愕的望向炼体塔之前的那片光幕。

    准确的说,是盯着那光幕之中的一道光点。

    那点光点,原本是处于最末尾的位置,然而就在之前的短短时间内,便是逆追而上,如今甚至还将其余的九人,尽数的超越。

    “怎么可能…那第一层的屏障对于这牧尘难道就没有什么阻拦吗?”有着人不可思议的道,他们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牧尘在那短短不过数分钟的时间内,便是将所有人远远的超越,而且此时的他,正在以一种远超其他人的速度,直奔炼体塔第二层去。

    众多强者面色精彩,他们对于这诡异的一幕,也是彻底无言,只能面面相觑,表示对这一幕的不解与震撼。

    在那后方,九幽美目之中也是有着明亮光彩在此时绽放出来,她那紧握的玉手也是松了开来,显然同样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牧尘真的在这炼体塔中表现得很差,那待得事后,恐怕族内一些本就对他有所意见的长老也会借由生事,指责她浪费炼体塔的宝贵名额,虽说她可以不用理会,但那些老头子恬噪起来也是烦人得很。

    “牧尘大哥真是厉害。”一旁的墨铃也是由衷的赞叹道,牧尘那六品至尊的实力,放在那九位天骄之中,基本上算是最弱的,然而如今他的表现,却是让人叹为观止。

    九幽微微一笑,然后她美目一瞥,看向了另外一处,那里的天鹏族数位强者,面色都是一片铁青,特别是那柳清,一张俏脸青白交替,仿佛是有点扭曲起来,显然也是被那炼体塔中的变故而震动得不知所以。

    察觉到九幽的目光,柳清俏脸也是愈发的铁青,她死死的咬着牙,道:“有什么好得意的,这才第一层呢,我就不信,接下来他还能够如此的好运!”

    塔内的剧变,她显然不可能真的是认为牧尘拥有着超越其他九位天骄的实力,只是认为牧尘应该是施展了某些手段,方才侥幸过关。

    九幽闻言,则是不置可否,她也没有与柳清争论的心情,当即漫不经心的收回目光,面带微笑的盯着那片光幕。

    然而正是她这种不屑争辩的态度,却是将柳清气得哆嗦,如此一来,不是显得她柳清如泼妇般了吗?

    “我看你能得意到何时!”

    柳清一咬银牙,然后便是不再看向九幽,而是将目光转向那片光幕,视线死死的盯着那最前方的光点,那怨恨的目光,想来心里面不知道在如何诅咒着牧尘…

    不过,她的诅咒显然并没有任何一点作用,那道光点在她那有些通红的目光注视下,却依旧保持着那种不急不缓,但又远超其余人的速度,逐渐的前行。

    看那迹象,已经即将要突破第一层的屏障,进入炼体塔的第二层了!

    炼体塔外,所有人都是睁大着眼睛,屏息静气的盯着那片光幕,而也就是在他们那紧紧的注视下,下一瞬间,那一道闪烁的光点,突然凭空消失而去。

    光点突然的消失,顿时引得这片区域一阵骚动,不过很快的便是有人回过神来,当即那变色的目光便是猛然上移,再然后,诸多种族的强者都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在那炼体塔的第二层塔身处,此时再度有着光幕出现,而如今,在那片光幕上,一道光点,孤零零的矗立着。

    观其灵力波动,赫然便是牧尘!

    他竟然真的率先通过了第一层的考验,第一个进入到了第二层!

    而且,还是在落后如此之多的情况下完成逆转,这等表现,看得诸多强者都是目瞪口呆,想来这种情况,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见。

    而在那一片片震动的哗然声中,那柳青则是俏脸一片苍白,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

    “这就是炼体塔第二层吗?”

    而在那外界一片震动时,那在闯过了赤光屏障的牧尘,则是好奇的将目光对着这片再度变幻了景象的空间看去。

    此时的他,依旧是出现在一座石台上,石台上光芒浮现,将其笼罩,也是犹如第一层相同的模样,只是那石台之外,则是一片荒凉冻土大地,大地呈现冰蓝色的色彩,整个天地显然都是弥漫着淡淡的蓝光,那蓝光似乎是拥有着极寒之力,照耀之间,空间为之凝固。

    而且除此之外,天地间还刮着刺骨的罡风,那种风霸道无比,即便是金石裸露,都会被顷刻间切碎成无数的细末。

    牧尘眼神凝重的望着这片荒凉冻土大地,即便尚未进入其中,但却已经是能够察觉得出来,这片空间中的蓝色寒气以及那种阴冷罡风究竟是何等的霸道。

    这两者相叠,恐怕比第一层的消融赤光还要来得凶悍。

    不过,也正要如此,方才能够锤炼出真正强大得近乎不灭般的永恒肉身!

    向往与期待之色自牧尘的眼中浮现,旋即便是在这座石台上盘坐下来,他并没有急着立即去闯这第二层,之前闯过那片赤光屏障,也是令得他体内血肉隐隐刺痛,一些赤光流转在血肉中,必须将其尽数的吞噬,方才能够强壮肉身。

    牧尘闭目,淡淡的赤光自其皮肤之下若隐若现,最后一点点的融入其血肉之中,令得体内气血,愈发的旺盛活跃。

    他的这般闭目静修,持续了约莫将近十数分钟,然后牧尘心头微动,双目睁开,看向了遥远之处,只见得那里的空间也是波动起来,而后一座座石台开始凭空浮现,紧接着,便是有着数道人影陆陆续续的出现。

    不过这些人影出现的时间虽然不同,但无一例外的确都是颇为的狼狈,个个浑身冒着青烟,皮开肉绽,显然也是在那赤光屏障中吃了极大的苦头。

    因此他们一出现,也顾不得其他,立即盘坐下来,直到肉身所受到的创伤以及体内消耗的灵力尽数的恢复后,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而在恢复过来后,那一道道目光并非立即投向这片冻土大地,而是直接看向了遥远处的牧尘,那一道道目光中,神采各是不一,有的好奇,有的凝重,也有的隐晦杀意。

    显然,先前牧尘的逆转,直到现在都是让得他们看不懂,他们完全不明白,牧尘究竟是为什么能够在那赤光屏障中进退自如,那种模样,似乎第一层的赤光对他并没有多大的阻碍一般。

    不过能够进入到这里的人,毕竟都是各个种族中年轻一辈中的天骄,所以也是有些城府,将心中的一些惊疑尽数的收起,而后面色漠然的开始打量着这片第二层的空间。

    牧尘则是自始至终都是微闭双目,根本就没有理会其他的人,反正他已经是想得明白,只要能够借助这炼体塔将他的龙凤真经突破到第二层就彻底心满意足,至于那所谓的神通机缘以及什么准圣物级别的宝贝,他都能够暂时的将其放下。

    进入这神兽之原中,乃是如今灵兽界中诸多种族内的天骄,眼下这里的,仅仅只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罢了,然而就算是如此,也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现在他凭借着天品灵阵,倒是并不忌惮,但他也明白,光是凭借着手中这两座天品灵阵,恐怕并不能令得他顺利的帮助九幽夺得不死鸟神血,所以,他必须将龙凤真经突破到第二境界。

    到了那个时候,他光是凭借着肉身,就足以抗衡七品至尊,那等肉身之强,比起这些同等级的神兽,恐怕只强不弱。

    而在牧尘心中念头转动间,那九座石台上,那宗腾,韩山等人也是再度开始动身,只见得他们手掌一握,便是有着闪烁着各色灵光之物出现在他们的手中,然后化为各种之物,显然也是一件件有着独特作用的异宝。

    宗腾眼神冷冷的看了远处的牧尘一眼,旋即屈指一弹,手中的铜炉便是燃烧起来,熊熊绿炎将他的身躯包裹。

    这是避风炎,乃是一种极为奇特的火焰,能够令得诸风不侵,刚好可以用来对付此地的罡风。

    “我倒是要来看看,你这次究竟还能否追上来。”宗腾冷笑一声,再不犹豫,在那铜炉的保护下,直接是冲出了光罩,然后化为一道绿光,迅速远去。

    在继宗腾之后,其余人也是陆陆续续的动身,然后全力飞驰。

    墨锋走在最后,他眼神怪异的看了依然纹丝不动的牧尘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身体上火焰涌动,护住身躯,然后迅速而去。

    待得他们尽数离开后,牧尘方才睁开双目,他望着宗腾等人离去的身影,眼神似笑非笑,这些人固然灵宝众多,但却是被那所谓的神通机缘蒙蔽了双目,因为在他看来,这座炼体塔内,最大的宝贝,可并非是那些机缘,而是此地对于肉身的巨大锤炼之神效。

    当然,牧尘也是明白那赤光,蓝色寒气对于肉身是何等可怕的折磨,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有着龙凤真经如此强大而神奇的炼体之法,所以他们也很难如同牧尘一般,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中,便是能够适应此地可怕的磨难。

    “你们追你们的机缘…我来得我的造化…”

    牧尘喃喃自语,旋即他微微一笑,径直起身,袖袍一挥,便是这般轻轻巧巧的迈出了光罩,步入了这片荒凉冻土。

    这炼体塔第二层,想来应该能够让得他的肉身,再度精进。

    那龙凤真经第二层,已然不远。r1152